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1410章 兽皇陨!(万更求订阅)
    “张涛,方平!”

    北皇冷哼一声,也不耽误,暴喝一声,天地之间出现一尊虚影!

    “兽,来援!”

    这里距离第六重天不远,兽皇很快可以到!

    可他喝声刚起,下一刻,天地之间再次浮现一道虚影,巨龙!

    “玄,汇合!”

    兽皇暴喝一声,也是亡魂大冒!

    此刻,多位强者闯入了第六重天!

    镇天王,书香,铸神使,天狗。

    这几人要杀他!

    单独一个镇天王,他都未必是对手,何况还有多位强者,哪怕他们闯入第六重天,实力不如巅峰期强大,四人联手也足以杀他了。

    北皇比他强,此刻,好像只有方平和武王袭杀北皇,他觉得北皇是能闯来汇合的。

    北皇自己也是这么想的!

    北皇刀出现,一刀劈向大道书,轰隆一声!

    巨响传出!

    这一刻,北皇脸色剧变!

    武王?

    他小心的只有方平,不包括武王,哪怕武王破九了!

    可现在什么情况?

    他一刀居然没能劈碎大道书!

    生死存亡关头,他可是全力以赴,居然没能劈碎大道书,北皇脸色狂变!

    一个方平未必能如何他,可加上强大无比的武王……生死关头!

    “喝!”

    北皇身上气血爆发,玉身闪烁,他的投影在秘境中教了方平《金身诀》,他本就走的肉身一道,此刻也是肉身强大无比!

    隐约间,甚至比方平都要强大一些。

    “破!”

    北皇直接放弃了北皇刀,双手暴吼一声,擒拿大道书,要撕裂这大道书!

    与此同时,各地都有皇道气息爆发。

    第六重天,第九重天的大战爆发了!

    其他皇者,也迅速感应到了。

    不管他们心中如何想,此刻,不断有人暴喝道:“坚持住,我们很快便到!”

    无论如何,哪怕心中恨不得这两位去死,面子功夫还是要做足的。

    这些强者,纷纷朝这边赶来。

    可北皇却是心中大震,最快要半盏茶时间,五分钟……比上次救援南皇还要时间更长!

    他等的到吗?

    之前他有信心,现在……没了!

    一个武王,居然压制了他!

    “不可能!”

    他真的不敢相信,哪怕武王破九,可没有证道,如何会这么强?

    “原力……”

    他难以置信地看着武王,怎么会?

    他怎么会凝聚原力!

    哪怕北皇,此刻也是用气血之力在战斗,不是他不能用原力,而是精神力和气血之力相差太大,转换成原力,还未必有现在强大。

    “你们……”

    他看着后方默默围杀而来的方平,看着前方的武王,一脸的愤怒和不甘!

    原力!

    这两人都是用的原力,这不正常!

    方平一直在用原力就算了,武王明明之前气血之力和精神力相差不小,为何也能用原力爆发?

    北皇怒吼一声,双臂如金刚,轰隆一声,将大道书撕裂!

    老张不慌不忙,淡笑道:“大道有万千,我走万道!”

    轰隆一声!

    大道书展开,之前一页纸破碎!

    大道有万千,你撕裂了一页而已!

    老张已经手持教鞭赶来,竹鞭一下子抽出!

    北皇挥拳杀去,肉身强悍无边!

    身后,方平幽幽道:“不要当我不存在好不好!武王不是主角!”

    轰!

    方平刀劈天地!

    9000万卡的爆发!

    单是他一人,就超越了北皇。

    北皇怒吼一声,他入第九重天,本就被削弱了一些,可此刻……让方平有些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北皇怒吼一声,下方的第十重天忽然动荡起来!

    下一刻,一枚灰不溜秋的如同石子一般的玩意,直接从第十重天破空而来,飞入了北皇体内!

    “道果!”

    一声低喝响起,下一刻,有人暴喝道:“快,镇压第十重天,玄,不要乱来!”

    “乱来?”

    北皇冷哼一声,气血大盛,冷冷道:“都想看我死,那就都别想好过!方平,杀了我,道果你们也别想夺走,本皇今日就算是死,也要自爆了这道果,让你们一无所获,让这源地诸强,都受这源地之乱之苦!”

    北皇太干脆了!

