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不问青天 >第七章 启程—诡雾
    意识模糊间,脸上吹来一阵不知名的风,我猛的睁开眼,就看到眼珠半白的离老头正在盯着我。

    “你想干嘛?”吓得我连忙起身问道。

    “嘿嘿,警惕性不行,要是在墓里能睡成这个样子,估计一天都活不下去。”

    “小羽,走了。”三叔背着一大包东西,对着我喊道。

    我看了一眼这奇怪的老头,小心翼翼的绕开他,站在了三叔身边。

    “离老,你葫芦我帮你拿吧。”三叔指了指老头腰间悬挂着的葫芦。

    “呵呵,不用,老头子可没到那个地步。走吧,小娃娃,老头子跟你讲,这墓里啊……”一路上,老头给我稀里哗啦的说了一大堆,我愣是没搞明白为什么这老头这么喜欢我。

    “火离,你…您是叫这个名字?”我见三叔不注意,偷偷问了一遍。

    “对啊,着火的火,离开的离。”老头还是一脸祥和的回答着我的问题。

    “那我…”

    “你想问我为什么对你有这么大的兴趣?”我刚想说话,老头接过话头便说。

    我点点头,又摇摇头。

    “你只需记住,老头子我不会害你便是。”

    “孩子,你天赋极好,或许你不知道,咱们倒斗也是有门派的。”

    “如北方一脉的九周,又如你三叔张家的大前门,再或者你没遇到过的川云一脉的紫云宫。”

    “这行,这三个派系是体系最完整,也是弟子最多的,排除一些隐士之外,就属你爷爷师承的定山一派最为厉害,特别是那老东西的寻龙诀。”

    “近年来,川云一脉的紫云宫有些没落,大前门则是当今最大的倒斗门派,这也是昨日那个张家人那么嚣张的原因。”

    “北方九周向来中立,对这些事情不怎么上心,所以,现在就属你三叔一脉的大前门最强。”

    “当然,也有出师技成,脱离山门为王朝卖力的人,比如昨日在台上的王凯。”

    “这些在如今倒斗界,都算的上是有名的高手,不排除一些隐士的存在下,九周掌门人孙邱文,紫云宫掌门阿赞莫,大前门掌门张熙宇,这三个在倒斗界可以说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存在。”

    “若不是现在战乱,这三位要是联手,这秦皇

    (本章未完,请翻页)

    陵必然是可以一试的。”

    老头悠悠的说道。

    “进入秦皇陵真的就有那么难么?”我苦笑一声。

    “进不难,出来才难啊。”老头缓缓走去,我愣在原地思考着这句话。

    “出来难。”

    “笨蛋,离老的意思是,单纯开个口进去那肯定是极其简单的,但是秦皇陵那么大,里边机关肯定是非常多的,一不小心就得死在那里,所以说出来难。”三叔这时解释道。

    “走吧,这趟路程可是得半个多月呢,抓紧赶路吧。”拍了拍我肩膀,三叔背着半人多高的包,往前走去。

    从陕西商雒出发,这一路得有百来公里,以我们这个速度,估计得一个多月才能抵达。

    我们分成三批依次进入,我们算是第二批,早在我们在酒楼集结前,就有一波人马前往了秦皇陵,现在说不得都已经到了西安。

    刚出发两天还扛得住,第三天开始,脚开始被四月天的雨水“摧残”,慢慢红肿化脓,要不是有三叔特制的止疼药,估计我连一天都坚持不下去,虽然,我现在也有些坚持不住了。

    “小羽,把你背包拿给我吧。”这时,老头过来跟我说。

    “你一老头,自己都走不动了,还想帮我背包?”这两天我与这老头关系算是愈发好了起来,所以他也随着三叔一同喊我小羽,我也欣然同意,只有三叔一直说乱了辈分。

    倒不是老头叫我小羽乱了辈分,是我习惯叫火离老头才说乱了辈分。

    对此我只能无奈的说道:“人家老头都不说什么,你一直在说,三叔,你上辈子不会是个女的吧,哈哈。”

    或许是因为没出过远门,头天脚刚起泡发脓,第二天便发了高烧。

    而三叔与离老头为了不被他人碎言,便叫大部队先走,带头的一开始也没说什么,只是看到离老头也跟着我们留下,硬是拗不过,留下了两个三十岁左右的新四兵。

    “哈哈,小子,你这身体素质怎么跟女孩子差不多?刚行动就倒下了,老夫现在有些不看好你了。”虽然这老头身份来头不小,但是对我,却总是一副老顽童模样。

    这一话,不仅逗得三叔开怀大笑,也使两个大兵迈过脸偷着笑。

    我现在是没心思笑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

    脚上化脓的疼痛还可以坚持,起烧那种无时不刻的虚弱感却是挥之不走,就连讲话都懒得讲。

    正当离老头吩咐三人寻找一处可以供我们栖息地方的时候,不知是不是老天也在嘲笑我,这天说变就变,虽不是上一秒晴空万里,下一秒乌云密布的程度,但也差不了几分。

    三人刚走没多久,雨滴就噼里啪啦的落了下来,我随手拿起丢在一旁的布袋子,与老头一起往林子深处走去。

    外边黑云“压境”,林子里只有些许微弱的光芒勉强照到了前方的落叶上,随着我们越走越深,轻雾也慢慢升了起来,一路上老头用小刀刮下记号,也渐渐的被雾笼罩消失…

    ……

    “不行了,老头,我走不动了。”我有些力竭,靠在一棵树边,喘着粗气说道。

    “嗯,那便就在这里休息吧。”老头取下墨绿色的袋子,从里边拿出两张油纸示意我戴在头上。

    “滴答~滴答。”雨水混合着被打落来的树皮,拍打着我们。

    这并不算多大的油纸,不一会,就令我们两人全身湿透,加上本就有些发烧的我,现在开始发抖。

    “拿着。”老头将那块顶在他头上的油纸递了给我,我也不墨迹,接过来就顺着风挡了过去。

    “你在着等我,我去寻个避雨的地方。”

    说完,老头以一种比一般年轻人还快的速度消失在我视线中。

    顿时,除了雨下落拍打在地上的声音外,偌大的林子里,便只有我口中白齿“打架”的声音了。

    不知过了多久,雨已经停了,浓雾已经彻底笼罩整片森林,刚淋过雨的我,已经到了极限,勉强靠着一颗大树撑着身体,就在我忍不住想闭眼的时候,一句声响传入了我的耳中……

    “小羽,你怎么样了?”

    我睁开眼,看着眼前的人,我不敢相信此刻看到的面容,有些不敢相信的说道:“爷?”

    “小羽,我的好孙儿啊,让你受苦了,走吧,跟爷走,咱不在这世间受苦。”

    爷爷伸出手,用那慈祥的声音刺激着我的神经。

    就当我就要与爷爷的手触碰的时候,一道火符从我左侧打来,火光一下子就把眼前的老人打散,看着老头子再次离我而去,我再也坚持不住,倒了下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