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的崽崽不是怪物 >第四章 落枫山
    “我艹,又来?妈的路溪你是不是拿刀拿上瘾了?......哥你怎么回事?就这么看着她这么对妈吗?”

    刚从工厂干活回来的莫明,一进自家院子就看到路溪正把刀抵在蔡小英脖子上,又粗鲁的按着她的肩膀往后连退数步,直到背靠堂屋旁边的柱子上才止步。他一时便怒火重生,跳起来指着路溪破口大骂,“上次看在你伤心的份上老子没跟你计较,你还没完了是吧?臭娘们你等着,我就不信我治不了你......”

    莫明嘴里一边骂骂咧咧的,一边扭头去找家伙什,只不过家伙什还没来及找到,却凭空飞来一拳把他后槽牙都给打活动了......

    “哥你......”

    “闭上你的嘴巴滚一边去!”

    莫明的老婆赶紧上前来拉着他靠到了墙角边,期间莫明还想说什么,但被他老婆制止了。

    而对于路溪来说,这边的动静丝毫没有影响到她,从始至终她的眼睛就只盯着蔡小英,两片薄薄的嘴唇一张一合反复问着一句话,“说,你把豆哥丢哪儿了?说!”

    冰凉的刀刃紧贴着皮肤,蔡小英虽然害怕,却仍旧有恃无恐的冷笑道,“他自己走丢的,我哪知道他在哪,要不,你找条长虫问问,说不定会晓得他的去处呢。”

    以路溪平常柔软的性子,能拿起刀已是极限,至于真下手砍人......呵呵,晾她也没那个胆!

    如同上次那样,不过是拿着吓唬吓唬她而已!

    只是这次,真的没有吗?

    就在蔡小英话音刚落,说时迟那时快,路溪突然左手掐住蔡小英脖子,右手举刀唰的一下在她裸露的右胳膊上划了一刀,接着又很快把带着血的刀按回了脖子上。

    “啊、啊、啊......”

    停滞半秒后,当看到自己胳膊上鲜红的血液喷涌而出时,蔡小英在片刻的惊愕过后,嘴里惊恐的接连发出了几个啊,但在刀刃加重力道的压迫下,又马上干张着嘴巴住了声!

    “路溪你冷静点......”

    慌乱之下莫阳上前一步想阻止她,不管怎么她都是他妈,即便......他还是不希望路溪伤到她。

    但路溪扭头,眼神冰冷的看着他一字一句道,“在这件事上,我不指望你能帮我,但看在豆哥是你亲生儿子的份上,希望你不要阻止......等我找到儿子,我会如你们家所愿跟你离婚的!”

    “路溪......”

    “滚一边去,否则我现在就把你妈给剁了!”

    路溪眼中的冰冷和杀意把莫阳吓了一大跳,忙后退两步,尽量语气平静的劝说道,“现在还要指着她说出豆哥的下落,所以你......”

    路溪面无表情的扭头看向蔡小英,嘴里再次开始重复那句话,“说,豆哥在哪儿?”

    大概是因为路溪第一次拿刀伤人吧,所以下手也没个轻重,刚刚那一刀划的委实是深了些,皮肉裂开的当口,都能清晰的看到里面的骨头了。

    而随着时间的加长,血液的流失,疼痛感也愈加强烈,此时蔡小英已经疼的全身刷康似的抖起来,而看向路溪的眼神也原来的不屑转为了恐惧,疯女人......这女人疯了!!!

    “他......他在......”

    “你最好说实话,否则我真不敢保证我会做出什么事。”

    见莫阳依旧袖手旁观的在一旁站着,蔡小英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他一眼,接着一咬牙说道,“被你爸丢去了落枫山后面的乱葬坑,你要想找就赶紧去,晚了说不定就饿死在那里了。”

    落枫山是座荒山,覆盖面积很广,山上怪石林立杂木丛生,很难攀爬。但没事本地人也不会到那里去爬山,因为据说落枫山很邪门,有过路的在山脚下撒娇,到家就一病不起;还有人曾亲眼见过带着尾巴的人形怪物在山上行走,雷雨的天气里,似乎雷电很集中的往那里打,传说是有妖怪在渡劫......虽说建国后不准动物成精,但这种事又没法去预防,难不成还要把所有动物给杀了?

    而蔡小英嘴里所说的乱葬坑就在这座邪门的落枫山后面,紧紧相依,却寸草不生。

    最初它还只是一个天然的大坑,后来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周围十里八乡有死了的流浪汉或者一出生就夭折的婴孩,又甚者家里养的猫啊狗啊的尸体,没地方处理就都会扔到大坑里,久而久之便有了“乱葬坑”这个名。

    但那里距离这边大概有一百五十公里那么远,为了彻底解决豆哥,他们竟然狠得下心把他往那里扔?

    他可还是个活生生的孩子啊!!!

    “你......你说什么?你们......你们竟然把我儿子扔进了乱葬坑?......你们到底还是不是人?”

    路溪气得浑身发抖,握着刀子的手恨不得把蔡小英捅成马蜂窝,但理智促使她冷静下来,因为她知道为今之计她需要尽快赶去乱葬坑找豆哥,如果晚了......尽管她知道她的豆哥跟寻常孩子不同,他会跟蛇沟通,会指挥蜈蚣围着一个圆转圈圈,还会让老鼠把洞里的食物搬出来......但她仍不敢心存侥幸,在落枫山和乱葬坑那么一个诡异的地方,五岁的他会毫发无损的活下来!

    “钥匙给我!”

    来的时候路溪是打车一路跟着莫阳过来的,现在要离开,她需要开自己家的车快速到达落枫山。

    莫阳还在震惊中没反应过来,他看向蔡小英的眼神满满的都是不敢置信,以至于路溪径直上前从他手里拿走车钥匙才回神。

    正想转身跟在路溪身后一起走,但才跨出一步就被他妈给叫住了--

    “莫阳你干嘛去?你要赶紧送妈去医院,我......我疼死了......”

    莫阳回头,极为痛心的看着蔡小英问道,“你们,怎么能做出这种事?豆哥可是我儿子,是你们的亲孙子啊!!!”

    或许是疼的钻心,蔡小英捂着胳膊极其不耐烦的冲莫阳叫道,“什么亲孙子,他就是一个不会说话的怪物,你知不知道因为他我和你爸在村里糟了多少人的闲言闲语?都说我和爸肯定是上辈子作了孽,所以这辈子才会有这么个怪物做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