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1193章 融魔都
    魔都。

    轰隆声响起,天地颤动。

    一声声惊呼声响起。

    ……

    此刻,张涛破空而至。

    看着下方行走四方的方平,微微挑眉。

    一旁,龙变和紫儿也迅速破空而来,看着魔都震颤,都露出疑惑之色。

    下方的方平,好像有些恍神。

    当那一声“愿这盛世再继续……”的话语声响起,张涛忽然有些想哭。

    是想哭。

    新武百年,一位位人族强者,奔走四方,征战四方,都是为了这句话。

    他说过,很多人说过。

    可当方平说出这话的时候,他忽然就是想哭。

    21岁!

    习武三年!

    这个年纪的孩子,原本该做什么?

    这……不该是这个年纪的孩子该承受的责任。

    龙变这些人只看到了方平的辉煌,他却看到了无奈,看到了人族的无力。

    他21岁的时候,远没有方平这般压力。

    那个时候,人族虽然势弱,可大战还没爆发,他享受过和平,享受过生活。

    方平没有!

    征战,一次次的征战,伤痕累累,有苦自知。

    承受着这个年纪本不该有的压力,不该有的责任,也承受着不该有的荣耀……

    “对不起!”

    一声呢喃,低不可闻。

    他只能说对不起。

    是他,引领着方平走上了这条路,是他,将种族存亡的压力,交给了方平。

    可他没办法,他承受不住这样的压力,承担不起这样的责任。

    他只能选择一位比他更合适,更强大的人来接替他,来承担这一切。

    一旁,龙变二人有些无法理解这样的情绪。

    在他们看来,方平太成功了!

    成功的有些超乎想象。

    21岁,证道天王,哪怕人族现在有压力,可也远不如以前那么大,方平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张涛还有什么好抱歉的?

    他们不懂。

    有人懂。

    李老头踏空而来,听到了那一声呢喃,看向张涛,眼神也有些复杂,轻声道:“他其实自己清楚这一切,他接任魔武武道社社长的时候,也许还不懂什么。

    可当他从禁区回来的那一天,从他决定覆灭魔都地窟的那一天,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他接下了这个重担,那他就不会后悔。

    而你……也无需说对不起。”

    张涛笑了笑,好像遗忘了刚刚的一切,看向下方,笑道:“看来这一次,他又有收获了!”

    魔都,此刻从魔都之外看去,好像有些若隐如现。

    张涛也走上了人皇道,他没方平那样的能耐,融合一些城市,可他能感知到一些东西。

    此刻,天地之间,好像有股特殊的波动。

    本源的波动!

    方平的本源世界,他其实看到过。

    此刻的方平,恐怕是在融合魔都了。

    数千万人口的魔都!

    方平的人皇道,还没断!

    是的,这一刻张涛有明悟,方平的人皇道没断,不是道没断,是心依旧。

    他没放弃人类,那他就是一代人王,甚至是一代人皇!

    这一刻,张涛感触极深,有后继有人的欣慰,也有担忧和惶恐。

    这盛世,能持续多久?

    三界风云变幻,人族实力虽强,可是风云的中心,这些普通民众,真的能一直享受这盛世?

    也许……下一刻,明日,后日,这盛世就成了镜中水月。

    张涛心绪起伏,很快,镇定了心神,他还不能乱,也不能悲观,也无需悲观!

    “魔都民众,三界风云起,战争还在继续,我人族儿郎,还能再战吗?”

    张涛声音响彻四方。

    李老头看了一眼下方震颤的方平,惶恐的人类,陡然暴喝道:“能!”

    “能!”

    下方,一声声吼声传出,当然能战!

    “能!”

    一位位武者暴吼,转瞬间,席卷整个魔都,无数普通人也在怒吼。

    ……

    方家。

    方圆挥舞着拳头,高喝“能”,人族儿女皆能战!

    百年之战,死伤无数,唯独这股热血还未熄!

    ……

    魔武。

    吴奎山放声高喝,武大儿女皆能战,一腔热血永不灭!

    ……

    总督府。

    魔都总督大声呼应,能战,三十万魔都军武者枕戈待命,随时能出战,荡平四方敌!

    ……

    菜市场,商业街,武大……

    这一刻,这座城市在沸腾!

    ……

    上空中。

    张涛笑了,强弱无所谓,敢战之心不灭,这就够了!

    百年前,我们那么弱,不还是撑到了现在。

    武道必争!

    武者必战!

    百年前,第一任三部部长中的军部部长,在《淬炼法》扉页写出了这句话,争!

    争了百年,百年来,无人不争!

    争到了今日,光明就在眼前。

    “人族四方皆敌,有人惧吗?”

    “不惧!”

    “若是有朝一日,战至最后一人,让你跪下求生,可愿跪下?”