    他直接没隐藏道果,他甚至都没想过自己死后,道果可能不会被发现,可能继续潜伏寂灭,等待复苏。

    他直接取走了道果,不管第十重天的暴动!

    也不在乎被杀之后,道果直接被发现。

    真被杀了,他就爆了这道果!

    方平也是微微一震,接着笑道:“好,够干脆!皇者……多少还是有几分气魄的,真够干脆,那就杀了你!”

    北皇冷哼一声,他在赌!

    赌天帝出手!

    要不然,今日他被杀,道果必破!

    一个武王他都不是对手,何况还有个方平,双方夹击他,他死定了。

    “平乱!”

    方平也不管那些了,夺不到就夺不到,杀了他再说!

    长刀刀芒爆发,覆盖星空!

    武王竹鞭落下,北皇破碎虚空,消失在竹鞭之下,持刀迎击方平一斩。

    轰!

    双刀碰撞,北皇手臂爆发出灿烂的光芒,肉身之力强大的他,此刻只是受了一些轻伤,却是震退了方平!

    后方,张涛骂道:“拦他不拦我,看不起我?”

    这可是自己大放光芒的一天!

    居然不给面子!

    北皇懒得理会他,此刻,第十重天在剧烈动荡,北皇却是没看见一般,任由第十重天在破灭,真要继续破灭下去,他的大道也会崩溃。

    可他不在乎了!

    命都快没了,还在乎这个?

    让天帝去着急吧!

    “破灭!”

    轰!

    北皇一拳轰击竹鞭,天地崩裂,大道书瞬间破碎数页。

    “湮灭!”

    北皇再喝一声,气血燃烧,虚空被焚烧,方平刚杀过来,浑身如同被火烧,气血被点燃,瞬间,所有头发被烧光!

    那边,远处观战的苍猫,夹着尾巴就跑,北皇可是比它强,差点把它猫毛都给烧了。

    三人瞬间战成了一团!

    ……

    第六重天。

    兽皇咆哮,这一刻,也是彻底不管不顾了,有样学样,轰隆一声,第六重天中,一块黑色泥土进入他体内。

    轰!

    兽皇也是气血大盛!

    咔嚓……

    第六重天开始破碎,大量的裂缝开始蔓延,好像要破碎这天地。

    兽皇化为巨龙,咆哮道:“想坐视我们去死?做梦!天下妖族,为我加持!”

    轰!

    一声爆响,天地之间,这一刻无数妖兽力量开始流逝!

    兽皇却是越来越强大!

    “杖来!”

    一声暴喝,地窟大陆上,妖帝脸色发白,看着天空,面色冷漠,却是阻挡不了力量流逝。

    而苍猫那边,钓鱼竿却是颤动起来,要回归兽皇那边。

    苍猫死死拽着兽皇杖,气的大骂道:“本猫的,本猫捡来的,那就是本猫的!不是你的,不许抢!”

    兽皇也是大怒,却是无可奈何!

    此刻,镇天王已经杀来,闷不吭声,劈头盖脸就是大刀狂劈!

    镇天王比他可要强大!

    其他几人,书香也不弱,原本他倒是没把那两位放在眼里。

    可很快,兽皇知道自己错了!

    天狗不提,这一刻,铸神使笑眯眯的,也不参战,笑眯眯道:“好不容易研究了一下道果,总算有些收获,兽皇,我就拿你做实验了,谢谢你给我提供实验的机会!”

    兽皇还没听明白,就见铸神使不管他,而是走到了那些裂缝之上,小心翼翼地避开裂缝,喃喃道:“这就是大道裂缝,汲取了力量之后,产生的本源裂缝啊!”

    这里,就是力量被吸收之后,产生的源地裂缝。

    铸神使笑眯眯道:“我们的力量,都源于这边,源地的力量。不知道兽皇同学可听过虹吸原理?两个水瓶,水不一样多,你弄一个管子,高的一端插入水少的那个瓶子里,记住,水平面别弄一样高,管子另一边插入水多的那一端……

    你会发现……真他么有趣,水多的那个瓶子居然会自动往水少的那边流水。”

    铸神使感慨道:“人间的初中物理知识,太有趣了,我一直在想,咱们吸走了源地的力量,那是不是意味着源地这些裂缝太缺少力量了,被你吸走了,所以想吸回来……

    你干嘛不给吸呢?

