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1369章 回家!
    “哈哈哈!”

    方平放声狂笑!

    九重天上和禁忌海中,皇者们居然失态了!

    失态……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自己的事他们也不知道,可现在,他们可能知道了点什么。

    谁在自己身后?

    谁为自己提供了系统?

    也许,这些皇者心中已经有了猜测,有了人选了!

    方平大笑道:“诸位若是有线索,可以告诉我,免得我被那人算计了,若是我是他的替代品,我这么强,人家不是直接可以脱困了?

    诸位,悠着点吧,谁先脱困,谁就占据了先机,小心你们最终都不得好死!”

    九重天中。

    人皇轻轻吐气,恢复了平静,声音震荡虚空,“方平,你越是如此,死的越快,你自己明白。”

    幕后黑手要防!

    可方平呢?

    也要解决!

    否则,真被别人成功了,皇者都没好下场。

    皇者是什么?

    在皇者自己心中,都是填坑的材料。

    我想把你填了,你想把我填了。

    所以,大家彼此牵制,神皇和斗天帝这些人,真的无法脱离源地限制?

    真的没法降临三界?

    这八千年来,他们几乎不曾出现在三界,不是不可以,而是不能,其他人在牵制他们!

    所以,方平要解决!

    这家伙,已经成了大患!

    人皇声音平静,听不出什么愤恨恼怒,只是平平淡淡地告诉方平,你的意思我们都懂,你想让我们将注意力放在幕后之人身上。

    可你忘了,你才是弱者,杀了你这棋子,幕后之人布局再多,都是无用!

    因为棋子死了!

    “方平,有些话,不该说。说了,后果……你也许承担不起。”

    人皇不知是劝诫还是随意说说。

    可事实就是如此!

    幕后黑手不见得能杀,可方平,能杀!

    这一次,大家没准备好,下一次……必杀方平!

    方平仰天笑道:“承担不起?我有何承担不起的?说的好像我不说,你们就不会杀我似的!既然如此,我难受,你们都别想好过!”

    “想杀我……我既然说开了,我背后的那位,会不会保护我?”

    “也许是杀你呢?”

    人皇平静道:“你已破九,该收割了!”

    方平哈哈笑道:“若是寻常皇者算计我,也许是时候了!可是……能布下我这么强大的棋子的家伙,我觉得最少也是神皇那个级别的吧?

    我现在才刚破九,他就着急了?

    不至于吧!

    他也许还想等我更强大一些呢,所以你们杀我,他一定会阻拦的!

    别说……神皇和我关系真好,前前后后送了三道分身给我……不会是真的故意送的吧?”

    方平忽然凝眉道:“难道真的是故意的?送我分身,送我气血,送我神兵,甚至道树还是他徒弟,若不是道树,我根本不会进入秘境,不会破九,不会拿到道树的皇核,不会融合了九皇印……”

    方平惊讶道:“神皇简直是善财童子,他故意让我成长的吧?”

    “……”

    九重天中再次安静了下来。

    最怕安静!

    越是安静,越是有问题。

    是故意的吗?

    这一刻,谁敢保证不是故意的!

    方平的成长,和神皇关系大吗?

    太大了!

    方平最快的一次进步就是在秘境中,而秘境,就是道树开启的,就是羿天王带人开启的。

    若不是这一次,方平现在撑死了破七。

    哪会这么快破九!

    方平很快不在意这些,继续笑道:“算了,随便他吧!纪,还打不打了,不打我可回家了!”

    人皇并不接话。

    今日降临的只有他一人,方平这边,破九有数位,打吗?

    他其实也没心思找方平麻烦。

    方平……可是个关键人物。

    可以牵制很多东西的!

    人皇不语。

    这代表战斗结束了。

    方平无法判断人皇此刻的心情如何,心思如何,人皇不动手……他反而有些警惕。

    越是能忍,图谋越大!

    人皇很能忍,方平觉得,三界皇者之间的关系,也许比自己想象的更复杂!

    一旁,镇天王皱眉,朝方平摇头。

    别再说了!

    越说,麻烦越大。

    “小子,回人间,快点!”

    镇天王传音,语气有些急迫,“人皇还在九重天上是好事,幕后之人不敢此刻对你下手,以免被人皇发现端倪,断了他后路。

    人皇要是不在,你小子麻烦大了,什么话都敢说!”