    “不愿!”

    “那就人族一体!同心协力!”

    张涛语气激昂,高喝道:“我和方平他们,愿再战三界!却怕有朝一日,我人族放弃了!怕有朝一日,我们战死他乡,我人族妥协了!”

    “我怕,他怕,所有人都怕!怕的我们不敢死!”

    张涛暴喝道:“怕死!怕死了,人心散了,种族灭了!都在怕,前怕狼后怕虎,敢战之心在磨灭!今日我再问你们,我们战死了,可愿再战?”

    “愿意!”

    “我们战死了,这人族,还是不是人族?”

    “是!”

    一声声怒吼响彻四方。

    方平怕提这个,他告诉大家,他不死,人族不灭。

    可谁能保证自己不死?

    方平不能,张涛也不能。

    他不怕提这个,到了现在这地步,他不怕人类承受不了,此刻,放声高喝道:“记住了,哪怕我们战死了,也没什么!

    总有英雄出,总有新人出!

    别放弃,别绝望,总有一日,我们会再次站起来!

    记住就行,心中的火不灭,人族就不灭,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有这火星,就可以焚尽一切敌!”

    “记住了!”

    “……”

    天地都在颤动。

    记住了!

    他们记住了张涛的话,记住了武王的话。

    哪怕泪流满面,他们也记住了。

    哪怕有朝一日,人王和战王真的战死了,他们也不会忘记今日武王说的话。

    希望在,光明在,黑暗不可怕!

    ……

    魔都在爆发。

    地球在颤动,大道在沸腾。

    这一刻,紫儿和龙变都感受到了不同,很大的不同。

    这一刻,天地之间,一条条如同脉络般的道路呈现。

    大道通天,天地的尽头,好像有三道门户呈现。

    张涛冷眼旁观,看到了那一方虚无世界,看到了道路的尽头,不知有多远。

    三道闭合的门户,在黑暗尽头若隐若现。

    张涛好像看到了一双眼。

    这一刻,张涛忽然笑了起来,气血冲破了云霄,甚至冲破了世界的壁垒,降临到了那一方世界中。

    一条通天的金色大道,蔓延开来,朝世界的尽头蔓延。

    张涛踏上了大道,一步一步往天空走去。

    “我想看看你们!”

    张涛语气带笑,“看看你们的脸,记住你们的脸,看看到了那一日,是打碎这张脸,还是撕破这张脸!”

    黑暗无声。

    张涛气血覆盖天地。

    此刻,黑暗尽头,好像出现了一只眼,眼睛看向人间。

    张涛气血再度爆发,覆盖天地,遮住了下方的方平。

    “我为人皇,我成皇之日,人族无敌之时!”

    “我为人皇,屠尽四方敌,有我无敌!”

    “我为人皇,武王张涛!”

    “……”

    声音洞穿世界壁垒,这一刻,在本源世界传荡。

    黑暗尽头,那只好像眼睛的物体,盯着他看了一会,看了一会,很快,那一抹白色消失,天空中,无数大道脉络消失。

    而此刻,林紫和龙变感觉自己快窒息了。

    张涛汗如雨下,却是哈哈大笑!

    “傻鸟!”

    刚刚激昂的武王,这一刻却是笑的肚子疼,捂着肚子,哈哈大笑,“皇?算个屁!老子不照样忽悠的你叫爹!”

    “……”

    四方皆寂。

    龙变和林紫也是汗如雨下,脸色发白,这武王,真的疯狂。

    此刻,李老头踏空而来,面色凝重,低声道:“刚刚那是……”

    张涛笑呵呵道:“人心齐,大道现!人族虽不是无敌,却也撼动了大道,大道呈现,有人想窥探,甭管是不是,那都别想!”

    他其实也不确定,是不是有人要窥探。

    那泛现白色的玩意,是不是眼睛,他不知道。

    可此刻,方平在融魔都,动静不小,引起了一些可能在沉眠的人的关注,他当然不能让这种情况暴露。

    他武王,人皇,这就足够了。

    人皇是传说,可既然流传了出来,那大概就在计划之内。

    既然如此,那人皇强大,就不用太过担心,因为还在计划中。

    老张也是算计起家的,哪能不明白这个道理。

    一切的算计,就怕出变数。

    在计划中,再强都可以应对。

    他哪怕破八,也许都不会引起一些人的在意。

    既然如此,那他就没什么好怕的,得把下方那个家伙藏起来。

    而就在此刻,下方,有人叹道:“要点脸,下次别再偷我的演讲稿,自己写去!”

    “……”

    张涛一愣,接着就想破口大骂,你的演讲稿?

    这是你的吗?

    这是我自己写的!

