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736章 只能装死了(万更求订阅)
    天植城。

    万庭楼。

    方平拿着能源石喂养凤雀,不止是能源石,还有一些生命精华。

    方平心中都嫉妒了,玛德,好奢侈!

    真想宰了你们,打劫了你们的狗粮算了。

    正喂食着,姬瑶走了进来,径直走向凤雀,开口道:“凤雀,明日我要去皇庭参加圣果宴,不能带你一起去了,你这边……”

    姬瑶有些迟疑,转头看向跟来的姬楠道:“王叔,现在方平还没抓到,我们去了,那方平再来袭,凤雀怎么办?”

    凤雀也是低声鸣叫几声。

    有些怕了!

    方平太恐怖了。

    它也是提前锻造了金身的七品妖兽,结果方平说抓就给抓了,它都没怎么反应过来。

    现在姬瑶他们一走,它和另外两头妖兽,岂不是要小心了?

    姬楠沉吟道:“应该无碍吧,方平难道还敢再来?何况明日天榆守护就会出关,万庭楼距离皇宫不远,方平没那么大的胆子这时候现身……”

    姬瑶一时间有些犹豫,这时候,玄真进入大殿,笑道:“姬瑶,不用太过忧心,实在不放心,那就让桐王叔留在万庭楼。”

    姬瑶看了他一眼,开口道:“玄桐神将不去皇宫?”

    玄真轻笑道:“桐王叔已经进入了神道境,他去了,也不会有争夺圣果的机会,楠王叔跟去,已经足够了。

    难道有你和楠王叔在,天植王庭还敢对我们如何?”

    姬瑶闻言点头道:“那好,就让玄桐神将留守万庭楼。方平要是敢现身,那最好不过,击杀了他!”

    说完,姬瑶脸色再次漆黑,低骂道:“天植军都是一群废物!”

    真的是废物!

    姬瑶现在对天植军的印象简直差到了极致,不止是天植军,天植王庭都很废物。

    居然到现在都没找到方平!

    几人说了一阵,也不逗留,确定了明天玄桐神将留守,姬瑶和凤雀聊了几句,很快离开了此地。

    等他们走了,方平余光瞥了一眼跟在姬瑶身边的玄真。

    “你自己找死啊!”

    方平觉得自己很无奈的。

    之前玄桐一直跟着玄真,方平担心自己不熟悉玄真,被玄桐发现了异常,毕竟这俩是叔侄关系,相当亲近。

    可现在,玄真居然要让玄桐留守!

    那自己就可以干一票了!

    玄真这家伙,又高傲,又自卑。

    因为家中真王陨落,和其他几位真王后裔关系并不亲近,几乎无话可说。

    唯一说话的就是姬瑶,不过姬瑶现在对他态度冷淡不少,也不太理他。

    除了玄桐这个亲人,玄真几乎不和什么人说话。

    “好人选啊!”

    “就是不太好杀。”

    这边还有两大神将呢,几乎寸步不离,杀玄真难度有点大了。

    玄真只是八品一锻境,堪堪要到八品二锻,杀他,方平其实觉得没太大难度。

    这家伙的爷爷死了,也不会有真王分化体保护。

    无他,真王陨落,哪怕之前有分化体,现在也废了。

    不像其他几位真王后裔,也许都有这玩意。

    所以杀真王后裔,杀玄真应该是最轻松的。

    “怎么杀了他,让人察觉不到呢!”

    虽然拖人进入黄金屋可以遮掩气息,可玄真一个八品武者,忽然在九品强者眼前没了气机,那不是不打自招吗?

    “得把人引开了才行……”

    “可现在这些家伙,都胆小的很,也不敢轻易分散……”

    方平心中一个个念头升起,接着又看向几头妖兽,也许,还得落在它们头上才行。

    几头妖兽发疯了,跑了,姬楠和玄桐要去抓回来吧?

    几头妖兽发疯,闹的万庭楼大乱,玄真和玄桐会分开吗?

    剩下的三头妖兽都是七品妖兽,其中凤雀最强,可能堪比八品境的弱者了。

    这样的妖兽作乱,八品武者都难以瞬间制服,也难以不伤害它们制服他们。

    九品境的,如果是击杀,那还简单点。

    如果想要保住妖兽,那就难一点了。

    “不管了,制造点乱子出来,不管是玄真落单,还是其他人落单,试试看!”