    道果,其实就是个塞子,把你们之间的联通的管子给堵住了,所以勉强能不被吸走力量。

    那拔掉了这个塞子……那就可以吸了,你居然自己给拔了!”

    “……”

    兽皇听的一愣一愣的,却是有些不好的预感!

    下一刻,铸神使真的抛出了一个巨大的管子,一头忽然塞入了一条巨大的裂缝中,另一头却是抛向镇天王,哈哈笑道:“老家伙,干活,给我吸他!老子看看有没有用,有用的话就发了,老子带着这管子,去老子在的那重天,看看吸不吸力量,没道果也没关系,力量归还就行,老子就先走一步了!”

    镇天王也是无语,却是接过了巨大的管子,忽然对着兽皇罩去!

    兽皇其实已经感受到了巨大无比的威胁!

    他虽然不懂,可不代表看不出来这些人要干什么,顿时咆哮一声,疯狂后退!

    可他体型太大,镇天王还是随手一抛,将管子一头丢到了他身上。

    这管子,如同活物一般,忽然吸在了他身上。

    轰隆!

    兽皇力量出现了失控,大量的气血之力被吸收,通过管道,瞬间流入了裂缝中,而之前在变大的裂缝,这一刻忽然变小了许多。

    铸神使脸都红了,激动的!

    还真行!

    果然,源地需要他们归还力量,可惜吸力不够大,加上道果当塞子,堵住了那孔,让皇者的力量不会流失。

    可现在,兽皇收走了道果,塞子被他自己打开了!

    铸神使都快激动的发狂了!

    这是兽皇的,还有个北皇也是这样,自己弄走了塞子,现在北皇在被人狂殴,自己是不是也可以去吸一下?

    脱困的希望啊!

    铸神使大笑,这根特殊的管子好像可以加大马力,瞬间马力全开,疯狂吸收兽皇力量,填补那些缺陷!

    而这时候,镇天王和书香的目的,便是固定住兽皇,让他无法摆脱这管子!

    让他力量被全部吸收,归还给源地!

    当然,镇压兽皇留下的裂缝可不是他们的目的,铸神使嘿嘿直笑,直接破碎虚空,拽着管子要回到自己的地盘,他要去填补自己的裂缝了。

    “诸位,别打死了,慢一点,等我吸完了再说,千万要小心,别打死了!”

    铸神使哇哇大叫,千万不要打死啊,打死了,自己到哪弄这么强大的力量补漏洞去!

    在众人无语的眼神下,铸神使很快就抵达了四重天。

    这里,就是他扎根的地方。

    五重天,那是黎渚的地盘。

    下一刻,四重天中,铸神使道果被自己取走,露出了裂缝,管道一头,被他迅速塞进裂缝!

    这一刻,铸神使爽的哇哇大叫!

    真爽啊!

    用兽皇的力量修补漏洞,兽皇可要比他强的多,可现在,越强越好,越强越容易修补完成。

    那边,天狗咆哮道:“打铁的,给本帝留一点!”

    “呸,你大道被控制,还是天帝的走狗,要什么玩意,要了也白要,镇老鬼,待会剩下的送你一点!”

    铸神使嘿嘿直笑!

    爽!

    看看,什么叫坐享渔翁之利,这就是?

    看看,什么叫智慧?

    这就是!

    现在,你兽皇爆了道果都没用,力量消散不了那么快,老子还能继续吸!

    天狗大怒,忽然咬牙切齿,不给老子是吧?

    自己去抢!

    “汪!”

    一声狗叫响彻天地,天狗张大了嘴巴,朝被压制的兽皇咬去,老子直接吃了你!

    兽皇剧烈咆哮,挣扎!

    他被镇天王和书香压制了,这不是关键,压制的话,他可以反击,可那根管子好像扎根进入了体内,不断吸收他的力量,那是源地的吸收之力,加上这根管子的特殊,导致他力量剧烈流逝!

    非但是那边,他自己所在的第六重天,裂缝也在吸收他的力量!

    双重吸收!

    这简直相当于他一人镇压两重天,还要被几位皇者围杀,哪怕是破亿的皇者,遭遇这种事,也是力有不逮!