    下方,方平踏空而来,面带笑容,更下方,好像有无数道虚影融入他体内,方平此刻无法遮掩气机,张涛感应到了他的强大。

    越来越强大!

    魔都,也在发生变化。

    大地在颤动,能量在爆发,强者在变强,弱者也在变强。

    方平和魔都,好像建立了一条无形通道。

    此刻,魔都甚至有扩张的趋势。

    地面在颤动不停,土质越来越坚固。

    一座有些虚幻的城市,现代化城市,在方平本源世界中慢慢成形。

    魔都太大了!

    而此刻,这成形的城市,开始蔓延,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方平也在回馈,无数的能量在溢散。

    在回馈那些民众。

    张涛看的直摇头,也就方平了,他其实也有类似的能力,他的大道内,那些人影,他其实也可以回馈。

    可真的没办法和方平一样,不计代价,不计消耗。

    方平之前拿到了圣人令和天王印,熔炼了太多的本源气和不灭物质。

    此刻,他在大量消耗这些东西,在回馈四方。

    “假人皇!”

    方平忽然说了一句,老张脸色难看,你才是假的,你全家都是假的!

    方平鄙夷了一句,又道:“刚刚那是眼睛?”

    “不知道。”

    “那是三焦之门吗?”

    方平也看到了尽头那好像三焦之门的东西,老张沉吟片刻,点头道:“应该是。”

    “大道松动了……”

    方平看向四方,轻笑道:“有点意思,你感应到了吗?大道不是在松动,其实是……”

    老张接话,缓缓道:“在贴近这个世界!”

    两人点头。

    李老头也接话道:“不错,刚刚那一刻,我好像感受到了,那应该是本源世界,却是有种降临的意思……”

    说着,沉声道:“这算什么?最终有一日,大道会降临到现实世界吗?”

    老张笑眯眯道:“不急,你们发现了吗?人类的大道,越来越好走!好像在吸引大道降临,是什么东西,让大道不断贴近人类呢?

    之前的大道,在另外一重空间中,距离我们太远太远。

    可现在,好像距离我们越来越近,所以我们的道,要好走了一些。”

    方平笑道:“大道贴近我们,其实也就近期的事。可能性不少,最大的可能……也许和一些不同的道有关,大道……你发现了吗?

    大道有三条,只有三条!”

    老张挑眉,方平继续道:“殊途同归,最终大道只化为三条,可为何不能化为一条?是不是有人想尝试着,让万道演化,最终化为一条道呢?”

    方平笑呵呵道:“有点猜测,也许这就是一些人的目的,人族最近,归一的人好像越来越多了,就是不太成熟。”

    老张点点头,没继续这话题,看向方平,问道:“感觉如何?”

    “很好!”

    方平笑了起来,众人也感受到了,他气机还在壮大中。

    魔都,也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而方平的本源世界中,沿着魔武,魔都在迅速成形。

    本源世界中,20枚圣人令和天王印,开始下沉。

    好像要埋入地中,巩固这方世界。

    一枚有些裂纹的脑核,此刻忽然腾空而起,朝上空的假太阳飞去。

    方平要把脑核悬挂虚空!

    这件事他早就想做,却是一直担心脑核裂痕的问题。

    可今日,方平做了。

    破碎?

    和苍猫交流结束的时候,他就在想,自己为何不可以遨游本源宇宙?

    他有点想法,也许是因为自己和本源世界联合的不够紧密。

    因为他和苍猫不同,他没把脑核融入本源中。

    今日,方平有些感悟,也许脑核最终就是要融入本源,本源化为自己的本源,而不是孤悬在外的海岛。

    现在的本源世界,就是一块飞地,和方平并无太密切的联系。

    方平也是想到了苍猫可以遨游世界,才想到了这一点。

    他本源体之所以溢散,可能就是因为这些。

    魔都还在融合中,方平的本源世界,却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无数人影浮现,进入了魔都城中。

    上空,那一轮新的太阳,越来越明亮。

    下方,山川浮现,高峰浮现,湖泊出现。

    四个胖娃娃,此刻从湖泊中飞出,欢喜异常,围绕着本源世界旋转,喷着口水,本源世界第一次下雨了!

    “吱呀吱呀……”

    几个胖娃娃还在喷口水,大地之上,有些地方形成了小小的湖泊,有的地方出现了溪流。

    就在这时候,空中,梅花印浮现。

    一只猫扒开了界壁,偷偷摸摸地朝方平的世界看来。

    猫眼中满是意外,满是稀奇。

    骗子的世界,好有趣。

    好多人,好热闹!

    比它的世界要热闹多了。

    这一刻,这只猫好像想到了很久很久之前,久到了它根本不记得什么时候了,有人跟它说,“本源世界也是世界,万物复苏,天地初开,世间在轮回……”

    苍猫不太懂,也不管这个,此刻爪子扒拉着界壁,继续偷窥。

    好好玩的样子!

