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1210章 都消消气
    “吾等乃是三界巡查使!”

    有人暴喝!

    皇者代言人,替天巡狩,监察三界的存在。

    皇还没死!

    他们怎么敢?

    怎么敢!

    不敢置信!

    若是皇死了,那还可以理解,可皇者还在,刚刚也曾现身,这些人疯了吗?

    “哈哈哈!”

    方平撕裂虚空而来,哈哈大笑道:“三界巡察使?狗屎一般的货色!这三界无法,无天,无皇!三界,我们说了算!”

    是的,三界无法无天!

    乱世,都是疯子,都是狂徒。

    谁不狂?

    哪怕被方平鄙视了无数次的坤王,他不狂?

    黎渚,他不狂?

    错,都是狂人!

    真要不狂,谁敢成皇?

    真要不狂,什么天庭、神教,敢成立吗?

    不狂,镇海使敢自立妖庭,自封妖帝?

    他们不知道皇者还活着吗?

    知道!

    可他们在赌,赌命,赌时间,赌皇者出来的那一日,他们也可以成皇,也可以战皇者!

    今日若是皇者降临成功,这些人都是孙子,保管一个个无比乖巧,审时度势的能力,这些人还是有的,皇者不可敌。

    可一群破六破七的存在,也敢监察他们?

    也敢威慑他们?

    杀了又如何!

    若是能围杀皇者,或者这三界只有一位皇者……皇者出来都得小心点,小心这三界无皇!

    忽然冒出一批天王,打乱了所有人的计划。

    这些人还是皇者的耳目,可能会召唤皇者,众人还没做好这样的准备。

    加上双方厮杀,战死多位强者,此刻忽然有人要监察他们,当仲裁者,方平既然出手了,谁会惧怕?

    “送你们归西!”

    方平隔空一拳杀出,天崩地裂!

    纪云怒吼一声,他乃是破七的存在!

    此地,破七的不止一人,坎王、兑王还有他,另外还有一位破七的存在,足足四位破七的强者,这就是他们的底气,就是他们的实力。

    加上还有皇者为后盾,这样的实力,哪怕遭遇两位破八,甚至三位,他们也敢一战!

    可今日,能战吗?

    就在方平隔空一拳轰出的同时,后方,封淡笑道:“人王,皇者门徒,不可杀!过分了!这三界,有规矩,有法,有皇,有天!”

    这一刻,一股本源波动传出,这一刻,空中七八位圣人忽然踉跄起来,一个个脸色剧变!

    “封!”

    纪云暴喝一声,怒吼道:“吾等替天巡狩,你敢!”

    他惧了!

    封!

    封印本源无敌的封!

    封天王在方平手上吃了几次亏,在魔帝手上吃了大亏,在乱面前有些难堪……

    可封弱吗?

    他若是弱,铸神使这些人都不会忌惮他。

    破七巅峰的魔帝,拼命一击,都没能彻底重伤他,短短月余,他又出山了,这就是封。

    此刻,封踏空而来,恢复了当日在封天岛的淡然,面带笑容。

    这笑容,往日是如此的可笑,被方平一次次破坏了计划,狼狈不堪。

    今日,却是大显身手。

    上空,七八位圣人本源瞬间被封,一个个气机滑落,惊恐无比!

    几位破六的天王,也是艰难抵挡,怒吼连连!

    四位破七的存在,此刻的封倒是奈何不得他们,巅峰期的他,单独对上一位破七,还是有很大把握封印对方的,此刻不行。

    他伤势还没痊愈。

    加上四人都很强大,哪怕巅峰期,对上四位,他也未必能敌。

    可破七之下,谁人能抵挡他?

    封踏空而行,方平哈哈大笑道:“封,你敢拦我?这三界,我说了算,你滚远点!”

    封淡笑道:“人王,打打杀杀的,没有必要!这可是皇者的使者……皇使……”

    “屎的确是黄的!”

