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318章 太看重我了!
    晚上7点。

    方平擦拭好长刀,略显犹豫,最终还是将长刀放了下来。

    这次,未必能用上,携带长刀反而增加负重。

    “四大高品护送,这都栽了,那我运气也倒霉到家了。”

    方平低声咕哝一句,这任务,危险度还是不高的。

    简单收拾了一下,检查了一下兜里的丹药,回命丹方平总共有11颗,只要不是必死,救命还是没问题的。……

    魔武校门外。

    张雨强微笑点头,打开车门道:“方社长请!”

    “张部长客气了。”

    方平上了车,这是张雨强的专车,前方开车的是他的司机。

    方平上车,看了司机一眼,叹息一声没有说话。

    张雨强知道他在想什么,却是没解释。

    为了更逼真,更让人相信,南江这边必须有所表示。

    张雨强亲自陪同方平前往南江,这就是南江和魔武合作的前兆。

    要不然,方平这样关联魔武和南江的重要人物,前往南江洽谈魔武援助之事,南江连面都不露,显得南江太过淡漠,和张定南的急切重视不符。

    车上,方平一上车就开始闭目养神,显然是没心情说话。

    张雨强也没说话,看着窗外,不知心里想些什么。

    ……

    魔武。

    食堂二楼。

    李老头端着酒杯,惬意地一口一口地小酌,笑眯眯道:“这是我十年前存下来的,居然还在,味道真不错。”

    对面的吕凤柔则是大口大口地一饮而尽,淡淡道:“我以为你会把长生剑传给他的,为何没有?”

    “算了,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李老头轻笑道:“长生剑我蕴养了十年,也舍不得。”

    “十年来,你没出过剑吧?”

    “好像是吧。”

    “十年磨一剑,你这一剑,磨的如何了?”

    “不知道。”

    李老头笑呵呵道:“恨过,怨过,怒过,不甘过。这一剑,我藏了十年,也许过不了多久,江湖就会再有我李长生的传说,一剑屠神,你觉得够不够霸气?”

    吕凤柔不答,李老头端起酒杯,将杯中酒饮尽,笑着起身道:“我去看看。”

    “你去有何用?四个人跟着,轮得到你出手?”

    “看看热闹,顺便侦查一下情况,杀七品,我觉得不甘心啊!”

    “哈哈哈……”

    李老头大笑,身影一动,从旁边的窗户一跃而出。

    吕凤柔没有跟过去,继续自饮自斟。

    ……

    南江。

    总督府。

    小会议室。

    此刻,坐着七八个人,都是南江高层。

    众人都很安静,直到张定南迈步走入,才响起一阵问候声。

    张定南微微点头,走到首位坐下,沉声道:“诸位,南江地窟开启在即,中央和军部,包括南江本身,都做好了万全准备。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来自各方的支援,是多多益善。

    其中,魔武是重中之中!

    魔武有三大高品强者,包括八品境的蛇王,六品境数十人,中品境数百。

    这是一股堪比南江武道界的强大力量,所以获得魔武的支持,也是接下来我们的主攻目标。

    好在,我南江人才辈出,阳城方平,出任南江武道社社长一职,心系家乡,有心支援南江。

    可独木难支,方平也无法一言而决。

    此前,我让雨强部长前往魔都,和方平洽谈,如今已经大有收获,方平今晚会回南江和我们细谈此事。

    在座的诸位都是我南江顶梁柱,今晚大家一起议一议,务必要说服方平。”

    张定南话音落下,前方,一位军装中年沉声道:“总督,方平能说服魔武吗?”

    “希望很大,方平的导师是吕凤柔,吴奎山是吕凤柔的丈夫,虽然外界传闻彼此失和,不过传闻终归只是传闻。

    而且方平本人,如今在魔武也具备一定的话语权,获得了一批导师的支持。

    他进步极快,魔武张校长牺牲,吴奎山虽然也是八品,可因为理念问题,并未获得魔武大部分人赞成。

    方平虽然是后起之秀,可不少导师都觉得,方平也许很快可以踏入七品境,到时候……吴奎山也许会被当做过度校长。”

    “总督高估方平了吧?魔武天才不在少数,包括去年毕业的几位老学员,以五品境毕业,方平毕竟刚进入四品……”

    “话不能这么说,大家起步不同,那些五品学员,大家心里清楚,都有家庭支持。

    反而是方平,没有家庭背景,而且进步也比那些人更快。

    方平这种没有背景的人,更适合接掌魔武,如今的魔武,有这个资格的不多,包括黄景这些人,其实都有各自的家族,这是好事,也是坏事。

    起码接管魔武,大家担心魔武会成为私人家族的武装力量……”