    若是人皇不在九重天,方平刚刚那番话一出,幕后之人若是风云,现在的方平……可能会被人下黑手。

    方平笑道:“没事,风云在,人皇在,斗天帝分身、东皇分身都在,三界强者都在听着,除非那家伙现在要杀光了三界之人,否则……他不会此刻对我下手的!”

    敢自爆,方平就做好了迎接麻烦的准备。

    不过,他不在乎。

    有些时候,未知的敌人更可怕。

    敌人若是出现了,哪怕再强,他也没那么恐惧。

    现在,系统的制造者真出现了,方平反而更安心一些。

    若是幕后之人不是人皇几人,这几位现在肯定会盯着自己,幕后之人也不敢此刻对自己下手。

    一方面是不安全,一方面则是怕出现纰漏。

    人皇和风云,现在反而成了方平保护自己的一种手段。

    他们在盯着我!

    你敢现身吗?

    当然,危险还是有的,很大。

    皇者们经过这次之后,再加上为了铲除幕后之人的棋子,接下来若是再来袭,必然是雷霆一击!

    真正的雷霆一击!

    这次,前后死了10道分身,丢了两柄至高神器。

    这么强大的力量,屠皇都有一定的把握,前提是安排好。

    可现在,都没了。

    那下一次,九皇再有布局,就不会是现在这样了,正如方平说的,最少两位皇者真身降临!

    若是再高估方平一些,三位都有可能!

    当然,也有可能按兵不动,等待界壁破碎,全部降临三界!

    ……

    方平心思转动,没有说什么。

    很快,方平喝道:“走,去地窟!”

    说罢,方平破空而出,迅速朝地窟飞去。

    那边,鸿宇几人却是没回地窟,此刻,几人迅速聚集到了一起,脸色难看,没人回去,也不敢回去。

    方平哪怕现在屠灭了地窟,他们也不会回去的。

    只要他们不死,其他的不用在乎。

    不过……

    鸿坤还是有些沉重,低沉道:“他现在三界几乎无敌,皇者不出,谁是他对手?三界一统的计划彻底破碎,方平会不会此刻趁机入侵地界?”

    鸿宇想了想,摇头道:“应该不会!人族虽说最近实力暴涨,可地界和海域广袤无边,方平不敢此刻分兵,也不敢将人分散到各地,就不怕被袭杀?”

    现在,人族都窝在地球上,有界壁保护,只有通过通道才可以降临,包括九重天也是。

    皇者是不可以直接降临人间的!

    因为人间有天人界壁在!

    所以想入人间,只有那些手段,走地窟通道,或者走天外天通道,可现在,天外天除了龙变天还连接着人间,其他几大天外天,哪怕和人间联盟,也不再开辟人间通道。

    想进人间,只有那107条通道,人族防守很严,谁进入都会很快被发现。

    可一旦人员分散到了地界,海域,那人族就失去了最大的保护罩。

    “方平……”

    鸿宇叹息一声,眼神复杂。

    黎渚更是唏嘘,有些感慨道:“我第一次见方平,是在天植城,那一日,他在皇宫之中,以八品境实力,与我对峙,胆大包天,祸水东引,甚至在皇宫之内,栽赃给我……”

    真的唏嘘!

    那时候的方平,胆子已经大的可怕!

    八品境实力,那时候城中可是有真王存在的。

    而方平,居然敢深入虎穴,当着很多强者的面,栽赃给他,说他黎渚才有问题。

    那时候,方平冒充枫灭生,搅的天植城差点大乱。

    而他,一念之差,那一次没有揭穿方平,也没有杀方平。

    结果,方平崛起的快的超乎他想象!

    这些事,众人其实也有些耳闻,鸿坤没好气道:“当日你要是杀了他,就不会有这么多事!”

    黎渚笑道:“祸福难料,岂能说都是祸?没有他,坤王觉得,我们真的有希望摆脱皇者吗?”

    黎渚心态还不错,笑道:“现在,九皇关心的不是我们,是他!若是没有他,我们便是九皇的眼中钉,一举一动都在皇者关注之下!

    没有他,任凭我们千般算计,最终还是要落入皇者瓮中。

    方平是祸是福,现在可是难说的很。”

    方平的存在一定是坏事吗?

    若是那家伙不一天到晚想着干掉他们,大家觉得,方平就是天大的好人,帮他们遮风挡雨的存在。

    可惜,那家伙成天想弄死他们,所以现在是祸福相依。

    是祸是福,看未来!

