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在影视世界稳住 >第四章 谁是鬼(求推荐,求收藏)
    在钟林的生息之眼中,杨蛟头顶浮现一个?

    这并非指杨蛟身上的生机最高9点,而是杨蛟的生机无法数字化。

    当一个人的价值对未来有足够大的影响,那么他的生机就无法数字化。

    比如,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

    再比如,有位科学家犯了故意杀人罪,杀了他人类科学发展停滞一百年,该怎么办?

    这样的人,钟林更愿意称为气运所钟。

    杨蛟头顶一个?,在钟林意料之中。

    虽然他命中注定活不过十一,但怎么说也是玉帝的亲外甥。

    什么不做,也能刺激刺激玉帝。

    玉帝一怒,三界不太平。

    玉鼎一怒...咳,窜词了。

    瑶姬一家子,除了杨天佑78点外,其余四人皆是气运所钟。

    相比之下,杨蛟气运最低,只有一个?,另外三人最少???。

    五人上了马车,马车缓缓驶动,瑶姬与杨婵母女俩坐在后面一架,说起了悄悄话。

    “母亲,我想听故事了,能跟我讲讲山神的故事吗?”

    “山神?”

    “好不好嘛?”

    “好好好,你先坐好...”

    “三儿坐好了...”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座山,名为钟山,钟山之下生活着钟山之神,传说这钟山之神神通广大,睁开眼,天下便是白昼,闭上眼,天下陷入黑夜,吹出一口气,天下就是冬季,呼出一口气是夏天......”

    在瑶姬温柔的声音中,两架马车,渐行渐远,消失在街头。

    钟林收回了目光,杨婵对鬼神之事有着浓厚兴趣,到是让他有些意外。

    仔细想想,又觉得很正常。

    瑶姬一有空闲,就讲神话故事,耳濡目染下,不对鬼神之事感兴趣才怪。

    “瓦子巷之事你不必理会,此事未解决之前,让你底下的鼠族都撤出瓦子巷...”

    瓦子巷有鬼,而且不是一般的鬼,生机点破百,接近一百五,其实力与舒坚相当。舒坚有两百年的道行,生机点也就160左右。

    但有一点很奇怪,这鬼并未害人,也未伤人,生机点是如何破百的?

    钟林心生疑惑。

    “是!”舒坚拱手应下,心里微微松了口气。

    一连失踪了六只通灵性的老鼠,身为卧豕山鼠族族长,舒坚也是有压力的,要再查下去,只有他亲自去一趟了。

    “山神爷爷,我好了,我们可以走了...”胡青急冲冲地跑了进来,嘴角还沾着金黄的糖渍,那是脆皮烧鸡的外衣,显而易见,在楼下厨房又吃了烧鸡,就是不知道吃了几只。

    “嘴角...”

    胡青抬起手用袖子擦了擦,云青山纹的衣袖晕了一抹金色。

    钟林:“......”

    没眼看了,这狐狸铁定养废了。

    “还不快变回来!”

    轻叱一句,言出即法。

    胡青一阵变幻,变成了吊坠,飞入钟林手中。

    钟林嫌弃似得丢给了石敢当,主仆二人下了楼。

    “石爷,这是青儿小姐要的...”

    在门口一灰衣小厮提着两担食盒,交给石敢当。

    石敢当没接,询问地望向钟林。

    “拿着吧,毕竟答应了她...”钟林瞥了一眼,嘴角抽了抽,好家伙,两担食盒加起来少说有十道菜。

    她这是要打算吃多少?

    莫非她本体不是狐狸,而是饕餮?

    石敢当默不作声地接过,两担食盒落入其手,显得有些小巧。

    主仆二人在百姓带着感激的目光下离去。

    出了古巴镇,二人没走官道,转身进入山中,缩地成寸,身影恍惚,几息之间,不见踪迹。

    时光悠悠,金乌东升西落,霞光满天。

    瓦子巷帮工打杂的人陆陆续续回来,家家户户点起火烧起炉,不多时,空气中开始散发着米饭的香味。

    “小石头今天带了啥好东西回来?”

    “松叔,没什么,就是一些棉花,这不是天气转凉,眼见要过冬了,我就问东家要了些棉花,给母亲、奶奶做件过冬的衣裳...”

    “你有心了...对了,我这分米的时候,还多出五斗米,你拿回去...”

    “不用了松叔,我家还有...”

