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1177章 苍猫……快跑!
    假天坟内,战事趋于平缓。

    假天坟外。

    昨天一日间,天王陨落不断,方平独杀巽王,圣人级以上强者几乎人尽皆知,一时间,方平之名,威慑四方!

    然而,这不包括初武一脉。

    昨日死了那么多人,初武一脉也知道,可谁杀的,谁死了……初武一脉真不知道。

    无他,没本源,无法窥探。

    只知道有人死,却是不知谁死。

    而三界圣人级以上强者,此刻都是缄默,没人对外说什么,也没法说,担心会引起惶恐。

    三界各方强者,几乎都和人族有仇。

    方平斩杀巽王这位古老天王,让人震撼,地窟九圣都不敢开口说什么,以免引起下面的那些帝尊和真神恐慌。

    ……

    他们不说,人族这边倒是也有交好的圣人级强者,高层大部分都知道了,可不代表李长生知道。

    早在大战起,李长生就潜入了地窟。

    同样没本源的他,自然也不会知道这些。

    此刻,地窟北域。

    御海山区域。

    昔年坐镇此地的人类绝巅,早已离去。

    御海山对面,也无地窟真王坐镇。

    地窟太大,如今真王不多。

    李老头手持长剑,站在御海山巅,直视前方,微微蹙眉。

    很快,前方一道黑影破空而来。

    槐王在山外停下了脚步,笑道:“你来了!”

    李老头瞥了他一眼,看向有些模糊的天地,此刻,地窟这边,血雨还在继续,可好像有薄膜隔着一般。

    李老头看了一眼,沉声道:“这是天王印和圣人令的效果?”

    “不错!”

    槐王沉声道:“天庭重立,九圣以天王令和圣人令为基,覆盖天地!镇压河山!禁区范围内,都是天庭的地盘,外来者,只要超过一定的界限,便会被天庭强者感知……”

    李老头蹙眉,“探测器?”

    地窟这边,现在用圣人令和天王印,布下了一张网。

    进来的人实力弱,还不会引起太大的动静,可一旦强者进入,便会让网出现波动。

    这也是圣人令和天王印的一种功能,方平此刻还没学会这些。

    槐王笑道:“无妨!毕竟只有六枚圣人令和一枚天王印,不是当年的九皇印为主体,九位圣人,执掌这些大印的是天剑圣人,天剑圣人执掌天王印,能感知到圣级强者进入。

    其他几位持令强者,感知更弱。

    你我都不是圣人,不会被感知到的。”

    “刀狂在哪?”

    “就在前方万里之地,一处山巅之上……”

    “他没动弹?”

    “没有,可能是在等待援军,毕竟人族实力不弱,天木圣人还在,杀入人间,他也未必能占便宜……”

    说到这,槐王沉声道:“昨日,大量强者陨落,甚至多位天王陨落!尤其是魔帝,战死在了禁忌海,和封天岛同归于尽……你们人族,是不是出大事了?”

    魔帝战死,还是和封天一脉死战而死。

    之前人族出现的一位圣人级强者,就有人怀疑是魔帝的转世身。

    既然如此,那说明一点,很可能是人族出了大事。

    槐王毕竟不是圣人,地窟九圣不说,他其实也猜不到什么。

    说到这,槐王又道:“若是如此的话,初武一脉,恐怕会少了很多忌惮!尤其是魔帝的死,之前魔帝未死,哪怕和苍猫分道扬镳,那也是曾护道苍猫的强者……

    现在,魔帝死了,天狗离开,你人族强者也不多,本王觉得,初武一脉,恐怕真的要下手了!”

    李老头淡淡道:“昨日战死多位天王,我人族可没有这么多天王,必然有其他势力天王战死……”

    他都没说完,槐王轻笑道:“反正死的都是本源一脉的人,初武一脉巴不得多死一些,死的越多,对他们好处越大!

    原本他们还得防着那些天王,现在那些天王战死了不少,既然如此,接下来初武一脉也许要正式现身了。”

    李老头脸色略显沉重,槐王又道:“还杀刀狂吗?我提醒你一句,杀刀狂,本王也没有太大的把握,可不杀刀狂,援军一到,很快就会杀进人间!

    刀狂死了,哪怕初武一脉的人到了,也不会贸然行事,而是会查清楚,看看是否是其他各方隐藏强者出手导致。

    杀刀狂,可以为你们拖延一点时间。

    当然,一旦暴露了,那也未必能拖延什么……”

    李老头没说什么,顿了顿问道:“你可以缠住刀狂多久?”

    “不知道。”

    “你有把握抵挡圣人?”

    “不知道。”

    “……”

    李老头眼神阴翳,“你在耍我?”