    方平再次大笑,那边,纪云几人见状,脸色再次大变,封嘴上说着方平不该,可实际上却是瞬间削弱了他们大半实力!

    腾空的强者,总共18位。

    4位破七,6位破六,8位顶级圣人。

    这样的实力,强大无比!

    没有任何一方,单独可以匹敌他们。

    可此刻,却是麻烦大了!

    封瞬间将圣人们废了,几位破六的天王在抵挡他的封印,而封都没有近身,隔空万米,就站在万米之外,谈笑风生道:“人王,我只是劝劝你,你又不是本座门下,本座也管不到你……纪云,你们和人王好好谈谈。”

    “你……”

    纪云怒喝,封太无耻了!

    不过此刻方平拳劲已至,要轰杀几位被封印本源的强者,纪云怒喝一声,手中出现一柄长剑,瞬间杀向方平!

    就在此刻,乱手持骨棒,一棒子打飞了长剑,一脸好奇道:“这剑,什么材料打造的?骨头吗?居然没人拿着,无主之物?咦,三界还能捡到半神器,运气真不错……”

    乱跟个傻子似的,盯着长剑看,一棒又一棒地敲击长剑,长剑之上附着的精神力被敲的瞬间崩溃。

    乱抓住了长剑,惊喜道:“捡到宝物了,半神器,运气真好!”

    “乱!”

    纪云狂怒,乱也是破七中的顶级强者,不强,他也不敢一直和破八为敌。

    此刻,乱夺了他的兵器,居然还装捡到的,可恨!

    乱也不理他,继续把玩着长剑,一脸惊喜,捡到宝贝了!

    “混账……”

    纪云身后,一位头戴冠冕的中年,呵斥一声,刚呵斥完,乱忽然脸色剧变,“你……骂我?”

    “……”

    四方安静了瞬间。

    “你敢骂我?”

    乱怒吼道:“我什么事都没做,你敢骂我?你挑衅我?你欺负老子?你……好大的胆子!老子谁都没招惹,你欺负老子!欺人太甚!”

    “杀!”

    刚刚还跟好奇宝宝似的乱,此刻凶神恶煞,杀气沸腾,直接冲杀了过去!

    “你们……”

    中年也是怒不可遏!

    就在这时候,镇天王笑道:“坎王,好久不见,来,聊聊天!”

    话落,只手遮天,轰隆一声,四位破七的强者当中,一位青年模样的强者,瞬间跌落虚空,眨眼间消失不见。

    镇天王笑声传来:“我那弟弟,和坎王关系不错,临终之前,让老夫给坎王看样好宝物,我现在传坎王屠皇之法,这可是宝物!”

    话落,人已经消失,带着坎王一起消失了!

    刚走来的天臂,看向最后一位破七,笑道:“兑王,好久不见!昔年你师尊和我关系不错,老夫也有宝物传你……”

    话落,一拳打破虚空,兑王跌落空间,天臂笑呵呵道:“走,老夫传你绝世战法,还有神器一套,出关之后,必能屠八!”

    此刻,乱已经和另一位破六厮杀到了一起,打破了虚空,钻入了空间。

    四位破七,眨眼间就剩下了纪云一人。

    几位破六还在挣扎,还在抵抗封!

    6位破六的强者,此刻居然只能挣扎,封对不如他的强者,优势太大了!

    不过封也是脸色惨白,此刻也无力再谈笑风声了。

    6位天王,不是他说封印就封印的。

    然而,还有人陆续赶到。

    武王来了,黎渚来了,龙变来了,林紫来了,掌印使来了,镇海使来了……

    纪云脸色彻底变了,没再出手,低沉道:“诸位,这是皇者的意志!吾等只是替天巡守,此次本源内讧,吾等也只是听从皇者之令……”

    此话没说完,镇海使赶到,淡淡道:“皇者在哪?”

    “这……”

    “还有几位皇者,几位极道天帝活着?”