    说着,张定南笑道:“当然,这是魔武的事,我们的目的不在于谁以后接管魔武,而是现在。

    现在的方平,在魔武还是具备一定的话语权的,他要是鼎力支持,魔武就不会是一边倒。”

    会议室中,又有人轻声道:“方平这些回南江,会不会出问题?之前他在武道大赛开始之际,态度鲜明,必诛邪教,一旦他有心援助南江的事被邪教看透……”

    张定南笑道:“这个我们也考虑到了,我让雨强部长亲自护送方平回南江……而且……邪教真要敢做什么,这次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总督的意思是……”

    “刘老回去了。”

    众人纷纷松气,军装中年也笑道:“那就没问题了,我说这两天没看到刘老,有宗师强者护送,必定万无一失。”

    张定南点头道:“我也是顾虑到这些,所以才会劳烦刘老跑一趟。另外……”

    张定南看了看众人,开口道:“为了中途更顺利一些,我们几位就不要出去走动了,在这坐上片刻,顺便谈谈别的事,等方平过来,你们看如何?”

    人群中有人笑道:“总督这是连我们都不放心了?也罢,那就谈谈正事,魔都到南江开车也就三四个小时,方平动身了吗?”

    “出发了,现在已经快出魔都了。”

    众人微微点头,也没再问,反正都在会议室不出去,知道不知道也无伤大雅。

    ……

    晚上9点。

    车上。

    一直闭目的方平,忽然睁眼道:“到哪了?”

    “建安市。”

    “那快了,过了建安,就到南江境内了。”

    说着,方平打开了车窗,夜风袭来,多了一丝冷意。

    “这次去南江,地窟……”方平说罢,顿了顿道:“在这聊这些没事吧?”

    “没事,老陈知道地窟。”

    “那就好。”方平继续道:“地窟的事在我看来,还不是最重要的,地窟还没有开启,这事不急,反倒是邪教,这才是心腹之患。

    上次我去南江执行任务,邪教猖獗,居然聚拢了上千武者,这问题要重视。

    如果南江和魔武联手,首先要做的就是再次清扫南江邪教徒的问题……”

    张雨强点头道:“这个问题,总督也很重视,可现在邪教潜伏的深,方社长也知道,这些人也是寻常人,有些人甚至在明面上还有正当身份掩饰,很难彻查……”

    “就看用不用心,终归还是有些蛛丝马迹的,南江这边出力,魔武也会帮忙,甚至联系一些毕业的师兄师姐,这些人在各地都身居高职,大家联手之下布下天罗地网,一群跳梁小丑还能真藏身到地底?”

    说着,方平忽然道:“这是在安江高速吧?怎么这么安静?”

    张雨强探头看了看,微微点头,轻声道:“是安江高速,晚上人少些正常。”

    方平还是皱眉,想了想,忽然从车窗翻身而出,站在了车顶上。

    “刘老,您在吗?”

    “刘老?”

    方平喊了几声,过了片刻,黑暗中,一道身影从天而降,刘破虏出现在他跟前。

    方平仿佛松了口气,小声道:“刘老,没有危险吧?”

    “没事,我就在后面缀着,邪教也没这么大的胆子。”

    “那辛苦刘老了,回头我请您喝酒。”

    刘破虏笑了笑,身影再次一跃,消失在黑暗中。

    方平也翻身回了车内,笑道:“自己吓唬自己,没事,刘老在后面跟着,有一位宗师跟着,心里都安心的多。

    说实话,我现在都不太敢出魔都,邪教的事一天不解决,一天不太安心。

    我都想让家人迁来魔都了,南江这边不太安全。”

    “方社长多虑了,在南江,安全是必定有保障的,何况邪教的高品武者也不是太多,我们的强者盯的很严,他们也不敢冒然露头……”

    张雨强话音未落,方平忽然暴喝道:“跑!”

    声音未落,方平飞速从车窗跳出,毫不停留,脚尖蹬地,一跃而起,转眼消失在原地。

    车上的张雨强反应也不慢,跳窗便跑!

    两人刚离开汽车,汽车玻璃忽然爆裂,接着汽车好像成了面团一般,瞬间被挤压成了铁饼。

    车上的司机,未能跑出,甚至早在挤压之时,已经身亡。

    “跑不了!”

    半空中,一声轻笑响起,没有丝毫停留,直奔方平而去。

    后方,刘破虏刚要现身,身旁有人笑道:“刘兄,我们聊聊如何……”

    刘破虏暴喝道:“好胆,居然敢出动两大七品!”

    “你们都该死,魔武不好好的经营魔都,你跑去坐镇南江,那小东西也张牙舞爪,这次杀了你俩,看魔武还敢不敢出头!”

