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无敌从破落山门开始 >第四章 猪撞树上就成神兽了?
    苍暮雪瞪着眼瞧着周遭发生的事情,心头震撼又深觉狗血。

    直到余光瞥见小萌猪那小东西鬼鬼祟祟藏在一株树后探头探脑时才缓过神来,“你鬼祟个什么劲,给我滚回来。”

    小猪摇了摇脑袋,向后退了两步。

    呵呵,它还知道她生气了,还知道躲啊。

    苍暮雪将手指捏得咯嘣响,阴测测地警告着:“快点麻溜给我过来,不然我就不止是吃烤猪那么简单了,我会考虑煎炸炖烩!”

    小萌猪闻言浑身一抖,烤猪什么的都已经够可怕了,其他的它可不敢想。

    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再顾不得其他,小萌猪背转身便向远处窜逃而去。

    不料着急逃逸不曾看清,一头撞在一株方长成的大树树干上。

    随着“砰,咔嚓,轰......”的一阵巨响,刚长成的大树连根断裂,而眼冒金星的小猪被飞身上前的苍暮雪拎着尾巴倒提了起来。

    小猪顿时露出委屈的神情,惨兮兮望向她,许久,居然开了口:“别吃我,烤猪肉不好吃,煎炸炖烩也不好吃,而且我不是猪。”

    “......”

    咦?

    会说话?!

    这猪会说人话!!!

    那没事总跟她装什么大尾巴狼???

    苍暮雪脚下一个跄踉,强自耐住心头纳罕站住脚,“不是九阶妖兽才会说话吗?你怎么回事?”

    “我不是妖兽,我是上古神兽。”

    呵呵,它是神兽?

    神兽有长这样的?

    感情猪撞在树上就成神兽了?

    苍暮雪毫不留情地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猪撞在树上就成神兽了!”

    小萌猪:“......”

    呜呜,不带这么欺负神兽的。

    打量着丑萌丑萌的小萌猪,苍暮雪忍不住啧啧两声碎碎念:“上古的神兽长成这样,估计上古神仙长得也不咋地。那个上古大能云清肯定也是个丑萌丑萌的家伙。”

    “云清尊者不丑,他长得可好看了,跟你一样好看。”小萌猪忍不住插嘴。

    苍暮雪气得笑出声来,“别拿他一个大男人跟我比,我这三界九州最美貌的修仙者岂是他能比的!”

    小萌猪,哼唧一声翻了个白眼,问:“三界九州最美貌的修仙者?谁封的?”

    云清尊者是上古大能,跟她比还对不住她了?

    “自然是我封的。”苍暮雪大言不惭点着小萌猪鼻子,“你敢说不是?”

    这女人———

    皮厚,彪悍,脑子还缺根弦。

    “哎我说,你个小东西会说话怎么不早开口?”苍暮雪一手叉腰问。

    一看小萌猪那翻白眼的样子就知道它没在心里说自己好话。

    “烤乳猪……”苍暮雪阴恻恻地笑

    小萌猪忙抱着两只前蹄,作揖:“别烤我,我的肉不好吃。”

    苍暮雪点点脚尖,问:“你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小萌猪翻个白眼,心道:“你才是东西呢!”

    被苍暮雪倒吊的它兀自挺了挺腰板,眼中闪着骄傲的光看着她,“我是穹苍兽留下的一缕精血幻化而成的,我们穹苍兽是与天地同生的上古神兽,所以我是穹苍兽的后裔。”

    穹苍兽?

    没听过。

    苍暮雪摇了摇头。

    上古神兽什么时候有只穹苍兽了?

    别是骗人的,还说与天地同生,那岂不是混沌初分之时?

    算了,这小东西说它是穹苍兽那就穹苍兽好了,反正都是个名字。

    不过她还是觉得叫它小萌猪比较贴切。

    穹苍兽见苍暮雪听见自己的名字并没有什么大的反应,原本牛哄哄的劲头懈怠了一丝,不确定的问:“你知道我是穹苍兽都不开心吗?”

    苍暮雪诚实的摇了摇头,十大神兽知道,但里面没有穹苍兽啊,“我为什么要开心?”

    穹苍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窜进她怀里拱了拱,心说,“我才不要告诉你,我们穹苍兽是上古秘境之界的守护兽。”

    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它才说:“因为我是上古神兽啊。”

    “所以呢?”

    “所以,所以没什么。”穹苍兽决定闭口不言,对这样一个笨女人它实在不想再多说什么!

    苍暮雪再次拎起它,问:“你吃了噬木珠之后有什么反应没有?”

    穹苍兽掀起眼皮看了眼四周依旧在不断生长的植被,忍不住又翻了个白眼。

    愚蠢的女人,不配跟它对话。

    眼睁睁瞧见穹苍兽扭过了脸一眼中满身不屑神情,苍暮雪气不打一处来。

    她抬手一个爆栗扣上它脑袋,笑骂:“你这是什么眼神,一定是什么用处也没有对不对。”

    穹苍兽龇牙咧嘴望着苍暮雪,这女人真是暴力又彪悍,力气还生大。

    苍暮雪点了点脚尖,琢磨了一下道:“说不定你其实已经长生不老了,这个一时半会可看不出来。”

    她突然诡异一笑,眼中闪过一道精光,“这样吧,我也不烤你了,我放你几滴血尝尝味道,就当是换我的噬木珠了。”

    嗯!就这样决定了!

    话音刚落,她自头上拔下凤鸣簪便要向穹苍兽蹄子扎去。

    穹苍兽吓得一个哆嗦,挣扎着要逃,无奈尾巴被苍暮雪牢牢攥在手中,只得哭道:“别扎我,我们穹苍兽的血不能随便乱喝。”

    苍暮雪龇牙一笑问:“为什么?”

    穹苍兽傲娇的想,“我才不要告诉这个蠢女人真话。”

    它眼珠一转道:“因为不是无上大能的尊者喝了神兽血会爆体而亡。”

    若不是它方才滴溜溜转了转眼珠,苍暮雪差点就要信了。

    可苍暮雪是谁,那是上天入地无所畏惧的女人。

    何况如今她已经这个惨样了,就算爆体而亡也没所谓。

    唇边噙着浅淡笑意,凤鸣簪在空中划过一道微光,下一瞬穹苍兽的前蹄就被凤鸣簪扎破,一滴血珠瞬间涌了出来。

    这一次穹苍兽只是哼唧了一声,没有鬼嚎。

    苍暮雪食指伸出沾了血珠便送入口中。

    血珠放入口中化成一缕热气,瞬间游走在她周身经脉。

    苍暮雪只觉得周身暖洋洋的,如沐春光。

    虽不知这穹苍兽的血液能不能饮,单凭这种暖暖的感觉她敢肯定,绝然不会因为喝了穹苍兽的血便会爆体而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