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一碗孟婆茶 >第二章,查询真相
    “说,他们是不是你杀的!”张其再次追问。

    “你胡说八道什么?”

    “发生在这里的三起命案,凶手是不是你!”

    “三起命案?你说在这里发生了三起命案?”这里居然死人了,为什么自己没有收到任何消息?

    “他们死状如何?身上是否有伤,伤口呈什么颜色?”孟芜来了精神,看向张其,目光急切。

    孟芜的眼神没有做贼心虚,没有被抓住的慌乱,更没有被拆穿指认的恼羞成怒,有的只是对三起命案的关心。

    张其疑惑,难不成自己真抓错人了?

    想到这,张其往后退了几步,但黑虎依旧对孟芜虎视眈眈,张其看见黑虎的反应,再看向因为自己没回答她的问题,竟有些着急的想要站起来,但被黑虎一哈气,又乖乖的蹲了下去。

    “对不起,大爷,我错了。”孟芜看着黑虎,心里犯怵的厉害,但对于刚刚张其说的事,孟芜仰头,表情切换:“你急死个人,刚刚你说的命案什么时候发生的,有多久了?有没有线索?”

    难不成这个女人和自己是同道中人?

    想到这,张其觉得自己有必要和她好好谈谈。

    两人最后决定去张其的特立处。

    特立处的入口是一个一米高的箱子,而且外面还用油漆刷了几个大字:衣物回收箱。

    “这...”

    张其不顾孟芜惊讶的表情,而是在箱子右侧的地方划开一个小方片外壳,露出里面的数字按键,张其输入一串数字后,箱子在滴的一声后打开,张其看了孟芜一眼,让孟芜进去。

    两人一狗进入后,箱子里面的装饰赫然就是一架电梯,孟芜看着张其按下楼层后,电梯开始下降。

    “你住的还挺隐秘。”孟芜感叹道。

    “特立处身份特殊,住在这里不会吓到别人。”

    “吓到别人?什么意思?”

    但很快孟芜就明白是什么意思了。

    电梯门缓缓打开,首先迎接张其的不是别人,不对,连人都算不上,因为他M的,全是狗,哈哈哈,全是狗。

    孟芜怂了,在看见一群狗扑过来的时候就怂了,缩在电梯角落里不敢出来。

    张其看了孟芜一眼,而黑虎也跟着瞥了一眼,眼神极其鄙视。

    孟芜哪管自己是不是被鄙视了,只敢躲着,特别是一条小狗看见新面孔十分好奇跑到孟芜脚边巴拉的时候,孟芜都快哭了。

    “让他走,让他走...啊,我走,让我走...”很丢脸,一个二十多岁实际年龄几百岁的老妖怪被一个出生不到几个月的小狗吓得哆嗦。

    黑虎看不下去了,对着一群狗吼了一声,刚刚还乱糟糟的狗立马端坐在两边,而刚刚还对孟芜感兴趣的小狗也跌跌撞撞的跑过去。

    张其也没想到几只狗能把人吓成这样,对还在角落缩着的孟芜道:“你跟着我。”

    孟芜拉着张其衣服一角瑟缩的从狗道走过,等进入房间后,孟芜松开张其衣服,脸色一变:“你有病吧,养这么多狗?”

    “我养狗和你有什么关系?”

    “那你不知道给我提个醒?早知道你这是狗窝,打死我都不会来。”

    “他们不是狗,是守护神。”

    “守护神?”

    但张其却不再多说了,而是打开另一间房,示意孟芜跟上。

    一进去,温度骤然下降,孟芜看着空荡荡的房间里面停放着三张支架床,上面蒙着白布。

    “这就是近段时间发生凶案的三位死者。”说着,张其也不怕孟芜是否害怕,直接掀开就近一位死者的白布,“这是最近发现的死者,头发被剃光,身上并无伤痕,但表情惊悚,明显是被活活吓死的,我去案发现场蹲守过几天,什么也没发现,甚至是意外还是他杀也无从判断。”

    孟芜看着躺在担架上的尸体,说实在的,肉眼看的确没任何异常,但孟芜不是普通人,一眼就能看出萦绕在尸体身边未完全消散的鬼气。

    “不是意外。”孟芜道。

    “如何得知?”一听孟芜有力的判断,张其来了精神。

    “说出来你也不会相信。”孟芜止住话头,走到另一具尸体前,丝毫不犹豫的掀开白布,另一具也是,同样的,他们身上或多或少带有一点鬼气,而且是同一种鬼气。

    “你在哪发现的?三具尸体。”

    “黑河林,三具尸体发现的地点虽然不一样,但都在黑河林附近,而且我查过了,他们三人的身份各不相同,完全不存在任何交集。”

    “你相信世界上有鬼吗?”孟芜问。

    “当然相信。”

    孟芜说出这句话本想是看看张其什么反应,没想到对方十分笃定,好像看见过鬼一样肯定鬼的存在。

    “为什么这么肯定?”孟芜倒是对张其好奇起来。

    “小时候,我见过。”

    还真是见过,孟芜一挑眉。

    “既然你相信就好办了。”说着,孟芜取下背上的东西,舀了一碗汤并在里面滴入一滴自己的血:“喝下它。”

    张其看着孟芜的一顿操作,看着碗心一点红,有些犹豫:“这是什么?”

    “喝了它,我带你看真相。”

    张其其实是不太愿意的,一个陌生女人从农药喷洒机里盛出来的绿色汤水还滴自己的血,怎么看都怪异非常,自己莫不是带回一个疯子来吧。

    “害怕?”

    “是个人都害怕吧,谁知道你什么心思?”

    “害怕的话就别查这件事,后果不是你能承担的。”其实,孟芜会这样做也是保护张其,一个普通人居然把三具携带鬼气的尸体放在家里,身上沾染鬼气不说,还很容易被鬼找上。

    “不可能,我一定要查下去。”

    “死者有你认识的人?”

    张其没有说话,而是看了孟芜一眼,下定决心般端走孟芜手上的茶水小心喝了一口,是淡淡的茶香,没有一丁点的血味。

    “一口气喝完。”说完,还推波助澜的撑住碗底让张其喝干净。

    一碗见底,张其对孟芜扬了扬:“这件事我一定要知道真相。”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你的勇气我很佩服。”

    说完,孟芜让张其拉住自己,张其听话的拉住,下一刻,两人进入一个无限旋转的怪圈,许久后,怪圈停止旋转,画面开始正常后,张其看着两人所处的环境,这不是黑河林吗?自己怎么在这?

    孟芜却一点也不惊讶,眼神盯着一个方向,张其也看过去,怎么回事?那个男人不是死了吗?为什么会在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