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1429章 三界齐诛天!
    “杀!”

    乱和石破,两位破八至强者自爆了!

    而妖帝和封,这时候伤势惨重的甚至随时都可能陨落!

    两人对视一眼,眼中都有些无奈,有些悲哀,也有些释然。

    解脱了!

    是的,解脱了。

    这三界,乱了太久了,他们也承受了太多太多,今日,算是解脱了。

    看到人族强者杀来,看到冥神这些人杀来,他们不跑了。

    跑不掉的!

    带来的天王强者,几乎被全部屠杀了,就算有人活着,接下来恐怕也活不了。

    三界,四万年,今日要灭世,要创世了!

    封微微摇头,有些释然,轻笑道:“鲲鹏,没想到,到头来,还是没能证道,还是有些遗憾的。”

    真的有些遗憾。

    追求了数万年,可以说,证道已经成了一种执念。

    哪怕知道,此刻证道是帮天帝,他们恨天帝,可他们还是想证道,并非为了和人族作对,只是不想留下这样的遗憾。

    三万年前,他们就想证道。

    鲲鹏和兽皇争锋,封为了证道,甚至认了四帝当师父,他比其他三帝可要古老的多。

    真的想证道啊!

    可显然,今日没机会了。

    封看向鲲鹏,鲲鹏也看向他,两人对视一眼,忽然笑了。

    “封,你帮我?”

    “到了这时候,你还要我帮你,还是人吗?”

    “我本非人……”

    鲲鹏笑了,“我是妖!”

    封无言以对。

    接着,笑呵呵道:“算了,你我一起吧,走到半道上,看看这皇道的风光,哪怕看不完全部,看一半也好……”

    “那行,封,我可没想到,临走之前,是跟你这不要脸的货色一起。”

    “我也没想到。”

    封笑了,下一刻,两人浑身上下都冒出了浓郁的火光。

    两条大道呈现!

    燃烧自己!

    轰隆一声,三门破碎。

    两条大道前方,有断道呈现。

    妖帝看向封,封也看着他,面带笑容道:“看我做什么,应该渡不过去,走到一半,看看,看看这皇道,运气好,摸摸那三门,真的太想去看看了……”

    “好!”

    两人笑了一声,踏空朝前。

    后方,众人停了下来。

    两人一路燃烧自己,断道之上,有虚空大道呈现,这是他们自己的力量,燃烧自己,获得力量,去证道,去成皇!

    无论成功与否,他们死定了。

    走着走着,前路断了。

    三门就在眼前了!

    封看着三门,有些不甘心,有些不乐意,侧头看向那头翱翔的鲲鹏,笑骂道:“你就不能载我一程?”

    “我也飞不动了……”

    鲲鹏苦笑,我也飞不动了啊!

    “一起,一起走到门前……”

    一人,一妖,开始汇聚,相互扶持。

    磕磕碰碰的,两人肉身已经彻底燃烧,此刻,开始燃烧后方的大道,燃烧大道,只为了靠近那门,看一看这证道路上的风光!

    大道,塌陷。

    后方的道,已经彻底被燃烧了,而此刻,一人一妖,也走到了门前。

    闯不过去了!

    闯过去,也是死。

    这算成皇吗?

    不算!

    封轻轻抚摸着那门户,笑了,看向鲲鹏,“我虽然不要脸,可我觉得,我一直比方平要脸,他能干的出来,我干不出来,鲲鹏,要不……你和我配合一下?”

    鲲鹏笑道:“你确定?”

    “当然!”

    “那你先来!”

    封失笑,无奈摇头,下一刻,忽然耗尽全力,朗声喝道:“今日,鲲鹏证道,为妖皇,为妖皇贺!”

    “哈哈哈!”

    鲲鹏大笑,笑着笑着,大声道:“今日,封证道成皇,为封皇,为封皇贺!”

    一人一妖,对视一眼,彼此身上火光冲天。

    可他们在笑!

    笑的如此灿烂!