    槐王玩味道:“怎么会,你死,本王也危险!本王的确不知道,因为这些年来,本王也不曾和圣人真的厮杀,如何知道自己能不能挡住?

    博一次便是,你人族不是喜欢搏一次机会吗?

    既然如此,那为何不赌一次?”

    李老头冷冷道:“那是因为人类并肩作战的都是战友,哪怕明知不敌,我们也相信自己的后背不会有人捅刀!可你……你配吗?”

    槐王失笑,抱着双臂,“那就放弃?”

    李老头嗤笑道:“放弃?你以为可以吓到我?我看你比我更想杀他!你是不是也急了?地窟九圣当道,现在还用得着你们这些真王……

    等假天坟中,那些强者回归,大量真王回归,还用得着你吗?

    三界天王都出来了,你一个真王能做什么?

    你想杀刀狂,别说是为了帮助人类,那会让我耻笑!”

    “互惠互利罢了!”

    槐王笑的灿烂,“本王本就是烂命一条,挣扎了这么多年,就是为了活的更好一点。这些年来,本王一直活的还算好,可现在……真王如蝼蚁!

    本王自然也不想现在掉队,回到过去,任人宰割。

    杀刀狂,我有我的好处,你也有你的目的,李长生,到了这地步,你还看不透?”

    李老头冷漠,并非看不透,而是不信任!

    他不信任槐王!

    他毫不怀疑,最终若是杀了刀狂,这家伙可能会出卖他。

    当然,前提是他没暴露。

    杀不了刀狂,槐王一走了之,也许最后也会让他成为拖住刀狂的牺牲品,这事槐王干的出来。

    槐王见他不说话,笑道:“长生剑,到底合作还是不合作?不合作,那便算了,很快,本王若是没猜错,最多三日,初武一脉必来人!

    三日后,人一到,初武一脉必下手!

    刀狂若是死了,那初武一脉就算来了,也许也要和九圣扯皮一段时间,这就是你的目的。

    还有,少一位圣人,对你们也会少很多威胁。”

    李老头再次看了他一眼,笑道:“好!那就动手!不过说好了,我只出一剑!这一剑……可能是对刀狂,也有可能是对你!”

    槐王瞥了一眼他右手扶着的长剑,微微挑眉。

    今日的长生剑,气机内敛,看似有些弱不禁风,可那长剑,隐约间却是给他带来了巨大的威胁感。

    李长生养剑三日而已!

    槐王没说什么,笑道:“你这剑,多远可杀人?”

    “方圆万米,皆无活物!”

    “20里地……”

    槐王喃喃一声,至于无活物,听听就算了,真把自己当剑神了?

    “好,那你就在50里之外等着,本王先去,看看有没有机会,大战一旦爆发,我会尽量将对方引诱到你这边,你若是一剑杀不了他……”

    槐王玩味道:“那就散伙,各自逃生,各凭手段!”

    “好!”

    两人此刻迅速达成了一致,槐王也不等他,迅速破空离去。

    李老头也不撕裂虚空,速度极快,破空而出,眨眼间消失在了原地。

    ……

    魔都。

    吴奎山皱眉不已,叹道:“老李应该去了地窟了!现在怎么办?”

    一旁,刚晋级不久的苏云飞,看了一眼睡在一旁的苍猫,又看了看那边闭目的天木,想了想道:“苍帝既然能和人王沟通,可曾问过,武王他们何时回归地球?”

    吴奎山看了一眼苍猫,见它又在睡觉,很是无奈,这猫最近瞌睡很多,按照方平他们的说法,这不是好事。

    吴奎山想了想,手中出现了一条大鱼,活的!

    大鱼在苍猫脑袋上摇晃了一圈,下一刻,苍猫睁眼,不高兴道:“好腥!本猫只吃熟的,不吃生的,再用活鱼,本猫戳死你!”

    “……”

    吴奎山心累,你还醒着呢。

    醒了就好。

    “苍猫,方平他说什么时候回来了吗?”

    “骗子说尽快……”

    “尽快……”

    吴奎山头疼道:“尽快是什么时候,也没个准信!按照长生的说法,初武一脉已经现身,首要目标就是你,现在还不确定对方到底有多少人,什么实力……”

    说罢,看向天木化身的老人,问道:“天木前辈,对初武一脉,您老了解多少?”

