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在影视世界稳住 >第十二章 界虫踪迹(求推荐,求收藏)
    钟林有点懵,是睡醒了的那种懵,他眯着眼看了看架在脖子上的这柄剑,又看了看持剑的人。

    是个女人,肤白貌美,前凸后翘,身姿玲珑,着一身黄金甲胄,头戴珠花金饰,螓首蛾眉。

    “你是?”钟林觉得这女的穿着打扮有点熟,又想不起来是谁。

    “这是我们东海龙宫四公主殿下...”

    “东海四公主?我到东海了?”

    钟林还真不知道自己到了哪个海,他本来就是漫无目的,离开卧豕山后一个劲地晃荡,途中也没停留,东海的黄沙谷可以说是他的第一站。

    不过,钟林现在关心的是那位开口点破女子身份的贝精。

    我去,原来小说里那些主角配角身边真得有无脑点破身份的仆人丫鬟之类。

    甭管是谁问,那些仆人丫鬟等总有一个站出来,大声告诉别人主子的身份。

    以前钟林还吐槽过,现在想想,只能说一句,艺术来源于生活。

    “登徒子,看什么看?”那贝精模样还算娇俏,披着甲胄,颇有几分巾帼不让须眉,怒瞪着钟林。

    钟林:“......”

    这人眼神不好,钟林暗自嘀咕,而后看向敖听心,指了指脖子上的剑,道:“能不能把它收起来了,女孩子家家,耍剑不好,太贱没人要...”

    敖听心持剑的手向右用力了几分,钟林明显感觉到剑刃的温度。

    钟林眉头一皱,“定!”

    无形之间,一股力量拂过。

    “定身术!”

    敖听心脸色一变,她发现自己动不了了,周围的兵将也和自己一样被定住了。敖听心算是明白了,此人道行极高,自己一行人是栽了。

    钟林后移了几步,拱手道:“此术一个时辰后自行解开,得罪了!”

    言罢,钟林转身欲走。

    “等等!”敖听心忽然出声。

    钟林回头望着敖听心,眼神中问询的意思不言而喻。

    “茫茫东海,未开灵智者,不计其数,你为何独食我龙宫兵将?”见钟林只是定住自己,并未伤人,显然是有德之士,敖听心随即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钟林一愣,退了几步,来到敖听心身边,看着不远处的虾蟹残骸,错愕道:“我吃的不是普通的龙虾螃蟹,是你龙宫的虾兵蟹将?”

    “......”

    敖听心一听,有种血气上脸的感觉,胸口起伏不定。

    你自己亲手抓的,还恬不知耻当是普通虾蟹?糊弄鬼呢?

    看着敖听心怒而不发的样子,钟林明白了,看来自己吃的的确是龙宫的虾兵蟹将,怪不得吃起来的味道不是一般得好。

    等等,钟林记起来了,这些天施展言出即法时,好像是蟹子肥美,天予以之。

    这么说的话,肥美的虾蟹都在东海龙宫?

    钟林恍然大悟,看向周围兵将的目光变了,嘴里念着一些话。敖听心仔细一听,额头青筋一跳。

    蒜蓉,清蒸,红烧...

    兵将们顿觉一股寒气从脚底冲向天灵盖,心里发毛。

    “我这么会想着这些,看来是太闲了...”

    钟林自嘲了一句,看向敖听心道:“四公主,离此地最近的城池在哪?”

    “此地向北八十里,是陈塘关!”

    敖听心虽然生气钟林装聋作哑,但还如实相告,没办法,形势比人强。

    “陈塘关...”

    钟林听着这熟悉的地名,朝北望去,仿佛能看到那座城池一般。

    “谢了!”

    钟林一步踏出,身影已至数十里之外,空中远远飘来一声道谢。

    随着这一句道谢传来,这定身术也彻底解了。

    “四公主,我们要不要跟上...”

    一蟹将走了出来,还未说完,就被敖听心挥手打断,“此事不必再提,收兵!”

    一行人回了龙宫,怎么安抚军心暂且不表。钟林没走个几步,就到了陈塘关。

    没有所谓的盘查之类,钟林随大流入了城,跟人打听了一下总兵府的三公子,得知哪吒此刻还在山上修行,未曾下山。

    于是,又问了何处多美食,结果那人一脸的坏笑,给了钟林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指了一条道。

    钟林按照那人说的路线,来到了一栋阁楼前。

    青雀街,万花楼。

    天色将晚,钟林在四个花枝招展的女子簇拥下,上了二楼。

    “公子是第一次来吧!”

    为首一女子长得尚可,涂脂抹粉,显得几分艳丽,看着规规矩矩的钟林,在其胸膛摸了一把,半掩着面取笑道。

    钟林推开了一位向下踅摸的女子,盯着为首的那位,“我的房间在哪?”

    “哎哟,公子别这么急吗?长得这么好看,让奴家好好看看吗?”

    “长夜漫漫,公子看上了姐妹几个啊...嘻嘻...”

    钟林制止那三位动手挑逗的女子,并瞪了一眼。

    那三人登时消停了,连带为首那位也收起了心思,专心带路。

    “将你们这里拿手菜全都上一遍,人就不用了...”选了间僻静一点的,钟林一进门,将四人拦在门外,随意打量了一眼,扔了四朋贝币,便关上了门,留着四人在门外面面相觑。

    “可惜了...”

    “是有点可惜,长得那么好看...”

    “好看又有钱...”

    “我还以为他看不上我们,没想到他谁也不要,就想着吃饭...”

    “真是奇怪,吃饭来什么万花楼...”

    四人拿着钱慢悠悠地离去,走的时候少不了议论几句。

    三天后,青雀街的人都知道万花楼来个怪人,白天在城里晃荡,饿了就回万花楼里吃去,累了也在万花楼里睡着,唯独不叫女人。

    最为关键的是此人出手极为大方,万花楼的老鸨一见着这人,那笑脸就没变过,不知暗地里有多少掌柜的羡慕。

    “公子,您来了?”青雀街的初晓茶馆,一位小厮见钟林来了,立刻招呼了起来,带着他到了常坐的地方,一楼墙角处。

    “哎,听说了吗?在对面茶楼卖艺的盲女失踪了...”

    “失踪?”

    “听说是闹了妖邪...”

    “嘘,别乱说...”

    一谈及妖邪,谈话的几人声音小了许多,却瞒不过角落里的钟林。

    钟林喝着茶,听着茶馆里的人聊着陈塘关的趣事,自得其乐,尤其是在这附近,钟林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味。

    那味道钟林很熟悉,让他迷醉。

    钟林相信,那味道的主人也应该闻到了自己的气味,一样的蠢蠢欲动。

    就看谁沉不住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