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吾妻非人 >第三章 午夜已至
    “吱呀!”

    生锈的推拉门发出了难听的呻吟声,伊秀伸头看了看同样逼仄狭窄阴暗的过道,没有感应灯,但能看出很是杂乱,堆放着很多杂物。

    那宽度,仅仅只能容一人通过。

    他将门关好,想了想,掏出那把铜钥匙将铁门给反锁了起来。

    这时候,过道尽头的那户铁门恰巧也打了开来,一位花白头发的老奶奶抱着铁盆类的东西走了出来。

    看到伊秀之后,顿时停下了脚步。

    “小伙子,新搬来的吧?”

    声音亲切和蔼,但带着一种欲言又止的意味。

    伊秀的心理学那也是经过游戏系统评定的,中级,虽然只是一扫便移开了目光,但还是在那暗淡的光线下发现这位老人脸上的愕然以及表情的凝重。

    哦,对了!此刻的伊秀,异性恐惧症又犯了,并不因为眼前是个老奶奶就能免疫。

    “是啊!今日刚搬进来。”他退后了一步,身体贴在了铁门上。

    “早点搬走吧!那屋子不吉利……”

    老奶奶说完,也不再多说,腿脚麻利的朝着楼梯走去。

    她似乎更不想和身后这间屋子里的人和物接触。

    伊秀心中一沉,他根本没有想过,游戏安排的房子竟然是凶宅!

    “可能……仅仅只是不吉利吧!”

    他这样安慰自己。

    而就在他迟疑间,门上掉落下来一个东西,正正砸在了他的脑袋上。

    低头一看,摔在地上的,是一个已经满是裂纹的八卦镜。

    再去打量四周,果然,隔壁几家都挂着八卦、法剑之类的东西,甚至,隔壁这家的门板上贴满了密密麻麻的符纸。

    那用朱砂画成的鲜红符箓,看着就恐怖。

    “说好的……是唯美的恋爱系游戏啊!这算什么?”

    “为什么会是恐怖流?”

    伊秀苦笑了一下,终究还是将那碎裂的八卦镜捡了起来,重新挂回了门框上。

    兵来将挡,鬼来念咒,他现在能做什么呢?

    不过是被游戏牵着鼻子走的可怜虫罢了。

    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出阴暗老旧的公寓楼,从外面看,这栋楼有十三层,他所租的房子在第四层背阴的位置。

    夕阳从楼与楼之间的缝隙间照落,透着一股暮气。

    他不再耽搁,快速穿过满是污渍的小巷,面前的街道一如既往的热闹。

    给来自2090的伊秀一种古老的别样风情!

    小卖部就在街角,伊秀拿了几份报纸,然后问老板要蜡烛。

    老板立刻愕然了一下,说没有,只有一条街之外的殡葬店铺才有蜡烛卖。

    虽然伊秀从未真正见过蜡烛,但这种东西,难道还是管制品?

    “奇怪!”

    伊秀谨慎地穿行于人流之中,避开那些穿着暴露的女人。

    高跟鞋、吊带衫、超短裙、黑丝……哪一样都让他汗毛倒立。

    终于,他汗流浃背的来到了那丧葬一条龙的招牌面前。

    因为纬度的关系,香江的傍晚格外的长,夕阳依旧染红着半边天。在落日的照射下,这家丧葬店铺里面却是黑漆漆的,极其的阴暗,也不点灯,还带着一股冷风。

    伊秀走进去,才看清楚里面的陈设。

    在黑暗之中,这家丧葬店铺两边,精致的纸人排列站立。纸人的腮红很鲜艳,有家丁,有婢女,姿态谦恭,面里带笑,眼中含情。

    旁边的架子上,是堆起来的香烛、冥币。

    而店铺深处,还有个男人在扎纸人。

    没有光亮,但他的手很快,很稳。

    随着伊秀到来,他停下了手中的活计!

    “要什么?”嗓音很沙哑。

    “三根白色蜡烛。”

    “做什么?”

    “……”

    买蜡烛也要盘问登记?

