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家娘子是帝姬 >006该结算费用了
    李明若深吸了口气,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看着还在摸索什么的许令,想到此人有办法解决那令无数医师棘手的噩梦,也不敢轻易打扰到他。

    当然对于他是不是真能解决。

    自己还是保持怀疑的态度,若是他无法解决的话……那一百两医药费就算不给了,自己也要让他气气。

    而这时。

    许令突然【咦】了一声吸引了李明若的注意力,她赶紧转过头看去,便看到了已经在解绳的许令,“找到了?”

    “没!”

    “……”李明若微微一沉默,眉毛一挑,“那你解绳做什么?”

    “这头牛好像怀孕了,真是双喜临门啊!”许令乐呵呵的说道,“村正眼光还是不错的,挑了头好牛,过段时间,村里又得多头小牛犊了,可不能就这样绑着,得让人好好照顾才行。”说完,转过头看着身后有些遗憾的李明若,“怎么了?”

    “……你还会为牛看病?”

    “略懂。”

    “……”李明若无语的看着那洋洋得意却又说着谦虚话的家伙,白了他一眼后,扭过头看着那牛,又一沉默,“你真有办法?”

    “应该有吧!”

    “靠谱吗?”

    “应该靠谱吧!”

    “……”李明若深吸了口气,看着前面赶着牛的许令,似乎想到了什么,嘴角微微勾起,眯起了眼,淡淡的说道,“你可知,若是办法不靠谱,被圣上听到了,便是欺君之罪,是要砍头的。”

    吓死你!

    话落。

    许令果然脚步一滞,微皱眉头,转过头看着李明若,认真的说道,“你刚才问我什么了?”

    “你办法靠谱吗?”

    现在知道急了?

    可惜。

    本宫已经记下了!

    李明若脸上微带笑意,若小女人胜利了一般,揪着精致的小鼻子,哼哼了两声,看着面前那可恶的家伙。

    然而。

    “不是这一句。”许令平静的摇了摇头,说道,“是上一句。”

    “?”李明若一愣,但沉吟了一下,也继续说道,“你真有办法?”

    话刚说完。

    许令迷茫的歪着头,看着她,“什么办法?”

    “……”

    ……

    区区一病人还敢恐吓医生?

    吓不死你!

    许令看到那气得眉毛直跳,却又不敢出手,只能让自己尽量平静下来的李明若,顿时觉得今天天气真不错,吹着口哨,把牛捆在牛棚里,等晚点的时候再告诉村正,让他安排村里人照顾便可。

    这头牛是村里用卖蚊香的一部分收益买的。

    一开始为了赚点钱,他捣鼓了个艾炙棒状的蚊香,拉着全村人一起赚钱,结果发现十文七根卖不了什么大钱,超过这个价格,便没多少人买了,因此,也就攒点闲钱罢了。

    当然这也已经很让村民们满意了。

    至于盘状蚊香……材料技术都不足,太麻烦了便没弄,还是艾炙棒的方法简单,揉揉搓搓,摔打,烘干便可了。

    反正适合村子里大家一起干活。

    虽然这分下来的收益对他来说也没多少,还没有救一只李大小姐的药费多,但获得的隐性好处还是不少的。

    比如,现在他成了许家村大老板、企业家,随意出现在哪一家门口,都会受到了大家的热情招待,而许铃铛也因此沾了光,靠着卖萌不要脸,到处蹭吃蹭喝的。

    事情处理完后。

    他带着李明若向着家里走去。

    回到家。

    此时,气温稍凉,看着坐在一旁似乎有些冷的李明若,许令直接把房间里的毛毯给她盖上,“若冷的话,房间里还有不少毛毯都可以盖上,虽你有武艺傍身,但内伤也不是那么容易好的,注意保温了,你若再生病了,我也很头疼的。”

    “……”李明若看着盖在自己身上依旧散发着淡淡幽香的毯子,内心一暖,点了点头,“多谢。”

    “我先去帮你熬药了。”

    谢什么?

    医药费付了就好,他还等着钱盖房子,盖一栋大房子呢!

    然而。

    “对了,你刚才说的双喜临门?”李明若又恢复那副淡雅的表情,似乎想起了什么,看着许令,说道,“牛怀孕了是一喜,那还有一喜呢?”

    “还有一喜?”许令疑惑的看着她,“我说双喜了吗?”

    “……说了。”

    “哦哦哦,说了吗?”许令点了下头,然后,抬起头看着自己的老破小,悠悠一叹,摇了摇头,说道,“可能是要有钱建房子了吧!”

    话落。

    扭过头向着厨房走去。

    仅留下一脸疑惑的李明若,不解的看着他。

    什么……钱?

    ……

    接下来的几天,村里倒也平静。

    李明若也一直在这里养伤,那家伙虽然时常说话噎人,但医术也确实高明,身上的伤也在慢慢的好了。

    每天晚上睡在那家伙的床上,闻着那淡淡的幽香,虽床并不怎么舒服,但慢慢的也就习惯了,睡得还挺不错。

    平静。

    安心。

    而那清香……她现在知道是什么了。

    每晚那家伙的都会点燃一根小棍棒一样的东西,便是上的燃烧传出来的清香。

    好像叫什么蚊香,能够驱逐蚊子啥的。

    每天那家伙在房子里点一根,然后,每晚自己睡在房里的床上,看着他睡在客厅中,早上自己再起床看着他做饭熬药。

    还行!

    郁闷少了许多。

    随着秋意渐浓,八月已到了中旬。

    李明若的身子也好了许多了,脸上也在这几天的鱼汤滋养下变得红润了不少。

    许令看着坐在庭院内翻阅他藏书的李明若,如今她脸上已经完全看不出一丝病人的气息了,犹豫了一下,最后,内心悠悠一叹,搬了张椅子过去,坐到了她对面。

    认真的看着她,一句话也没说,就这样看着,都看得李明若浑身不自在了。

    “你……”李明若扭了扭身子,虽面无表情的翻着书,但眼神漂浮也表示她现在根本无心看书,犹豫了一下,清冷的脸蛋,微皱着黛眉,平淡的问道,“干什么?”

    “你身体好了吗?”

    “好多了。”

    原来是在关心她吗?

    李明若内心一暖,点了点头,“不必担心。”

    然而。

    许令还是非常认真的看着她,“真的完全好了?”

    “好了。”

    目光灼灼。

    令李明若都情不自禁的瞥开了眼睛。

    这家伙今天这么关心到底是想干嘛?

    “手能提剑了吗?”许令认真变成了期待。

    “能。”李明若虽疑惑他为什么这么问,但也还是点了点头。

    “能高来高去了吗?”

    “那是轻功!”

    “能不能?”

    “能!”

    “所以……”许令听到了她的回答,脸上也露出了欣慰,看着她,“已经全部好了?”

    伤筋动骨一百天,真不愧是习武之人,受了内伤,居然好得那么快?!

    “差不多。”李明若沉吟了一下,点了点头。

    现在已经无大碍了。

    这家伙看来倒也不是那般可恶嘛。

    然而。

    在李明若嘴角刚微微勾起时。

    “那……”许令忸怩了一下,然后,在李明若一脸疑惑之下,伸出了国际通用手势,笑嘿嘿的说道,“该结算费用了吗?”

    话落。

    “……”

    李明若嘴角一僵,沉默了。

    这家伙……自己可以打死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