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855章 这不是人间 (万更求订阅)
    空间战场中。

    看着冷漠的条葵,方平轻笑道:“原本想收拾那个索甲的,结果被抢了!罢了,就拿你开刀吧!”

    条葵冷冷看着他,并不畏惧,清冷道:“你可知,如此一来,大帝必会发怒!”

    “发怒?”

    方平笑呵呵道:“倒是希望他发怒!”

    “算了,不提这些,虽然我不喜欢打女人,不过……还是让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老古董涨涨记性好了!”

    “狂妄!”

    条葵一声冷喝,话音落下,一柄细如柳叶的细剑陡然出现。

    “敕!”

    条葵一声低喝,细剑破空而出,直奔方平面门而来。

    方平不慌不忙,直接伸手去抓。

    条葵见状露出冷笑之意。

    下一刻,却是脸色一变!

    而方平,也是微微动容,一把抓住了细剑,细剑不断挣扎,如同活物,在他手心处刺出了一道道血印。

    方平晃了晃脑袋,有些晕乎。

    “有意思!夹杂着精神力攻击!”

    “哼!”

    条葵冷哼,眼神却是微变,“金身八锻?”

    “你看出来了?”

    条葵一脸冷漠,心中却是震撼。

    金身八锻!

    伪皇的嫡传,果然不可思议,小小年纪,居然走到了这一步。

    哪怕上古,金身八锻的也不算太多。

    “纵然八锻又如何!”

    条葵冷喝一声,八锻金身终归还不是极致,真以为八锻金身就无敌了?

    下一刻,条葵身前陡然浮现出数十柄如同刚刚那柄细剑一样的细剑。

    “困!”

    条葵低喝一声,数十柄细剑如同受到操控的士兵,将方平团团围住,开始围杀他。

    而条葵本人并未近身作战,口中念念有词,数十柄细剑不断变换阵型,从四面八方刺向方平。

    方平金身之上,被刺出一道道血印,皮破而肉不破。

    尽管如此,方平也是有些意外。

    条葵的实力,在他看来,大概是本源五段的样子。

    按理说,爆发应该是不如自己的。

    而且金身强度也不如自己!

    可这老妖婆,精神力看起来也不是太强大,可却是操控着这些长剑,将他包围住了,他突围几次,居然被刺回来了。

    轰隆隆!

    细剑刺在方平身上,金身轰隆作响。

    条葵好像无法重伤到方平。

    可这女人,也不急。

    就在方平抵挡细剑的时候,条葵手中再次出现一些东西,好像是针。

    “噗!”

    条葵一口血液喷射在细针上,再次默念起来。

    方平不是太着急,他也想见识一下这些古武者到底有什么能耐。

    此刻的他,一边挥拳拍打那些细剑,一边关注条葵。

    只见条葵喷出一口血液之后,那些细针之上,好像出现了一些异样的能量波动。

    方平来了兴致,开始仔细观察起来。

    “有意思!好像是精神力波动频率变了!”

    方平有些意外,不止是精神力,还有气血之力。

    这也是一种新的能量组合方式!

    方平仔细观察了一阵,这时候,条葵一声冷喝,数百根细针飙射而出,瞬间射向方平身体四处。

    “破!”

    伴随着条葵的暴喝声,细剑围杀方平,细针则是开始朝他身上飙射。

    方平眼看着一根细针飞射而来,探手一把抓住了一根!

    条葵冷笑一声,找死!

    呲呲!

    这一下子,方平吃亏了!

    细针好像不是实物,如同跗骨之蛆,一下子钻入了方平的金身中!

    方平有些震撼!

    八品金身,号称不漏之体。

    虽说没到毫无破绽的地步,可他八锻精神,除非正面破防,要不然寻常兵器根本破不了他的防御。

    可这时候,这细针却是眨眼间融入了他的肉身中。

    一根细针进入,很快从手臂处游走。

    方平的血肉,经脉,这一刻纷纷被细针击破!

    这还只是一根!

    下一刻,大量的细针也纷纷朝方平射来。

    方平刚想避退,条葵又是几口鲜血喷出。

    此刻,那些细剑组成了剑阵,将他牢牢困住!

