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家娘子是帝姬 >004还的起吗?
    脑海中找到了千层葱油饼的资料后,许令便睁开了眼睛了,一边哼着小曲一边开始做揉面粉。

    大四用三天开始写论文,结果在城里最大的图书馆熬了三天三夜后,一觉醒来便来到这里了,而他脑海里似乎也多了不少的东西。

    加盐水揉面粉,好了后醒一段时间,接着擀薄,把切碎的葱花下下去,切断折叠,不断重复这个动作。

    做出葱油饼并不难,只是想要做好……却需要不停的训练,但抱歉……在他寻找到适合的资料后,他便直接获得了上面的信息,或许刚开始手还有些生,但是多试几次,就堪比家传葱油饼世家顶级做饼大师了。

    这里是楚国,但却并不是齐楚秦燕赵魏韩的那个楚国,而是一个他从未听说过的楚国,有些与历史书籍描写的那般古代的社会。

    许令看着自家的大锅,没有电饼铛也只能将就了,而且还得自己起火,幸好已经习惯了,还给自己做了个简易的鼓风机,所以,一个人也可以操作。

    片刻后。

    看着已经做成的葱油饼,两大成年人的份,内心也是无奈一叹,果然还是煤气炉方便许多,多亏这段时间多少也有锻炼,不然,做个饭都得散架。

    虽说那日找婆娘只是跟村长开个玩笑,但若是能成家立业也是挺不错的。

    端盘里摆着已经准备好的葱油饼,再加上熬好的清粥,便直接端了出来。

    此时,小饕餮——许铃铛老早就闻到了葱油饼的味道,扑闪着双眼,煞是可爱的蹲在门口看着。

    这只是一处普通民房。

    前身为了考科举,家里把祖宅卖了,再把田卖了一部分,然后,供他读书考试,原本他读书也挺刻苦,挺有天赋的,但是不知为何……那日自信满满的童生考试最后的结果却没有过。

    果然科举也不是一般人能够参加的。

    单是童生就把不少有天赋的学子扫下来了。

    因此,落榜后,也就家道中落了。

    真是崽卖爷田,不心疼呀!

    有大房子,有数亩田,老老实实在村里当个地N代不行?

    何必去自找苦吃?

    “小馋猫,走吧!”许令无奈的看着都快扑在他身上,抱着他脚的许铃铛,“好吃的锅锅已经给你做好了,今日得识十个字,不然,以后都不做了。”

    “可以吃完再说这个吗?”听到居然还要认字,许铃铛顿时擦了擦口水,一幅小大人模样,负着小胖手,认真的说道,“现在人家不想聊这么不高兴的事。”

    这丫头……可真是人小鬼大啊!

    想想也是。

    小小年纪母亲就不在了,一直在许村里面到处找吃的,若不精明一点,估计早就饿死了。

    许令无奈一笑,带着揪着小鼻子不断嗅着,小嘴丫子似乎还挂着晶莹的小铃铛回到了庭院,瞄了一眼正坐在庭院木凳上安安静静的喝着白开水的李明若。

    优雅、宁静,沁心怡人。

    看样子李明若的家庭背景应该不简单,那自信高贵的模样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模仿得出来的。

    只是为何会身受重伤,跌落湖里?

    豪门争斗?

    世家恩怨情仇?

    长得挺漂亮的,却要承受着她这个年纪不该承担的悲伤。

    真是可怜的女娃啊~

    可惜。

    不是一路人。

    他只不过是秉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不为钱财,只求心安。

    毕竟,怎么说也是学医的。

    走的时候把医药费交完便行,这破房子也该重建了,就一厢房,给了病人,他只能睡客厅了。

    许令悠悠一叹,还顺势摇了摇头。

    “……”

    这家伙到底什么意思?

    李明若黛眉一挑,又把白开水喝完,微皱眉头,斜着眼看着他。

    总感觉他刚才是不是在想什么非常失礼的事情?

    而许令似乎也没发现自己的胡思乱想已经被李明若察觉到,嘿嘿一笑,把白粥放在了李明若面前,“身体还没好,虽说你有武艺在身,身体似乎恢复不错,但大油大肉的东西还是不能吃,家里也没鱼了,就吃白粥吧!”

    然后。

    在李明若眉毛一挑之下,再把那冒着香喷喷葱油味的葱油饼摆在许铃铛的眼前,再给她一碗希一点的粥。

    “吃吧!吃吧!吃完我们去收鱼了。”

    “嗯嗯!”等到了令锅儿的允许,小铃铛就直接吃了起来的,咬了一大口葱油饼,顿时眼睛一亮,“香香的!脆脆的!锅锅居然给人家做这么好吃的东西?”感动的小眼珠都在转溜,水灵灵的扑闪着,“以后要是吃不到怎么办?娘!”

    “……”

    这小丫头戏可真多!

    许令翻了翻白眼,平时自己多少也没少给她做吃的,用不用说的这么夸张?

    当然他也知道这丫头在暗示自己要做好吃的给她,真是人小鬼大。

    轻轻拍了下她的脑袋,让她好好吃,休要多言后,自己也尝了一口……顿时也眼睛一亮,味道确实不错,没想到这粗糙的做法做出来的饼挺香的,“嗯?确实好吃!”

    “人家都说好吃啦!嗯~,就是好吃。”

    小丫头学得字不多,但是为了表达好吃,总了找到适合她自己的词语。

    “锅锅,以后还做吗?”

    “有空再说。”许令揪着白粥吃葱油饼,胃口挺不错的,哼哼的说道,“只要你老老实实听话,锅锅开心或许就会做呢?来赶紧趁热吃,白粥也要吃,要是觉得无味的话,就着饼吃。”

    话落。

    “……”李明若看了眼自己的白粥,又斜着眼看着他。

    故意的?

    但她也没多说什么?

    “那如果人家再捡到个老婆送给令锅儿呢?锅锅会开心吗?”小丫头扑闪着双眼看着许令,这单纯的眼神怎么说出这么令人感动的话呢?

    感动得许令好好的赏她两个板栗,“好好吃东西,不要乱说话,锅锅现在不想交朋友。”

    这丫头该不会为了口吃的,都准备当人贩子不成?

    而旁边的李明若又平静的瞄了许令一眼,依旧什么也说。

    该知道,她已经知道了。

    此人倒也不凡,不管是昨日……的医术、捕鱼,还是今日的美食,都有可取的地方。

    没想到一次遇袭,居然发现个古古怪怪的家伙。

    李明若轻抿着一口粥,小嘴微微勾起。

    看得许令一脸古怪,身为豪门大小姐白粥都吃得这么开心,是从没吃过白粥,还是喜欢吃白粥?

    看来……她的生活或许也没他想得那般好。

    豪门恩怨?

    “何事?”李明若似乎注意到许令看着她,又恢复原本那副冷淡的表情,“乱盯着女子看,若登徒子一般。”

    “那个……问你一件事。”

    “说。”李明若嘴角微微勾起,看来是准备询问她身份了?

    可惜。

    无可奉告。

    气死他!

    然而。

    许令犹豫了一下后,带着试探的语气看着她,说道,“那一百两……你应该还得起吧!”

    话落。

    “……”

    李明若微微勾起的嘴角顿时一僵,黛眉微皱,眼中似有凶光看着许令,直至都看得许令瑟瑟发抖了起来后,才平淡的说道,“你觉得呢?”

    这家伙……脑子有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