    ……

    三十六重天。

    神皇忍不住惊叹道:“天才!”

    真的天才!

    都快遗忘造了,遗忘这个三界第一铸造师了。

    可今日,造让大家知道了什么叫天才。

    他用一根管子,居然彻底压制了兽皇,让兽皇越战越弱,一人相当于镇压两重天,若是管子有个分叉口,是否可以让兽皇一人抵抗三重天?四重天?

    肯定可以!

    前提是,那些地方的裂缝在传递吸力,有人取走了道果。

    强大的兽皇,这时候成为了待宰牛羊!

    力量越战越弱!

    镇天王和书香可不是弱者,两人彻底压制了他,天狗更是疯狗一般,疯狂吞噬他的肉身,这么下去,兽皇很快会被吃的皮都不剩!

    “是天才……”

    斗也点头,不是天才,也打造不出仙源。

    三界的神器,八成都出自这人之手,他不是天才谁是?

    “他想脱困……”

    斗天帝低声呓语一句,神皇却是微微摇头,叹息道:“三界天才很多,他是其中拔尖的,可惜……他不能走,也走不了。

    天才的发明,可惜,道果呈现了!”

    是的,道果呈现了!

    铸神使收走了道果,才让裂缝呈现,才让裂缝具备了吸力。

    他把道果暴露了!

    至于兽皇,他死定了。

    面对这么多强者,还在削弱力量,镇压两重天地,这要是不死,那镇这些人也太废物了!

    果然,随着神皇话音落下。

    第六重天,兽皇露出了浓烈的悲哀之色!

    他死定了!

    力量被削弱的太多了,还要面对两位不比他弱的强者,镇甚至比他强不少,他还能活下来吗?

    不能!

    “哈哈哈……数万年算计,都是一场空!”

    “妖族……妖族就要永世为妖?为奴?”

    “天帝!”

    此刻,兽皇身躯巨大无比,巨龙之身,映射三界!

    “天帝!”

    兽皇再次咆哮一声,“你答应过我的,答应过我,只要我能走出妖皇道,就庇我妖族不灭,庇我妖族不再为奴……”

    虚空中,浩瀚精神力传递而来,天帝叹息道:“老朽,也不想你死……”

    真假难辨,可他的确不想兽皇道果崩溃。

    可现在,情况急剧而下,兽皇居然差点被铸神使弄出来的东西吸干,这么下去,道果必然会崩溃的!

    兽皇这时候反而没那么激动,冷笑一声,也不在乎真假,冷喝道:“本皇也活了这么多年,倒也不在乎生死,到了这地步,我必死无疑……

    本皇只想知道,想让我死的是你还是穹?

    下一任兽皇,又是谁?

    鲲鹏?

    那个胆小怯懦之辈,他也能代替本皇成皇?

    被人算计而不自知,他有何资格代替本皇?”

    天帝再次叹息。

    兽皇好像懂了,冷笑一声,此刻,虽然力量被吸收,不过镇天王和书香好像没怎么出力,还真怕打死了他,力量溢散太多。

    兽皇也乐得轻松一些,大概知道了所有人的算计。

    “想让天木和鲲鹏同时成皇,双道合一,在一重天内凝聚道果?”

    兽皇冷笑一声,这两个家伙也能代表妖族?

    天木代表妖植还想,鲲鹏有什么资格代表妖兽一族?

    自己不降临三界以来,妖族式微,沦落到了三界人族都敢捕杀妖族锻造神兵。

    自己没被困之前,妖族岂有这境地?

    看了一眼镇天王,看了一眼书香,兽皇忽然笑了,“给我留一些力量,留一些就行,我要给我后裔留一些,让他证道成皇!”

    镇天王微微一震!

    “他们想害死我,让两位新皇证道,完善妖族之道,妄想,我不好过,岂会让他们好过!”

    “哈哈哈!”

    兽皇大笑一声,这一刻,忽然吐出一颗巨大的明珠,“他也算你们人族一方强者,他成皇,有益无害!我虽死,龙族依旧是妖族之皇!

    我死,非你们之故,只怪我野心太大,实力却是不足,妄图浑水摸鱼,让三界变为妖界,可笑,愚蠢,今日我方明白,一切……都要靠自己!”

    话落,巨大的明珠忽然击破苍穹!

