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日娱之诡诈师 >第四章 老套往往意味着有效
    “那边,那个立牌,再往墙角靠一靠……”

    “每一队的距离间隔最好再宽一点……”

    “这里还需要几张桌子……”

    桥本奈奈未指挥完工作人员进行现场的布置,揉了揉发干的喉咙。

    明天是乃木坂46的握手会,今野义雄抽不出时间,所以身为今野义雄的秘书的桥本奈奈未,便来这里代替他指挥布置会场。

    桥本奈奈未走到饮水处边,拿起一瓶水,刚打算喝一口,眼角的余光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天在书店的那个收银员穿着现场工作人员的衣服,正对自己微微笑着。

    桥本奈奈未好奇心驱使之下,来到那青年身前。

    “顾客桑,好巧啊,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你。”

    青年率先打了个招呼。

    “你不是书店的收银员吗?怎么又成了我们公司的工作人员?”

    桥本奈奈未柳眉微皱,心生一丝警惕。

    “我在打工啊,我的一个学长帮我介绍到这里的,说今天这里可能需要些人帮忙,所以我只是临时工。”青年笑着解释道。

    桥本奈奈未将信将疑,又问道:“你怎么认出我来的?我那天应该戴着口罩吧?”

    青年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你的眼睛很漂亮,我不会认错的……”

    桥本奈奈未精致的耳垂微微一红,有些不满地瞪了青年一眼,虽然是夸赞的话,但也未免有点轻浮,不过看在对方还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大学生,桥本奈奈未也没有真的生气。

    “你以前认识我吗?”

    桥本奈奈未盯着青年的眼睛问道。

    “什么?”

    青年一脸茫然。

    桥本奈奈未认真仔细地观察了一番青年的反应,发现他不像骗人的样子,终于是稍稍放下心来。

    因为她元偶像的身份,即便隐退之后,还是有不少人心怀不轨地刻意接近她,导致桥本奈奈未对陌生人十分警惕。

    “我叫桥本奈奈未,请多多指教。”桥本奈奈未淡淡地笑了笑。

    青年连忙弯腰鞠躬道:“我叫风川陆生,你是我的上司,我这里才应该是多多指教。”

    桥本奈奈未轻轻一笑,刚欲开口,那青年却一脸紧张地忽然朝自己扑了过来。

    “桥本桑,小心!”

    “嘭!”

    “哗啦!”

    桥本奈奈未回过神的时候,已经在那青年怀里了。

    “桥本桑,你没事吧?”

    须乡慎二低头看着怀里的桥本奈奈未,满心关切。

    这边的异响将会场内所有人的注意吸引过来,一些工作人员也往这边赶来。

    桥本奈奈未连忙挣开须乡慎二的怀抱,须乡慎二却扯了扯嘴角,眉头忽然一皱。

    “你怎么了?”

    桥本奈奈未话一出口,眼睛也同时发现了须乡慎二的胳膊上,被划开了一道十公分的伤口,鲜血淋漓,顺着手指滴在地面上。

    “啊!你流血了!”桥本奈奈未轻呼一声,连忙拿出随身的纸巾去帮须乡慎二擦拭。

    须乡慎二却身子闪了闪,腼腆地低声道:“我自己来吧,别弄脏你的手。”

    “我帮你!”

    桥本奈奈未美眸一瞪,须乡慎二脖子一缩,不敢继续拒绝桥本奈奈未。

    桥本奈奈未拿着纸巾,扶着须乡慎二坐下,小心翼翼地帮他擦拭着伤口。

    “桥本桑,对不起,我明明把那牌子固定好了的……”

    一个工作人员跑过来,对着桥本奈奈未深深鞠躬赔罪。

    “现在是道歉的时候吗?赶紧拿应急医疗箱来啊!”桥本奈奈未俏脸含霜,冷声道。

    工作人员将医疗箱拿来后,桥本奈奈未用绷带帮须乡慎二简单包扎了一下,然后态度强硬地拉着须乡慎二去了就近的医院。

    “伤口如果再稍微深一点,肯定就要缝针了!”

    医生帮须乡慎二处理好伤口,叹了口气。

    “这么严重?医生,那他现在······”

    桥本奈奈未神色担忧地问道。

    “现在没什么大碍了,只要注意好好修养,别不小心把伤口再崩裂,估计半个月就会好的。”

    “谢谢医生,这个······”须乡慎二犹豫了一下,问道:“医药费是多少?”

