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天下无不散的宴席 >第3章、警校隔壁是技校
    在长辈们的明示暗示下,王宴的潜意识里只剩下选择考警校这个目标了。

    以他的成绩,考警校是绰绰有余的。

    见他报考警校,初中学校的老师都觉得可惜。

    毕竟王宴还是有那么点机会考上重点高中的。

    但是王宴主意已定。

    穿警服他不帅吗?不拉风吗?不特别吗?

    每次看到穿警服的警察,他就两眼放光,羡慕,崇拜和迷恋,以后他也要穿警服,也让别人对他两眼放光,羡慕,崇拜和迷恋!

    读中专转大专警校要五年的时间,期间昂贵的学费和花销是韦富仕家里承担不起的,他选择了去读高中。

    所以中考以后,王宴和韦富仕这对从小到大形影不离的兄弟终归要各奔前程。

    去警校的前一天,王宴爸爸在家又摆了一桌。

    陈叔千叮万嘱:

    出门在外千万别跟人打架,别凑热闹,别纹身,别留疤,珍惜生命,远离黄赌毒,照顾好自己,这副身体以后是要留着当警察的。

    王宴爸爸的老友在一旁笑着对他说:“这老陈是真把你这龟儿当亲生儿的看啊,干脆两家先订个亲算了。”

    另一个好友笑了:“老陈那妹儿还在读小学,你说订亲,老陈怎么肯?”

    一语惊醒梦中人,陈叔一拍大腿道:“怎么不肯?这是个好主意啊!年龄不是问题,身高不是距离,他们年轻人要是喜欢,我还巴不得呢!就怕这种好事排队都轮不到我家那妹儿。”

    “阿弟,你听到没有?外面的妹儿不可靠,你陈叔这个外老不可多得,你的裤裆可要把牢了!”一个老友一本正经的道。

    王宴的爸爸道:“他毛都没长齐,懂个屁啊!”

    大家哄堂大笑。

    王宴听得面红耳赤,低头扒饭,哪敢出声?

    十五六岁的少年,刚刚发育,对男女之别懵懵懂懂的了解一点,应付自身性征的变化尚且自顾不暇,谁敢想十年八年以后的事?

    在学校的时候,他们男生和女生的关系可都是敏感得很,谁跟谁互相看多一眼,就能传出绯闻来,肢体接触更加不可能,仿佛不小心摸到小手指头就能怀孕似的,你说紧张不?纯洁不?天真不?

    但是上警校后,他才发现,也许是他命好,之前进的都是好学校,校风良好,又或许他太晚熟,后知后觉,所以才能把这份纯洁和天真保留下来。

    王宴要去的警校离家不太远,坐火车三个来钟也到了,还在GX省本省内,没有出省,临近HN省。

    王宴的父亲为了锻炼儿子的独立性,没有开车送他,而是带他一起体验坐火车的感觉。

    这是王宴人生第一次出市以外的远门。

    这种短途旅行,王宴感觉还不错。

    王宴父亲带他找到学校,办了入学手续,又到宿舍帮他整理好生活用品,该添置的都添置了,最后给他一张银行卡和一张IP电话卡,指指宿舍的IP电话,叫他有事没事,电话联系,就走了。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王宴已经十五岁了,只不过是上个学,想家了随时可以坐车回去,一个学期不过几个月时间,男子汉大丈夫,没那么多矫情的。

    突然孤身一人来到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举目无亲,王宴内心是惶恐的。

    虽然他不敢表现出来让父亲看见。

    为了缓解自己的紧张和无助感,父亲走后,王宴决定自己到处走走逛逛,熟悉一下环境。

    未来五年的大部分时间,他都将在这个地方度过,必须尽快适应,才能专心融入其中。

    警校内部布局并不复杂,校园比较空旷,也许是为了方便操练,绿植也不多,看起来挺简单干练。

    也许新生们都跟王宴一样,急不可耐的想了解自己所在的地方周围有什么,而老生们又贪恋外面的自由,所以校区内见到的人不多,校外倒是熙熙攘攘,随处可见三三两两的学生在一起说说笑笑。

    见别人都有说有笑,谈笑风生的样子,王宴更觉孤单。

    他一个人沿着学校围墙走啊走,遇见一家超市,毫不犹豫地走了进去。

    不管多么陌生的地方,超市都差不多,明码标价,童叟无欺,什么都一目了然,没有太多未知因素,反正王宴觉得,超市就是很有安全感。

    他逛完整个超市,最后在卖泡面的地方徘徊,晚饭打算简单泡个面解决了。

    “王宴,真的是你!”突然有人走过来拍他的肩膀。

    王宴定睛一看,原来是初中同班不同宿舍的同学叶家雄。

    这家伙比王宴高了半个头,王宴看看肩膀上的手,并没有他乡遇故知的喜悦,却觉得抬头看人的感觉有点不爽,因为头上的灯光有点刺眼。

    叶家雄却很高兴。

    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

    “我跟了你一路了,你一进超市我就看见你了!你怎么也跑这里来了?韦富仕不是去读高中了吗?你没跟他一起了?”

    初中的时候,韦富仕和王宴可是形影不离的组合,无论做什么,两个人都在一起,看武侠小说的人都怀疑,他们两个有传说中的断袖之癖。

    “我在那边的警校。”王宴指了指学校方向。

    相对叶家雄的惊喜,王宴显得有点淡漠。

    他向来淡漠。

    韦富仕虽然跟王宴熟络,但是从来不会把手搭在王宴肩膀上或者身上任意哪里,他很尊重王宴。

    被韦富仕体贴地照顾习惯了,王宴不喜欢叶家雄这种表达热络的方式。

    我跟你很熟吗?不熟。

    他弯腰拿泡面,顺便抖开了叶家雄的手。

    叶家雄却没有发觉异常,兴奋地说:“太好了,以后可以找你一起出去玩了!我在那边的技校!”

    他指了指反方向,道:“就在你们警校隔壁。要不要去参观一下?”

    这个主意不错。王宴点点头,赞成。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叶家雄说,为了提前熟悉学校环境,他早一个星期就来了,不只把技校逛完了,还把沿路的公交车都坐了一遍,逛遍了整个s市的免费景点。

    “你们警校门卫不给人随便进,进去要校牌,没有校牌要登记,我在外面看过了,里面没有什么好玩的,还是我们技校这边风景好,你看是不是?”

    叶家雄带王宴进了技校,那门卫头都没抬一下,形同虚设。

    技校这边风景确实很好。

    进了大门,主道两边都设计成公园的模样,繁花似锦,绿树成荫,清风徐来,鸟语花香,在盛夏里,确实是个安逸的好去处。

    里面的教学楼和宿舍楼外墙似乎翻新过,看起来很白。

    “漂亮吧?”叶家雄问王宴。

    王宴点点头。

    “啊!想想未来几年能在这么漂亮的学校学习,好兴奋!”叶家雄张开双手伸了个懒腰,然后夸张地在草地上转了个圈,脸上尽是得意之色。

    没想到这家伙挺矫情。

    王宴心里一阵恶寒。

    “走,哥请你吃饭!我昨天看到附近有家快餐还不错,好吃还不贵!”叶家雄慷慨地说。

    有这样的好地方,王宴自然是要见识见识的,未来还有好几年要在这里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