    “人间武者,也想逆天!”

    条葵冷笑!

    莽夫!

    中了自己的融骨针,对方不死也残,金身八锻又如何,又不是真的无法击破防御。

    何况,她不是击破,而是融入!

    莽夫!

    昔年,那些本源境强者,看到自己动用融骨针,那是有多远跑多远,或者干脆不给自己机会。

    这人倒好,居然一直在等待着自己动用!

    也是,人间武者,后辈武者,哪知前人之强!

    “噗!”

    方平口中溢出鲜血,却是依旧不慌不忙,有些吸气道:“挺痛的!好久没这样的感受了!”

    很痛!

    哪怕当初被人打的骨骼都快碎完了,他都没觉得有这么痛苦。

    那数百根细针,好像渗透到了骨髓中,在疯狂扎着他的骨髓。

    痛入骨髓!

    这大概是真正的痛入骨髓了!

    “有点意思,居然融入了金身,融入了骨髓,由内而外地攻击,这是什么兵器?”

    方平一脸好奇,随手抓住一柄细剑,任由其他细剑在自己身上刺出一道道血印,抓着细剑看了一会道:“单体并不是太强,大概也就七品神兵左右的强度。

    可我发现,好像是同频率的细剑!

    36柄同频率的七品神兵,以特殊的能量重组方式,居然爆发出比九品都要强一些的神兵能力。

    而且操控起来,好像也不是太难。

    古人,还是有点可取之处的!”

    他在点评,条葵却是脸色剧变,忍不住喝道:“何必强装镇定!”

    融骨针入骨,哪怕九品,也痛不欲生。

    对方居然还有闲工夫去点评自己的兵器!

    方平淡笑道:“装什么?很强吗?有点痛,不过还能接受,破坏力一般,我看你一般情况下,是用这个细针打入别人体内,让别人痛苦,然后用剑阵击杀敌人,是吧?”

    “花里胡哨的!”

    方平摇头道:“是不错,也不弱!可这弱点也太明显吧,我要是不受痛苦侵扰,你这剑阵压根奈何不得我!

    不过话说回来,也有点可取之处,同频、共振……

    你倒是有点启发我了!”

    方平这时候,眼睛中爆发出一股金色血芒。

    方平眨了眨眼,笑道;“更有意思了,居然开始往我脑核钻!这要是钻到了脑核,不会破碎我的脑核吧?你这细针怎么打造的,我看好像有主动探入脑核的功能,一般情况下,是伤害不到脑核的,这个有点意思!”

    他在说着,条葵却是面色剧变!

    此人居然可以忍受融骨针之痛,如此一来,融骨针效果大打折扣!

    而她的剑阵,对上金身八锻的强者,效果不是太明显。

    方平一手抓住一柄细剑,任由细剑挣扎,很快,精神力爆发,直接泯灭了上面附着的精神力。

    条葵脸色一白,下一秒,方平随手将细剑丢进了储物空间,笑道:“这套剑,我没收了!花里花哨的虽然威力不大,可创意不错,值得借鉴!”

    话落,方平任由其他细剑击打自己,也任由细针在体内疯狂游窜,看向条葵道:“我发现,你好像是偏向于精神力修炼的武者,肉身应该不是太强。

    不过你这偏的有点明显了,本源道起码有五段了,可我看你肉身之力都未必有12万卡的基础气血。”

    方平摇头,一般情况下,九品强者随着本源道往上走,他们也在淬炼金身的。

    到了五段这地步,怎么着基础气血也有13万以上了。

    几品这个境界,大家的基础差距还是很大的。

    弱的,10万卡基础。

    强的,到了极限的,大概能有20万卡的基础。

    而这一切,一方面取决于八品境的金身锻造程度,一方面也取决于九品境的巩固,九品境锻造金身难度会更大一些,可本源道走的远,上限就高一点。

    这时候强者还是可以继续锻造金身的,就是有难度。

    “你这金身强度,这要是遇到了无视你这些特殊手段的武者,岂不是三二一打死你了?”

    “哼!”