    一时间,阴沉沉的丧葬店铺陷入到了寂静之中。

    “三百。”

    突然,那男人开口,递过来三支巴掌长的白色蜡烛。

    伊秀也终于看清楚了这男人的相貌,虽然长得高大,但脸上惨白惨白,没有半丝血色。

    没有迟疑,三百便三百,接过蜡烛,掏钱付账,转身离开。

    这地方给他极其难受的感觉,就如同削减版的灰雾……而且,他真的饿了。

    汪记茶楼就在那条狭窄的小巷出口拐角处,是个平民茶楼,招牌是虾饺。

    以半透明的水晶饺皮包裹两三只鲜嫩虾仁,举筷之前已可略略窥见那晶莹之中透出的一点微红。

    待送入口中,舌尖触及那滑嫩,轻轻一咬,水晶饺皮特有的柔韧与虾仁天然的甜脆糅合出鲜美的口感,让人回味无穷。

    说真的,伊秀活了二十三岁,第一次吃到这种美味。

    大灾变,让人类的知识和文化丢失了很多。

    两只虾饺吃完,他将筷子伸向了漂亮服务员刚刚端上来的酥皮蛋挞。

    看着那几层金黄酥脆的蛋挞壳,他暂时忘却了漂亮服务员朝他抛来眉眼的不适。

    鸡蛋的甜蜜柔软与酥皮的粉香酥脆完美结合,美味得让人欲罢不能。

    而面前的青花碗盛着的及第粥,以绵软顺滑的粥底,配上不同肉鱼蛋类,再以香脆虾片、青嫩葱花佐之,撒上了一小勺胡椒粉,喝来绵糯爽甜,鲜味浓郁。

    剩下还有肠粉、烧麦、叉烧包、凤爪、豉汁蒸排骨……量不多,但丰富。

    最后,他掏出了一百八十块。

    一顿量足味美的晚茶。

    这样的人生,这样的世界,若是没有奇奇怪怪的东西,可真的是嘘服啊!

    即便晚上真的出现了意外,他也要做个饱死鬼。

    终于,太阳还是落下了地平线,眼前是数不尽的红红绿绿的招牌,灯红酒绿,夜晚的香江九龙,丝毫看不出什么诡异之处。

    繁华,喧闹。

    伊秀一手提着食盒、礼盒等一堆东西,一手捧着一簇满天星,怀揣着报纸和蜡烛,往家走去。

    现在,他的口袋已经空空如也。

    公寓楼阴暗的拐角,烧起了一堆火。

    伊秀停下脚步一看,是那个老奶奶,她在烧的,是冥币、香烛,口里念念有词,听不真切。

    没有多看,也不好奇,伊秀回到家中,打开了白炽灯,反锁了大门。

    他看了一眼手腕上刚买的卡哇伊电子手表,距离相亲的时间午夜,还有四个小时。

    夜风从窗口吹来,一股肉香飘入鼻腔,隔壁的厨房里传来锅碗瓢盆的声音,楼下来的电视播放着连续剧,远处还有孩子的哭闹声……

    世界很真实,充满了烟火气。

    依照之前游戏的提醒,他谨慎地关闭了窗户,再次检查了一遍大门,洗了个澡,这才走到餐桌旁,拿起报纸熟悉这个世界。

    “上帝之手?”

    他以为是哪位英雄拯救世界,看完之后,原来是体育新闻。

    6月22日,在墨西哥世界杯赛阿根廷对英格兰的比赛中,马拉多纳先后攻入了两粒入球:上帝之手和世纪最佳进球,最后以2:1击败英格兰队。

    几份报纸翻完,他没有看到有关鬼怪的信息。

    再次看了一下手表,已经是晚上十点。

    他走到窗边,打开窗帘,外面红红绿绿的招牌依旧亮着,时不时能够看到车子在街上呼啸而过。

    十一点,他再度看了一遍外面的世界。

    对面的公寓楼已经只有寥寥几家还点着灯。

    十一点半,没有丝毫异象出现。

    但他的心,却已经乱了,度秒如年。

    午夜将至。

    他准备了鲜花、蜡烛、礼物,以及美味的小夜宵。

    “滋滋……滋滋……”

    伊秀抬头看着头顶上的白炽灯,似乎电压不稳,灯光闪烁了起来。

    霎时间,伊秀猛地站起身,神经紧绷了起来,还未等他有所反应,房间里所有的灯同时熄灭了。

    “咚咚咚!”

    心脏不争气的快要从喉咙里跳出来,颤抖着手摸向桌子上的火柴。

    “刺啦!”

    一点火光亮了起来,三根蜡烛点亮。

    而就在此时,伊秀清楚听见反锁的大铁门被缓缓推开,那种刺耳的“吱呀”声音,在万籁俱寂的深夜里无比的清晰。

    什么东西正在靠近。

    是她……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