    轰隆一声,破碎了虚空!

    下一刻,明珠降临源地,巨大的明珠之上,出现了兽皇残影,看向灵皇,面露笑容,“灵,相识三万三千载,今日我必陨,给个薄面,断吾儿之道!”

    灵皇看着他,微微蹙眉。

    “灵,三万多年前,你部求雨,你父跪求天地,无雨,我路过,席卷天湖之水,降雨三日,此情,可还?”

    此话一出,灵皇脸色微变。

    此刻,叹息声再起,“鲲鹏和天木当成皇,凝妖族之道果……”

    灵皇凝眉,半晌,低沉道:“龙变天木也可成皇,凝妖族道果!”

    叹息声消失,下一刻,灵皇回手一掌,将一根血管拍碎,并非断道,而是断了仙源控制。

    “多谢!”

    哈哈大笑声响起!

    下一刻,巨大的明珠朝人间飞去,朝龙变天飞去。

    此刻,龙变御空在天,脸色复杂。

    远处,巨大的明珠飞来。

    明珠之上,兽皇虚影呈现,笑道:“你只是我精血后裔,并非嫡传!不用记我人情,不用挣扎是否为我报仇,我只是不愿将妖族交给鲲鹏!

    你与人族为友,人族有武王,有人王,有镇……你比鲲鹏更适合成为妖皇!

    鲲鹏,懦夫!

    色厉内荏,建妖庭,却是贪生怕死,妖族覆灭也不敢出声……

    得罪人王,得罪武王,妖族在他手中,迟早覆灭!

    龙变,成皇,是责任,是枷锁,你可愿意,套上妖族之枷锁,套上皇者之枷锁?”

    龙变脸色愈加复杂!

    下一刻,龙身呈现,低沉道:“我愿成皇!”

    “哈哈哈!”

    兽皇大笑,下一刻,明珠钻入龙变体内!

    轰隆一声!

    原本破七的龙变,此刻,接连破门!

    一门破,二门破,三门皆破!

    巨大的明珠,瞬间消失,彻底失去了力量!

    第六重天,兽皇已经无法维持巨大的龙身,缩小了许多,却是哈哈大笑,低喝道:“诸位,能否让本皇再助他一臂之力!”

    镇天王凝眉,天狗有些不乐意。

    不过很快,镇天王沉声道:“好!”

    “哈哈哈!”

    兽皇再次大笑出声,忽然飞离了几人的控制,并未逃离,而是迅速朝三门那边飞去,轰隆一声,眨眼间,撞破了一门!

    “龙变,今日成皇,当为龙皇,不为兽皇!我来接引你!”

    一声暴喝,一条巨大的龙躯,忽然从门外朝断道之外的龙变延伸而去!

    轰隆隆!

    龙躯开始炸裂!

    几块星辰石落入龙变体内,兽皇巨大的脑袋,一路朝前延伸,眨眼间,鲜血淋漓地出现在龙变脚下!

    “踏上此路,破开三门,妖族……不灭!龙族,为皇!”

    龙变化为龙身,此刻,巨大的龙头上,两只巨眼流露出无比复杂的眼神。

    踏着兽皇之躯,证道成皇!

    “吼!”

    龙吟声起,龙变不再犹豫,龙爪抓住巨大的龙躯,沾满了鲜血,迅速度过断道!

    走一截,后方的兽皇躯体炸裂一些!

    直到走完了断道,轰隆一声,兽皇炸裂!

    “父皇……”

    一声低不可闻的呢喃响起,龙变脸色复杂至极。

    “哈哈哈,鲲鹏,你想成皇,下辈子吧!”

    兽皇大笑声传递三界,“你这手下败将,也配成妖皇,痴心妄想,本皇纵死,依旧不会让你证道,哈哈哈!”

    轰隆!

    一声爆鸣,这一刻,第六重天,一枚道果炸裂!

    天地变色,哀乐大起!

    “兽皇,陨!”

    三界漆黑一片,无数妖族匍匐在地,恸哭失声!

    兽皇,陨落了!

    “送兽皇!”

    下方,鲲鹏陡然暴喝一声,送兽皇一程!

    我是懦夫?

    也许吧!

    可这妖族,亿万生灵,今日,失去了最大的庇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