    玄真落单的概率最大,这家伙高傲的很,不和其他人扎堆。

    玄桐走了,这家伙大概率会跟在姬瑶身后。

    姬瑶的妖兽坐骑出了问题,姬瑶还有心思搭理他吗?

    想到这些,方平再次看向几头妖兽。

    怎么让它们乱呢?

    “别怪我,只能拿你们练练手了!”

    方平知道一种方法可以让妖兽混乱,简单,击溃了它们的精神力,但是又不是那种彻底击溃,而是精神力散乱状态……

    这种情况下,无论是人还是妖兽,都会发狂的。

    关键还要看掌控力,出手重了,彻底击溃了,那就死了。

    出手轻了,没能让妖兽混乱,还保持清醒,那就乱不起来。

    “第一次干这活,不太熟练,弄死了也别怪我。”

    方平开始等待起来,等待着天黑。

    大白天的,不太好行动。

    到了晚上,乱上一乱也是好的。

    ……

    皇宫中。

    王主愈加疲惫了。

    花齐道、右神将、黎神将几人此刻都是沉默不言,等待着王主说话。

    不知道过了多久,王主忽然笑道:“你们觉得,他现在会藏在哪?”

    “会不会……已经离开了?”

    花齐道轻声说了一句,王主笑道:“那之前万庭楼妖兽消失的事,难道是别人做的?”

    花齐道想了想道:“属下其实好奇,他为何要击杀妖兽?”

    王主也是微微一滞,片刻后,略显无奈道:“很难去猜,也许……是看中了妖兽的尸体,准备带回去打造神兵。”

    这话一出,几人脸色那叫一个复杂!

    不按套路出牌的家伙,那是真的让人头疼。

    方平杀妖兽是为了什么?

    为了天命王庭的人?

    可天命王庭那边,两位神将在呢。

    他杀妖兽,完全是吃力不讨好的事。

    而且事后,担心方平混入,天命王庭又自查了一遍,确定了方平没有趁乱混入。

    既然如此,那就代表方平真的只是为了杀妖兽而杀妖兽。

    难不成还是为了给天命王庭一个震慑?

    还是说,想要转移大家的视线?

    “不按规矩来,他的一举一动,就很难去判断了!”

    王主也是无语,一个完全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接下来会做什么的家伙,如何判断他下一步的举动?

    右神将想了想开口道:“他不可能一直隐藏,他肯定也想尽快离开天植城!可如今,天植城许进不许出,防卫森严,他想离开的话,只能找合适的机会。

    我们如果将封城时间延长,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跟随一些重要人物一起离开。

    而圣果宴结束之后,诸位殿下和天命王庭的人都会离开,这是必然的。

    所以重点还要落在他们头上,王,让人监察这几处,方平迟早会露出行踪的!”

    王主沉吟了片刻,缓缓道:“那就继续监察这几处!如今,计划既然被打乱了,那就要抓住方平,给真王殿一个交代。

    要不然,这次会很麻烦。”

    说着,王主又缓缓道:“如果你们是他,会冒充谁?”

    几人对视一眼,花齐道迟疑片刻道:“最好是那些殿下的麾下武者,不太引人侧目,之前他一直冒充枫灭生麾下的武者,地位不高不低,刚好合适。”

    右神将想了一会也道:“其实这些殿下未必会离开,反倒是天命王庭的人,一定会走!之前他在万庭楼击杀了妖兽,也许就是为了混入其中,不过没找到机会罢了。

    换成我,为了确保可以离开天植城,还会继续寻找机会……”

    王主笑道:“不错!这个可能性很大。既然如此,那如果万庭楼再次发生变故……他可能已经找到了机会,从而混入了天命王庭队伍中。

    圣果宴一结束,天命王庭的人就要离开,这是必然的,他如果想趁早离开,这就是机会!”

    右神将眼神微动道:“那我去盯着天命王庭!王,我们甚至可以暗中联络姬楠二位神将,告知他们,让他们注意这一切,诱杀方平!”

    王主轻轻敲着座椅,半晌,笑道:“好,让他们不要太过大意了,这家伙很是滑头。”

    说着,王主笑着摇头道:“何曾想过,我等会为了一位神将都不是的复生武者伤脑筋,他就算死,也该自豪了。”

    偌大的王庭,被一个复生武者搅合的头疼,连皇城都被封锁了,真的是开天辟地头一次了。

    ……

    这一日,姬楠两位神将也收到了右神将的消息。

    三位神道境强者,都是不动声色,默默等待着。

    不止是万庭楼,其他几位可能会在圣果宴之后离开王庭的强者府上,也都被人盯上了。

    方平想走,那肯定不会选择那些不确定人选的。

    天命王庭希望最大!