    条葵一声冷哼,眼神冷厉,下一刻,身影一动,快如闪电,眨眼间消失在原地,再出现,已经出现在了方平几百米之外!

    她不是要跑,只是防止被方平这样的金身强者近身罢了。

    八锻金身,她还真未必有方平金身强大。

    离开了方平身边,条葵忽然念念有词道:“帝敕:灵识破!”

    一眨眼,一柄看不到形状的细剑破空而来,或者不是破空,直接就降临在了方平头顶上方!

    细剑沿着百会穴,直刺而下!

    方平身体微微趔趄了一下,下一刻,一个黄金屋呈现出来。

    咔擦!

    细剑撞击到了黄金屋上。

    轰隆!

    细剑撞击,传出轰隆响声,无形的细剑却是有些破碎的样子。

    方平晃着脑袋,愈加有些好奇道:“可以直接攻击我核心具现物!这个厉害!你怎么锁定的?我核心具现物自己没具现出来,你的具现物居然可以杀进来!”

    刚刚他没主动具现黄金屋,可是对方的具现物却是逼迫的他黄金屋呈现了出来。

    方平有感觉,不出来,对方可能会直接杀入他的脑核。

    这应该是有锁定的方法的!

    他惊奇,条葵则是震撼了!

    那是什么?

    那是灵识?

    谁的灵识是那样的?

    金灿灿的!

    通体金光,如同金色海洋。

    她的灵识一剑,竟然被反伤了!

    “不灭之物!”

    这一刻,她看懂了,也惊呆了!

    此人如何做到的?

    方平没管她,笑道:“还有什么手段,都使出来!好像不够强,你没本源五段的实力,你没动用本源道增幅,快点,试试看!”

    “狂妄!”

    条葵刚暴喝一声,下一秒,空间外,田牧一拳轰的索甲直接从空间战场飙射而出。

    胸口直接被轰的对穿!

    “废物!”

    田牧冷哼道:“手段倒是不少,结果就是这么废材?高估你们了!”

    索甲手段也不少,他偏重于肉身,居然还能化身肉团,包裹田牧,想要裹住他,直接锁死他。

    结果田牧连轰百拳,直接将对方的金身轰爆!

    百拳之下,轰穿了索甲的胸口。

    田牧一出来,说完这句,只手遮天,一巴掌将索甲捏在手中,捏的他骨骼嘎吱作响,一瞬间碎裂无数!

    “还想跑?”

    “都别玩了,没意思!”

    田牧高声道:“这些人本源道走的不短,可不纯粹,各种技法倒是多,可遇到我们,以力破之,直接击杀他们了事!”

    这边说着,那边,李老头一剑切断了徐丙的手臂。

    北宫鋆和郭轩则是倒飞而出,受伤不轻,被徐丙操控一柄长剑,贯穿了肉身。

    徐丙脸色阴沉,虽然断了一臂,可依旧强大,刚要杀向李老头,田牧一拳轰出,直接将索甲轰进了空间战场!

    索甲口中血液狂喷,一眨眼,徐丙的长剑没能收手,再次贯穿了他的咽喉。

    “索甲!”

    徐丙脸色一变,探手一招,索甲和长剑都朝他飞去。

    “杀了他们!徐丙,杀了他们!”

    此刻的索甲,眼睛都红了!

    他居然被人如此凌辱,如同垃圾一般,被随意蹂躏。

    刚刚更是被人当成肉盾,一拳轰进了空间战场,差点被徐丙一剑打残。

    田牧踏空而入,瞥了他一眼,冷笑一声。

    “也许……还是太仁慈了!该杀几个立威才行!”

    李老头笑呵呵道:“不好吧?不过别说,杀个把问题不大!对了,这老头子倒是不弱,我三剑没能斩杀他,才斩断了手臂,恐怕真有老吴的实力。”

    此话一出,徐丙脸色铁青!

    三剑想斩杀我?

    此人虽是八品八锻金身,好像有点万道合一的迹象,可想斩杀自己,痴人说梦!

    若不是另外两人牵制,自己如何会被斩断臂膀,丢人现眼!

    “他?他不如老吴,不管你说的哪个老吴,他都不如!”

