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家娘子是帝姬 >002何时发现我的?
    夜。

    已深。

    窗外明月微微照亮着昏暗的房间。

    李明若悠悠转醒,看到眼前那枯旧简陋的天花板,顿时微微一愣,似乎明白了什么。

    她在回京的路上被偷袭了,身受重伤,跌落湖中,原以为此次必死无疑,无法回去见到父皇跟母后了,却没曾想……

    “还活着吗?”李明若微皱黛眉,或许因为身受重伤还未痊愈,脸色显得有些发白,气虚也有些虚弱,虽柳眉中隐隐有些英气,但此时看上去却娇柔多了几分。

    她微微一愣,似乎想起了什么,明亮双眸露出一丝恼怒,双脸颊也微微红,赶紧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身子,当看到那简陋的粗衣,顿时脸色大变,摸了摸身旁才记起她的配剑已经掉到河里了,再加上此时身受重伤,内心更加惶恐不安。

    这时。

    门外突然传来一道脚步声。

    李明若眼珠一凝,赶紧匆忙而又轻声的躺了回去,仿佛刚才自己根本没有清醒过来一般。

    随着脚步越来越近,她迅速的调整了自己的呼吸,让自己的呼吸慢慢的平缓了下来。

    大致片刻后。

    脚步声已经到了门外,而她也已经安安静静的躺在那干硬的木床上,盖着散发着淡淡清香的毛皮。

    刚才便想问了,这是何种熏香?

    味轻而悠然。

    “咯吱~”

    木头刮擦的声音,门被轻轻的打开,一道身影慢慢的走了进来,趁着这昏暗的房间,李明若半眯着双眼,用眼角微微一瞄,便看到了来者何人,顿时眼角寒芒一闪而过。

    是他?

    那个当时在湖边轻薄于她……救了她的人?

    只是她身上的衣服……也是他吗?

    事急从权还是色胆包天?

    李明若假装自己还昏迷着,并没有起床,准备看看这长得倒也清秀的家伙到底想做什么,若是敢对她……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没错。

    她在钓鱼。

    有恩必报,有仇亦必报!

    这便是她准则。

    而此时。

    许令似乎端着什么东西慢慢的走了进来,看着还未清醒过来的李明若,眉头顿时微皱,似乎有些疑惑,“还未清醒过来吗?”

    轻声细语,平和悠然。

    但在这宁静的夜晚中却让李明若听得一清二楚,内心也松了口气,看来……比人也不是那种浪荡流氓之人。

    或许当时真的只是为了救她而已。

    还有他端着的……清香淡淡、热情腾腾,是鱼汤吗?

    倒也挺香的。

    突然。

    就在李明若刚松口气时。

    却见那男子把手中的端菜盘放下,脸带疑惑,微微的倾下身子靠近了她。

    他要做什么?

    李明若内心一颤,瞳孔一缩,正要睁开眼睛奋身而起之时。

    却见那男子把手轻轻的放到她额前,微皱着眉头,喃喃道,“没发热,看样子应该还没恶化。”

    话落。

    【误会了吗?】李明若顿时明白了什么,脸颊微热了起来,似感到有些羞愧,但内心此时此刻……亦有种怪怪的感觉。

    就像是当年她生病,母后抱着她睡一般。

    温温柔柔。

    很舒服。

    这时。

    “咦?咋就突然发热了?”男子诧异了一声,“恶化了?”

    “……”李明若黛眉轻轻一挑,但也没说什么,继续闭着眼睛。

    而男子……突然遗憾的摇了摇头,“算了算了,设施简陋,我也只能做到这里了,接下来便看她自己的了,最多真不行了,自己也就只能帮她挖个坑,盖件草席罢了。”

    话落。

    李明若紧紧的抓着床单,一动不动,忍着让自己现在不要起来。

    她怕自己……忍不住恩将仇报了。

    还有她身上的衣服到底是何人换上的?

