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锦鲤医妃路子野 >第二章 不愿放弃
    对于顾乔家的事,族长并不是丝毫不知。不过清官难断家务事,没有闹到他面前,他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今日,差点闹出人命,他这个族长不得不站出来说句公道话:“刘氏,这件事,的确是你做的过了!好啦,都是一家人,没有隔夜仇,说开了就行了,都别再闹了!老七,你们两口子今天就给孩子个准话,安安孩子的心。”

    顾乔,在族中排行第七,大家都叫他老七。刘氏一脸不配合,嘴里还咕哝着:“给什么准话?好像我真虐待他们似的,这件事我可不认。”

    “老七家的,别以为你背后那些小动作能瞒过所有人的眼睛。你什么心思,谁还不知道?不就是看上苗氏那些……”一位跟顾铭两兄妹过世的亲娘苗氏要好的嫂子,冷笑的看着刘氏,那目光如刀子般,仿佛要剥光刘氏最后一层遮羞布。

    刘氏脸色大变,拦住那族中嫂子的话头,尖利突兀的声音,惊起几只夜鸟:“好啦!孩子们不懂事,我这个做长辈的还能跟他们一般见识?你们也该闹够了,跟爹娘回去!我是后娘,你们爹可是亲爹,还能看着别人要你们的命?”

    她这话说得颇有水平,看似向两个孩子说了软话。可话里话外,却无不向族人们暗示她的委屈。

    顾铭深知他现在年岁还小,跟家里彻底决裂对他和妹妹都没啥好处。他来到妹妹身边,摸摸她的小脸,微笑着安慰着:“妹妹,吓坏了吧!别怕,有族长和那么多叔伯作证,今后谁也别想把你扔掉。哥哥会保护你的。”顾一一直以旁观者的态度,冷冷地看着眼前的“闹剧”。

    可眼前这为她全心全意付出的少年,让她冷漠的心中升起一丝暖意。前世,她在孤儿院长大,亲情对她来说是一种奢望。这一世,终于圆了她的梦,有一个毫无保留疼爱她的哥哥。或许重生对她来说,并不是件坏事!

    顾铭把妹妹背了起来,同样瘦弱的他没走两步就气喘如牛,在一个下坡路上,脚一软差点在跌倒在地。住在他们隔壁的九叔看不下去了,接过顾一抱着下了山。

    顾一被放在一张铺着破苇席的炕上,沉沉地几欲睡去。待族人和乡亲们离去,刘氏夫妇也气哼哼地回了屋,顾铭替她盖了床打满补丁的被子,神秘兮兮地凑过来道:“妹妹,饿了吧?今天哥哥运气好,在水沟里捉了一条鱼。我白天的时候,趁家里没人,偷偷煮了汤。我去热一热,你喝了再睡。”

    待顾铭出了房门,顾一低头看了一眼那双干枯如鸡爪的手。原主十一岁了,身量却不如七八岁的孩子,火柴棒般的身板儿,瘦得只剩皮包骨。粗糙的皮肤下,细细的血管,显得突兀无比……“妹妹,快把鱼汤喝了。免得大壮和小壮看到抢了去!”大壮是刘氏嫁过来带的拖油瓶,小壮则是他们同父异母的弟弟,只有三岁。

    难抵腹中如火的饥饿,顾一就着便宜哥哥的手,勉强喝了几口鱼汤就再也喝不下去了。长期饥饿的折磨,她的胃已经萎缩,五脏六腑的机能也严重退化,她虚弱到几乎连喘气的力量都没有。什么叫“油尽灯枯”?看看这具身子就能清楚地知道。

    “再喝一口吧,你吃得太少了。”

    顾铭担忧地望着妹妹。因为营养跟不上,妹妹三天两头的生病。

    继母又怕花钱,不愿意给妹妹请大夫。他冒着被野兽吃掉的危险,进山打猎,却很少有收获。

    运气好的时候,打到野鸡野兔之类的猎物,就给村里唯一的吴大夫送去,请他帮妹妹治病。吴大夫说,妹妹这病是饿出来,累出来的。只要吃饱了就没事了。

    他一有空就帮妹妹干活,挖空心思让妹妹多吃一口。可妹妹的身体还是渐渐衰弱下来。近几日,几乎粒米难进,吃什么吐什么。吴大夫说妹妹已经没有救治的必要了,只等那一刻的到来。

    可是,他不忍放弃,也不愿放弃。娘临死的时候,拉着他的手,让他好好照顾妹妹,是他没用……

    见妹妹喝了几口鱼汤,没有吐的意思,顾铭的心中又升起几分希望,妹妹会好的吧…………

    他一口气把剩下的鱼汤喝下肚去,不能便宜刘氏的两个崽子!他把妹妹身上的破被子往上盖了盖,轻柔地道:“妹妹,睡会儿吧,哥哥以后天天给你抓鱼熬汤喝。”

    顾一乖巧地点点头。顾铭去厨房洗碗的时候,她再也忍不住了,喝下去的鱼汤全都吐了出来。这具身子,已经装不下任何食物了。

    好不容易获得重生的机会,她不想刚穿过来就死掉,成为最短命的穿越者,那才是天大的笑话。

    空间!她可是有空间的人!想起山上那瓶驱兽粉,顾一眼中迸射出生的希望。

    一瓶温养身子的药水,在手中出现。耗尽最后一丝力气,顾一终于把药剂送入口中,努力吞咽了下去。在陷入昏睡的前一刻,她清楚地感知到一股细细的暖流,在这孱弱身体的筋脉中、脏器里,悄然地流动着……

    因为刘氏什么都吃,就是不吃亏的性子,兄妹俩的日子鸡飞狗跳。顾一身子弱,不能下床,所有的家务都落到了刘氏身上。

    那婆娘想起来就冲着西屋,又是敲桌子,又是打碗,尖酸刻薄的诅咒不绝于耳,顾夜就用隐形耳塞塞住耳朵,任凭她如何泼妇骂街,也丝毫影响不到顾一。

    刘氏在做饭的时候故伎重施,巴掌大的粗粮饼子,一人只能分到一块,作为一家之主的顾乔也只能吃两块。早上,依然没有顾一的那份,而分给顾铭的也是其中最小的一块。

    反正已经撕破脸了,顾铭为了妹妹绝对不再顾忌什么。吃饭的时候,等父亲动手拿了一块之后,飞快地从筐子里抢了两块饼,端了自己那碗粥到妹妹的屋里和她一块吃。

    刘氏见状立刻跳起来,叉着腰尖声叫道:“放下!那块饼子是你爹的,你这个不孝的东西,连你爹的口粮都要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