    我们,证道了。

    这门户,就在眼前!

    证道了啊!

    “妖皇兄,一起走?”

    “一起!封皇兄,咱们一起……一起……”

    夹杂着笑声,两人继续朝门户走去,走着走着,两人身影消失了,好像进入了源地,可所有人都知道,没有。

    他们,在门户前,彻底消散了!

    今日,封和鲲鹏,证道了!

    证了心中的道!

    成皇了!

    成了心中的皇!

    大星没有坠毁,早在燃烧自己的那一刻,大星已经彻底被燃烧了,此刻,二人走的无声无息。

    不,三界皆知!

    三界都在看着他们,都听到了他们的声音,他们证道了,他们成皇了,彼此为对方贺喜!

    这就是三界!

    每个人,都有一段属于他们自己的辉煌,每一位强者,都是一部古史。

    他们开天辟地,他们武道独尊,他们称霸三界,他们活了一个又一个时代,最终,在辉煌中落幕!

    封,鲲鹏,陨落!

    后方,李振眼神变幻,哪怕是敌人,此刻,心中依旧升起一股悲哀,一股悲伤。

    这就是三界,谁能得善终?

    天帝控制的三界,就是如此的凄凉!

    强者,谁能得善终!

    都不能!

    这一刻,李振没再看冥神和天臂,看向四方,看向三界大陆,吼道:“诸位,你们……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一阵阵暴喝传来,从初武大陆上,从地球大陆上,从地窟大陆,从苦海上……

    无数人族强者,纷纷暴喝!

    声震三界!

    这一日,人族的天下。

    人族强者,震动三界。

    “诸位,那就一起,再铸盛世,再造辉煌!”

    “为人族贺!”

    “为人族贺!”

    “为人族贺!”

    “……”

    一声声呐喊,响彻天地。

    这一刻,苦海咆哮声被压制,源地动荡声被压制,血雨被击溃,阳光出现了。

    三界,无边的光明!

    仙源,灿烂的辉煌!

    李振哈哈大笑,一条大道呈现,开始燃烧,暴喝道:“我为武王,出一些力,武王张涛,无敌!”

    “无敌!”

    一条大道,两条大道,三条……无数条大道!

    都在燃烧!

    “诸位同袍,诸位战友,愿,我们来生再聚!”

    李振再次暴吼!

    “来生再聚!战!战!战!”

    李振哈哈大笑,身旁,一位位人族强者,显露大道,大道燃烧!

    “诸兄,李振,先走一步了!人王,武王,杀了那老狗,再铸这盛世!”

    “再铸盛世!”

    人族齐喝!

    身旁,蒋昊大道燃烧,身旁,战王大道燃烧,身旁,南云月大道燃烧……

    身后,冥神和天臂震撼,呆滞,震惊!

    人族!

    人族!

    数十万强者,今日齐赴死!

    不是怕死,天帝之前说杀了他们,饶过三界,他们不怕,只是不愿!

    不愿,成为天帝的刀下魂!

    他们,要站着死,不当这亡国奴!

    哪怕死,也要死的值!

    ……

    “为人族贺!”

    一声声呐喊,响彻天地。

    边疆,陈家声一声又一声,暴吼出声,东湖武大陈家声,陈家老少皆赴死,今日,到他了!

    “为人王贺!”

    “为武王贺!”

    一声又一声,声音沙哑,喊破了喉咙!

    陈家声年轻的脸颊上,露出一抹笑容,大道在燃烧,有人在抽取他们燃烧后的力量,武王!

    是武王在抽取他们的力量!

    最强的力量!

    燃烧这大道,破了这仙源,成全武王!

    “为人族贺,再铸盛世!”

    身后,一位位九品境强者,在放声大吼!

    再后方,无数军武者,泣不成声,然而,纵然泪流如注,这群军武者,依旧站的笔直,放声高喝,喉咙中,血腥气涌现!

    “送陈将军!”

    “送诸位英雄!”

