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无敌从破落山门开始 >第三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
    这样的日子重复了不知多久,每日只要精神尚佳,苍暮雪都会强行运行灵力试图修复丹田。

    在玉蔻果的辅助下,随着时间推移,终于苍暮雪的双腿可以动了。

    不对,右腿好还是没什么力气但好歹能动了啊。

    她心中狂喜正要起身,窥见小萌猪鬼鬼祟祟再次爬来,便装出一副浑身没力的样子。

    小萌猪打量了她许久,这才向她蹭过来蹦入她怀里,然后整个儿向她怀里拱。

    苍暮雪心中呵呵冷笑,这小东西是想趁她不注意偷噬木珠吧。

    苍暮雪手下奇快,一把拎起小萌猪尾巴将它吊在空中,然后拿出挂在脖子上的红线,抽出噬木珠快活的晃着,“怎么样,想要吧?”

    小萌猪拼命点头,嗷嗷嗷直叫唤。

    苍暮雪想了想放下它,把噬木珠上的红绳拿掉,将珠子摊在掌心递给它。

    她也想看看究竟这噬木珠有什么用处,对这些妖兽又有什么好处,值得它们再三来寻她。

    若她没记错,妖王说过这噬木珠是与不死神树同根而生的一株藤蔓上结下的果实。

    据说当初一共结下了两颗,一黑一白,白的不知沦落何方,黑色一直在妖王的万妖宫。

    妖王也说不上来具体这噬木珠有何用处,只觉它泛着淡淡红光,与苍暮雪一身火红衣裙很配便将它给了她。

    但与不死神树同根而生的东西,想来也不是凡品吧。

    小萌猪见到苍暮雪将噬木珠递给自己,双眼晶晶亮亮泛着光泽,什么也顾不上直接扑上前去。

    “嗷呜!”

    “???”

    “没吃到!!!”

    这女人,骗它。

    小萌猪气鼓鼓的瞪着苍暮雪,鼻子里还直哼哼。

    苍暮雪攥住噬木珠朝一脸气怒的小萌猪晃了晃,笑得不怀好意,“这是用来吃的?吃了有好处?”

    小萌猪猛点头。

    苍暮雪笑道:“那我吃了吧!”

    说罢她作势仰头欲将噬木珠放入口中,小萌猪一听急了,发狠的“嗷”了一嗓子朝苍暮雪怀**去。

    苍暮雪一个不妨被它撞了个四脚朝天。

    她一下子自地上站起来,笑骂道:“你个小东西,还真是为了一口吃的就不怕死了。”

    小萌猪虎视眈眈瞧着她握紧的拳头,心中纠结许久最终四蹄扑地委委屈屈看着她。

    “行了行了,收起你的蠢样子,给你可以但你以后得听我的话。”

    苍暮雪笑着躬身拍了拍它脑袋,将手中噬木珠丢给它。

    小萌猪灵活的窜上前,小屁股一翘,大脑袋一伸,舌头一卷,下一刻将噬木珠吞进了肚子。

    苍暮雪:“……”!

    修仙界都说她苍暮雪变态,可她再变态也不会莫名其妙把一颗不明用途的珠子吞进肚子。

    这小萌猪貌似比她还变态啊!

    服了!

    苍暮雪一手托着腮上下左右打量小萌猪。

    许久,吞下噬木珠的小萌猪满足地舔了舔苍暮雪的手背,窜进她怀里再蹭了蹭这才在她怀中缩了起来。

    这就完了???

    吃完就睡???

    还真是猪啊!!!

    苍暮雪不确定的抓起猪尾巴,将小萌猪仔仔细细打量着,依旧是原来的模样,半点也没见有何不妥。

    得,白瞎了一颗珠子。

    不过,早知道吃了没事,她吃了就好了,说不得就跟不死神树一般不老不死了呢?

    亏了!

    亏大发了!

    不知道这时候把吃过噬木珠的小猪吃了会是啥感觉?

    苍暮雪想想颇觉得好笑。

    小猪被拎着尾巴,勉强地睁眼瞧了瞧苍暮雪,惊觉她眼中的恶趣味,吓得就是一个激灵,困意全无。

    “行了行了,睡吧,不吃你。”

    她无奈地揉了揉鼻子,笑呵呵拍了拍小猪脑袋。

    瞧着小猪的神色,再次与它大眼瞪小眼对峙了片刻,苍暮雪无奈将它塞入怀中,挪了几步打量着周遭。

    自从在这片地界醒来至今至少也有百来天了,她这才第一次挪窝。

    原地活动了一下身子,确定了此时除却右腿凝聚不上多少力气,再无其他症状。

    苍暮雪打量着四周,决定向外走走,穿过这片地界去瞧瞧。

    怀里的小萌猪睁着好奇的眼睛瞧了她半晌,打个哈欠便睡了过去。

    走出参天巨木的那一片莽林,所到之处便白茫茫一片伸手不见五指了。

    苍暮雪在身上摸了半晌,惊觉身上的储物戒指储物袋都不翼而飞,只能暗叹一声继续摸索着向前。

    前方没有她预料中的高大巨木,也没有山石岩壁,脚踏在地上有些松软,却不像是砂砾荒漠。

    走了许久,依旧如此。

    苍暮雪有些迟疑,她停住脚步暗暗思索。

    如今她周身修为一直在流逝,右腿尚且不良于行。

    原本以为这片昏暗地界不会太大,如今看来一时半会是走不出这里了。

    此时,后退便是她当初醒来之地,前进四处茫茫看不见。

    苍暮雪心中生出一丝懊恼,正要寻思着是不是回到原地,抱在怀中的小萌猪吭唧一声,醒转过来。

    苍暮雪感觉到它动了一下,尚未作出任何反应下一刻它已跃下她臂弯,跐溜一下落地,转瞬便瞧不见踪影。

    “你个蠢东西,白吃了我的噬木珠,我抱了你这么久怎么你一醒来就弃我而去了?”

    苍暮雪气得忍不住骂道:“早知你这样没良心,我就该把你烤了吃。”

    果然畜生就是畜生,养不熟的。

    苍暮雪翻个白眼便要继续向前。

    突然,周遭白蒙蒙的雾气渐渐散去,她这才看得分明,方才她踏在脚下的是大片褐色的软泥。

    这时软泥上冒出数不清的嫩芽来,接着一部分绿芽开出花来,一部分绿芽则越抽越高,渐渐变成褐色,长成树木。

    而这些软泥也渐渐凝实变得坚固起来。

    周遭越扩越大的地界上慢慢长出无数树木花草,且这些树木花草迅速的开花,结果,长大。

    渐渐地周遭变成了她身后莽林的样子。

    苍暮雪一双美目瞪得滚圆,不可思议瞧着这番景象。

    怎么可能须臾间便长出参天巨木?

    即使在灵气充裕之地有无数灵泉滋养,树木花草也不会这般飞速成长,这里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太匪夷所思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啊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