    黑暗中,一道身影瞬间破空而出,一抹亮光,直袭刘破虏的头颅。

    ……

    同一时间。

    方平暴喝一声跳出数十米,面上七窍流血,隔着数十米,勉强扛住了对方的精神压制。

    “咦……留你不得!”

    半空中,邪教强者轻咦一声,显然有些意外,虽然距离挺远,可方平能抗住他的精神力压制,这就不简单了。

    “大佬们,人呢!”

    方平疯狂逃窜,大声暴吼。

    还有三大强者,人呢?

    “来了!”

    田牧的声音远远传来,瞬间工夫,从天而降,隔空一拳挥向半空中的邪教强者。

    轰隆!

    巨响声,不仅仅只在此地响起。

    陈耀庭也很快踏空而来,哈哈大笑道:“方小子,你行,居然引出了一位八品,两位七品,为了取你狗命,邪教这是倾巢而出啊!”

    已经跑出近千米远的方平,脸色惨白,怒道:“邪教的王八蛋,你们等着,杀老子用得着这么多高品?”“哼!”

    一声重哼,响彻天际。

    方平,高估自己了!

    此次,邪教出动一位八品,两位七品,方平只是其中之一,另一点,是为了刘破虏而来。

    魔武四大宗师,八品强者张校长已经战死,七品巅峰的刘破虏再次陨落,那魔武只能固守魔都,而不再是搅风搅雨。

    方平觉得三大高品为他而来,实在是可笑。

    “寇边疆,田牧,陈耀庭……好好好,没想到还是落入了你们的算计,可你们以为赢定了?”

    空中,有邪教强者冷喝一声,精神力瞬间释放,整个天地都仿佛为之一静。

    “杀!”

    一声苍老的杀伐声响彻天地,远处,半空中的寇边疆仿佛成了金身佛陀,浑身散发出金芒,金芒一闪而逝,瞬移一般,瞬间出现在之前说话那人的头顶上方。

    这一边,田牧也暴喝一声,金色拳头破空而出,仿佛撕破天幕,映射的黑夜光芒一片。

    “田牧!”

    之前追杀方平的那位邪教强者尖叫一声,面前凭空出现一枚盾牌,精神力具现!

    而下一刻,远处还在狂奔的方平,就听到一声清脆的“咔擦”声响起。

    田牧一拳轰出,如同打中了金属盾牌一般,瞬间将盾牌打的四分五裂。

    “老陈,去帮刘老!”

    压阵的陈耀庭也不犹豫,田牧完全压制了对方,倒是刘破虏那边被牵制住了。

    “今日斩杀你们三人,我看你们有多少人可杀!”

    田牧狂笑一声,金身光芒大放异彩,映射的周围亮堂一片。

    ……

    与此同时。

    跑出接近两千米的方平,停下了脚步,骂骂咧咧地咕哝了一声。

    三大高品强者!

    还有个八品金身强者。

    这要不是自己请了两大八品强者来压阵,等死吧,刘破虏都得死。

    张定南这次出一把刀,便宜赚大了。

    这四位强者,几乎可以说,都是方平请来的,包括刘破虏,那也是魔武的名誉校长。

    “轰隆!”

    巨响声,响彻天地。

    此地能量波动强烈,哪怕距离这么远,方平依旧感受到了压力。

    当看到两团金芒往自己这边飞来,方平顿时大恐,吼道:“寇老爷子,别来这,别来!”

    一边吼着,方平一边朝侧方狂奔而去。

    结果前方却是三大七品强者在交手,打的大地崩裂,石块四溅,方平一咬牙,再次转向,朝别的地方跑去。

    前后七大高品强者,三位金身强者在交手,此刻,哪怕不参战,方平也感受到了无穷的压力和危机。

    稍有不慎,被牵连到,那就是死。

    远处,仿佛还有高品的气息升起,方平不知道是邪教增援的人,还是当地的宗师强者。

    方平不敢逗留,此时的他,恨不得马上逃离这片战斗覆盖区域。

    这些强者,大战起来,可顾不上他这个四品武者。

    “都别跟我一起跑啊!”

    方平一边狂奔,一边低骂,田牧和刘破虏他们,都压制住了对手。

    可寇边疆和对方同级,没能压制那位八品强者,两人边打边朝他这边转移。

    两人虽然在不断交手,方平全力狂奔,可速度居然没他们快。

    “我拐弯,你们也拐弯,你们想干嘛!”

    方平气的想吐血,寇老爷子故意的吧?

    两大八品交手,我是被擦到了就得丢半条命,能不能走远点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