    ……

    天色,再次黑了下来。

    方平最近很是沉默,另一位和他一起喂养妖兽的武者也不怎么说话了,最近皇城气氛不好,在这,高品妖兽也有智慧,他们也不敢乱说话。

    这倒也省去了方平不小的麻烦。

    方平再次开始喂养几头妖兽,心中骂了一次又一次,真能吃!

    一天吃五顿!

    撑死你们!

    伺候大爷似的,伺候几头妖兽吃了一些能源石,方平还得负责帮它们清理皮毛。

    方平一边干着活,一边准备开始动手。

    动手之前,方平不动声色地将狗粮中的一块能源石偷摸着塞进了储物空间。

    妖兽胃口大,姬瑶这些人也是不在意能源石的人,敞开了供应,少一块也没人知道,一般人也拿不走,更不敢拿。

    方平也不是为了贪这一块能源石,就是试试有没有危险。

    结果能源石进了储物空间,半天都没反应的。

    方平心中微微迟疑了一下,是两位神将在这,导致危机存在,还是因为别的?

    “这两位神将在这,我其实一直挺危险的,不涨财富值也说的过去。”

    “可如果他们没怀疑我的身份……应该不具备危机吧?”

    “难道怀疑了?还是说,他们怀疑整个万庭楼的人?”

    方平有些头大,这事不好办啊!

    财富值不涨,这意味着危机存在,到底有没有被怀疑?

    “万庭楼还是有大危险存在的!是我无法应付的那种,要不然,也不会不涨财富值,关键在于,他们有没有怀疑到我?还是觉得,我会在这出现,在等着我?”

    方平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干了!

    这时候,方平忽然低沉道:“你说,上次那个贼人还会不会继续来我们这?”

    他都不知道另外一个人的名字,也就直接忽略了。

    旁边那人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三头妖兽,小声道:“不好说,那人胆子太大了!”

    “上次我们要是死在了这……”

    方平忽然自嘲道:“尸体都不知道能不能保存,也许直接就给……”

    “锵锵……”

    凤雀忽然叫了一声,方平看了一眼凤雀,见它眼中露出鄙夷之意,急忙笑道:“小人没有这意思,神兽大人自然看不上小人的肮脏血肉之躯……”

    方平急忙解释了一句,一旁,另一人也急忙作揖,接着瞥了方平一眼,闷闷道:“别乱说,真要死了,也没人看得上咱们的尸身,挖个坑直接埋了,还能给地下的巨矿提供点能量。”

    方平笑道:“真要挖坑埋了,我倒是更想被埋在皇庭中,住在皇城,看着皇庭近在眼前……”

    方平说到一半,不说了。

    身旁这人低笑道:“别想了,我们什么身份,哪有资格被埋在皇庭!不过也不能说错,咱们地下的矿脉,可是皇庭矿脉之一,也算是和皇庭沾上点关系了。”

    方平微微点头。

    有危险啊!

    不过,可以尝试一下。

    自己换马甲换了这么多,换个死人马甲如何?

    如果有危险的话,第一时间对玄真下手,会极其危险的。

    不过第二次,那就难说了。

    “不管你们有没有怀疑,我先死一次,看机会再行动!”

    方平有了决定。

    下一刻,身旁男子,包括三头妖兽,都是眼前一黑,再次进入了黄金屋。

    “吼!”

    三头妖兽那都是惊恐万分!

    又来?

    “轰!”

    方平这一次直接压缩整个空间,黄金屋四面八方,都有精神力尖锐地刺向三头妖兽。

    4000赫以上的精神力,比这几头妖兽可要强一些。

    一阵惨叫声响起。

    方平和另外那个随从,则是一声不吭,好像已经死去。

    方平动作极快,再次震碎了自己的内腑,同样也震碎了一旁那人的内腑,接着黄金屋眨眼间消失。

    一出现,方平精神力再次全力爆发,整个大殿轰然塌陷!

    方平和另外一人,也陡然掉落在地,瞪大了眼睛,死不瞑目!

