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七十亿地球神明申请出战 > 第六十八章 皇帝之心
    鱼人皇帝的……心?

    王侯望着那拳头大小的绿色宝石,只觉一阵又一阵比创世粒子更加精萃的神祗之力,从那宝石上蔓延开来。

    这能量之纯粹,几乎在空气中形成了实质的波纹,其质其量,粗看上去,竟然要比上万颗创世粒子叠在一起,都要庞大。

    恰在这时。

    两溜火光一前一后,落在太和殿前广场上。

    前者暴烈,后者轻盈,火光落地后围在二者身侧,颇像是超级赛亚人身周的能量光圈,实际上却是火系地球神明,在进入战斗状态时,身周凸显的X力场。

    张起蓝第一眼就望见了主神面前的冰璃。

    也觉查到了冰璃手中的鱼人皇帝之心。

    那是……外神之物?

    张起蓝记忆中的某些片断,被触动了。

    一系列战斗、撕杀、负伤、死亡的画面,在他脑中掠过。

    虽然同属一位主神的眷属之间,会有‘同志’之感,但那外神之物,所散发的可恶气息,却又是确凿无疑的。

    再加上之前莫名出现的晋升仪式。

    让张起蓝第一个时间,就认定冰璃为敌。

    “外神爪牙!”张起蓝怒喝,手中‘逆焰西来’之剑,载着他的天火神力,骤然劈向冰璃。

    半空中形成一条数米长的焰火神龙,宛如炸裂空气的雷霆,自张起蓝飞剑中迸出,如光似电,眨眼之间,就到了冰璃身侧。

    “什么外神……我瞧你是有毛病!”冰璃有些茫然,但受到攻击,总不可能挨着,挥手一推,她身周已如莲花绽开,数条冰锥如‘颈环’一般,刺入那火龙的龙头要害处。

    轰隆!

    两种神力相交。

    同属微弱等神明,神力等级应该不相上下才对。

    不过冰璃的‘冰’属神力,是‘领域’版,明显占优势,且冰璃的修真等级,也高过张起蓝,是泥丸期,张起蓝只有筑基期,所以一触之下,那火龙竟然被染成了冰蓝色,头尾互逆,反咬向张起蓝。

    “承天御剑诸法!”

    张起蓝手中逆焰西来之剑,以御剑之法,周转反折,画出玄奥轨迹,又将这冰龙,切为数断。

    “这位大叔,实力不怎么样,武器倒是挺优秀。”冰璃瞧着张起蓝手中奇形宝剑,赞叹道,“再接这招!”

    冰璃双手凝出一颗冰球,抛向张起蓝,冰球飞掠过程中,不断向四周发散犹如钉样的冰刺,那些冰刺,钉入广场石上,登时让那些经过匠人千锤百炼的金砖,变成冰蓝色,又碎成一地渣。

    ”小丫头年龄不大,口气不小!”张起蓝举剑向天,神力集于飞剑中,剑形骤然增大,宛如一柱朝天之十数米长的火炬,烈烈燃烧,又疾砸而下,空气中顿时生起焦灼气味……

    “够了!”

    两位正在交战的神明,只听着耳边一声怒喝。

    然后两人奇迹般的周转了位置,无论是冰璃,还是张起蓝,都被挪移到了他侧,而他们手中的攻击神力,自然也就空了。

    两个神明,先是齐齐低头,望向脚底运转不休的两仪式之阵,意识到是两仪式之阵,阻止了他们的战斗,再转头望向他们的主神。

    王侯立在那里,足下运转着两仪式之阵,面色铁青。

    谁家眷属动不动就拆房子的!

    打架找没人地方打去,为什么要在我的坟头打架?打碎了轮回塔阵怎么办?

    在主神坟头蹦迪……眼中还有我这个主神么?

    王侯一怒,天然的位阶压制,让张起蓝和冰璃,都受了克制,张起蓝立刻住手,并单膝跪地,俯首称错。

    而冰璃信仰度不够,受了压制,又不甘心,别别扭扭站在那,也是束手,但口中犹自顶嘴:“又不是我先动手的,凶我干嘛……”

    ……

    在王侯的主持下。

    大家握手言和。

    同时也解释清楚了误会。

    张起蓝是第一个勇闯异界之门的人类英雄。

    冰璃手中的鱼人皇帝之心,是她在鱼人皇帝胸口处挖出来的,是战利品,并不代表她的外神爪牙,如果代表,也只能代表她同为人类英雄的身份。

    ……

    夜晚。

    太和殿前。

    贝一燃起一堆篝火。

    并且给大家烤地瓜吃。

    贝多铜和贝一,正在首都近郊挖掘创世粒子,见着故宫处出现异常,就匆匆赶回,恰好赶上了这次迎新晚会。

    贝一做为拥有天工巧手特长的眷属,此刻转职为厨子,神奇得拿出许多地瓜,扔在火中,不一会儿,香味就飘了出来。

    王侯(将相)、张起蓝、贝多铜、冰璃,围着篝火聊天,火光扑闪在每个人脸上,有种野外篝火晚会的感觉。

    “冰璃,我向你道歉。”张起蓝对冰璃说,“没想到你竟然斩杀了鱼人皇帝,虽然我记忆中,关于外神的印象,并不清晰,只是主神说我去过外神世界,但面对外神时的绝望,我仍然有些许的回忆……”

    提起外神的强大,被异天之神击杀的张起蓝,被死亡深渊分食的贝多铜,都心有戚戚焉。

    “你是地球神明中的最强者!真正的汉子!”张起蓝称赞冰璃,“如果有酒,我一定要敬你一杯!”

    “有酒有酒。”贝一凑过来,手中很神奇得拿着好几瓶二锅头。

    “好小子!”张起蓝哈哈笑着拍着贝一的肩膀,拿过一瓶,又往冰璃、王侯、贝多铜处各抛了一瓶。

    “灌女孩酒的大叔可瞧着不像好人。”冰璃先这么说,但也对着张起蓝揣起酒瓶,“但大叔你,可不是一般的大叔,是第一个勇敢异界之门的英雄,是共和国的大将军,所以这酒我得喝,不过,我要纠正一下,鱼人皇帝没死。”

    “没死?”王侯惊讶,“可你不是拿到了衪的心脏么?”

    “是,但也没死,细节我记不清了,但我记得是鱼人皇帝杀了我,如果我杀了衪,衪怎么会杀了我?”冰璃绕口令似的说。

    “俺觉得可能是垂死挣扎、垂死反击。”贝多铜插嘴。

    “我当时被臭男人忽悠,学了天魔解体**,浑身上下都是武器,如果垂死反击,怎么可能杀得了我?”冰璃觉得不可能。

    “臭男人是谁?”贝多铜问,“主神说我们之前是好朋友,难道是我?”

    “呵呵。”冰璃给了贝多铜两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