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无敌从破落山门开始 >第七章 居然炸炉了?
    穹苍兽内心万分崩溃,它究竟是为了什么要招惹这个女人啊。

    它一边“嗷嗷嗷”乱叫,一边躲着苍暮雪的欺凌,“女人,你别得寸进尺啊,我好歹也是上古神兽。”

    苍暮雪掰着穹苍兽的嘴巴瞧了半天也没看见一颗丹药,哈哈一笑将它放在了桌上。

    “小猪,你还真能吃,你吃了多少灵石你知道吗?”

    “这些灵石也不是你赚来的,你心疼啥。”穹苍兽不客气地怼她。

    行,好吧,她承认这些灵石来路不正,她无话可说。

    苍暮雪抓抓耳朵,百无聊赖的起身往床上一倒,她的右腿到现在也还没力呢,“既然这样下回你自己去买草药吧,我睡觉了。”

    穹苍兽咬牙切齿蹦上床,还没开口,便被苍暮雪一脚踢了下去,“跟你说了多少回了,不许上床。”

    这个女人!

    穹苍兽庆幸自己尚存有一丝理智,否则它真有可能一屁股坐到这女人那分外好看的脸上去。

    居然这么对它一个上古神兽,它气死了。

    苍暮雪将双手枕在脑后,笑看着穹苍兽上蹿下跳,这样的日子其实也不赖,至少如今她过的还挺舒心。

    客房的门被敲响了,店小二的声音自外面传了进来,“客官,您回来了吧?您看您是不是方便把这半个月的房钱结一下。”

    苍暮雪......

    穹苍兽......

    怎么把这茬给忘了,她欠了这家店不少房钱还没给呢。

    一人一兽对望一眼,无语凝咽。

    片刻,苍暮雪开口回话:“小二哥我明天一早找你结房钱。”

    店小二在门外踌躇了片刻,摇摇头走了。

    这女修士看穿着不是会缺钱的主啊,怎么一点房钱总这么拖来拖去呢。

    前一次的房钱他就要了小半个月,这一次———

    得了明天再来吧。

    小二走后苍暮雪睡不着了。

    她坐起身抓过穹苍兽照头就是两个爆栗,“都是你害的,没事吃那么多草药做什么,那都是灵石啊,这下没钱付房费了你这是等着我被人赶出大街呢?”

    穹苍兽委屈地撇撇嘴,说:“你身上那么多玉蔻果你卖两枚就是了,你抠抠索索地不肯卖,又不会赚钱,怪我咯!”

    这话说得苍暮雪没了脾气,她还真的是不会赚钱,想当初她也没为灵石发过愁啊。

    她哥哥是苍覆雪,那是拂雪宫的宫主。她父亲苍定龙那是中阳门的门主,她修炼会担心灵石不够?!

    可如今,这倒霉催的。

    她自醒来这三个多月打听了无数遍,居然没人听过拂雪宫和中阳门。

    这个世界是怎么了,究竟是怎么了?她究竟是在哪啊?!

    穹苍兽见她低着头不吭声,来了劲,继续吧啦吧啦,“你看看你,还跟我吹你是什么分神期后期巅峰。

    “你一不会炼丹,二不会炼器,三不会制符,四不会布阵,这些修仙者必备的技能你一概全无你说说你,你说说你,你究竟能干点啥。就差饿死你了。”

    苍暮雪猛然抬头看它,回嘴道:“我可以去接宗门悬赏令,还可以去猎物啊。”

    穹苍兽抬起一只前蹄捂住了眼,还宗门悬赏令呢,还猎物呢。

    就接了一回悬赏令,任务没完成差点还把自己给折进去。

    猎物倒是还行,可但凡值点钱的六阶以上猎物,能不能猎的到她都得碰运气。

    空有筑基期后期巅峰水准,却没有丹田的废材啊,啧啧。

    穹苍兽正兀自吐槽不已,脑袋上再次迎来两颗爆栗。

    苍暮雪危险地眯着眼朝它笑:“你是得意忘形了吧,忘了我们神识互通了。谁是废柴?”

    这女人!

    穹苍兽委屈地瞪她,明明就是个废柴还不许兽说。

    苍暮雪龇牙一笑道:“就不许你说,我自己能说自己是废柴,别人不许说,作为我萌宠的你更不许说。”

    这还有没有天理了,还有这样的?

    还有,它才不是这女人的萌宠呢,不是不是不是!

    穹苍兽表示很委屈,很无助,求助。

    苍暮雪足尖一点将穹苍兽踢了个四脚朝天,问:“你说我怎么才能弄钱回来。总不能再去顺吧。”

    “明明是偷好么,说那么好听干什么。”穹苍兽捂着脸吐槽。

    “再说我就把你丢出房门。”苍暮雪威胁它。

    穹苍兽干脆破罐子破摔,躺在地毯上不起来了,它想了想回了句:“想得美。”

    咦,这话什么意思。

    苍暮雪趴在地毯上与它大眼瞪小眼,“为什么说我想得美。”

    穹苍兽凉凉一笑道:“这世上有几个傻瓜修士是不知有储物戒指、储物袋这种东西的。又有几个傻瓜修士是不晓得要给自己的储物戒指,储物袋烙印神识的。都能由得你去偷,还能由得你想怎么用就怎么用吗?”

    这倒也是哦,苍暮雪一手撑着下颌点头咂嘴:“还真是这么个理。这种傻瓜恐怕就只有一个。”

    说到这她双眸一亮,整个人坐了起来,笑眯眯说:“对呀,我干嘛不再去找那个傻瓜呢。反正看他那样也是有钱没地方花,我们替他花就是了。”

    被苍暮雪叫傻瓜的人此时正在一间炼丹室里炼丹,正到紧要关头却觉得鼻端发痒,而且越来越痒。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手中掐诀快速的将最后一味钱金天炼化,将之与之前的几味药汁一起融合。

    融合是炼丹至关重要的一步,前面时机没有差错,这一步没有偏差便可凝丹。

    可就在这万分紧咬的关头,他鼻子却越来越痒,终于一个不慎打了个结结实实的喷嚏。

    于是乎,“轰隆”一声巨响,整个石室打造的炼丹室震了几震,壁上扑簌簌落下石屑来。

    这炼丹炉里有十炉七品大还丹,里面最珍贵的是钱金天和千金藤。

    如今这十炉丹居然因为他鼻头发痒打个喷嚏——

    炸炉了......

    司云清真恨不能捶胸顿足。

    这炸炉糟蹋的哪里是药草,这明晃晃的可都是灵石啊,好多好多灵石啊。

    司云清使劲揉了揉鼻子。

    一想到前些日子自己被偷的那些灵石,再看看如今满室狼藉的炼丹室,司云清只觉痛心疾首。

    这究竟是谁在惦念他,啊?

    被他找出来保证不打死他!

    炼丹室外,靠着大树嚼着果子的七七在炸炉那一刻浑身颤了颤。

    她守在这就是等着师尊丹成那一刻好弄两颗尝尝。

    谁承想,师尊万年不遇的炼一次丹,居然会炸炉。

    这可是奇事啊,师尊做为一个神级炼丹师,炼个区区七品丹居然会炸炉。

    齐哉,怪哉。

    师尊今天怕不是哪里不舒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