    “这个你不用管,你这属于工伤,公司会承担的。”桥本奈奈未对须乡慎二柔声道:“你先在这里等一会,我去把医药费结了。”

    说罢,桥本奈奈未和医生出了病房。

    须乡慎二看着桥本奈奈未消失在门口,眼中的青涩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晦暗深邃。

    男人想要追女人,有时候越老套的方法往往越有效,换句话说,正因为它有效,用的人多了,所以也就老套了。英雄救美,无疑就是这么一种老套而又有效的手段。想要在一个月之内攻略桥本奈奈未这种女人,不下血本肯定难以实现,所以,须乡慎二拼着自己受伤,也要上演一场英雄救美的戏码,加深自己在桥本奈奈未心中的印象。

    现在,桥本奈奈未心中对自己产生了愧疚感激,再加上之前产生的好奇,可以说,自己的第一步已经成功地迈出去了。因为,当一个女人对你产生好奇,意味着你们可以继续接触,当她进而对你有了感激愧疚之情,那么意味着,你们的关系可以更进一步。

    等桥本奈奈未再回到病房的时候,须乡慎二又重新变回了那个青涩温和的风川陆生。

    “桥本桑,给你添麻烦了,十分对不起······”

    须乡慎二对刚进门的桥本奈奈未鞠了一躬,满面的愧疚。

    桥本奈奈未柳眉微皱,轻叹一口气:“我买书的那天也是,今天也是,明明不是你的过错,为什么你要道歉呢?这样会吃很多亏的。”

    须乡慎二支支吾吾道:“因为······我不想让桥本桑觉得对我有亏欠,所以,我就先道歉了······”

    桥本奈奈未的心,似乎被什么给揪了一下,看着须乡慎二那腼腆的样子,眼中满是心疼。

    能拥有这份温柔的人,需要承担的东西,可太多了。

    “这两天你就先不要工作了······”桥本奈奈未坐到须乡慎二对面,道。

    “没关系的,我一点事都没有,完全可以继续干活!”须乡慎二说着,还刻意挥了挥自己包着绷带的胳膊。

    “你小心点!”桥本奈奈未忙抓住须乡慎二乱动的胳膊,嗔怒道:“没听见医生说的话吗?万一伤口崩裂了怎么办?”

    “哦······对不起······”须乡慎二脑袋一耷拉,然后又抬起来,清澈的目光灼灼地注视着桥本奈奈未的眼睛,恳求道:“不过,桥本桑,我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让我继续工作吧!”

    “虽然这么问有些不太礼貌,但是······”桥本奈奈未轻声问道:“风川君你是不是很需要钱?”

    须乡慎二犹犹豫豫地点了点头,露出一个腼腆的笑容,道:“说出来不怕桥本桑笑话,我女朋友马上要过生日了,我想为她准备一份礼物。”

    女朋友······原来他有女朋友了呢······

    不知道为什么,桥本奈奈未听到须乡慎二嘴里说出这个词,心里有些异样。

    “我平时打工挣的钱,和我的奖学金,只能堪堪负担得了我的学费,所以,想为女朋友准备礼物的话,我必须多打几份工,桥本桑,拜托了,我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

    须乡慎二对着桥本奈奈未低着头,双手合十。

    “学费是你自己承担的?”

    桥本奈奈未有些惊讶。

    须乡慎二淡然一笑,笑容中夹杂着一丝苦涩与伤感。

    “我是福利院长大的······”

    须乡慎二看似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让桥本奈奈未娇躯微微一颤。

    她想到了以前的自己,父亲早逝,家境贫困,独自上京,也是依靠着自己打工挣钱来负担学费生活费,后来阴差阳错之下,通过了乃木坂46的甄选,成为了一名偶像,生活才渐渐有了起色。

    他和她,是多么相似······

    桥本奈奈未的心堵的难受,看着眼前青年那故作淡然的笑容,桥本奈奈未眼眶却微微泛红。

    “你是工伤,可以带薪休息,但是如果这几天,你要是敢给我偷偷出去工作,不管是在我的公司还是别的地方兼职,那你一分钱都别想得到!”

    桥本奈奈未抿抿嘴,将想要涌出的泪水憋回去,瞪着须乡慎二故作冷厉地说道。

    “诶?我这种临时工,也可以吗?”须乡慎二一脸惊讶地指着自己。

    “我会帮你解决的。”

    桥本奈奈未保证道。

    算上台前台后,怎么说她也是乃木坂46合同会社的十年老员工,又是今野义雄的助理兼秘书,这点小事,她还是能做主的。

    两人又聊了一会,交换了联系方式,桥本奈奈未就先离开了。

    须乡慎二看着自己缠着绷带的胳膊,略有所思。

    如果就仅仅是为了追到桥本奈奈未,感觉这条胳膊伤的有些不值呢,要不要······玩个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