    四个胖娃娃好像发现了它,朝它飞来,苍猫贼兮兮地看了一眼四方,忽然爪子一伸,抓住了一个胖娃娃,发出了哼哧哼哧的笑声。

    本猫要捡一个回去!

    它也要猫世界下雨,猫世界有河流出现。

    这胖娃娃,上次看到了,它很不耐烦。

    可现在,它想捡走了。

    这胖娃娃居然可以下雨耶,太厉害了。

    苍猫将这个胖娃娃藏在了爪子中,四处偷窥了一下,想走了,骗子没发现吧?

    刚想走,肥大的脑袋被人拍了一巴掌。

    “干嘛呢?不许带走!这几个小胖子我现在还有用,以后没用了,都塞你那边去!”

    苍猫有些遗憾,被发现了。

    方平身影浮现在虚空中,将大猫提溜了出来,一手抓着它的脖颈皮,肥猫的脖颈真肥,提起来都快成球了。

    这猫也干的出来,居然想偷自己的胖娃娃。

    方平提着苍猫,此刻,如同神灵一般,四处游荡起来。

    变了!

    本源世界好像变了许多,更有生机了。

    不大,地方还是很小。

    如同蚂蚁王国,此刻,密密麻麻的人影在魔都中走动,方平巨大无比的身影,如同神灵。

    “大猫,你说,还有没有其他人和我一样,也在本源中融入了一方世界?”

    方平忽然问了一句,又道:“而我,就是这芸芸众生中的一员,生活在这样的一片世界中,一直到最后,都不知道,自己其实生活在一片虚假的世界中?”

    苍猫疑惑地看着他。

    方平笑道:“问你一件事,你一直说我是小偷,偷了别人的能量,你知道我到底偷了谁的吗?”

    苍猫爪子挠了挠耳朵,半晌才道:“不知道耶,第一次看到你,就是觉得你用的能量好像有些熟悉,不知道是谁的……不过好像是无主的,那就不是偷了,是捡来的!”

    方平笑道:“苍猫,你说,如果有一天,我的本源世界中,真的有了一方世界,而且是真实世界,那时候,我死了,这方世界还在吗?”

    苍猫一脸迷糊,“死了……死了的话……要是本源世界不灭,而且还有本源土,那就可能还在吧。”

    “我算是他们的创世神,而我死了,他们当中一人走出了这方世界,能否借用我生前留下的力量呢?”

    苍猫疑惑,摇头道:“不知道。”

    “我有什么能量,什么能力?”

    方平摸着下巴,“我的不灭物质,本源气,精神力,气血之力,都很强大!起码对一些弱者而言,我这样的强者,力量几乎是无穷无尽的!

    而我,本质上其实只是帝级,那更强大的人呢?

    当对方能借用我留下的本源气之后,那下一步,该借用什么了?”

    方平看向苍猫,笑道:“还有什么比本源气更强大的吗?”

    苍猫迟疑道:“归一的力量?”

    “归一的力量?”

    方平重复了一遍,喃喃道:“除了这个呢?还有别的吗?我更想知道,从这本源世界中走出去,我还算真的人吗?”

    苍猫糊涂了,“你是人呀!”

    “那下方的那些影子,是人吗?”

    方平指了指下方那些虚影,他们有智慧吗?有想法吗?

    苍猫想了想道:“他们是人啊,外面有他们的!你把他们的影子放出去,也许他们可以和外面的人融合呢。”

    五雷轰顶!

    方平身体剧颤。

    影子……放出去……融合!

    重生……方平……融合!

    “我是方平……”

    方平喃喃一声,我眼中的重生,就是如此吗?

    我……活在谁的世界中!

    这一刻,方平心绪波动的厉害,苍猫疑惑地看着他,又道:“他们本来就是他们自己啊,说不定就和做梦一样呢。我也经常在猫世界睡觉,睡醒了,在猫世界干的事,就好像我自己干的一样……不对,本来就是本猫自己干的!”

    苍猫随意道:“所以现在这些影子干了什么事,以后影子走了,和自己融合了,说不定自己就知道影子干了什么,跟做梦差不多吧!”

    方平吐气,“我现在还不能做到这一点,这些影子好像也无法离开这方世界,这么说,我的世界还不够成熟!”

    方平笑了,“做梦吗?南柯一梦……何其相似!我的前半生,原来只是一场梦?有趣,有趣!”

    苍猫糊涂了,真的听不懂了。

    方平却是不在意了,笑了起来。

    我还是我,只是有些东西,他有些明悟了。

    一脚踢飞了苍猫,不需要这猫了,方平笑的灿烂,一切的疑惑,很快都能清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