    一声暴吼,三军齐喝!

    陈家声回头看去,哈哈笑道:“诸位,这身后……还是盛世啊!盛世……永存!”

    “盛世永存!”

    轰隆!

    年轻的陈家声,肉身炸裂,仰头看天,大笑声响彻四方。

    ……

    “盛世永存!”

    王庆海带着教育部的诸位强者,燃烧了大道,燃烧了自己,笑着笑着,忽然落泪道:“方平,你个王八蛋,你还欠我的好处没给完呢,老子的投资……打水漂了!”

    这位王部长,可是投资了方平不少呢。

    怎么就没了呢?

    “部长,记得帮我要账啊!”

    “哈哈哈!”

    大笑声消失,王庆海,燃烧了自己。

    身后,一位位熟人,也在陆续消失。

    前方,张武身边站着几人,他的儿子,阳城总督张鹏,他的几位兄弟,他的侄子侄女……

    此刻,都在!

    “父亲,儿子,先走一步了!”

    张武大笑,旁边,年轻的张鹏,忽然扭头看向那边的谢依梵,忽然促狭笑道:“奶奶,和我们张家人一起走啊!”

    谢依梵面色微红,如此的艳丽!

    “混账话……”

    “奶奶,一起啊!”

    张鹏再笑,“爷爷走的时候,说了你入张家门了……”

    “你这混蛋小子……”

    谢依梵笑的灿烂,笑的明媚,谁入你们张家门了!

    那个老不修,不要脸!

    嘴上说的厉害,谢依梵一步步走来,四周,一位位强者,燃烧大道,笑容满面,齐声打趣道:“为张夫人贺!”

    “错了,是为部长夫人贺……”

    “该叫武王夫人……”

    “哈哈哈,又错了,得叫武皇夫人……”

    “哈哈哈!”

    众人大笑出声,谢依梵脸色通红,接着一声怒吼,“都给老娘老实点,列队,不然死前也要让你们知道老娘的厉害!”

    “哈哈哈,张夫人发怒了,害羞了,大家快列队!”

    众人大笑,很快,军阵出现。

    数百位强者,谈笑风生,笑的灿烂,阳光照耀,仿佛在站军姿,仿佛,在迎接新的一天。

    一位位强者,灰飞烟灭。

    没人说一声痛,没人说一句不值。

    值!

    我们怕死,我们也不怕死!

    我们站着死,我们不当亡国奴!

    那一日,军部传令,强者焚道焚身,不强求,自愿!

    那一日,没人说一声不答应!

    我们可以死,只要值得,只要不是跪着去死,那就值得!

    人群前方,谢依梵看着天空,看着那道神魔般的虚影,笑着挥手,我在这,你看到了吗?

    你看到了吗?

    “你这个胆小鬼……居然没给我一个承诺……”

    嗔骂声响起,这位人前严肃的谢部长,今日宛如小儿女,羞红了脸,带着幸福,带着没有得到承诺的不开心,伴随着火光,彻底消失在了这个世界。

    ……

    “小韩……”

    西南边疆,凌依依看向韩旭,笑容灿烂,“我问你……师姐我……真的胸小吗?”

    韩旭苦笑,“没有的事!”

    “哼!就知道方平那混蛋欺负我,故意欺骗我,嫉妒我比陈云曦的大,哼!”

    带着不满,带着骄傲,凌依依昂首挺胸,笑道:“小韩旭,来,和师姐一起,一起走!”

    “师姐,我想和老师一起,你斧头太大……”

    “怕什么,师姐还能吃了你?师姐我还没谈过恋爱呢,临走的时候,李寒松那个混蛋不在身边,就抓你充数了,快过来……”

    “不要,师姐,我喜欢温柔一点的……“

    韩旭惊恐,连忙奔跑躲避,“凌师姐,我不喜欢你这种,我喜欢温柔的,你看人家陈云曦,她才温柔……”

    “混账!”

    “混蛋!”