    说着,又看向鸿宇,笑道:“宇兄当日在王战之地,还救了他一次,否则他也不会活到现在,宇兄现在有何想法?”

    那一次不是鸿宇,方平也未必能拉来月灵这助力。

    不过,鸿宇还是笑着摇头道:“那一次就算没我,他也不会出事。他是人族的希望,那一次其实就可以看出来了。

    一般人,镇天王未必会出手救援。

    方平的话……镇天王可能会出手。”

    八千年来,镇天王几乎没怎么出手,也没救过什么人。

    可也不是绝对!

    武王,镇天王就暗中出手救过。

    一代天骄,亿万中无一,这样的存在,哪怕镇天王也不会坐视对方死亡。

    所以,之前他不帮方平,方平大概率也不会死的。

    众人没再说话,一个个看向地窟方向,陷入了沉寂。

    曾几何时,他们想过,自己这些人居然会被人逼的连老巢都不敢回了?

    此刻,众人心中也是复杂无比。

    ……

    地窟。

    方平踏空而来,魔威盖世!

    三年前,地窟是魔。

    三年后,方平是魔!

    巨大的地窟,此刻强者都在瑟瑟发抖,无数人匍匐在地,战栗,恐惧,不安!

    不管是真王之下,还是真王之上,此刻都在发抖。

    方平太强了!

    强大到,若是他愿意,今日便可覆灭地窟,灭绝这百亿生灵!

    方平踏空而行,虚影覆盖天地,嘴角微微扬起,眼中带着桀骜和杀气,冷冷道:“都怕什么?还能真灭了你们数百亿生灵?”

    “我方平是这种人吗?”

    “百亿以上的生灵,就是百亿只蚂蚁,踩死也是罪过!”

    “不过……杀个几十亿,好像也不算什么!”

    方平轻笑一声,说的云淡风轻,然而这一刻不知道多少人吓得失禁!

    杀个几十亿……不算什么!

    方平敢吗?

    他敢!

    方平的魔名太强了,为了抹黑方平,地窟没少宣扬方平的血腥暴戾,以前是为了让地窟武者可以有胆魄和人族交战。

    今日,却是成全了方平的魔名!

    这是真的魔!

    他敢的!

    他在外域,早就制造了无数杀孽!

    很早之前,方平就炸毁过外域王城,一城百万人,全都死于非命,那时候方平才几品?

    高品武者都不是!

    天南地窟那一次,方平炸毁了蔷薇城,这一点可不是没人知道,很早之前就传开了。

    “你这魔头!”

    “魔鬼!”

    “……”

    偌大的地窟,也不是真的全都是贪生怕死之辈。

    这一刻,有人腾空而起,大声怒喝!

    魔头!

    “你想屠灭神陆,屠灭神陆百亿生灵,就不怕遭天谴?”

    “这里有稚童,有妇孺……你这魔头,就不怕遭报应吗?”

    “……”

    泣血般的怒喝,咆哮!

    方平面色平静,身后,武王这些人面色难看。

    魔?

    方平不是魔!

    武王冷冷道:“你地窟入侵我地球之时,怎不见你站出来说一声屠戮无辜!”

    “而今,你地窟之王,不愿守护尔等,临战脱逃,怎不见你说一声王者无能?”

    “昔日,你地窟屠戮人族军民,多少天骄人杰,死于你们手中!”

    “他们也是孩童,武大学子,战死数十万,都是一代人杰,都是花样年华,怎不见你们说一声不该杀?”

    武王怒斥!

    武大!

    武大学生多大?

    小的十七八岁,大的也不会超过25。

    都是人杰!

    有些人,家境富裕,有些人,父母强大,二代很多。

    可这些人,上了地窟战场,都没有退缩一步。

    武大学子战死一人,那都是巨大无比的损失。

    何况,还有大量军人战死,其中大半都是普通人。

    此刻,被地窟之人怒斥,武王也是大怒。

    方平却是不在意,淡淡道:“胜者为王败者寇!三界,就是如此现实,如此血腥,何必解释!”

    轰隆!

    气血爆发,这一刻,凡是腾空而起的武者,不管在哪,不管多强,纷纷爆碎!

    方平没张涛那么憋屈,张涛想走圣道,走教化之道。

    而方平……走霸道!

    走杀道!

    红脸白脸都要有人唱,他方平,就该是刽子手!