    而三头妖兽,此刻也是有些发狂了。

    精神力遭受攻击,妖兽的精神力本就一般,此刻都有些神智不清。

    “吼!”

    “锵锵……”

    几头妖兽刚出现在黄金屋外,一眨眼,三道强大无比的气息传出,接着一眨眼,三道人影出现在了破损的大殿中!

    “该死!”

    姬楠三人急忙开始压制几头发狂的妖兽。

    姬楠刚压制了一会,忽然脸色一变,大喝道:“瑶儿,你们都来这边!”

    另外一边,听到响动的姬瑶几人也急忙冲了过来。

    姬楠一边看着几人,一边压制凤雀,精神力更是溢散开,骂道:“该死?人跑的这么快?他到底在哪?”

    此刻,万庭楼外围,一位又一位神将御空而起,四处找寻。

    地下,地上,天空,都有大量的武者开始巡查。

    破损的大殿中,右神将一言不发,轰击着地面,查看是否有暗道。

    至于一旁两位死去的中品武者,右神将看都不看。

    死了就死了!

    如今为了缉拿方平,高品都可以拿来当诱饵,别说两个仆役了!

    轰击了一阵,右神将沉声道:“他怎么来的?怎么离开的?”

    说罢,忽然眼神一动,喝道:“万庭楼所有人全部来此集合!所有人!天植军,进入万庭楼搜索,不要放过任何地方!”

    这话一出,刚赶到的姬瑶看了一眼还在发狂的凤雀,眼中露出一抹心疼之色,接着又咬牙道:“难道他真的隐藏在我们这些人当中?”

    右神将脸色难看,沉声道:“有可能!他动作快的话,制造了混乱,再次隐藏到人群中,也很难被人察觉!”

    姬楠皱眉道;“可他既然已经混入了我们当中,为何还要制造混乱?”

    右神将脸色阴沉道:“也许……是为了获得更多呢!方平此人,胆大包天,又贪婪无比!今晚行动,也许和明日的圣果宴有关!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也许,他也知道我们猜到他会混入一些队伍之中,所有从属,都会被人怀疑。

    谁不容易引起怀疑?

    有人相信,他敢冒充一位重要人物,混进皇庭中吗?”

    众人都呆住了!

    方平有这胆子?

    右神将忽然看向姬瑶,面带笑容道:“所有人当中,最不会被怀疑的,就是姬瑶殿下!殿下,之前几次,你好像也没验证过身份!

    这一次,方平既然现身了,也许有一些别的目的。

    殿下,方平也许是在故意制造混乱,故意让我们往玄真这几位殿下身上去联想。

    我们会猜疑所有人,唯独不会猜疑殿下。”

    姬瑶脸色难看道:“我?你说本宫会是方平?”

    右神将笑道:“只是以防万一!刚刚方平瞬间消失,不会离开了万庭楼,地下也没有任何通道,那他到底在哪?

    这一次,大家再次验证一番,不止是不灭神具现物,还有内腑!

    不,还有诸位殿下的神兵!

    如果方平真的击杀了一位殿下,神兵他很难获得,那神兵也是一个证明!

    姬瑶殿下,这也是为了诸位的安全。

    方平可能隐藏在这,那就是最大的危险!”

    姬瑶脸色不好看,什么时候,她也要自己证明自己是姬瑶了?

    这时候,姬楠忽然叹道:“方平断然不可留!此人存在,人人自危!再无信任可言,父疑子,子疑父,兄弟不可信,亲人不可信……再也没有可信之人!”

    这话一出,所有人脸色都变了。

    姬瑶脸色难看道:“他现在还是尊者境,实力不算太强!本宫发现了,他好像无法伪装成比他更强的武者,可他伪装过尊者境武者!

    那他到了神将境,又会如何?

    如今,神将境武者还可以信任,可以后呢?”

    众人脸色都难看了起来。

    右神将也是脸色阴沉道:“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人到齐了吗?”

    姬楠环顾一圈,此刻,天命王庭的人已经都到了。

    不过姬楠还是道:“万庭楼的人,我们不是都知道,这个需要你们来查!”

    “叶统领,人都到了吗?”

    右神将看向万庭楼的那位统领强者,没等对方开口,忽然一把擒拿住对方,直接击破了他的胸口,又瞬间击破了他的头颅,这才道:“人到齐了吗?”

    叶统领满脸血腥,却是顾不得擦拭了,急忙道:“到……到齐了!”

