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彩虹的天国 >彩虹天国
    每个人的灵魂都会有归宿。

    就像被注定一般,有去往天国和地国的各种灵魂。

    而掌管天国的领袖,就是萨摩,他正在牵着他的女儿,也就是天国的公主彩虹。

    在云层之上,有一片片的陆地。不远处还有几座十字架的墓碑。

    萨摩指着前面的草坪上的十字架墓碑开口“彩虹,你知道吗,这些十字架是一种警告,告诉我们战争,离我们不远了。”

    “为什么呢?这些十字架是到了天国也会死去的证明吗?”彩虹似乎感受到了一阵莫名其妙的恐惧。

    “嗯。”萨摩点点头。

    “来,跟我来。”萨摩这时放开了彩虹的手,走在前面。

    不远处就是一座独立的小岛。小岛上有一匹独角兽彩虹色的角在头顶发亮。

    “这不是我的彩虹岛吗?爸爸为什么来这。”彩虹疑问的歪着头。

    “因为这里的彩虹消失了,之后就出现了十字架墓碑。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萨摩踏在小岛的一脚正好另一只在彩虹小岛外面。

    “爸爸,这是怎么回事?”彩虹跟在后面。

    “还记得,你之前去太阳的经历吗?”萨摩回头抱起才10岁的彩虹。

    “记得,我经过太阳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太阳。然后胳膊上有伤口,回到彩虹小岛的时候,伤口竟然愈合了,并且出现了一只独角兽。我想是伤口的原因。”彩虹倒在萨摩的身上回忆。

    “没错,太阳会带来新的事物,也同样会带走一些事物。你发现了吧!彩虹不见了。彩虹小岛上的彩虹,也消失在了天空。看来会有一场不可避免的战争。”萨摩抱着彩虹走到独角兽身边。

    “那是不是我引起的,就是从我碰到太阳开始彩虹消失了。”彩虹自责着,难受的低着头。

    “这个定论太早了,以后或许会有答案。”萨摩把彩虹放在独角兽的背上。

    “爸爸,你这是做什么。”彩虹感受到不安。

    “彩虹和独角兽一起走吧!天国现在需要爸爸。但是你也要找到消失了的彩虹。再回来吧!”萨摩最后的话。

    独角兽带着彩虹飞入云层之下。

    这时天国的彩虹小岛被一种力量分成了很多块。天国的灵魂不安的拿起各种工具,开始了自相残杀。

    每有一个灵魂消失就会出现一座十字架墓碑。

    几分钟过后,天国已经被十字架占满了。

    萨摩国王为了维持天国的秩序,决定施法。

    “除非彩虹再次出现在天国,否则谁也不能进入天国。”萨摩最后的法力都用在了封锁上。

    萨摩也成了十字架墓碑。

    整个天国都没有了光。平静的如死灰。

    在一家大院里,房间的里面发出了一声叫喊。

    “出来了,出来了。是女孩,是女孩。”接生的婆婆麻利的抱着,又将女孩放进产妇的怀里。

    “是吗,让我看看。”将军听到了接生婆的叫喊,迫不及待的打开房门。

    “炎弈,是我们的女儿啊!”产妇也就是炎弈将军的夫人坐起。

    “太好了,夫人要取什么名字。”炎将军也坐到了夫人身边。

    “就叫炎彩虹吧!”夫人认真的看着手里的女儿。

    “因为,彩虹一直没有出现了。”夫人看着炎将军。“寓意着彩虹会再次出现。”

    “好夫人,心思细腻。才会想到这么好的名字。”炎将军接过女儿。

    此时,一位士兵来报。

    “炎将军,皇上命令炎将军要上战场了,已经备好马匹。”

    “好。”炎将军匆匆的把女儿放回夫人怀里,就离开了房屋,直接在将军府门口上了马。

    部队跟着炎将军一路向西。

    炎夫人还沉浸在有了女儿的喜悦中,不想,因为生产时的虚弱,身体越来越差了。

    炎将军一去再也没有回来。

    炎夫人,一直在床上躺着。

    “彩虹,你怎么又在偷偷做什么呢?”炎夫人虚弱极了。只能转动头看着彩虹在桌子底下。

    “妈妈,给你,这是刚做的纸花。还是小音教我的。”彩虹发出天真的声音。

    “彩虹,小音是谁啊?”炎夫人好奇。

    “小音,就是府上新来的丫头,你不知道了吧!”彩虹从桌底爬出来,拍了拍自己,坐在床沿。

    “咳咳,咳咳。”炎夫人咳嗽的厉害。

    “妈妈,要不要叫大夫。”彩虹着急了。

    “不要,妈妈知道自己没几天了。你要好好的活下去,去做不一样的事,忘了妈妈。开心的活着。”炎夫人含着泪。

    “妈妈,你不会死的。”彩虹9岁的力气想牢牢的抓住妈妈的手。怕自己松开了,妈妈就会死去。

    “彩虹,告诉你,去寻找彩虹消失的秘密。让人能没有不安,没有战乱。”炎夫人一直关心着苍生。

    “彩虹,我就是彩虹啊!就在你面前。”彩虹不解的看着妈妈。

    “对了你从来没有看见过彩虹。你出生后就没有出现过彩虹了,这也是,你不知道是什么。”炎夫人又忧伤的闭起眼睛。

    “妈妈,告诉我彩虹是什么,为什么我叫彩虹?”彩虹摇着炎夫人的手。

    “这个,也许不知道也是好事,彩虹,能活着就是妈妈想要的。”炎夫人长长的睡去了,眼角滴落的泪珠,被彩虹小心的擦去。

    彩虹有些无聊的跑开了。

    小音又教了彩虹新的折纸方法。彩虹又一次兴高采烈的拿着纸找到妈妈。

    “妈妈,妈妈。”彩虹这次没有叫醒妈妈。

    她四处打量了一下房间里的每个角落。

    “怎么办,换个地方折纸玩,老在桌子底下太没意思了。”彩虹于是趴在桌子上。

    边折边吃着桌上的糕点。

    吃到最后一块时,发现拿不动。

    “怎么回事,最后一块怎么这么难拿。”彩虹左右的移动糕点。

    还是拿不下来。

    彩虹生气的举起拳头要把糕点敲碎。

    这时,背后出现了扇刚才没有的门。

    彩虹好奇的走了进去。

    门在身后关上了,房间恢复了之前的平静,那一碗糕点,还剩一块,安然无恙的摆着。

    彩虹一直在里面走着。四周黑乎乎的只有前面的一点光,让彩虹鼓起勇气走向前。

    炎将军府的对门就是包元帅府。

    元帅府也在这天庆祝少主子,也就是包元帅的儿子满10岁的生日。

    不过巧的是包元帅也去了战场没有回来。

    包元帅府都是由包夫人一手打理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