    这时又听那男子轻轻叹了口气,“粥就放那儿了,或许半夜应该能醒来,我先去睡觉了,今日累了一整天。”,又嘀咕了一句,便直接转身离去,待得那声响巨大的木门又被关上后,李明若才悠悠转醒,然后,端坐了起来,看着一旁放着的热腾腾粥,明媚若星辰的双眼在夜晚中显得那么清晰透彻,精致的小嘴微微勾起,虽脸依旧苍白,但也能看出她此时心情不错。

    只见她轻声的站了起来,走到桌子一旁,看着那碗飘着清香的粥,顿时也感到有些饿了。

    本来快马加鞭赶去京都,却没想到半路遇到伏击,接着又跌落湖中,漂流至此,也不知此地是何处?

    离京城有多远?

    她优雅的若春风般坐在那简陋的椅子上,配上那虚弱发白的脸,倒也有几分病美人儿的风姿。

    轻轻的拿起那汤勺,看着清香宜人的鱼粥,内心也平和了下来。

    但眼中也有疑惑。

    他自己做的吗?

    奇怪而下流的医术,还有些比之御厨还胜一筹的鱼汤……是医师还是那厨子?

    正要舀一口放进嘴里尝尝味道,至于下毒……若真想杀她,估计在她昏迷之时她早就死了。

    然而。

    细腻顺滑的粥刚刚舀起,刚要放进自己那发白的诱人嘴唇之时。

    “咯吱~”

    又是房门被打开的声音。

    李明若脸一僵,转过头看着门口站着正看着她的男子。

    夜。

    清风微微拂过。

    吹散了夏末的燥热,窗外树叶在夜风下发出轻轻的飒飒声。

    并不吵闹,反而更添几分宁静。

    这是个平静的夜晚。

    一间简陋的房间里。

    一个打开门的男的正看着一个女举着勺子的女的。

    气氛显得有些平静。

    甚至平静的有些吓人。

    不知过了过多久。

    只见那男的原本平静的脸突然露出一丝惊讶,“呀~,你已经醒了吗?”似乎还有些激动,“太好了!太棒了!太感动了!”

    话落。

    “……”

    女子面无表情的看着,连差不多放到嘴里的勺子亦放回了碗里,眼神同样平静的看着男子,“多谢救命之恩。”

    “不用谢。”看到这女子没有动手,许令内心也松了口气,微笑的说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只不过是做了我该做的罢了,诚惠医药费加食宿费,一共一百两,放心,不用现在给,菇凉身子好了再给我便可。”

    “……好!”李明若黛眉一挑,似乎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带着淡淡微笑的男子,然后,又平静的点了点头,“一百两,本……在下记住了。”

    虽然救命之恩一百两已经是她大赚了,但还是感觉怪怪的。

    就是……哪里怪了?

    李明若看着桌子上还冒着热气的鱼粥,沉吟了一下,“此你做的?”

    “是的!”

    问这个干嘛?

    对伙食不满意?

    但许令还是点了点头回答道,“若不满意……”拉长了一下,然后,微笑的看着她,“也只能吃这个了。”

    “……满意。”李明若黛眉又一挑,没说什么,然后,又指着自己的衣服,“你换的?”

    “不是!我让隔壁许婶帮你换的,你的衣服正在庭院晾干。”

    “多谢。”李明若内心又松了口气,继续说道,“这是你家?”

    “是!”

    “哪里?”

    “河溪县许家村。”

    “现在何时?”

    “丑时三刻。”

    “屋外可有下雨?”

    “没有!”

    “你何时发现我醒来了?”

    “刚才,你发热的时候。”

    许令话刚落,顿时一凝,似乎知道自己暴露了。

    然而,此时。

    已经晚了。

    李明若微眯起眼睛,盯着面前的男子,眼角在夜色下,似有诡异的光芒闪过。

    今晚的风……格外的喧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