    凌依依气的破口大骂,浑身都在爆发光芒,远处,有京武老师笑道:“韩旭,你这小子,胆子够大!不过,老师喜欢!”

    “哈哈哈,韩旭,你这小子,有点眼光,你倒是早说啊,早说,我们去魔武,抢了她陈云曦,谁敢说个不是?”

    “就是就是,魔武算什么,算个屁!还第一武大,我们京武是吃素的吗?”

    “没了方平,魔武算个球,压了他们几十年,还敢翻身,下次遇到了他们,锤死他们!”

    “老王,你还吹呢,没睡醒吧?不怕被揍?”

    “呸,你是说李长生?让那孙子来打我啊!”

    这一刻,一位老者,满脸的不屑,满脸的鄙夷,“李长生就是个孙子,来打我呀!打我呀!我好怕怕呀,切,那孙子敢来,一根手指头碾死他!”

    “哈哈哈!”

    众人大笑,马上有人接话道:“不错,那孙子算个球!来啊!何止那孙子,方平那孙子来打我啊,玛德,这孙子以前还敢欺负我们京武,谁怕他啊!看他小,不打他而已!”

    “不错不错,我们京武可是有底蕴的,有文化的,魔武就是一群流氓!”

    众人哄笑!

    爽!

    就骂你们了!

    怎么着?

    打我啊!

    我怕你们不成?

    一群京武师生,纷纷大笑,猖狂的不可一世。

    就骂你们魔武的人了,怎么着啊,不服气,你们来啊!

    不给你们机会!

    “走了,魔武的家伙打不到我们了……”

    众人笑着,闹着,身影渐渐消散。

    这片土地,他们爱的深沉。

    这方世界,他们也爱的深沉。

    没有太大的绝望不甘,只是有些遗憾,后方的这片盛世国度,今日之后,还能否延续下去?

    “愿这盛世……永存!”

    韩旭回头,眺望着,带着笑容,默默念叨了一句,愿这盛世,一直存在下去!

    身边,凌依依笑着,笑着看向天空,看向那几尊伟岸的身影,忽然耗尽全力,大喊道:“方平,老娘不是小胸弟,是大胸弟!”

    “让你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哈哈哈,老娘走了!”

    “……”

    挥舞着巨斧,开心地笑着,老娘走了!

    笑着笑着,落泪了。

    这辈子,还没恋爱过呢。

    李寒松那个大白痴,他到底喜不喜欢我啊?

    带着一些疑惑,一些疑问,凌依依消散。

    ……

    镇星城镇压的区域。

    一位位武者**大道,人群中,有人叫苦连连,“好痛啊!”

    “老子不干了!”

    “太痛苦了!”

    “玛德,你们都死了啊,老子胖啊,肉多,还没烧完呢。”

    “苏子素,别走啊,爷还是处呢,要不我们亲一个再走……”

    “好痛啊……”

    蒋超惨叫着,都哭了,流泪呢。

    还没消散的一些武者,都满脸无奈,丢人!

    都走到这步了,谁怕痛了?

    你这么怕痛,你别烧啊!

    蒋胖子看到了那些人的眼光,眼泪汪汪地惨叫道:“不知道这么痛啊,知道的话,我就不干了啊,好痛苦,爷爷,给我加点火,马上烧死我拉倒,现在好痛啊……”

    蒋超惨叫着,哭着哭着,笑了。

    “好多好吃的,算了,我去吃点好吃的,就忘了痛了……方平这王八蛋,天天让老子吹捧他,今天,不吹这龟儿子了……”

    “我蒋超,无敌!”

    “蒋超,最牛!”

    “蒋超,你好棒棒!”

    “蒋超,你真厉害,我太喜欢你了,爱你哟!”

    蒋超自导自演,笑着笑着,消散了。

    蒋超,你是最棒的!

