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通感名侦探 >13、卸磨杀驴!
    方言回到了王天宇的办公室,扯过旁边的椅子便坐了上去,不能像刚才一样站着。

    现在自己手上有关键的线索,得硬气一些!

    王天宇看着方言的举动,只是略微的有些惊讶,但嘴上也并未多说,抬头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时钟,笑道:“你这个厕所上的时间有些长啊?”

    “众所周知,上厕所会带来灵感。”

    “那你有什么灵感?”王天宇问道。

    “王队,你说凶手有没有可能是在车上作案,在经过了丁香桥监控点后,把尸体扔到了河中,然后离开。”

    王天宇微微一惊,略微思考了片刻,“存在这种可能,但是证据呢?你最好学习一下,咱们办案一定要讲证据。”

    这话,方言从隔壁时空的王天宇口中听说过。

    但是,方言不想像严槿一样默不作声,“证据?某人不让我离开警队,我怎么找证据,这个锅我绝对不背。说到头,还是你的问题,我感觉你有时候太不懂变通了。”

    王天宇张着嘴,半天说不出来话,许久后才缓缓的说道:“是你不懂,我希望我队员各个都是人才,就算有一天我不在,他们每个人都有独立办案的能力,没有证据的话,最好不要乱说,私下里还好,若是被外人听到,丢的可是我们警察的面子。”

    方言摊了摊手,“那我没什么说了,因为我没有证据。像凶手在转移凶手的时候,在河的西岸留下痕迹的事情,还有出租车司机李东升在七点半到九点之间并没有不在场证明的话,我绝对不说。这话要是让李东升听到,说不定转头告我一个诬陷。”

    “好了,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出去去西岸搜查一下,你也和我走吧,调查完我直接送你回家。”王天宇默默的叹了一口气,整理一下自己的东西,准备再次出去。

    方言腾的一下,站了起来,笑道:“好的,王队。”

    王队整理完自己的物品之后,便向着外面走出。除了方言,警队一半人的人几乎全部出动,前往丁香桥。

    大概半个小时后,他们已经出现在丁香桥。

    王天宇给每个人分配了一段距离,进行地毯式搜查,任何一点可疑的地方都不要放过。

    但是从丁香桥到下一个监控点,将近六七公里的距离,这要是搜查起来,可能要搜查到晚上。

    方言不想加班,走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试着联系起严槿。

    “在吗?”

    等待了片刻,严槿并没有回应方言,方言把自己的视线集中到严槿那一边,严槿正在开会,并不能和方言说话。

    但是,她却在自己的本子上写下了一句话:“我在开会,有什么事,直接和我说。”

    “哦,我出来搜查了,凶手把尸体扔到河中的地点是什么地方?”

    严槿也看了看方言这边的情况,随后拿着笔在纸上画了一幅画,两条竖线一条横线,在左边还画了一个火柴人,标注:你当前的位置。

    随后又在横线点了一个点,标注:抛尸位置。

    “这么远?”虽然标注的抛尸位置,比较靠近方言这一段,但是根据比例,少说也得有三千米的距离。“不过,你画的真烂!”

    严槿在纸上写道:“给你一个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

    “你画的真好!”方言连忙的改口,一会可能还有求于严槿,识时务者为俊杰。

    “我在开会,一会被队长发现我走神,又该说我了!”严槿写道。

    方言刚刚看完这条消息,就听见王天宇的声音响起:“严槿!”

    方言见到王天宇发火,心知大事不好,连忙与严谨断开了联系,这把怒火可别烧到自己的身上。

    但这么做,好像有点不太道德,自己这种做法典型的卸磨杀驴啊。

    严槿毕竟是一个女孩,而且没有他,自己也不能成为辅警,也可以说是自己的贵人,哪有这样对待自己的贵人。

    想到这里,方言又把视角调到了严槿那一边。

    王天宇铁青着脸,看着严槿,冷冷的说道:“我刚刚说什么了,你重复一下。”

    严槿抿着嘴,红着脸,默不作声。

    “你这种状态怎么办案?别以为你找到重要的线索,就飘飘然了,我和你说,你还差的远呢!我觉得我带不了你,一会我去和局长申请把你掉到其他科。”

    严槿忍不住了,低着头,潸然泪下。

    可能这次的情绪太过强烈,方言也忍不住的吊起了眼泪,对于王天宇的做法,他有些看不下去了,立刻控制了严槿的身体。

    猛然的抬起头,擦了一把眼泪。

    “队长,我来警队也有两年了,不管我做了什么,从来都没有得到你的认可。是,我知道你喜欢按规矩办事,我欣赏你在工作上的认真负责。但是也限制了我们,中午的时候,我给你提供线索,你说我没有证据,被你批评了,我接受了!

    但是我也被你限制了!我发现当晚经过丁香桥附近所有的车辆中,有三辆车比较可疑,但是我不敢和你说,因为我没有证据,我怕被骂!如果你想要把我调走,我服从,但你的这种做法是我不服!”

    王天宇静静的看着严槿,随后平静的说道:“说完了吗?”

    “说完了。”

    方言是说痛快了,但是严槿重新控制自己的身体之后,却傻眼了,方言的这一番话,极有可能断送的职业前程。

    一时之间,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王天宇的神色依旧十分的平静,微微的点点头,“恩,那你听我说,这次别走神了。你觉得可疑的三辆车分别是中AQ4817、盛C1879E、中B88S33吧,在我拿到名单的时候,我就觉得可疑,那三个人详细的口供现在就在我的手上,我让你们找到证据在汇报给我,是因为我懒吗?不,不是,是我想让你们亲自验证你们的猜测,培养你们独立办案的能力。

    你们可能会觉得这样是浪费时间,把自己想法提出来,大家一起讨论可能会更快的破案,但是你们可以去翻一翻我办过所有的案件,有哪一个案件是超过十天的?我一个人的破案效率高居全是第一根本没用。

    我只是在上一级规定破案的时间内,尽可能的去锻炼你们。

    咱们中海市比较特殊,虽然不大,但是发生刑事案件确实全国最高的。你们可以问问其他辖区刑警队,他们的手上堆积了多少案件?有我一个王天宇完全不够,在我看来,我希望我带出来的队员个个都是‘王天宇’!

    这样才会降低中海市的犯罪率,保证全市市民的安全。

    另外,严槿,我和你说一下,你发现凶手转移尸体留下的痕迹是我没有发现的,而且你在痕迹学上面天赋超乎了我的想象,所以我想要把你掉到痕检科,我觉得你在那里会有更大的发展,甚至可能成为闻名全国的痕检天才!

    我要说的就这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