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们俩的小故事 >第八章:恋情小风波
    【一】

    有天乔飞来接我下班。

    当时他双手插兜,靠在墙上发呆。头发遮住了侧脸,冷不丁一看,有种颓废艺术家的气质。

    回去的路上,我问乔飞要不要剪头,就是最近很流行的锅盖头。

    乔飞:“不要,那都是小孩子的发型。”

    我:“试试呗,不好看就戴帽子。”

    乔飞:“我最讨厌戴帽子了。”

    我:“要不我给你剪?上学时,我的刘海都是自己剪的。”

    乔飞:“你的刘海啊...还是算了吧。”

    我不甘心,继续开导(蛊惑)他,说道:“我的修剪技术相当不错。你想啊,我上学时戴眼镜还一脸青春痘,但是剪完刘海就顺眼多了,你知道这叫什么吗?”

    这叫勇于尝试!

    乔飞:“叫负负得正。”

    喂!!!!

    【二】

    不甘放弃(no zuo no die)的我,给他发了好几张男明星的照片。

    我:“你看看他们,都是清爽的寸头,看起来多精神。”

    乔飞:“原来你嫌弃我。”

    我:“当然不是!换发型,尝试新鲜事物也是一种享受,是一种快乐啊。”

    乔飞:“我不是贪图享乐之人。”

    我:“...”

    【三】

    这几天空气都闷闷的,好像憋了一场大雨,我每天都带着伞,但每天都用不上。

    正巧今天没拿,雨哗啦啦的下。

    唉,老天爷也太会挑时候了。

    乔飞:“你带伞了吗?”

    我:“没有,就今天没带。”

    乔飞:“在公司等我,我去接你。”

    老花打算开车带我们几个女同志回家,但我想等乔飞,就没去。

    结果等了他三个小时。

    发信息不回,打电话不接。

    再打就无法接通。

    沈帆也不在,出差去成都了。

    我担心乔飞出事,跑到公司大楼门口,焦急不安的张望着。

    天已经黑了,行人越来越少,只有瓢泼的大雨。

    越等越着急,脑子里无数个危险片段闪过。我又摇头赶紧“呸呸呸”,不能有这种不吉利的念头。

    突然熟悉的声音:“对不起啊,久等了。”

    我抬头,是乔飞。

    他虽然打着伞,但是浑身湿漉漉的,裤子上都是泥点儿。

    我:“你去哪了!”

    乔飞:“对不起...”

    我:“打电话不接!短信也不回!我以为你出事了!”

    乔飞:“公司有点事,耽搁了。”

    ......

    就这样?

    就是这样????

    我:“你不会打个电话说一声嘛!”

    乔飞:“我忘记了,对不起。”

    我:“那我给你打电话,为什么不接?”

    乔飞:“手机没电了。”

    我:“......”

    打车回去的路上,我一句话都不说,乔飞主动找话题,我也不理他。

    其实我知道,他来晚的原因,肯定不是因为工作忙。

    但他不愿意告诉我。

    这是最让我难受的。

    我们俩不管是同学,朋友,还是恋人...我始终走不到他的心里,就是一个不相干的人。

    越想越难过,我忍不住坐在车里哭。

    乔飞:“对不起...”

    我:“你不要再说对不起了!我不想听。”

    越哭越委屈,师傅很识趣的打开收音机,里面的声音盖住了我的哭声。

    晚上,我给乔飞发了一条微信:“分手吧。”

    半晌,他回我:“好。”

    【四】

    分手的这两个月,我拼命工作,还去学驾照,就是让自己忙起来,不去想他。

    真奇怪,在一起的时候我也没觉得自己多喜欢他,分手了反而难过得要命。

    啵啵请假从老家跑过来陪我。

    我:“真没事儿,过去了就好了。”

    啵啵:“正好我也想放松下。”

    关键时刻还得是闺蜜。

    啵啵陪了我一周,白天我上班,她在家洗衣服收拾屋子,晚上做好饭等我下班。

    临走前,我请啵啵去外面吃饭。

    吃了一半,她突然说道:“其实前两天,趁你不在,我去找乔飞了。”

    我:“啊?找他干嘛?”

    啵啵:“找他算账!”

    我:“然后呢?”

