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在异界推翻血族 >第六章 直播
    埃里希女士的房间很大,光入眼的便不止上百平方,金属天花板在灯光下闪闪发亮,但这不是让陈平后悔的因素。

    而是大厅中央扭打在一起的两个人。

    埃里希女士和一个陌生的黑衣中年男人。

    而此刻。

    埃里希女士已经露出血族的完整形态,她的嘴角已经完全成菊花状,猩红的长舌贯穿了中年男人的胸膛。

    但遗憾的是,中年男人手中那把银色长剑也插入了她的两只大象腿,将她死死的定在地板上,皆是一副惨状,血腥味扑鼻而来。

    而陈平的到来,让两者同一时间是看向他。

    “好孩子,快,快帮我杀了他,他是肮脏的邪教份子,肮脏的臭虫,该死!”埃里希哀嚎着,脸上不复此前的雍容和贵雅。

    那把银色的长剑给她带来了巨大的痛苦和折磨,甚至想早点解脱,但陈平的到来给了她活下去的希望。

    只要这个孩子拿起厨房里的菜刀,重重砍在面前这肮脏的臭虫上,一切都将结束。

    “呵呵~”

    黑色披风男子嘴角喷了一口血,一只手持剑镇压着埃里希女士的身躯,另外一只手从背后取出一把手枪,瞄准了陈平。

    冷声道:“你不该进来的。”

    面对漆黑的枪口,陈平脸色难看,他今天来,不过只是想来补课的,并不想生事端。

    如此血腥的场面时,潜意识里还是有些退缩,后悔来埃里希房东大妈这辅导,眼前这位持剑凶人,既然敢对血族成员埃里希大妈出手,就根本不会在乎他的死活。

    见他步履向后移动。

    男子呵斥道:“进了这道门,你以为还能出去?”

    “该死!”

    “阿平,你不要害怕,这个臭虫手里的枪的子弹已经打光了,现在快帮我杀了他。”

    “闭嘴!”

    男子用力搅动了剑柄,埃里希瞬间哀嚎,与此同时贯穿他胸膛的长舌也搅动了一下,令其发出闷哼声。

    不可为代价不大。

    “埃里希女士,我去喊人来帮你。”陈平将《我和我的血奴》放在柜子上,语气放慢道。

    “站住,你相信她我的枪里没有子弹?”

    “嗯。”

    “为什么?”

    “因为你的废话太多了,如果你有子弹,我已经不可能站着了,不是么?”

    陈平淡淡道,向后退去,准备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见状。

    中年男人却将手枪收起,大笑起来,丝毫没有顾忌自己越来越重的伤势。

    “你很聪明,但你今天一旦离开,你我不知道,但你的家人一定会死得很痛苦。”

    正准备踏出去的陈平身体顿住。

    半只脚收了回去。

    回首盯着男人。

    后者忽然打了个冷颤。

    这少年人的眼眸仿佛被换了一般,变得冰冷无比。

    龙有逆鳞,少有不甘。

    如果说这世界有什么值得陈平留恋的。

    恐怕就只有陈志安夫妇罢了。

    这对宁愿吃馊水食物,不惜祸害自己身体,也要将最好的东西给他的父母,他有什么理由不不出手。

    “埃里希女士,有刀么?”

    重新走到客厅的陈平淡淡道。

    被插在下面死死不能动埃里希心中一喜,道:“有的,在厨房。”

    陈平点点头。

    拉开厨房。

    一股臭为扑面而来,他扫了一眼吸水池浸泡着的一团红色血肉上的白蛆,忍住想吐的冲动,将墙上挂着的一把剔骨刀取了下来。

    走到男人三米外。

    “我不知道你是谁,为什么会在埃里希女士家里,更不想参与你们的事情,但我是无辜的,我的家人也是无辜的,你觉得呢?”

    陈平的声音很平淡。

    但就连埃里希大妈,也感受到了这个被她觊觎的少年身体里似乎藏着巨大的力量。

    而处于暴风眼的中年男人显然也知道,对陈平的表现有些讶然,但却没有被吓到,这年头敢对血族下狠手的人。

    早已经将生死置之于外。

    他挂着笑容。

    指着墙上吊着的黑色摄像头。

    笑道:“不是我不想放过你,看到了么,那是我们救世会的摄像头,这场杀戮现在有超过上千人观看,从你踏入这里的一刻,你的命运已经无法自己掌握。”

    “现在你只有两个选择,孩子。”

    “要么加入我们,要么和这个秘密一起埋葬。”

    直播么?

    陈平闻言看一眼墙上的摄像头,死死盯着那一缕红光,似要穿透那些网络线路,跟每一个看着他的观客记住他的脸。

    下一刻。

    他面带微笑。

    挥下剔骨刀。

    噗~

    锋利的刀刃划破了男人的脖子,滚烫的献血四溢,他苍老和深邃的目光中带着浓烈的疑惑和震惊。

    他动手了。

    他怎么敢!

    堂堂D级武士,救世会青峰市分会精英成员的他最终没有死在食尸鬼,而是死在了一个平凡的少年手里。

    啪~

    摄像头被陈平击碎。

    “好孩子,快帮我把剑拔出来。”埃里希大妈激动道。

    陈平没说话。

    他握住那把银色长剑,轻轻拔出,埃里希伤口处溅出一团血液。

    但后者痛苦的表情迅速降低了很多。

    “好孩子,你做得很好,这该死邪教份子现在越来越猖狂了,居然敢袭击血族,今天还好你来了,不然我可能就没了,好孩子,我要好好奖励你。”

    “嗯。”陈平应者,准备跟她过去领取奖励。

    但后者指着陈平手里的剑。

    提醒道:“这是非常邪恶的武器,你不该拿着它,放下吧,后面我会让血卫队的人过来处理的。”

    “好。”

    陈平丢了剑。

    默默跟在后面,如果埃里希愿意给他一些血币,他就已经很满足了,这样对陈志安夫妇来说可以减轻不少负担。

    领取奖励地地方是埃里希女士的卧室。

    推开门。

    入眼的便是挂在墙壁上五具已经被风干的少年尸体,样貌陈平不陌生,都是黑巷里前些日子失踪的少年孩子。

    没想到会挂在埃里希女士的卧室里。

    “好孩子。”

    “在领取奖励前你能够帮我一个小忙么,我现在失血过多,需要大量的血来补充自己的身体机能,你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你的父母可以免除一个月,不,半个月的租金。”

    说着。

    那根菊花长舌已经缠绕住陈平。

    见此。

    陈平面带悲切。

    他不明白为什么埃里希女士为什么要恩将仇报。

    更不明白为什么要欺负他这样的老实孩子。

    噗~

    他抓着充满粘液的长舌,一压,一提,在埃里希惊恐的目光中,自身体内一米长的肉舌连根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