    天木缓缓道:“初武,武道之始!昔年,初武号称万道争雄,一人一道,独走一道者,为初武者,所谓初武,说的便是那些初代武者,当年不包含那些门人弟子和后裔。”

    “初武,有强有弱,真正将大道走到极其高深地步的初武者,也不算多。”

    天木想了想道:“号称万道的初武,也许真的走出了万种不同的道!可有人也许只有六七品境实力,早就老死,有人也许**品,再也走不下去了,这也是初武之道……

    那时候的道,不明确,不知道,都是随便乱走。

    真正走到了让人记住的地步,这样的初武者,其实并不多。

    初武巅峰时期,也就是初武末期,当年,一群人走到了极其高深的地步,对外自称神灵!”

    “神灵?”

    吴奎山笑道:“很多人都喜欢这么自称,那些真神……”

    天木摆摆手道:“并不相同!初武者,那是真正的神灵,他们开创了武道,从无到有,神灵之称,哪怕初武战败,九皇四帝也是认可的。

    这些人,虽战败,可的确有神魔之能。

    当年,具备天王战力的强者,都可称之为神灵,神灵也有强弱……

    强大者,甚至接近皇者的地步,极其可怕。

    初武时代,一群强大的神灵,各自统御一方大陆,传下他们的道统……

    末期,九皇四帝证道,和初武者发生了极大的冲突,那个时期,也是初武者强者陨落最多的时期。”

    “东皇杀剑神证道,人皇斩刀神证道,神皇败武神证道……”

    天木唏嘘道:“也是从那时起,初武和本源,关系就越来越恶劣,九皇四帝证道,不是斩杀了他们的神灵,就是击溃了他们的神灵,可都是一群至强者……”

    一群至强者!

    不是一个两个。

    那个时期,初武太强大了。

    可就是这么强大的初武,最终败了,败给了本源,成全了九皇四帝。

    说到这,天木继续道:“这个刀狂,老朽不是太熟悉。不过按照铸神使的说法,此人是火神门下,火神,当年就是……”

    它还没说完,苍猫不睡觉了,睁眼,咕哝道:“就是个大坏人啦!本猫可记仇了,还记得他呢!好久好久以前,本猫还在睡觉晒太阳,这个坏蛋忽然杀来了,要杀猫……”

    苍猫委屈道:“本猫又没招惹他,他忽然要来杀猫,还要烤猫肉吃!那时候我和大狗都很弱小的,被欺负的好可怜……

    这个坏蛋,都把本猫烤熟了,猫世界都烤的炸开了……”

    “后来,大道震动,有人发现了,所有有人出面阻拦了,救了本猫……”

    “护猫队长知道了,就带着护猫大军,去了火神大陆,打死了这个家伙,可护猫队长也被他打死了,好惨好惨的……”

    苍猫委屈的不行,“护猫队长被人打死了,护猫大军也死了一大半,从那以后,本猫就只能在天界流浪了,好可怜的,都没饭吃了。”

    苍猫开始卖惨。

    天木也懒得拆穿它,护猫队长刚死的那段时间,这猫的确挺可怜的。

    可没多久,勾搭上了灵皇,日子过的比谁都好,有什么好可怜的。

    天木继续道:“当年老朽还无法移动,只能道听途说一些东西,火神被杀之后,火神大陆沉没,不过还是有一群人活了下来,其中就有火神的几位弟子,也是二代初武……”

    “二代初武,有些人很强大,甚至青出于蓝,比如……四帝!”

    天木沉声道:“斗天帝比较古老,老朽不太清楚,可霸天帝几人,其实都是二代初武,不过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最终成为了四帝之一!

    同样,有些二代初武者,也很强大。

    火神门下,当年就是圣武神最强,当然,圣武神是后期的封号了……

    当年,圣武神应该也具备了天王战力,刀狂既然来自火神一脉,那应该就是圣武神门下,火神的道统,就是被圣武神继承的。”

    吴奎山沉声道:“那这家伙现在还活着?”

    “应该活着。”

    “那会亲自出手吗?”

    天木摇头道:“这个不好猜测,初武者当年去天庭的不多,老朽也不是太了解他们的习惯。”

    吴奎山皱眉不已,看了看苍猫,苍猫无辜道:“骗子说,不让本猫走的,你上次让本猫走,我都听到了,可骗子说,就在地球睡觉吃饭就行……”

    吴奎山哭笑不得,没再管它,看向天木道:“木老,那还是麻烦你跑一趟,进入地窟外域,随时准备接应李长生!

    我去镇星城一趟,找找铸神使,看看铸神使能否出手……

    哎,现在人族因为方平他们离去,实力大减,我猜测,初武一脉要是动手,也许会选择在这个空白期。

    等方平他们回来了,我倒是不担心了,可现在……”

    吴奎山摇头,人族还是不够强大,起码中层强者不多。

    缺乏一些绝巅,一些帝级,还有圣人级强者。

    巅峰强者,那倒是有几位。

    吴奎山不再多言,迅速朝镇星城赶去。

    他得去找找铸神使,也不能让李长生真的折损在了地窟,要不然,方平他们回来了,也没办法交代。

    ……

    同一时间。

    海域。

    距离地窟大陆几百万里之外的地方。

    一座宫廷从天而降,朝海面上几人砸落。

    就在这时候,一只巨大的拳头,一拳轰来!

