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一碗孟婆茶 >第六章,纸人谜团
    出现在两人眼前的正是男女纸人,孟芜后退几步,和他们拉开距离,而张其在看见他们之后,神情有些激动:“你们把黑虎怎么样了?”

    女纸人神智似乎不全,只会咯咯咯的笑,而男纸人明显神智清晰,看见张其被救下来,看不出表情的脸上却明显感觉出些许笑意。

    “你们可以离开了。”纸人道。

    “我的黑虎呢,你们把我的黑虎弄到哪去了?”张其看见两个纸人出现,立马往前几步质问。

    “一条狗而已,你们能活着已经是莫大的荣幸。”

    “黑虎在哪?”看来黑虎对于张其来说的确是很重要的存在,孟芜在后面看着张其的反应,挑着眉,看着两个纸人,总觉得这么轻松放掉两人太奇怪,而且他们抓来张其,总不可能是为了害一条狗吧。

    和两个纸人对话这个场景不免诡异又好笑,但张其的态度很坚决,必须要救出黑虎。

    看着这个模样,孟芜心里突然有了疑问,一条狗罢了,张其在意就算了,可为什么,这些纸人也很介意黑虎的存在,想要解决一条狗何其容易,如此大费周章抓来张其,就为了一条狗?

    所以,黑虎又有什么身份?

    探究的目光在张其和纸人身上来回穿梭,到最后,孟芜走上前按住张其,对纸人道:“我们离开,不过纸狗要跟着我们一起离开。”

    说完这句话,孟芜注意纸人的反应,果然,纸人犹豫了,犹豫的同时还不忘往一个方向看,仿佛那个地方有什么东西在注视着这里一样。

    顺着纸人的目光孟芜看过去,眯着眼睛想要看清楚那里究竟隐藏了什么东西,但还没等孟芜看清楚,女纸人身形似乎抖了几下,男纸人察觉到后,再次催促起来。

    这一下,孟芜也不想走了。

    张其依旧不依不饶,孟芜就要看看这两纸人什么时候再去见那个背后的人。

    果然,两个纸人再也支撑不住张其的坚持,从身后的暗道溜走了,留下张其孟芜看着关上的暗道发愣。

    张其最先反应过来,捶打着刚刚纸人离开的地方,喊道:“把我的黑虎还给我,把我的黑虎还给我...”

    一遍一遍捶打墙面,想徒手掰开合拢的暗道,但丝毫不起作用。

    孟芜盯着暗道,目光里全是探究之色。

    纸人回到刚刚的地方,脸上诡异的两坨暗红此刻也有些忧心和害怕:“主人。”

    还没等纸人说完,背对着的人眼神一凌,眉头一皱,把自己的脸彻底藏于黑暗之中。

    “有人来了。”

    纸人心里一惊,惊恐的望向身后,果然,孟芜带着张其进来。

    “背后操手原来是你。”孟芜走向前,距离黑衣人一段距离后停住,而张其却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几步上前想要看清黑衣人的面容,却被纸人拦住。

    纸人虽是纸做的,但因有了人的神智和符络加持,除了触感不同,但质量好的不得了,在和张其的推搡之下,居然还能拦住张其的动作。

    纸狗因为有了黑虎的灵魂,看见自家主人被困,也护主的上前,却被另一个纸人一脚踢在身上,黑虎也不是吃素的,被踢一脚后身形晃了晃,摆了摆皱巴的脑袋再次扑上前一口咬住女纸人的腿,但黑虎的身体并不像两个纸人一般坚韧,咬住女纸人的腿也丝毫不起伤害,黑虎再一次被甩开,这一次,不仅连脸,就连身体也凹陷了一大块。

    孟芜站在一处看着一主一仆的闹剧,袖子下的食指和中指开始并拢,半空中划出符咒,再以眉心一点,符咒推向黑虎。

    霎时,符咒在黑虎原来的纹路再次活络起来,四通八达,使其所有变暗的纹路重新焕发光彩,而凹陷的身体,脸颊也恢复成原样,此刻,黑虎仿佛镀了一层红光,原本只有一点的眼神也因脉络的形成变得凌厉,牙齿长了出来变得锋利,这一下,属于黑虎的气势才真正显露出来。

    孟芜也被吓了一跳,而且,从黑虎的身上孟芜似乎看见了一个熟悉的影子,但又说不上是什么,最后自能归结为对狗的天生影响和害怕。

    黑虎再次扑上去,一口咬住女纸人的大腿,狠狠的扯下一块肉,喔,不对,应该是一大块纸,纸被黑虎咬在嘴里,在嘴里咀嚼吞吃入腹。

    女纸人大腿空了一块,里面居然是黑乎乎一片,包裹着一团黑雾,而男纸人见状,情急之下唤出纸人小名:“阿秀。”

    名字一出,女纸人立刻像泄了气的皮球般瘫软在地,变成毫无生命的一张废纸。

    “阿...”男纸人还想喊,却又立即住嘴看向之前黑衣人站的位置,人却不见了,不仅如此,孟芜也不见了。

    张其得了空,腹部发力双手握住纸人双臂用力一摔,男纸人被掀翻在地上,可男纸人不管不顾爬向变成废纸的女纸人身边,用手搂住黑雾不让它流失,但却于事无补。

    张其拿脚踩住男主人手臂,死死摁住,但诡异的是,明明纸做的中空的纸人被张其这么一踩,身形居然一点凹陷都没有,实在是奇怪的很。

    而另一边,孟芜发现黑衣人想要逃走赶忙追上去,却在弯弯绕绕的暗道跟丢了,没办法,孟芜只能原地返回,就看见了这么一幕。

    “说,黑虎在哪?”张其至始至终,唯一挂心的只有黑虎,孟芜走上前,看见一旁泄气的纸人,嗅着空气中还未消散完全的黑雾,拿手一拂,黑雾从手指两边散开,手指之间捏了捏,活死人,置于纸,点朱唇,绛红痣,生其智,固其体,为所用,这黑雾可不简单。

    “那个男人是谁?”孟芜跟着问道。

    可惜,纸人嘴巴太牢,不管张其孟芜问什么,嘴里只有两个字:“阿秀。”

    看来从他的嘴里问不出什么了。

    张其对纸人拳打脚踢,非要问出个所以然,但这些东西被有心人控制,说什么做什么都有人一手掌握,张其除了发泄一下情绪,说实在,屁用没有。

    孟芜叹了口气:“如果你想找到黑虎的尸体,就不要在这浪费时间。”

    “如果不问他们,我怎能找到黑虎?”张其反问。

    “黑虎它是一条狗,对味道尤为敏感,更何况,这是它自己的身体,你觉得问他们还是问黑虎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