    “我……”

    镇海使脸色冰寒,冷冷道:“怎么?作为天庭镇海使,三使之一,本座难道问不得?”

    此刻,它说自己是镇海使了。

    纪云脸色难看,却是不敢发怒,低沉道:“镇海使,吾等也只是听从皇者之音,并未见过皇者……”

    “废物,八千年居然连皇者都没见过,只是凭声音就盲从皇者!谁知道是不是有人冒充?”

    “你……”

    纪云眼神怒意闪烁,那是声音吗?

    刚刚你们没看到吗?

    真的是皇者!

    皇者真的活着,难道皇者都压制不住你们了吗?

    “本座带你去检查一番,看看是否被邪魔夺舍!”

    镇海使说的冠冕堂皇,下一刻,天地转换,纪云没了!

    方平脸色变了,怒道:“他是老子的目标!”

    “……”

    没人理他。

    四位破七,三位破八至强出手,加上乱,几乎是全面碾压,瞬间分走了破七的强者。

    此刻,那些还在抵御本源被封的破六强者,纷纷怒吼一声,剧烈挣扎,有人要朝远处遁逃。

    有人怒吼道:“你们敢!吾等是巡察使,是皇者意志,皇还在……”

    怎么敢啊!

    四位破七,六位破六啊!

    足足十位天王级强者,这样的实力,哪怕遭遇了当年的三使八王,他们一战之下,也未必会输,也许还能赢。

    当年三使可能破七了,八王都是破六,算下来,实力其实不如他们这群人的!

    三界巡察使,真的太强大了,强大的他们觉得,身后还有皇者,这三界,谁敢不从?

    方平懒得理会,看向黎渚,看向老张……

    很快,哼道:“算了,破七的让给他们!这些破六的都宰了,刚好,这座大陆降落,地方不小,宝物不少,待会杀光了他们,搜索一番,也许还有一些宝物,或者成皇的机密。”

    说罢,这时候的方平瞬间杀出,一拳将一位被封印的圣人砸成了碎片!

    是的,太简单了!

    被封印的本源圣人,自身实力也就堪堪达到真神境,连帝级实力都没。

    这样的弱者,能是方平对手?

    方平之所以一拳打死他,那是因为他看到了这家伙身外有圣人令缠扰,应该是三十六圣中的一员,不杀他杀谁!

    轰隆!

    天崩地裂,一条大道直接崩断!

    傻眼了!

    呆滞了!

    那些巡察使都惊呆了。

    这就……被杀了?

    强大无比的顶级圣人,就这么被杀了?

    他们刚出关,刚出现在三界,他们紧随着皇者而来,要定鼎三界的啊!

    他们要维持三界的秩序,按照皇者的意志运转,就这么死了?

    “天雄!”

    有人悲呼一声,三十六圣中的天雄圣人。

    古老圣人,已经接近了天王境。

    他们这些没死的,距离天王其实很近很近,不过到现在没突破,大多都是面临了关卡,最后一关,所以才停留在了这个境界。

    他们原以为,很快就可以达到天王境的。

    可现在……死了。

    方平满脸冷漠,收起了圣人令,嗤笑一声,嘀咕道:“玛德,刚好和黎渚这些老乌龟打的两败俱伤,再战下去,我这大道都快烧完了,差点烧死了我……现在挺好,缓一缓……”

    一拳砸死了一位顶级圣人,其他圣人此刻哪怕只有真神实力,也是一个个强行撕裂虚空,要遁逃!

    有破六天王咆哮,怒吼,“皇!皇何在……吾等替天巡守……”

    他话都没说完,老张杀了过去,竹鞭在手,一鞭抽下,对方避之不及,被抽的头破血流,疯狂咆哮:“不,我们是巡察使,是九皇门人……”

    “说的谁不是似的!”

    龙变一尾巴抽了过去,抽的对方金身龟裂。

    “天罡!”