    ……

    地窟。

    吴奎山满脸颓然,喃喃道:“为何不通知我魔武……”

    他不知道这事。

    其他人都走了,他却是不知道这事,魔武都不知道。

    魔武被安排到了地窟,根本不清楚这事。

    此刻,数十万武者焚烧自己,焚烧大道,此刻,仙源已经黯淡无光,三界,武王声音传荡,“好好活着!”

    是的,好好活着。

    在告诉三界其他人,在告诉地球武者,在告诉魔武武者,好好活着。

    够了!

    不差你们这点!

    仙源,永远也无法成熟了。

    此刻,血雨倾盆,光明变成了血色,数十万武者自断大道,燃烧自己,将力量全都献祭给了张涛,仙源废了。

    哪怕此刻献祭其他人,仙源也成熟不了了。

    这一劫之后,九品境以上武者,有千人吗?

    除了魔武的这一批,人族军中还有一些存活着,守护人族,其他几块大陆还有一些残存者,加在一起,有千人吗?

    恐怕没有了!

    吴奎山痛哭流涕,看着周围那一位位魔武师生,也没多少了。

    魔武军团镇地窟!

    杀戮之下,魔武军团十不存一!

    也没多少了……

    可是……老朋友们都走了啊!

    你们让我们留下,留下看什么?

    看希望吗?

    还是看绝望?

    活着,真的比死了更痛苦。

    “张涛,老子艹你祖宗!”

    吴奎山大骂,好好活着,如何好好活着?

    还不如死了干脆!

    可现在……要活着,武王都不吸收能量了,难道白白送死?

    不可无战功而死!

    那些人,是为了人族而死,他们此刻去死,那就是白白送死,白痴了!

    他知道武王的心思,给方平,留下最后一点念想!

    都死了,他们怕方平绝望了,怕方平心死了。

    可是……真的太痛苦了!

    看着四面八方,一位位熟人死去,真的太痛苦了。

    “方平,好好打……魔武……还在!”

    带着哭声,吴奎山大吼,魔武还在!

    别绝望!

    ……

    泪水,止不住的滑落。

    方平第一次觉得自己不是魔,我不是魔,我有情。

    我真的不是魔!

    我是人王,人族之王!

    我是方平!

    “你们欠我的欠条,都没还我呢……”

    方平疯狂轰击着天帝,那边,武王气机越来越强大了!

    方平轰击着,咆哮着,杀气无边!

    都是这畜生!

    身后的仙源,此刻已经在熄灭,天帝也是震撼,也是沉默。

    数十万武者,无人监督,在这一刻,齐齐赴死,他真的有些震撼了。

    这不是弱者,一群强者!

    最弱的也是九品,最强的,甚至已经开始触碰皇道!

    他们,燃烧了自己!

    这算什么?

    天帝真的震撼了!

    人心……在他看来,不是这样的!

    人族,也不是这样的!

    他知道人族团结,可这是送死啊,自己焚烧自己,那种痛苦,那种绝望,数十万强者,就没人不愿意吗?

    人族,居然没有出现大的动乱!

    这不可能!

    这一刻,无数普通人,弱者,他们还活着,他们走出了家门,走到了街上,走到了田野中,看着天空,眼中都是泪水。

    都在祈福!

    都在祈祷!

    “愿,人族昌盛!”

    “愿,盛世永存!”

    “愿,英灵不灭!”

    “愿,人王,武王……大胜!”

    英雄,永在!

    那些死去的英雄,有他们的家人,有他们的父母,有他们的儿女,有他们的朋友……

    今日,他们为人族赴死,哪怕到这一刻,人族依在,盛世依在!

    悲伤,泪水,幸福……

    我们在享受盛世辉煌!

    直至永远!

    ……

    “杀!”

    无边杀气,充斥着源地,方平疯了,双臂断裂,迅速生长,双腿爆裂,继续生长,战!

    杀!

    不杀天帝,他不愿意,那无数英灵不愿意!

    这一刻,他的源地中,一道道虚影呈现,数十万的虚影呈现,方平的源地,好像在继续扩大。

    其他人也疯狂了!

