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通感名侦探 >14、我知道了!
    严槿紧绷着脸,大气都不敢出一口,看起来像是尴尬到了极点,甚至不敢直视其他人的目光,只好把头低了下去。

    本来还有些埋怨方言,他贸然顶撞王天宇,让她有意思的害怕。但是听了队长这番话,似乎又有些感谢方言。

    王天宇从来没有这样说话过,他们也不知道王天宇的想法。如今听到王天宇这番话,也知道了队长的良苦用心。

    而且,王天宇对于严槿的调查有了认可,只是没有说出来而已。

    许久之后,严槿才红着脸,带着歉意说道:“队长,我刚才不应该那么说话。”

    王天宇不以为然的摆了摆手,轻声的说道:“说出来也好,至少让我知道你的心里的想法,我以后也会注意自己的说话方式。”

    略微的停顿了一下,看了一眼时间,继续说道:“我给你们半个小时的时间,有什么话想说的都可以和我说。”

    下面的人面面相觑,许久没有人开口说话。

    王天宇面无表情的环顾一周,见到没有开口说话,便开口说道:“那我们就继续开会,一组继续调查死者方言在七点半之后的行动轨迹,二组去调查那三辆车的车主。严槿,你下班之后来我办公室一趟。”

    “是。”众人异口同声的应道,随即站起身来,离开了会议室。

    严槿则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和方言说起话来。

    “方言!你下回不许在控制我的身体!”

    “放心,我在你之前已经实验过了,王天宇还不至于达到翻脸的地步!”

    “那也不许在控制我的身体!”严槿呵斥着,在她看来,这是一个很严重的事情,单不说她警察的身份,而且她还是一个女孩子,谁知道方言会控制她的身体干什么坏事。

    “好啦,知道了。”

    “其实,也得感谢你,说出了我一直藏在心里的话,说出来之后也舒服了许多,但是我没想到队长他竟然早就知道了那三辆车的事情。”严槿话锋一转,语气也顿时柔和了许多。

    “谢就不用谢了,都是互惠互利的事情,至少我也知道了王天宇的想法。若是我把你那边的王天宇说的话,和我这边的王天宇说一遍,他一定决定,我了解他,说不定把我当成了心腹!”方言笑着说道。

    “而且,我还知道了队长在心里,对我其实是认可的。”

    “刚刚你们队长的那番话,把我说的热血沸腾的。”方言笑道。

    “我也是呢,不过说了,我去要破案了。”

    “有你帮助,我感觉我能成为中海市第一神探!”

    “我也是,一个要成为中海市第一神探的女人!”严槿刚刚说完,发现这句话有歧义,顿时胀红了脸,轻声的说了一句,“我去骆堤城酒店了。”

    说完,便匆匆与方言断开了联系。

    “一起加油!”方言愣是没听出来,只是觉得严槿最后的那一句,语气有些奇怪,但也没放在心上。

    视角回到了自己这一边,看着王天宇正向着自己摆手,连忙的走了过去。

    “你在那发什么呆?”王天宇问道。

    “我在思考,哪一个点是最有可能成为抛尸的地点?”方言连忙回道。

    “思考是好事,但是这种事情根本没有线索,你怎么推断?”王天宇不屑的说道,在他看来,方言就是在偷懒。

    “根据凶手当时心理。凶手敢利用这种方法处理尸体,说明他之前可能是踩过点的,所以确定从丁香桥到牡丹桥监控点这段距离是安全的。假如,他去的时候,确认这段距离安全,那么回来的时候,他可能就会确定好抛尸的地点。”方言信口开河,他已经知道了抛尸的地点,只要自己说的内容能贴近那个地点就好。

    “你接着说。”王天宇一边听着方言的分析,一边思考着。

    “既然这段路都很安全,所以他在作案之后,没有必要行驶更远的距离抛尸,所以抛尸的地点应该在前半段路。但是他有不能刚刚行驶过监控点就抛尸,所以我觉得抛尸的地点应该在这段路的二分之一和三分之一之间的某一个地方。”

    稍微的停顿了一下,方言连忙的补充了一句:“当然啊,我没有证据,都是我猜测点的,我和你说是因为我想去验证一下,但是你不让我单独行动,所以我想让你派个人跟着我。”

    王天宇被方言这番话给逗笑了,“还记得刚才的事情,行,我陪你去!走上车!”

    方言连忙的跟着王天宇上车,方言一直注视着一仪表板,当形式了将近三公里之后,便让王天宇停车。

    下车之后,方言低着头,看着地面,开始搜查。

    王天宇则环顾四周,随后又向着前后看了看,前面不远处,大概二十米的距离,马路对面有一块石头。

    随后对着方言说道:“按照的想法继续推测,凶手选择一个固定地点抛尸的话,周围应该有一个参照物,前前后后就那块石头比较的特别,不出意外的话,抛尸的地点,应该就在那附近。”

    “对,我也是这么想的。”方言连忙的说道。

    王天宇冷笑一声,反问道:“那你在那找什么呢?”

    “啊?刚刚掉地上一块钱……我最近比较穷。”

    “我不是刚给你转三千块钱吗?”

    “没了,交房租了。”

    “我可以给你安排警队的宿舍……”

    “你不早说,我房租都交完了。”

    方言和王天宇两人一起向着前面走去,方言不时的向着旁边看去。

    “等一下!”严槿的声音突然响起。

    “卧槽!”方言被严槿下了一条,不自觉的骂了一句脏话。

    王天宇也被方言突然起来的一声吓了一跳,“你干什么?大惊小怪!”

    说罢,目光也看向了方言的旁边的位置。

    地面上的痕迹果然与其他地方有所不同,有被人故意破坏过的痕迹。

    方言随即这条痕迹向着河边的方向走去,有一处破坏的并不是很完全,留下了两条拖行的痕迹。

    “这两条痕迹,应该就是死者方言……呸,死者刘广坤留下的痕迹。”

    “好家伙,把自己给说死了!”王天宇说完之后,连忙继续前走,想要寻找关于凶手的足迹,但是所以关于凶手的痕迹都已经被破坏。

    方言在严槿的建议下,伏在地上观察那条痕迹,只是两条平滑的足迹,并没有特殊的地方。

    “我知道了!”方言突然叫了一声。

    “你知道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