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一碗孟婆茶 >第四章,纸人迷雾
    孟芜回到武术馆就看见这样一幅场景。

    连忙拨开人群走到前面,对着吵嚷的人群吼道:“干什么,干什么!”

    “就是她,大家快看看,就是这个女人纵容我儿子,现在好了,打的别人住院,我们要赔多少钱啊。”

    “没错,就是她,让我女朋友学习武术,现在天天在家打我跟玩似的,你们瞧瞧,我脸上还有一块好的吗?”

    孟芜看着下面一群莫名其妙的人演着莫名其妙的闹剧,一晚上没休息的脾气上来了。

    “你们谁?谁让你们来武馆闹事的?”

    “都是你这个女人,一把年纪了不找个人结婚,非要教唆别人打架,你这种人,谁人看得上。”

    这句话一出,彻底挑起了孟芜的怒火:“你多大个脸有资格管我?我结不结婚关你屁事,你操心个什么玩意?”

    底下的男人被孟芜一堵,有些心虚,但看着身边的人立马又壮起胆子,指着孟芜道:“你这种人就是带坏青少年,传输不健康思想,你这个武馆我看还说趁早倒闭的好。”

    孟芜此生最讨厌别人拿手指着自己:“你的手还想不想要。”不是问句,而是警告,男人被孟芜看的发虚,收回手指改用拳头鼓动底下的人道:“倒闭,倒闭...”

    看着下面一群讨伐自己的人,孟芜心领神会但也有些头疼,从自己开张到现在,哪有什么客源,哪里教过什么学生,多半又是那个人来了。

    “让你们主子来,我等他。”说完这句话,孟芜看着底下人反应。

    “早这样说不就好了,叫的我口都干了,。”

    “总算结束了,走走走,结算工资赶下一个场。”

    “...”孟芜看着底下的闹剧终于结束,看热闹的人也随即散去,自己真的很无奈,怎么就摊上这种事了。

    晚上,那位始作俑者终于出现,孟芜点了两杯茶,看着面前出现的男人,有些气恼:“这就是你的出场方式?”

    “谁让你躲着不见我?不用点手段你怎么会邀请我。”男人喝了一口茶,感叹一句:“你别说,我还算帮了你,有我帮你闹几场,武馆没人,你晚上做事还方便些。”

    “喔,我谢谢你。”孟芜看着面前的男人:“这次你来又是干什么?”

    “分派任务。”说着,男人的脸色正经起来:“近期,酆都鬼气骤减,很多生活在酆都的平民百鬼莫名其妙被吸走鬼气,化为虚有,崔老大对这件事十分重视,但又察觉不出原因,恐怕是你这上面的东西。”

    “什么意思?”

    “恐怕人界出现了吸鬼气滋养自体的邪物。”

    “喔。”

    “喔?你就这反应?”

    “你告诉我这件事不就是想让我帮忙吗?”男人点点头,随意孟芜伸出五根手指头:“加钱,我就干。”

    男人看孟芜狮子大开口,赶忙谄媚的捏住孟芜的手指头往下压了三根:“两位数。”

    “六位数。”

    “三位,不能再多了。”

    “七位数。”孟芜见男人还在犹豫,准备继续加价:“还加吗?七...”孟芜还没说完,就被男人阻止住:“五位就五位。”

    孟芜满意的点点头:“既然如此,你可以走了,费君。”

    费君一听这话,摸着自己的小算盘直叹气:“我的钱都被你掏空了。”

    “谁让你找我帮忙的。”孟芜丝毫不觉得是自己的原因。

    “谁让我相信你呢。”费君拍着孟芜的马屁,而孟芜也很吃这一套:“看在你会说话的份上,这次就少收点,四位数。”

    “好好好。”费君感激涕零:“那说好了,不许反悔。”

    孟芜比了个OK的手势。

    “等你好消息。”说完费君就走了。

    而特立处的张其看着已经包好的手发呆,想起刚刚古树发生的变化,虽然只有一瞬,但树叶的确在那一刻有变绿的迹象。

    究竟是因为那女人的血还只是巧合?

    身边的黑虎却道:“主人,不管是不是,那女人都不简单。”

    的确,那女人是身份是个谜团,能进入死者的回忆,知晓鬼气,大半夜游荡在墓地,还有她身上背着的东西,一切都看起来诡异非常。

    看来自己得要好好查查这个女人了。

    晚上,孟芜再次背着农药喷洒机进入墓地,到了昨晚看见灵车纸人的地方守株待兔。

    但是纸人没等来,却听见另一方向传来的呼救声。

    “不好。”孟芜赶紧赶过去,只见一小孩被纸人带进灵车,在看见孟芜后还咯咯咯的笑,孟芜脚下跑得更快,在灵车关上之前一同进去,身后的门随即牢牢合上。

    但车里面的景象完全不像外面看到的一回事,而是一片混沌,极尽昏暗,脚下踩的仿佛不是土地,而是一片片棉花,无从使力,孟芜心道不好,如若再次看见纸人,自己这样根本打不过。

    孟芜朝前走着,所在之处越发黑暗,周围的景象也扭曲的厉害,耳里随即伴随着咯咯咯的笑声,十分渗人。

    “出来!出来!”孟芜吼道,但这里似乎是一个封闭的空间,孟芜喊出后声音在自己周围转了个圈又回到耳朵里。

    咯咯声还在继续,孟芜的神经开始错乱,脑袋骤疼,捂住脑袋,迫使自己不去听笑声,但这声音似乎有魔力,穿透力极强,孟芜再怎么努力也无济于事。

    紧接着,纸人出现了,一只从黑暗里走出的纸人看见孟芜,手里拿着梳子,眼睛一点红,咧起嘴角笑的时候嘴里是一片空洞,偏偏它还一步步走近孟芜,嘴里念叨着:“梳梳头吧,梳梳头吧。”

    孟芜已经被疼痛侵蚀了大部分理智,在看见纸人后,努力撑住身体恢复理智:“是谁派你来的!”

    “咯咯咯,梳梳头吧,梳梳头吧...”纸人根本没理孟芜的话,只会一个劲的重复这几个字。

    孟芜见纸人没有神智,直接拿起身后的喷洒机对着纸人一顿输出,孟婆茶注入纸人身上,纸人被打湿,软趴趴的倒在地上,而耳边刺耳的笑声也终于停下。

    孟芜看着面前软成一坨的纸人嘴里依旧说着梳头之类的话,走到面前,孟芜拿起梳子仔细看了几眼,和普通梳子没有任何不同。

    “啊,救命啊,救命啊...”前面又传出救命声,孟芜站起身把梳子揣进口袋里赶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