    轰隆!

    一声巨响,三界震动,书香笑容满面,“我……也是人族!”

    “人王,武王,小主人……书香拜别了!”

    书香笑着,眼神柔和,大量的力量涌入武王体内,看向那边的人王方平,微微点头,又看向那边泪流满面的王金洋,微微躬身,“小主人……若是有可能,将书香葬在老主人身旁……我想陪他……再看看这盛世!”

    王金洋泪流满面,狠狠点头!

    “主人……书香来了!”

    轰隆!

    源地震动,最后的力量,被他用来炸裂源地了。

    源地,再次出现大量裂缝,虚空裂缝。

    书香带着笑容,缓缓消散。

    武王气机更强大了!

    强大的可怕!

    数十万强者献祭自己,为武王凝聚力量,一位皇者,献祭自己,为武王贡献力量,这一刻的武王,甚至隐约间接触到了方平他们这个境界。

    张涛眼中早已是血泪凝聚,可他没哭出来,哭什么?

    武王不会哭!

    永远也不会!

    他要赢,赢得这一场战争,天帝不懂人族,他懂!

    他早已知道这一幕会发生,他没想过会有人不答应,因为……他们都是新武人!

    新武人族,不一样的!

    看着那边,方平疯狂轰击天帝,伤势越来越重,张涛笑了,“小子……今日的你……才有点人王的派头……”

    带着笑容,张涛轻声道:“开启源地,让你爷爷我,进去看一看……”

    “不,不要!”

    方平恸哭,他不要!

    “少他么废话,两个你,不一定打的死他……合一的两个你,可以打死他!”

    武王笑骂!

    他,撑死了达到方平这个境界,可两个方平,一定可以打死天帝吗?

    太难了!

    唯有彻底融合,成就方平,才能打死那个老王八!

    “别耽误,别犹豫,我们是武者,新武武者,新武不灭,我们不灭,你忘了新武的精神吗?此刻,杀敌,杀敌,杀敌!”

    张涛暴喝!

    杀敌,最重要!

    今日,灭天帝,重造三界!

    天帝不死,三界如何太平?

    那边,天帝面色冷漠,你们别想!

    而就在这一刻,三皇合一的怪人,忽然叹息一声,神皇声音传出,有些颓然,有些唏嘘。

    “这就是人族吗?”

    “也许……当我们放弃了人族的荣耀,放弃了人族的身份,就真的不再是人族了……”

    “人族啊,真的让我太震撼了……”

    神皇唏嘘,斗天帝笑道:“这是新武人族,可不是我们这批家伙……穹,昊,老朋友们都走了,要不我们也别耽误了?”

    东皇有些无奈,叹道:“我们还想趁仙源成熟再出手……看来,人族就没想过让仙源成熟,我算是明白了,罢了罢了,走就走吧……”

    三位强者,你一言,我一语,很快,神皇轻笑道:“方平,杀了他!你若是赢了……只希望……你不会成为下一个天帝!”

    唯一的希望!

    唯一的渴求!

    不要成为下一个天帝,为了诛杀天帝,三界付出了太大太大的代价!

    今日之后,三界还有多少人存活?

    今日之后,三界还有几位武者存活?

    方平哽咽着,天帝?

    下一个天帝?

    不会的!

    今日之后,再也没有天帝了!

    轰!

    惊天爆鸣声再起,三强化为一道血雾,笼罩了天帝,一道道裂痕,在周边围绕。

    神皇笑道:“困住他片刻,你融合了武王,对准他脑袋,给这老混蛋几拳,打爆他脑袋,早就看他这脑袋不爽了!”

    这一刻的神皇,不再阴沉,笑声爽朗!

    我们,也曾是英雄!

    包括天帝,他也是!

    可惜,天帝变了,他们变了,只希望……杀了天帝的方平,不会变。

    否则,这三界,数万年后,也许还会上演一场,诛杀方平的好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