    “什么有没有的,松叔给你,你就拿着...”

    “谢谢松叔...”

    瓦子巷地处偏远一角,人口不到百户,比起其他街道的错落有致,这里的屋舍给人一种拥挤之感。

    沿着瓦子巷三寸宽的巷道走去,走到尽头左拐,两间紧挨着的草屋门前,站着一壮一少。

    壮的独臂,年约四十,左脸一道虎豹留下的爪印,为其增添几分煞气,少的个高,脸色蜡黄,看着有些瘦弱。

    此时,少年左手抱着用稻草捆起来的棉花,右手提着一小袋米,向壮汉道谢。

    少年唤作石岩,小名石头,他口里的松叔,全名石松。

    瓦子巷的大部分人都姓石,少部分是四百年里从外地迁来的。

    瓦子巷很穷,住在这里的要么手里无地,要么是荒田,平常都是往镇里找些活计,或者被雇佣帮人种地,抑或上山打猎采药,混口饭吃。

    在山神爷未显灵之前,瓦子巷里的人过着有上顿没下顿的日子,饿死、冻死时有发生。

    后来,随着山神爷赐下种子和配方,瓦子巷里,一日三餐,每家每户皆有余粮,寒冬腊月,也鲜有人冻死。

    因此,瓦子巷里的人都很感激山神爷,吃饭、出门、回家之前,都会拜拜山神。

    “母亲,奶奶,我回来了...”

    石岩走进院子里,关上院门,叫了一声。

    无人回他,院子里静悄悄的。前方正堂大门和两侧房门紧闭着,连窗框也用稻草遮盖,透不得一丝光亮。

    石岩似乎早已司空见惯,将手里的东西放下,走到墙角神龛前,虔诚地拜了拜。

    “是我儿回来了吗?”

    拜完山神,右侧上房响起一道有气无力的女声。

    “母亲,是我...”

    石岩起身,拍了拍膝上的尘土,道:“母亲稍等,孩儿这就去准备晚饭...”

    “辛苦我儿了...”

    “不辛苦,伺候母亲、奶奶是孩儿的福分...”

    “少啰嗦,快去烧火,我儿不在,你母子俩是要准备饿死我瞎眼婆子吗?”左上房传来一声喝骂,言语犀利。

    石岩母子连称不敢,说话急了,石岩母亲咳嗽了几声。

    “身体没好,就少说几句,咳咳咳的,这是要咒我老婆子死吗?”

    石岩母亲顿时沉默不语。

    石岩笑了笑,奶奶就是这样刀子嘴豆腐心。

    回了趟房间,石岩放好棉花,转身提着那袋米去灶房生火做饭。

    没多久,饭熟了。

    石岩先给奶奶盛了一碗,端着来到左上房,敲了敲门,道:“奶奶,饭好了!”

    “行了,我知道了,放门口吧,老婆子我会吃的...”

    “是,奶奶...”

    从三天前起,石岩就没进过奶奶房间,要不是每次放在门口的饭食都会吃完,石岩还以为奶奶出事了。

    端着饭,石岩敲响了右上房。

    “进来...咳咳...”刚说一句,石岩母亲又咳嗽了起来。

    石岩半推开门,猫着身子进来,一进门,急忙把门关上,生怕生病的母亲再吹了风。

    房间里很黑,伸手不见五指,却丝毫没影响到石岩。

    吱吱吱!

    石岩走了几步,就听到床下传来了动静。

    “母亲,你房里什么时候进老鼠了?”

    “应该是前天晚上,老鼠闻着味来的...”

    “行,我帮母亲捉去...”

    “不...不用了,我房间里哪有什么吃的,没吃的老鼠今晚就会走了,咳咳...”石岩母亲声音有些急促,气没顺,又咳了几声。

    “听母亲的...”石岩单手端碗,拍了拍母亲的背,为母亲顺气,倒没注意到母亲语气中的变化。

    伺候好母亲吃完饭,石岩端着空碗出了右上房,顺便将奶奶门口的空碗收了起来。

    在灶房利索地收拾好一切,石岩端着剩下的米饭回了自己的房间。

    片刻之后,他的房间里响起老鼠窸窸窣窣的声音。

    此时,天已经黑了,一轮半月爬上了天空。

    “这里吗?”

    草屋外,来了一位年轻人,一袭青衣,剑眉星目,丰神如玉。

    草屋内,墙角神龛里的神像泛起了清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