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锦鲤医妃路子野 >第五章 图的啥
    “好你个顾铭,一泡屎拉的倒挺远,拉家里去了?你这个懒秧子,一让你干活就偷奸耍滑!告诉你,不收完这两亩地的高粱,晚上你就别想吃饭!”远远的刘氏看到顾铭帮顾一拎东西,顿时火冒三丈,一下子蹦起老高,口中的唾沫喷出好远。

    “老七家的,我看你是没累着,还有力气在这蹦哒。还是年轻好啊,我这把老骨头忙了一上午,连说话的劲儿都没了!”说话的这人是族中的三奶奶,对刘氏薄待前房两个孩子的做法,她早就看不惯了。

    三奶奶的男人是族长的亲兄弟,年轻的时候也是嘴上不饶人的主,论吵架,在村里少有对手,到老了性子才稍微和缓一些。

    刘氏不愿意得罪族长一脉,闻言只能撇撇嘴,在心里咕哝几句:还说没劲说话呢,你倒是一句也没少说。

    刘氏冲过去,一把抢过饭篮子,一双眼睛像饿狼盯住猎物一样,死盯着菜里的腊肉片,数了好几遍,又把饼子一个个拿起来在手中掂了掂。然后恶狠狠地瞪着顾一,虚张声势地叫道:“死丫头,你在家是不是偷吃东西了?”

    “我偷没偷吃,别人不知道,难道你还能不知道?”如果换成原主早被刘氏的凶恶眼神吓坏了,顾一却像没看到似的,不紧不慢地反问了一句。

    刘氏被噎得一股气直冲上头顶,刚想破口大骂,却被她儿子给打断了:“饿死了,饿死了!怎么饭送得这么迟,你是不是在家偷懒了?”

    大壮说着,已经从篮子里摸了一块饼子,正要下手捏腊肉的时候,被刘氏朝手背上拍了一下:“没规矩,你们爹还没过来呢,这些肉谁都不能动!孩子他爹,吃饭了,歇会儿再干吧——”

    顾一给每人盛了一碗稀饭,刘氏开始分饼子。顾铭两兄妹分到的饼子,都被掰下了三分之一。腊肉她给大壮小壮一人分了一块后,剩下的全给了顾乔,自己都没舍得吃,顾铭和顾一更不用想了。

    多加了两样调料的炖菜,味道自然好吃多了。大壮和小壮像饿死鬼一样,筷子飞快地动个不停,顾铭也加快了夹菜的节奏,不光给自己夹,还时不时地给妹妹夹上一些。

    顾一刚刚吃了一碗疙瘩汤,手中的饼子只咬了两口就塞给哥哥了:“哥,我的胃还不能吃太硬的食物,要不然又要肚子疼了,你帮我把饼子吃了吧。”

    顾铭没有推辞,趁着刘氏没注意他,悄悄地在妹妹耳边小声道:“晚上我再到九婶家借点白米,给你熬粥喝。”

    “不用了吧,九婶家的细粮也不宽裕,总麻烦人家多不好。”顾一有些犹豫,毕竟只是族中的婶子,她怕那仅有的情分,也在一次次借粮中给消磨光了。

    “妹妹别担心,只要你好好的,再大的情分也总有还上的一天。”顾铭决定晚上去自己挖了几个陷阱看看,希望能有所收获。

    这时候,顾乔开口了:“一一,你身子弱不能干重活,以后的饭菜由你来做,至于其他的活嘛……孩儿他娘,这几天你还要多辛苦辛苦。”

    刘氏的脸拉得老长:“家里家外都指着我,累死累活的也没人同情,还要被人指着脊梁骨说虐待孩子。你说我图的啥?”

    吃完饭,顾一没有立刻回去,她决定留下来帮哥哥收那两亩高粱地。刘氏说了,收不完的话,晚上哥哥就没饭吃。要知道,一个成年人,干上一整天,也就收两亩地而已。

    顾铭在前面弯腰砍高粱杆,顾一就帮忙把高粱穗子割下来,捆成一捆。两个人合作,速度自然快上不少。顾铭怕妹妹累着,不时催她去休息。兄妹俩倒是配合得特别好。

    “快!快!拦住了,逮住它!!”旁边九叔家的田里,传来一阵骚动。顾一好奇地看过去,发现九叔正带着三个儿子堵截一只灰色的野兔。

    那只野兔被追急了,像只没头苍蝇似的,在地里乱窜。突然它猛地一蹬腿,从九叔的胯下钻过,直冲着蹲身割高粱穗的顾一而来。

    乱世那15年时间,顾一可不是白待的,虽然她的身手被冰块脸嘲笑是战五的渣渣,可在这里,比起普通人不知要强上多少。她抡起一根高粱杆,快、狠、准地砸在了野兔的头上。这小身板未曾完全恢复,力气不大,只堪堪把野兔砸晕过去。

    山上无主的野物,一般都是谁逮到算谁的,九叔的三个儿子露出了失望的眼神。九婶见了,在一旁笑着道:“一一,你这一杆子敲得可真准啊!”

    顾一呵呵傻笑道:“不过凑巧罢了。”说完,还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九婶看了那只兔子一眼,冲她道:“这只兔子挺肥的,少说也有四五斤。你病刚好,身子弱,正好吃点兔肉补补。”

    “这只兔子是被九叔和几位哥哥撵得累了,到我这儿跑不动了,才侥幸捉到的,要说还是九叔他们出的力气大,我看咱们还是一家一半吧!”这年头吃一顿肉都不容易,顾一感念九婶一家对他们兄妹的善意和帮助,不愿意独享这只野兔,便提议道。

    “死丫头,你是不是傻啊?咱们家捉到的兔子,干啥分给别人家?正好家里储备的腊肉不多了,秋收劳动强度这么大,没有荤腥怎么行?这只兔子炖上萝卜粉条能吃上好几顿呢!”

    顾一一杆子打晕野兔的瞬间,刘氏也看到了,欣喜不已地走过来。听到顾一大方地分出一半兔肉,忙不迭地阻止——这该死的赔钱货,竟然把兔肉往外推,没长脑子吗?

    顾一看到刘氏贪婪的嘴脸,面无表情地道:“这只兔子是九叔他们发现的,又打伤了腿跑不快,才被我凑巧砸晕的。九叔、九婶怜惜我体弱,把功劳全推给我。可是我娘从小教育我,不能平白占别人便宜,面对别人的帮助要常怀感恩之心。这兔子,我留下一半已经是占九叔她们的便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