    何须在意这些!

    “都跪好了,谁抬头,谁起身,那就死!”

    方平声音平静,真正的魔王降临!

    踏空而过,一路朝天植王庭走去,凡是腾空的武者,纷纷爆碎,连一句话都无法留下。

    凡是不跪的地窟民众,纷纷被震成了血沫。

    这一刻,百亿生灵匍匐,偌大的地窟,鸟雀无声,安静无比!

    这就是魔!

    小儿止哭!

    身后,张涛、铁头几人都是脸色复杂。

    谈不上多大的兴奋,只有一些空落落的。

    方平是英雄!

    人族的大英雄!

    今日,却是被视为魔头,他们难受吗?

    有一些!

    不过,人族的英雄,地窟的魔头,好像也正常。

    方平出道以来,击杀了太多地窟强者。

    一侧,李老头眼神闪烁,陡然传音张涛:“若是最后一战赢了,你还没死,三界一统……不管方平战死也好,活着也罢!他都是英雄!

    你胆敢抹黑他,为了所谓的大一统,将他定义为魔,我就杀了你!”

    张涛看着他,李老头也盯着他看。

    “除非我死了……否则……你敢!”

    为了三界一统,总有人会站出来背锅,谁?

    方平!

    最合适,也是唯一的人选!

    他是魔,那他的行为就是错的。

    为了三界一统,人心归顺,张涛活着的话,会做吗?

    可能会!

    李老头此刻情绪复杂,复杂的无以复加,你敢将他定为魔,他若不死,绝不会答应!

    方平,为了人族而为魔。

    是人族逼他走到了这一步!

    三界最大的刽子手!

    “不会的……不会的……”

    张涛语气也是复杂,很快,咬牙传音道:“你为何觉得我会如此做?我守护人族,那是因为人族生我养我!

    人族是根,是家!

    地窟是什么?

    是敌窟,是魔窟!

    若是真有那一日,那就铁血镇压,岂会有你说的一切发生!

    杀一人不够,那就屠一城,屠一城不够,那就灭一国!

    你真以为我张涛,是那种良善之辈?”

    “那最好!”

    “用不着你来教我,你还没这资格,你这王八东西,跟着方平小子混了一些时日,是不是忘了老子的手段了?”

    张涛恼火,怎么跟你大爷说话的!

    还威胁你大爷我了!

    这小王八蛋……是的,小王八蛋!

    李老头比他小了接近30岁,张涛当部长的时候,李老头还在魔武跟着老校长学习,张涛见过他几次,当孙子似的训。

    现在倒好,还要造反了!

    李老头嘴角一抽,传音骂道:“别嚣张!你以为现在还是以前?你一个破七给我低调点,不想揍你而已,要不然打的你尿失禁!”

    “好啊!”

    张涛也是气急,传音道:“你真以为老子奈何不得你?你这吞金兽,要不是吞了太多资源,能站在老子跟前说这话?”

    “那也不是你给的,老子自己挣来的……”

    “你要脸吗?”

    李老头不以为然,传音道:“怎么不是我挣来的?投资挣来的不是挣来的?方平这小子,以前苦哈哈的,老子送了几颗气血丹,现在他回报我,怎么了?”

    “……”

    张涛脑壳都疼!

    送了几颗气血丹……

    你好意思说出口!

    能有几十万吗?

    现在,你这混蛋玩意,吞的东西能用钱来计算?

    真要用钱,那就是几百万亿!

    你他么这投资回报率是真的高,几十亿倍的回报都不止了!

    李老头鄙夷道:“比你好,我好歹以前还投资过,那时候他连武者都不是,你倒好,他去地窟发财了,你才半路摘桃子,不要脸!”

    “滚蛋,不是老子,他早就死在地窟了!”

    “那是你应该做的,你是部长,他是武大学生,你不该保护他?”

    “我……你还是魔武老师呢!”

    张涛气急,他发现自己今天说不过这家伙。

    怎么了这是!

    自己很能说的,李长生这家伙,以前三杆子打不出一个屁来,今天怎么这么能说了!

    李老头得意洋洋!

    没话说了吧?