    有人低呼一声,此人正是三十六圣中排名第二的天罡圣人,此刻也是破六的天王,实力不弱,却是被封正在迅速封闭本源大道,正在抵御封的入侵,此刻被武王和龙变一起针对,瞬间被打的金身裂开。

    其他五位天王再次咆哮起来,那边,封有些承受不住了。

    一次封印六位天王,他其实也是第一次尝试,此刻有些被击退的意思。

    就在这时候,虚空裂开,坤王冷冷踏空而来,随意一脚将一位破六天王踢飞,撞破了六重天,空间裂缝切割而来,这位破六天王,原本不惧六重天的裂缝。

    可此刻,被封封印了一部分本源,金身瞬间被切割的血肉模糊。

    “鸿宇……”

    有人低吼一声,看向远处的鸿宇!

    鸿宇脸色变幻不定,坤王看向鸿宇,冷冷道:“我问你,父皇到底是生是死?首席罗伊活着还是死了?”

    鸿宇不言。

    “很好!”

    坤王冷哼一声,“你和这些人是一伙的?你也是巡察使,是那些家伙的走狗?”

    “……”

    鸿宇轻叹道:“走狗……鸿坤,有些事……”

    “有些事本王不懂?”

    坤王淡漠道:“本王不懂的多了,也不需要懂!你建天庭,哪怕你自封妖皇,我都高看你一眼,而今,你告诉我,你不是为自己在争,而是在为那些家伙在争……废物东西!”

    话落,坤王手中坤王印出现,随手一抛,将刚刚砸入六重天的那位天王再次砸入空间裂缝深处,惨叫声瞬间传来。

    坤王看向鸿宇,冷冷道:“你要召唤谁回归?刚刚那家伙是谁?装神弄鬼!是人皇还是南皇,或是西皇……”

    鸿宇不言。

    “你的账,本座回头再和你算!”

    坤王冷哼一声,虚空都被冻结了。

    这时候,龙变和张涛正在狂虐天罡,一人被砸入空间深处,还有四位天王在挣扎中。

    坤王看向四人,再看看方平避开了自己,正在追杀那些圣人,眼神变幻一阵,一击将一位天王打成重伤,跌到了方平身边。

    方平侧头看着他,坤王冷冷道:“你们的事,本王不管!杀谁,是你的自由!皇者的巡察使,监察三界的存在,本王不会招惹,你最好别杀他们,杀了他们……本王和你不死不休!”

    “……”

    方平眼睛眨了眨,这王八蛋,咱俩不是早就不死不休了吗?

    合着你现在不杀,非要老子动手,你啥意思?

    老子不怕皇者的吗?

    这些人,虽然个个都出手了,却是没人杀人,都在等着方平下毒手,一个个老奸巨猾,此刻若是皇者再次降临……没事,推给方平好了!

    他们都是本源一道的绝顶强者,又没亲自下手杀人,皇者还能干掉他们?

    眼看着这人落入自己身前,被坤王打的金身破碎,方平忽然问道:“有天王印吗?”

    “……”

    “有圣人令吗?”

    坤王淡淡道:“他有,排名第四的天闲圣人,岂能没有圣人令!”

    “哦……”

    方平也不多说,灰色的原力瞬间轰出,轰隆一声,金身炸裂!

    斩神刀随之斩出,一刀又一刀!

    天闲疯狂咆哮,本源剧烈挣扎,隐约间挣脱了封的封锁,眨眼间气息恢复,哪怕金身炸裂,气机也极为强大。

    就在这时候,林紫手持猫宫,随手将猫宫丢了过来,一下子砸的对方精神体龟裂,林紫没管他,此刻抓着猫尾巴,脸色难看,低喝道:“不许出手!”