    至于地上的两具尸体,他懒得管了,人都死了,不用在意。

    “那就一个个查!”

    右神将冷喝一声,再次看向姬瑶。

    姬瑶哼了一声,也不多说,手中瞬间出现一柄九品神兵。

    接着,姬瑶犹豫了一下,又展现了自己的具现物,并非凤凰,而是一头栩栩如生的真龙!

    看到这一幕,姬楠忽然道:“够了,她是姬瑶,不会有错!”

    右神将看了一眼她的真龙,忽然笑道:“姬瑶殿下看来已经确定了王主之位了,姬王主一旦进入真王殿,王主之位非殿下莫属了。”

    姬瑶一声不吭!

    而一旁装死的方平,则是有些异样。

    真龙?

    守护妖兽?

    如此具现物,就代表确定了王主之位吗?

    “希望这些家伙没有虐尸的爱好!”

    “果然有埋伏,我太聪明了!”

    方平心中夸了自己一句,装死人果然是明智的。

    三位本源道强者,右神将可是进入神将榜前十的人物!

    “这些人太过看重我了吧!”

    方平心中又想着,这些人待会会不会恼怒之下,直接碎尸?

    在这,还是极为冒险的。

    此刻的他,收敛了气息,和死人无异。

    胸口更是直接被击穿了,内腑碎裂,可不得不防着这些人想到这点。

    “千万别发现我,发现我,我就完蛋了!”

    “不,真要发现了我,我就绑架了姬瑶,我倒想看看,他们会不会连姬瑶都不管!”

    方平也是发了狠,真被发现了,那生路就在姬瑶身上了。

    这女人居然又拿到了九品神兵,是真有钱!

    “我是死人,我是死人!”

    方平心中自我催眠着,也不管这些人如何查验。

    万庭楼今日这么森严,待会也许自己还有机会。

    这一次查验之后,他就不信,这些人会一直查下去!

    “等着吧,皇庭老子是去定了!不和你们一起去,待会埋了我,我就从地下挖进去!”

    方平想归想,还是无比谨慎,地下未必安全。

    真王级妖植还在呢!

    稍有动静,就有可能被发现,最好还是通过姬瑶他们这群人混进去。

    至于混进去干嘛,方平现在也不管了,皇庭才是最安全的地方。

    外面现在稍有动静就被人盯上了,在这,已经完全没自由可言了。

    “希望可以顺利!”

    方平再次祈祷一句。

    而这时候,右神将几人脸色已经极其难看!

    “人到底怎么进来的,怎么离开的?”

    “难道还能隐身不成!”

    几人一脸的愤怒,姬瑶冷冷道:“未必没这个可能!王叔,有人可以做到吗?”

    姬楠苦笑道:“这个……真不清楚。”

    他也从未经历过这个,别说隐身,伪装别人,他都是第一次知道。

    “人到底在哪!”

    几位神将一时间陷入了沉思。

    就在这时候,右神将忽然低骂一声,重哼一声,陡然离去。

    他一走,姬楠也是皱眉不已道:“赵兴武又发什么疯!该死的家伙!”

    姬瑶清冷道:“也许是想给方平打掩护呢!事到如今,他恐怕也猜到是方平了,复生武者……狡猾多端!”

    说罢,姬瑶又道:“王叔,方平到底怎么离开的?”

    姬楠也是沉默不言,环顾一圈,许久才道:“他既然敢来,也许有一些特殊方法,要不然,他未必有这么大的胆子!”

    这时候,姬楠余光扫了一眼两具尸体,尸体破烂不堪,内腑碎裂,直接是贯穿伤。

    两人瞪大了眼睛,都是满脸惊惧之意,惊惧色还停留在脸上。

    姬楠看了一眼,没再去看。

    死了两个四级武者而已,不值得重视。

    这也是众人存在一个误区,都觉得方平只会伪装活人,方平内腑和地窟武者不同,如果是完整的尸体,也许还会有人查看一番。

    可两人都是贯穿伤,内腑全部碎裂,一时间众人都没顾得上这两人了。

    方平则是强装镇定,千万别细查!

    也别细想!

    细想下去,两个四品武者,死了就死了,居然被打穿了……我方平没这爱好的!

    此刻,打的就是出其不意。

    让他们思维陷入误区。

    方平心中感慨,以后世界和平了,我其实可以当演员和心理学专家的,看看,我对这些人研究的多透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