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不问青天 >第十一章 死气
    这世间百态,人生苦短,对于许久未见爷爷的我,突然被爷爷扎了一刀不说,他他娘的是梦?这可让我有些上了头。

    看着三人放声大笑,拎起房间外一把锄头“把子”就砸了过去 。

    估计是没想到我怎么快就回过神来,那张家大汉一个照面便被砸了一个正着,那血从鼻子旁边小口子就是哗哗的流了下来。

    “哟呵,这小子下手挺狠。”

    “嗯,也是那张家人自讨苦吃了啊。”

    楼下听得声响,几个人就看到被我一棒子打的连忙退后的张家大汉,议论道。

    “他娘的,老子打死你。”张家大汉一把拿过手下手中的刀,嗖的一声就朝着我砍来。

    虽然有点怕疼,但在刚受完刺激的我,现在脑子里想的就是要把这家伙砸成稀碎。

    张家大汉手中的刀长约半尺有余,而我手中的锄头“把子”可得有一尺半,加上我身手算是矫捷,刀还没刺来,我又是一棒子打在他的脸上,又是带起一阵嘘哗。

    身后两人看张家大汉空手对掏不是我的对手,立马抄出家伙就跟我缠斗起来。

    “哼,就这般伎俩,我看你妄为张家的人。”不过令我没想到的是,这两人竟比这大汉还不行,三下五除二就被我搞定摁在地上。

    “你他妈的,老子宰了你。”说完,就想起身朝我砍来。

    我一转身,拿起锄头“把子”就要砸去,但是那大汉竟放下了刀,双手掩面捂了起来,惹得下边看戏人一阵笑。

    “我不管你们是什么身份,什么背景,我不想惹事,别来招惹我。”一脚把脚下的吓人踢开,转身进入房间里,说完就关了门。

    三人满脸通红,最惨的大汉脸上沾满了鲜血,捂着脸跑回了房间,估计这以后,应该不会这么大张旗鼓的惹事了吧。

    处理完这个小插曲,脑袋也不晕了,跟离老头喝酒的后劲也基本挥发殆尽,也全无睡意,只能下楼要了盘酒菜,独自一人坐在凳子上看店家人皮影表演,表演的是齐天大圣大闹天宫,别说,这唱的和皮影配合起来,还真有那个感觉。

    “喂,你也是捉鬼先生?”这时,一声有些稚嫩的声音,传

    (本章未完,请翻页)

    进了我的耳朵里。

    我一看,一个头上裹着七彩线,两只明闪闪的大眼睛,略微有些黄土的脸上,露着两个小酒窝的女孩,正笑着跟我说。

    “不是。”我回答到。

    “可是,爷爷说,除了那些穿着正规军衣服的,都是会捉鬼的啊,你是正规军?”

    被女孩这么一问,我倒是有些不知道怎么跟她说,难不成要说我是盗墓掘坟的?

    “不成,不成。”我摇头呢喃道。

    “啥?什么不成,你是不是不想跟我聊天啊,其实我也不想的,只是这里除了我们两个之外,都是一些大叔。”女孩一脸天真的说着,还不忘对着一大叔吐舌吐槽道。

    我这一听,立马头疼。

    “你几岁了?”我询问道。

    “十七,不过爷爷说,我下个月就有十八了呢。”两个酒窝打着转,女孩也笑着说道。

    我一听,看这女孩感觉才有十四五岁,怎么就十八了,我不信道:“你有十八?”

    “下个月初七,到时候,我请你吃大餐啊。”说完,拿起一颗炸过的蚕豆丢进嘴里。

    “嗯。”我点头答应,确实,虽然自己一个人也挺好,但是有个人说话其实也挺不错的。

    “你叫什么啊?”

    “伍子羽。”

    “我叫水仙儿,很高兴认识你。”女孩伸出右手,说道。

    我挑着眼,这名字,怎么总感觉有些不对劲?不过也没细想,就这样,一直到了傍晚,我才离开了这个活泼的女孩,回到了房间里。

    刚到房间,便忍不住多想了一下。

    下个月初七?五月初七,思前想后也没觉得不妥,只是刚见女孩就发现脸上有着一丝黑色的气,说起来很怪,这种东西只有地里“盒子”看见过。

    摇了摇头,准备等三叔他们回来在问问他们,而由于还有一支部队没来到,我们也只能再此等着一起进城,倒是没什么事儿做,极为清闲。

    “三叔,人的额头间什么情况下会有黑色的气丝?”见两人醉醺醺的回来,我随口说了一句。

    “嗯?黑色的气丝儿?”

    (本章未完,请翻页)

    “呵呵,那只有将死之人才有,不过气丝儿少的话,若不是天难,便有法子可解,或躲,或避,或转。”离老头解释给我听。

    “这气,也就是死气,只有将死之人和已死之人才会有,怎么了?”三叔听完,觉得有些不对劲。

    再者,我便把今天跟女孩的事和两人讲了一遍。

    “嗯,听你这么说,看来那个小姑娘似是要历劫啊。”离老头点点头说道。

    “那有没有什么办法解决?”我听他这么一说,连忙问。

    “怎么了?看上人家了?”三叔挤着眼睛说道。

    “什么鬼?我今天才认识她好吧,不过既然我看见了,那就得看一看能不能解。”眼神转向离老头,意思很明确,叫他帮忙想办法。

    “呵呵,不是我不解啊,这帮人可是得有利啊,倒贴的买卖谁做啊。”老头挥了挥手,便出门走了回去。

    “你这老头,还是我师傅呢。”我无奈看着老头的背影,说道。

    “呵呵,倒不是他不帮,只是这忙,或许他还帮不了。”三叔摇头说着。

    “什么意思?”我疑惑道。

    “听你这么说,那女孩的劫难,明显与此次探墓有关。”

    “唉,恐怕不是她一人有难啊。”三叔说完,我一惊,猛的注意到三叔额头间,也有一丝黑气。

    “三叔,你…”

    “呵呵,小羽啊,此次探墓,可能是九死一生啊。”

    就在我还在想着事情的时候,外面突然暴乱起来,依稀听得见一些叫喊声。

    “怎么回事?”我探出头,看着已经分割成三队人马的人群。

    “如空大师,这事你怎么解释?”只见一人前边摆着一具面色惨败的尸体,正与一光头男子喊着。

    光头男子没有回话,只是猩红的眼睛盯着面前的人,有些嗜血。

    “如空师傅看来已经被毒化,我们直接杀了他,也好帮他解脱。”这时,一名脸上沾有血的中年男子出来说道。

    “赵家大哥,这是怎么回事?”这时,那名与王凯组织此次活动的北平王道长问话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