    啵啵:“我觉得分手分的太莫名其妙了,想去找他问清楚。结果他不在,他舍友说...”

    我:“说什么?”

    啵啵:“乔飞买了一辆二手车你知道吗?”

    我摇摇头。

    啵啵:“唉,他本来是想给你个惊喜,正好下雨天去接你。结果那天出了车祸,撞上了一个摩托车。交警来了,是摩托车闯红灯,好在人也没事,赔钱了事,教育教育就行了。但是乔飞忘记带驾驶证,所以车被扣了。至于手机...他当时是真没电了。”

    我想到了他那天浑身湿透,满身泥点子。

    啵啵:“因为出车祸的地方离你公司不远,所以他就打着伞过来了,怕你担心,也没说。”

    我:“为什么他不说呢?沈帆也不说...”

    啵啵:“是乔飞不让说的。他室友也挺逗的,说什么不能告诉你但是可以告诉我。”

    乔飞宁可分手,也不说这些,想想看,他似乎真的没那么喜欢我。

    我更难过了。

    分手也是对的。

    【五】

    沈帆发来信息:“筱筱,我记得你有次带了条项链挺好看的,玫瑰的图案,哪里买的?”

    我:“在国金街买的。不过当时是最后一条了。”

    沈帆:“好吧...我再找找。”

    我:“那家店北京也有,正好我去了以后给你看看。”

    沈帆:“你要去北京了?”

    我:“是啊,下周走。”

    沈帆没回,我就继续忙手头的事了。

    下班以后,乔飞竟然在公司楼下等我。

    他变得比之前还要憔悴,瘦弱。

    黑眼圈重的跟熊猫一样。

    他:“听说你要去北京了?”

    我:“是啊,出差。”

    这样啊...我还以为...算了,要不要吃个晚饭?”

    我:“不了,晚上有约。”

    其实我什么事都没有,就不想见他。

    乔飞:“是跟...没事,路上注意安全。”

    我:“你专程来就是为了问这个?发个信息不就好了。”

    乔飞:“你把我拉黑了。”

    我给忘了。

    晚上洗完澡,看到沈帆发来信息:“筱筱,项链我在别的地方找到了,谢谢你啦!”

    我:“你干嘛跟乔飞说我要走啊?”

    沈帆:“理解错误,我以为你要离开长沙呢。”

    我:“八卦!”

    沈帆:“这周请你吃饭赔罪!对了,你回家了吗?”

    哼!肯定是乔飞让他问的。

    偏不说实话!

    我:“在外面约会,还没回去,怎么了?”

    沈帆:“没什么没什么,路上小心哈。”

    天气闷热,我打开冰箱,结果没有雪糕了。

    便出门去超市逛逛。

    一下楼,就看到乔飞。

    他看到我也觉得很吃惊。

    乔飞:“那个...你不是去约会了吗?”

    我:“...你来这儿干嘛?”

    乔飞:“咱们俩和好吧,给你个机会。”

    我:“合好?给我机会?”

    乔飞:“对啊,给你机会报复我。”

    我:“我可没你那么邪恶。”

    乔飞:“你是世界上最美好的女孩,跟美少女战士一样。用你的月之冕消灭我这个邪恶的黑暗力量吧。”

    我:“...”

    【六】

    休息日那天,在乔飞家,他苦着脸坐在客厅,身上围了一块布。

    虽然他心里百般不愿意,但毕竟自己允诺在先,只能听我的。

    我一手拿着碗,一手拿着推子,嬉笑:“嘿嘿...我开始啦!”

    乔飞:“...”

    我自信满满的上手,完事儿以后,我傻眼了。

    ......

    乔飞看我表情,也猜到了。

    他:“什么情况?!”

    我:“不小心把碗扣歪了...”

    乔飞“蹭”的起来,跑到洗手间照镜子,发出一声惨叫:“筱筱!!”

    一个圆圆的圈,歪歪的印在他脑袋上。

    我:“扯平了。”

    乔飞:“哼!那之前的一笔勾销,咱俩合好吧。”

    我:“便宜你了。”

    某天中午,跟同事吃饭碰到沈帆,他说:“乔飞最近不知咋了,特别喜欢戴帽子,在屋里都不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