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末世之天寒地冻 >003出差
    晚上,翟经国坐在沙发上,陪着老爷子看电视。

    忽然听到外面门响,翟经国笑道:“爸,看样子小曼回来了。”

    “我回来了。”刚说完童曼清脆的声音就传了进来,随后门就被推开了。

    门口处传来童曼和保姆阿姨的声音,很快,换好鞋的童曼就走进了客厅,边走边脱下身上的风衣丢到沙发上,随后坐在翟经国身边。

    “吃饭没有?你那边的事儿还顺利吗?”翟经国在童曼坐下后就问道,“我说过来接你下班,你还说不需要,你搭车回来。”

    “在医院吃过了,就是因为不知道要忙多晚才不叫你来接,我搭孙姐的车回来的,在小区门口把我放下。”童曼微笑道,“爸,今下午又出去打牌了?我打电话回来你就没在,王姐说你出门去了,我一猜你肯定是去打牌了。”

    “顾好你自己就成了。”童老爷子看着女儿露出慈祥的笑容。

    童老爷子已经退休在家几年了,这些年常常去小区活动室里和周边的退休老人一起娱乐打发时间,周边的老人大多和他都是熟悉的,也许不在一个单位,可是毕竟都是体制里的人,就算不熟悉,这么多年住下来也熟络了。

    “我不是说打牌不好,其实你们上了岁数,局里就该组织你们出去旅游,当初没时间,现在时间一大把,还不趁着现在能走动就到处走走看看。”童曼笑着说道。

    “这个事儿就别说了,都退休的人了,要出门旅游那里还需要公家组织,自己就安排了。”童老爷子说道,继续看着电视。

    “明天我去西海那边,要走三天。”翟经国对童曼说道。

    童曼点点头,“我知道了,早去早回,东西收拾了没有?”

    “我已经收拾好了。”翟经国说道,“这次就两天,第三天下午就回来了,也没什么需要带的东西。”

    晚上,翟经国夫妻俩躺在床上,童曼忽然说道:“上次我说的事儿怎么样?找孙姐老公帮儿子补习一下,这马上就要高考了。”

    翟经国沉默片刻才说道:“还是算了吧,孩子成绩也还可以,最关键的是孩子本来就没几天休息的,周五回家,星期天下午就要回学校,你还给人安排补习,时间太紧了,我看还是算了......”

    繁华的京华市陷入了寂静,只有月光散漫全城。

    清晨,一缕阳光自东面天际而来,逐渐照亮了大地,京华市也从沉寂中逐渐醒来,城市街道旁早餐店已经开门营业了,街上小车和行人也逐渐增多,又是一个早晨。

    翟经国提着行李出门,这栋小楼是童老爷子当年单位按级别分配的房子,后来房改的时候就直接买了下来,到现在,这样位于首都市中心的房产早已经被炒到天价,更何况是这样独门独院的。

    因为童老爷子就童曼一个女儿,所以作为外地人,翟经国和童曼结婚后就住进了这里,单位安排的两居室住房也退回了后勤科室,再分给局里其他年轻人使用。

    今天翟经国没有开车,直接走向小区门口,那里一辆奥迪已经等在那里。

    走出小区门,翟经国看到局里的小车,径直走了过去,走近后司机快速下车绕到车后就要给他打开后备箱,翟经国笑道:“就一小包,放后排就好了。”

    “好的翟局,那你上车,我们这就出发。”司机急忙说道。

    很快奥迪车启动,打着左灯驶进车道里,随着上班时间的来临,京华市的街道上热闹起来,车流也更加密集,靠近路口不时出现堵车的情况。

    还好出来的早,不然晚点怕就赶不上时间了,翟经国看着城市繁忙的交通状况想到,首都的车太多了。

    沿着次干道一路向北疾行,进入到阜成门路后很快转入西四接,向着东北方向驶去。

    时间来到9点半钟,翟经国下车后和司机打了个招呼径直走进机场大厅,很快就和局里同事会和,从随行人员那里拿到机票和登机牌,大家带的行李都不多,到是不用办理托运,当机场广播通知后翟经国就带领着众人经过安检口,上摆渡车坐上了这次飞往西海省的航班。

    一路无话,11点多飞机在西海机场降落,西海灾害和特殊事务应对局局长张少成在机场迎接他们一行,随行人员上了准备的大巴离开机场前往局里安排的酒店,翟经国和张少成则上了另一辆小车。

    “翟局,最近我们这边不太安宁,时不时就有小型地震活动,地震局那边的判断是短期内地质活跃期,搞得我们疲于应付,狼狈的很。”

    张少成和翟经国客套几句后就把话题扯到了工作上,毕竟地震灾害也是他们的工作之一。

    “下面的情况我也了解一些,实权没有,但是工作也要开展,防灾减灾,口号要喊,可是工作安排下去,权利又在别的部门手里,执行不力,可是出了灾祸咱们又要被提出来背锅。”

    翟经国笑笑,丝毫没有避讳现在局里的难处。

    “我听说上面又要精简机构了?”张少成试探着问道。

    “别装了,大家都是老熟人,这点消息有什么还忌讳的,在首都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

    上面确实有可能撤销我们部门,毕竟本身我们局里就没有什么实权,更多还是做的顾问的工作。

    小灾就让我们负责协调,灾祸大了就是地方甚至上面安排人下来接手救灾工作,我们这个单位可有可无。

    不过在最终决议没有下来以前,该做什么还是要做好,站好最后一班岗,听从上面的安排就好了。”

    翟经国想想就说道,这也是他现在想到的应对办法了,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只希望真等到那天,自己还可以调到其他部门去,也许未必是坏事。

    “消息下面人都应该知道了吧,人心有没有浮躁?我可跟你说,为自己谋出路没有问题,可是工作还是不能丢下,该收集的信息要及时收集整理上报,该做的防灾减灾工作不能松懈。”

    翟经国漫不经心望向车外,但是还是把态度说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