    而就在这时候,旁边,一只猫,骑在天狗脑袋上,端着杯饮料在喝,等两人不说话了,好奇道:“你们怎么不对骂了呀?好好玩的,看热闹呀,瓜子本猫都准备好了呢。”

    说着,爪子中真的出现了一些瓜子,妖葵的葵花籽,这东西,也不知道这猫刚刚在哪顺手弄来的。

    以前方平可是当至宝的。

    现在,苍猫就差嗑瓜子看戏了,结果两人居然熄火了,这让苍猫很不开心。

    两人脸色漆黑!

    这蠢猫,就该丢给初武!

    他俩传音,这猫居然偷听!

    老张也是脸色发黑,自己可是偷听的行家,鼻祖,现在倒好,被猫给窃听了,居然还没察觉到什么。

    丢人!

    他们几个人闹腾着,而就在此刻,前方的方平,已经走到了天植城上空。

    方平威压撼天!

    没有特意针对谁,也没有故意溢散杀人,就是平平静静地站在那,随意展露着。

    这一刻,天植城中,无论强者多强,都被压的抬不起头来。

    而方平,环顾一圈,无视了那些老熟人,朗声道:“张武何在!”

    “……”

    身后,张涛脸色微变。

    “人族已击败地窟,无需再潜伏,张武前辈,方平今日,代人族而来,接你回家!”

    “方平……”

    身后,张涛脸色复杂,清喝一声。

    方平不理他,喝道:“张武前辈,我乃人王,人族之王!无需担心什么,你父虽是我长辈,可现在,人族不是他说了算,一切我说了算!

    我说可以回家,便可以回家!”

    天植城中,无数人震惊。

    什么意思?

    方平的几位老熟人,也是一个个面面相觑。

    有桦禹,有桦王,有其他几位真王,此刻都是惊讶,方平喊的张武……是谁?

    张武……好像有些熟悉。

    不过时间有些久了,这些人已经忘却。

    而就在此刻,人群中,同样半跪在地的花齐道,忽然抬头,眼神复杂,看向方平,看向张涛。

    张涛嘴唇微动,却是说不出话来。

    方平直接封印了他!

    一如当初,他不给方平说话的机会一样。

    方平大声道:“张武,今日恢复真身!武王之子,人族英雄,无需挂个废物左帅之名!”

    此话一出,四方震动!

    花齐道缓缓站起,脸色愈加复杂。

    慢慢地,花齐道变了。

    不再那么年轻,不再那么冷酷,也没花齐道的英俊,很快,一位带着一些沧桑之味的中年武者,出现在众人眼前。

    花齐道……不,张武看着方平,语气极其复杂,轻声道:“我原以为……我这辈子……回不去了……”

    是的,来的那天,他就做好准备了。

    父亲送他走的那一天,就说过,以后……他不会再回来了。

    今日,却是有人来接他了!

    人王!

    不止人王,镇天王,自己的父亲武王,还有现在人族的多位强者,居然都来接他了!

    张武脸色复杂,有些不确定,有些不敢置信,有些不安,有些忐忑,有些激动……

    我可以回去吗?

    方平朗声道:“为何回不去?你以为我是你父亲那种只在乎族群,不在乎小家之辈?我是方平,没有家哪有国,没有国,哪有这族!

    人族武者,征战一生,所为哪般?

    保家卫国,捍卫种族!

    你张武有功于人族,而今,人族已经不惧地窟,何须再在地窟受罪,回去,今日,我为你庆功!

    武王之子……不,你是人族张武,不用管你老子如何想!”

    这一刻,桦禹这些人都惊呆了。

    花齐道,武王之子!

    他居然是武王的儿子伪装的!

    而今日,人王携人族诸强,进入神陆,居然只是为了迎接他!

    方平身后,张涛脸色复杂,许久,忽然展颜笑了。

    也许……这也是自己期待的?

    不是吗?

    下一刻,张涛笑着,微微点头。

    下方,张武面露激动之色,陡然暴喝道:“人族张武,愿归!回家!”

    回家!

    这一刻,张武热泪盈眶,我可以回家了!

    而方平,也是大笑出声,音传三界,喝道:“回家!张武有功于人族,今日斩皇庆祝,为张武贺,人族大宴!”

    下一刻,人群中,张涛忽然振奋起来,暴喝道:“为张武贺,为人族贺!”

    “为张武贺,为人族贺!”

    铺天盖地的吼声响起,有人族的地方,就有吼声!

    激动,振奋!

    这一刻,人族纷纷嘶吼出声!

    此生为人,不悔!

    而张涛,此刻也是笑的眼含水雾,我儿子……回来了!

    以人族英雄之名回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