    田牧摇头,笑道:“这人本源道走的不大短,增幅很强,可这家伙惜命的很,我看他出手,稍有危险,迅速避退……这不就是地窟那群九品的做派吗?

    这种人,哪怕战力相当,我们一个打两个问题不大!”

    说着,无视了徐丙的愤怒,田牧透过裂缝,看向另外一边,喝道:“方平,人家别看年轻,几千年的老妖婆了,你这什么爱好,怜香惜玉吗?”

    “您可别乱说!”

    那边,方平大声道:“我在试探他们的战法呢,别说,挺有意思!不过这老妖婆肉身真弱,好像故意削弱了,基础气血才12万卡左右,还没一般的本源二段三段强……”

    “快点!”

    田牧再次呵斥,方平怒道:“我是常务,你是副部长,别指挥你上司!”

    怒了一句,空间中,方平忽然暴吼一声,身影快的让人无法反应!

    金色巨拳,一拳轰出。

    前方,条葵刚要避退,方平却是接连轰出无数拳。

    人影也是四处飙射而出。

    一眨眼,整个空间几乎都是方平的影子。

    轰隆隆!

    条葵只觉得避无可避,无论哪个方向,都有方平的拳影!

    下一刻,条葵后背被一拳轰中。

    轰隆!

    一声闷响,金身开始龟裂。

    条葵怒喝一声,精神力之剑再次爆发而出,方平这时候却是抡起了黄金屋,如同搬山大汉,一把挥舞着黄金屋就砸了出去!

    咔擦!

    “噗!”

    条葵脸色瞬间惨白,精神力之剑居然被撞碎了!

    方平也是倒退一步,黄金屋再次入手,看了一眼屋子上被洞穿的小孔,方平意外道:“居然比我精神力强不少!”

    他的黄金屋,可是花费了10亿点财富值!

    他虽然才8000多赫精神力,可防御极强,起码比一般的9000赫都强。

    结果还是被条葵的细剑洞穿了,代表这女人的精神力起码有近万赫了!

    他意外,条葵则是绝望了!

    肉身不如对方,灵识居然无法击穿对方的黄金屋,破坏不到脑核,如此一来,她哪还有还击之力!

    融骨针几乎没起到效果,这人气血之强,居然磨灭了不少融骨针。

    至于剑阵,被对方暴力拆了,现在七零八碎的不成体系,加上精神力被重创,此刻细剑纷纷跌落,被对方收入了储物戒。

    “我明白了!”

    方平忽然道:“这些古武者,起码要降低一等来算!这女人最多堪比寻常本源四段武者,还是寻常的那种,一般强一点,吊打他们都行!

    那个徐丙,当本源七段来看就行,应该没校长他们强大!

    老李头,咱俩联手的话,应该是有希望拿下他的!”

    说着,方平再次一拳轰出,将要逃离的条葵胸口轰的对穿!

    方平耸肩道:“抱歉,我以前打人家胸,不会打对穿的!你现在……打没了,真没办法,谁让你九品呢。”

    不等条葵开口,方平又笑道:“不过你几千岁的老妖婆了,也不在乎就是了!”

    说罢,方平又是一拳轰出!

    条葵竭力避退,却是依旧被方平一拳轰中了腿部,一条腿直接消失!

    下一秒,方平又是一拳又一拳地轰出!

    眨眼间,对方四肢全部被轰成了金色血沫。

    方平这时候才单手抓住条葵的脑袋,提着条葵走了出去,看向那些惊惧的玄明天之人,笑道:“我这个人,真的喜欢说理,可你们……算了,非要跟我作对干嘛!”

    “我这天部才成立,你们不给我面子,这不是让我丢人吗?”

    说着,方平又道:“不玩了,猫兄,麻烦禁锢一下那个老头子,就一会,打架不好,在你面前打架,这不是扰你清静吗?”

    “喵呜……”

    苍猫有些不乐意,本猫说了不打架的!

    可骗子说的好有道理!

    他们打的闹哄哄的,睡觉都不好睡的。

    禁锢一下……不算打架吧?

    苍猫觉得应该不算!

