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异世唤灵迷迭 >第二十七章 红颜
    海晏清河:“第二波玩家应该会在血雾沼泽之后进入游戏。职业宗门是否有所增加,就可以印证了。”

    “第一波玩家多是工作室和大帮派的玩家,第二波估计是零散玩家和小帮派的玩家。当然,各个工作室第一波没有预约到名额的玩家,这一波都会进来。到时候,各个新手村的人数就会大增。”

    “玩家基数变大,变故也就越多。前期的玩家想要取得一番成绩,血雾沼泽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而眼下,距离血雾沼泽开启,还有两天的时间,不少其他地方的玩家都在想办法赶过来,更不用说npc了。”

    游戏预约之事若不是海晏清河提起,张妍差点忘记了。

    原身的记忆模模糊糊,还真没有相关的记忆。幸好她没有在这方面多言,要不然就是一个十足明显的破绽。

    见张妍不语,海晏清河直白的提示她:“你若是想要在世华站稳,此次血雾沼泽不容有失。”张妍看向海晏清河,理解了他的言外之意:“你的意思是让我去抱大腿?”

    海晏清河理所当然的点头:“眼下npc中爆冷的是星盘阁的虞夕落。你或许可以去试试。”

    “……”张妍无言以对。

    “你可别觉得我这注意不靠谱。你两天没有上线,星盘阁已经有玩家靠过去了,”海晏清河十分遗憾张妍不是第一个摘桃子的人。

    张妍:“既然有人靠过去了,我再去也没有意义了。”

    海晏清河神色古怪,笑道:“前面靠过去的玩家……技术不达标,被留手在风雨镇了。”

    张妍:“……”

    偷鸡不成蚀把米,说的是这种情况吗?

    “你去,不说肯定,但起码有机会,”海晏清河积极促成此事,态度十分明确。

    张妍盯着他,问:“你这是嫌我碍事了?”

    “可不是这么一回事儿,你别乱说,我没有!”海晏清河摇头拒绝。见张妍完全不信,他只能隐晦的说道:“队伍出了点意外。千里的……两位红颜因为各种缘故加入了我们队伍,我这不是怕小姐姐你烦嘛。”

    他这可完全是好心,绝对没有嫌弃她的意思。

    “两位红颜?”张妍的好奇心被勾起来了。

    海晏清河叹气:“这事吧,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你若是不想抱大腿,后续的日子你就可以亲身体会了。”

    张妍:“……这么厉害?”

    “如果我也能躲,早就躲了,”海晏清河已经被摧残过两次了,但还是承受不住他们的摧残。

    见张妍越发好奇,双眼中的八卦因子挡都挡不住,他扶额:“反正事就是这么一个事,你……扛得住就好。”

    张妍双眼发亮:“我肯定能坑得住啊。”

    来到这里这么久,难得遇到如此八卦的事情,她怎么能放过。

    她义正言辞的说道:“弟弟,以后可不兴这样的。你都在受苦,我怎么能弃你而去呢。”

    海晏清河:“……”如果你双眼不是那么发亮,我就信了你的话了!

    两人闲谈着,时间过得很快,快到张妍终于见到了千里烟波的两位红颜。

    ……

    “阿朗,你饿不饿?刚才出去买的糯米糕不错,你要不要尝尝?”千里烟波左侧的妹子,说是这么说,手上已经拿着糯米糕开始投喂了,就差千里烟波张开嘴了。

    右侧的妹子皱眉:“他在外面才吃了,玲姐姐是要撑死阿朗哥哥吗?”

    阮玲强硬的将糯米糕塞进千里烟波的嘴里,冷哼一声:“我喂给他的,就算是撑死也要吃下去!”

    秋意浓不赞同,细声细气的劝慰道:“玲姐怎可这般说?你明知阿朗哥哥不可能拂你的面,你也不能这般折腾他啊。”

    她的劝慰犹如火上浇油,阮玲只看向千里烟波,冷笑道:“你撑吗?”

    机械嚼着口中糯米糕的千里烟波看了她一眼,神色复杂:“不撑。”

    秋意浓哭了。

    是真的哭了!

    眼泪就像是水珠似的,直直往下流。偏偏她也不出声,就那么呆愣愣的看着千里烟波哭泣。

    而千里烟波呢,更直接。

    吃着阮玲投喂的糯米糕,对秋意浓的哭泣视而不见。只不过,阮玲却因为秋意浓的无声哭泣而恼了。

    糯米糕一摔,怒而离开。

    阮玲一走,千里烟波也不用吃糯米糕了,肉眼可见的松了一口气。而秋意浓的眼泪说收就收,她还对千里烟波说道:“阿朗哥哥,我就说了,玲姐最受不住我的眼泪了。”

    说完,不等千里烟波说话,人家就追着阮玲而去,看都没有看千里烟波一眼。

    张妍看的目瞪口呆,转而求证似的看向海晏清河:“……红颜?”

    这哪里是红颜,明明是奇奇怪怪的三角恋!其中,千里烟波就是个工具人而已!

    海晏清河拍了拍千里烟波的肩膀,安慰道:“今天小秋看来是留情了,要不然你还真要被撑死了。”

    肉眼可见千里烟波的肚子都鼓起来了,明显是撑着了。

    千里烟波欲哭无泪:“我就想知道,这两祖宗啥时候能修成正果!”

    他一个中间人,再继续下去,要被玩死了!

    两人短暂的交流,以及刚才围观看到的一幕,引得张妍更好奇了。但不好在千里烟波伤口上撒盐,她偷偷地给海晏清河使眼色。可对方竟像是没有看到似的,死活不搭理她这一茬。

    张妍假笑,对千里烟波道:“我看你也撑得慌,赶紧趁现在出去溜达溜达,要不然你这肚子晚上可有得受了。”

    这话不假,千里烟波起身去溜达了。肚子太撑,坐着都难受。还是走一走,就当消食了。

    当事人走了,张妍坐在海晏清河面前,开门见山质问道:“你之前还说那俩妹子是千里的红颜?”

    依她看,那哪里是红颜了,明明是催命阎王!看的她都窒息了,也不知道千里烟波是怎么忍受得了的。

    海晏清河忍笑咳嗽:“明面上不就是红颜嘛。”当然,暗地里还有别的原因。

    张妍:“……”明面上的红颜她是看出来了,但怎么看都觉得怪异。想想后面还不知道要和她们相处多久呢,她还是严肃的发问:“这到底是啥关系,你总得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吧?要不然后面我若是得罪人家而不自知,我可承受不住她们的爱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