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在异界推翻血族 >第二十六章 食尸鬼
    列车铺。

    卡鲁斯看着陈平那眼睛里的杀意。

    到嘴上的话憋了回去。

    但被陈平这么一怼。

    心情自然不好,纵然脸皮很厚,欲望很强,但脸上的笑容也已经很假。

    但他还是加了一句。

    “是,巨蟒兄说不是就不是,你我之间为了一个女人争吵不值当。”

    嬉笑之间。

    仿佛二人是认识许久的兄弟。

    就差拜把子喝酒上床。

    陈平不语。

    别过头看着窗外的一闪而过的山野风景和一列列高压电网。

    若不是怕脏了自己的手。

    对方的舌头已经被他拔下丢进水沟。

    高傲的二等公民已经让他忘记了自己人类的身份。

    这也代表了血族统治人类的成功。

    ~

    兴许是陈平不理会他。

    虎臂青年卡鲁斯的脸色有些尴尬,眼睛里藏下一丝阴霾。

    若不是因为在列车上,人都眼杂,我定要把你这装13的毛头小子撕个粉碎,再将他这成熟女奴夺走,揉捏致死。

    卡鲁斯这般想着。

    脸色却是如常,没有恶意流露。

    历经战奴学院两年求学生涯,数十场战斗让他知道了很多杀人技。

    不出手还好,一出手便是一击毙命。

    是他行事的原则。

    和陈平嘻嘻哈哈,也不过是伪装自己,故意套话罢了。

    万一这陈巨蟒背后关系很硬怎么办?

    还好。

    只是东华职业技术学院的学生,一个民办垃圾学校,里面百分之九十九的学生出来都不可能成为战奴,基本上都会成为血奴。

    但凡有点背景的家伙,都不可能去这么垃圾的学校。

    如此一来。

    反到是心里有底。

    ~

    【尊敬的旅客,午餐时间到,请需要就餐的旅客到5号车厢购买。】

    ~

    “主人,饿了么?”洛芸低声问着,刚才陈平那句“她不是奴隶”让她有些错愕的同时感觉到了对方已于同人的特殊之处。

    为了一个残风败柳的女人出头。

    值得么?

    她有些不解的同时,随即而来的便是感动。

    而她能做的。

    就是做好自己的事情。

    吃饭这种小事她得安排。

    “有一点,可以帮我带一份。”

    陈平将自己的信用卡递了过去,但洛芸没有接,她嗯了一声。

    解释道:“会长临走前说了,主人这一路所有的开销,都由他来承担。”

    说着便起身去了五号车厢。

    看得陈平径直摇头。

    黑耀老头也有点意思。

    但如果是想用女人和信用点套住他。

    那就没有意思了。

    “唉,卡鲁斯兄弟去哪?”

    “吃饭。”

    卡鲁斯笑着站了起来,眼光瞥向洛芸扭动的巨臀。

    该死~

    这摄人心神的魔鬼。

    我一定要得到。

    “等等吧。”

    陈平拍了拍卡鲁斯的肩膀,一道巨力压下。

    扑腾一声。

    措不及防的卡鲁斯单膝跪地。

    刹那回头看着陈平。

    讶异~

    震惊~

    迷茫。

    刚才什么情况。

    是陈巨蟒拍了我一下?

    然后我跪了?

    淦!

    在车厢众人的奇异地关注下,卡鲁斯掩盖住内心地愤怒和羞耻,拍了拍膝盖,朝陈平笑笑。

    “是我眼啄了,好一个平平无奇陈巨蟒。”

    “我卡鲁斯今天算是开眼了。”

    “你也不错。”

    陈平微笑着。

    卡鲁斯不语,见洛芸端着两份餐盒回来,闷声道:“巨蟒兄,我可以去吃饭了吧?”

    “去吧去吧。”

    陈平摆摆手。

    卡鲁斯笑着站起,离了陈平数米远后,那脸上地笑容变成了实质性地杀意和愤怒,好一个陈巨蟒,扮猪吃虎......

    ~

    “主人,我喂你。”

    “不用。”

    陈平按下洛芸的手,准备自己接过饭盒。

    他没有吃饭要人喂的习惯。

    嘀~

    忽的。

    快速行驶中的列车突然急刹。

    巨大的惯性让陈平有些措手不及,原本要拿洛芸饭盒的的手被冲击到了其它地方。

    呼~

    无意识的两者相撞。

    陈平只觉得手上抓住了一片酥软的蛋糕。

    耳边听得一声莺啼声。

    暗道不好。

    待适应列车刹车惯性时,才发觉洛芸手上的饭盒已经洒在了陈平的上半身和裤子,一时好不难受。

    “对不起!”

    洛芸见状大惊失色。

    慌慌张张的替陈平打扫着身上的菜渍。

    这不打扫也罢。

    手忙脚乱下,不小心碰了根柱子,洛芸脸上一红,触电般的把手收了回去。

    主人这陈巨蟒的外号。

    倒是没有骗人。

    ......

    “没事我自己来。”

    陈平不动声色地侧过身子。

    取了行李。

    去卫生间重新换了一身衣服。

    再出来时。

    却看到列车上闹哄哄的,人们把通道挤了个通透。

    “是食尸鬼!”

    “食尸鬼逼停了列车。”

    “血卫队的大人呢?他们出手了没有?”

    “出手了,具说现在正在协商中。”

    听了些碎语。

    陈平大概了解了列车突然紧急刹停的原因。

    【食尸鬼拦截了列车】

    “请所有旅客现在时间回到座位上。”

    “请所有旅客现在时间回到座位上。”

    连续两道广播声后。

    车厢顶部的红色警报灯开始闪烁。

    人们闻言则是压抑住心中恐惧,回到原位。

    一个列车员走了进来。

    “现在时间,非二等公民以上的人出列。”

    二等公民之上,便是血族成员家属和战奴。

    二等公民之下。

    血奴和即将成为血奴的人类。

    列车员此话一出。

    三号车厢零碎站起了2个人。

    “等下所有人拿出身份卡,一旦查到不是二等公民,等待你的则是残酷的刑罚。”

    刷~

    这一次又站起来了6个人。

    显然是被吓坏了。

    陈平和洛芸在卡鲁斯彷徨的目光中也站了起来。

    他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

    陈平这样的人竟然不是二等公民,而是低贱的,被人抽血的下等公民。

    血奴。

    出了车厢。

    铁轨外面已经陆陆续续集中了近百人。

    “往前走!”

    几个列车员催促道。

    陈平也不恼。

    正好看看前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约百步后。

    前方的情况进入眼帘。

    连绵不绝,高五米的高压电网在列车前方已经破了一个直径三米的大洞。

    一只光着身体的肉色怪物吸附在列车头前。

    十来个随行的列车血卫队成员严阵以待。

    但似乎拿对方没有办法。

    更近了。

    陈平也看清楚了对方摸样。

    一只丑陋的,血红色团状生物。

    两颗灯笼大小的眼球直勾勾地看着被赶过来的下等人。

    满意地朝血卫队首领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