    一眨眼,空间战场中,徐丙忽然眼神呆滞,田牧见状,一拳轰出,轰飞了对方,顺便一脚将索甲踩在脚下,笑道:“这个好!打起来省事!来,你们招呼这家伙,我去把那家伙打残了,免得闹事!”

    话落,在索甲癫狂中,一脚将他踢到了李长生他们身边。

    几人都是满脸带笑,瞬间围了上去。

    惨叫声,很久响起。

    而另一处,田牧这次出关,那也是实力暴增,一拳又一拳,没多久,徐丙就和条葵一个样了。

    而这边,李长生三人也把索甲打的四肢不存,脑袋只剩下了一半。

    李老头提着索甲,田牧提着徐丙,几人很快也跳出了空间战场。

    他们一出来,战场眨眼间消失。

    前前后后,没多久功夫,玄明天三大九品强者,此刻都成了瓮中之鳖。

    人群中,那些玄明天武者,都是一脸惊恐。

    这就是人间界的武者?

    太可怕了!

    三大圣使,除了徐圣使好像出了点意外,索甲和条葵几乎是被虐杀!

    而击溃条葵的武者,居然是金身境的方平!

    方平几人如同丢垃圾一般,将三人丢到了人群面前。

    这些九品虽然被打成了这样,可依旧还有意识。

    徐丙恢复了清醒,一言不发。

    刚刚……他被人瞬间禁锢了!

    真神!

    而且……有些熟悉。

    脑海中,其实已经出现了一个名字,可他其实没和那只猫有过接触,也不敢接触。

    此刻,徐丙心中只有惊惧。

    至于剩下两人,索甲半边脸上满是怨毒,条葵则是一脸绝望和不敢置信。

    他们出山,没被真神强者擒拿,而是被几个小辈打的溃不成军!

    为什么?

    大帝曾说过,他们出山,伪皇和那些真神,应该不会对他们出手的。

    是,现在的确没有,连面都没看到!

    可他们居然被方平一群人击溃了!

    一群感觉远不如他们强大的人击溃了!

    这一刻,几人武道意志都有些动摇了。

    哪怕徐丙,也知道,其实并非苍猫强的让他无法反抗,早在苍猫出手之前,他就被几个远不如自己的家伙击伤了。

    难以置信!

    他们难以置信,方平却是感慨道:“一群被时代淘汰的人!难怪部长说,新武时代武者最强!哪怕没有乱七八糟的战法,技能,照样最强!

    以前不明白,现在明白了,这群家伙,样子货罢了,亏我对他们寄予厚望!”

    方平摇头不已,接着笑眯眯道:“也好!这么一来,天部的作用就出来了!有些迫不及待了,咱们接下来就该去击破诸天了!”

    他还在说着,田牧则是打断道:“这些人如何处理?”

    方平扫了一眼,摸着下巴道:“那个索甲……现在还一副你很牛的样子,不屈服?行啊,干掉他!”

    话刚落,田牧一拳轰出,直接轰爆了对方的头颅!

    “尔敢!”

    徐丙刚呵斥出声,李老头一剑荡出,将对方的精神力剿灭,笑呵呵道:“当然敢!再敢废话一句,这也是你们的下场!”

    方平见状有些无奈道:“我话没说完呢,我说要是屈服,还是可以去地窟征战立功的……二位……真是急性子!”

    干啥啊!

    我话才说到一半呢!

    你们这么急干嘛!

    田牧无所谓道:“我们在执行方部长的命令,军令如山,你说干掉,那当然要尽快!下次下达军令,要简洁明了,别说一半留一半!”

    李老头也笑道:“杀鸡儆猴嘛!你看,杀了这只跳的欢的,这些人是不是都乖了?杀了就杀了,这家伙之前几句话一出,就知道不是个好玩意,干掉清静!”

    人群中,有人笑呵呵道:“干掉就干掉好了,大不了杀光了这批人,咱们换一个三十三天去拉拢,总有好说话点的,会合作的!”

    这一刻,徐丙环顾一圈,忽然面露悲色,这……不是人间!

    这是地狱!

    一群厉鬼复生了!

    PS:推本书,重生类新书《重生之南漂时代》,喜欢重生文的兄弟们可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