    她在管猫,没时间理会别人,至于猫宫……刚刚管猫的时候不小心被猫撞飞了,撞到了天闲,又不是她故意的。

    方平眼睛再次眨了眨,这女人也不是好东西,装的太假了。

    “林紫……你是灵皇后裔……”

    天闲惊怒,怒吼道:“你岂敢如此……”

    林紫也是皇者后裔,他们是一个阵营的。

    天闲怒意勃发,此刻,虚空中,有破七强者咆哮道:“坤王,镇海……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昔年,一批有望皇者的人被留在了三界……吾等资质差一些,选择了另外一条路……不是你们想象的被抛弃,你们岂能如此!”

    坤王微微蹙眉。

    这一刻,又有人怒吼道:“我们都是皇者门徒,当年你们资质更好,希望更大,所以才被皇者留在三界,争取一线机缘……并非被抛弃,诸位,不要再出手了!”

    之前的霸道,嚣张,早就没了。

    此刻,不管这话真假,都让一些强者微微动摇了一下。

    这话……未必就是假的。

    几位破七的强者,这时候都是又惊又怒又恐,他们没料到会出现这一幕。

    皇者刚刚差点降临,虽然被斗打了回去,可皇真的活着,就在皇的眼皮子底下,这些人居然真敢杀他们!

    已经死了一位圣人了!

    非但如此,此刻,天闲这位天王也快完了,刚现身就要死天王,这谁能不害怕?

    有人已经开始疯狂传递消息,呼唤皇者。

    有人剧烈咆哮,“纪云,召唤皇归来,快,快点!”

    “……”

    都怕了。

    这三界存在的天王们都是疯子,一言不合就对他们下手,几方强者居然都出手了,这谁能抵挡?

    方平幽幽道:“十位天王呢……四位破七……这时候现身,听说这三界机缘还没开启……这时候出现了,嘿嘿,想干嘛啊!”

    坤王再次蹙眉,没理会方平,却也没说什么。

    方平也不管他,这些人还是有些忌惮皇者,这是必然的,毕竟刚刚皇者真的现身了。

    至于自己……方平怕什么?

    他不怕!

    皇者都快现身了,就他现在这实力,这暴脾气,真要现身了,他和皇者指定尿不到一个壶里,迟早还是要得罪对方,这是必然的。

    方平有自知之明。

    尤其是人皇,这位可是要走真正人皇道的,注定和老张有一些不和,道统的冲突,大道的冲突,现在不出手,什么时候出手?

    谁知道刚刚现身的是不是人皇!

    方平懒得去管别人,天闲就在他眼前,重伤了,坤王、封、林紫相继出手,他一个破六,如何抵挡?

    此刻,精神体都在崩溃中。

    方平也不再说话,闷声上去就疯狂劈砍,一刀又一刀,一刀又一刀!

    轰隆隆!

    天空中,再次一条大道崩裂。

    “天闲……”

    有人崩溃了,几位破六的天王,此刻都在燃烧本源,燃烧金身,挣脱封的控制,有人眼中露出了无比的惊恐之色。

    天王死了!

    天闲这位证道天王之后,还没在三界出过手的天王,就这么被杀了。

    死的太憋屈了!

    方平一把夺过一枚圣人令,笑了一声,“第十枚!”

    今日收获的第十枚圣人令。

    而他自己,本来就有20枚。

    如此一来,三十六枚圣人令,方平收集了30枚之多了!

    至于天王印,也有五枚。

    剩下的三枚,坤王一枚,剩下的两人,一个被镇天王带走了,一个被天臂带走了。

    ……

    西皇宫中。

    天极再次发表感慨,“天王……有个屁用!一下子把三界都给得罪了!出来的时候,低调点,先和各方谈好了,诚恳一点,再降临三界,四位破七,六位破六,也不会无端端的被人攻击,这么强的势力,各方也都怕,肯定要先拉拢……

    实在不行,一个个的出来,你一下子出现十位……瞬间就是本源一道最强势力,不杀你们杀鬼!”

    天极摇头,不是不强,就是因为太强了,才会如此!

    十位天王啊!

    四位破七的存在。

    哪怕人族这边,除去外援,也无法和他们匹敌,地窟一边,哪怕二王证道天王还活着,那也未必是他们对手。

    至于坤王那边,三位天王,恐怕也就打四位破七了,剩下的六位天王出手,围杀他们不是没希望。

    这可是巨大无比的威胁!

    一下子都冒出来了,谁不忌惮?

    一旁,盛楠低声道:“皇子,大师兄……大师兄他……”

    六位破六的存在当中,有一位是西皇一脉的首席,此刻天闲被杀,天罡被老张和龙变狂虐,也快撑不住了。

    剩下的四人,一人被轰入了虚空,三人在挣扎逃跑,而这三人,就有西皇一脉的人。

    天极撇嘴,“其他人不敢杀他的!好歹也是我父皇的大弟子,父皇真要活着,岂不是得罪了父皇。不过嘛……疯子方平在,难说!”

    西皇、北皇、人皇三脉都有人在,西皇和北皇的首席都是破六,人皇一脉的纪云破七。

    另外一位破七,被乱狂揍的那家伙,是神皇一脉的首席。

    最后还有一位破六,那是南皇门徒。

    兽皇、灵皇、地皇、东皇四位没有门徒在内,不知道是死了还是这次没来,这三界巡察使,不知道是不是就这么多人。

    天极也在暗中观察,说不看戏,那不是真的不看。

    尤其是刚刚,天崩,巨眼出现,他也惊讶。

    此刻,盛楠担心大师兄,他却是没太在意,想了想道:“三十六圣中的几个家伙,死定了!至于其他人,未必!其他人都不敢现在杀了他们……至于方平,也没那么蠢,没看他杀的都是挑的那些非皇嫡传吗?”

    天极摇头道:“试探皇者的承受极限罢了,你还真以为他要疯狂的逼迫皇者真的降临杀了他?就是试试,看看杀了多少人,皇者忍不住!

    顺便削弱一下巡察使的实力,这点大家都心里有数,别看一个个嗷嗷叫着要灭绝他们,放心,最后死不完的。”

    盛楠有些惊讶地看着天极,“皇子……你……”

    他想说,皇子这一眨眼就想通了其中的关键,越来越有智者风范了。

    天极淡然,“都这么想的,谁还不懂似的!你以为三界就只有疯子?疯子都聪明,笨蛋早就死了,剩下的都在巡察使当中,这些人暗中观察三界,没亲自参与其中,一群旁观者,能看懂什么!”

    没有切身的体验,这些人懂什么玩意。

    八千年了,逍遥三界之外,没有危机感,没有逼迫感,没有生存的危机,没有被抛弃的惶恐,什么都没经历,和他们这群在三界挣扎了八千年的人比,哪怕圣人都比他们的天王有危机意识。

    包括复苏的那批人,好歹也死了一次,其实也比这些人要有危机感。

    看看,危机感不强,以为皇者还能和八千年前一样,震慑三界……经历了地皇分身事件之后,对皇者的敬畏和惶恐,早就消失大半了!

    正说着,大道轰鸣,天极看着西皇宫上空的裂缝,撇嘴道:“天罡死了,一下俩天王,这些家伙现身三界,就是来平息火气的吗?死了这么多天王……差不多该结束这一战了。”

    天魁,天罡,天闲,天命,掌兵使,源华……

    天极算了一下,六位了,差不多了。

    再杀下去,恐怕真要超出底线了,六位天王陨落,这一战差不多到头了。

    再次扫了一眼盛楠,天极低头研究棋盘,开口道:“看到了吗?还参战?送死吗?死的天王,除了天命,谁比本王弱?那家伙要是没死,不许他进入西皇宫,你要是想陪他去死,自己带人出去……”

    盛楠苦笑,哪敢啊!

    大师兄……大师兄自求多福吧。

    今天死了多少圣人,他都没心思统计了,死了太多,本源宇宙震荡个不停。

    自己还是继续跟着皇子混好了,好歹皇子还知道趋吉避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