    轰隆!

    宫殿被轰飞,下一刻,拳头冒火,一拳轰破虚空,轰向藏身虚空的紫衣女子,紫衣女子面露冷色,宫殿瞬间飞回,化为长剑,一剑斩出!

    砰!

    巨响声响彻四方,虚空破碎,紫衣女子倒飞,撞破了空间,口中溢血。

    “你不是本座对手!”

    这时候,虚空破碎,一位中年武者,踏破了虚空,气血冲霄,撼动的天地都在颤动,背负双手,冷冷道:“林紫,这些年,你游荡苦海,踏遍了初武各脉,平日看在灵皇的面子上,不与你计较,今日居然敢暗算本座门人,你想找死?”

    说罢,又冷哼道:“早就猜到是你!这些年来,各脉皆有人前往边荒大陆,都死于非命,恐怕都是你做的,好大的胆子!”

    紫衣女子气机微弱,身上留下了清晰的拳印,头发被灼烧的有些干枯。

    此刻,冷哼道:“你们初武各脉,原本与我井水不犯河水……可昔年,皇姑离去之日,让我照顾那猫,这些年来,你们一直贼心不死,居然还在打那猫的主意……

    圣武,你就不怕历史重演,步了你师父的后尘!”

    中年身材挺拔,淡淡道:“天辰侥幸逃生,现在已经去了天坟,你本源一脉,想要那猫死的也不在少数,林紫,你一人之力,能抗拒大势吗?”

    中年冷冷道:“大势如此,那猫必死!本座也只是顺应大势,你冥顽不灵,非要找死吗?”

    这一刻,虚空中,再次有几道强大无比的气机覆盖而来。

    紫衣女子脸色微变,“你们早就知道我在这……想要伏杀我?”

    “不错!”

    中年冷冷道:“你灵皇一脉,既然冥顽不灵,那就斩尽杀绝!”

    话落,中年喝道:“尔等去人间界,斩杀那猫,断本源之根!”

    “诺!”

    之前差点被紫衣女子操控宫殿砸死的几人,应了一声,急忙朝地窟那边飞去。

    “你们敢?”

    紫衣女子一声低喝,手持猫宫化为的长剑,一剑荡出,虚空杀出了一条裂缝,转眼间,杀向离去的几人。

    中年冷笑一声,再次一拳轰出,轰隆一声,神器猫宫杀出的剑气,也被男子一拳轰的粉碎。

    男子徒手抓向紫衣女子,抓破了虚空,力量强大的骇人!

    没有本源气波动,也不需要。

    这就是初武!

    初武一脉,初武者走出了自己的道,二代初武,有些哪怕没走出自己的道,也强大无比,因为他们锻造了强大的肉身,或者强大的精神力。

    而有些二代初武,实际上也走出了属于自己的道。

    “封禁她的本源,本源一脉,无本源,何其弱小……”

    中年轻蔑一笑,下一刻,一股强大的精神力朝紫衣女子覆盖而去,紫衣女子轻喝一声,一剑杀出,长剑划出一道裂缝,将席卷而来的精神力击溃,撕破虚空,就朝远处遁逃。

    “想走?哪有那么简单!这些年来,你蹲守苦海,杀了多少初武门人,死不足惜!”

    男子一步踏破了虚空,肉身呈现玉色,强大的气血,震荡的苦海都在颤动。

    以肉身之力,证道天王!

    这就是初武肉身一道的强者,气血超过了500万卡以上,何其骇人!

    哪怕方平,到了现在,气血也没达到300万卡,按照初武这边的境界,连圣人都不是,差距极大。

    男子继续朝紫衣女子杀去,暗中,之前爆发的那几道气机,无人出现,却是有人锁定了紫衣女子,随时准备雷霆一击。

    紫衣女子不管身后,几次想要绕道折返,击杀那些前往地窟的强者,可几次都被人挡了回去,距离地窟越来越远。

    这一刻,女子也是面露忧色。

    挡不住了!

    初武一脉的几位强者,都现身阻拦了,看来这些年下来,这些人已经达成了一致。

    更让人头疼的是,乾王、坤王、艮王这些人都走了。

    要不然,这些人原本也在苦海中的一方小世界中。

    哪怕不是苍猫一伙的,看到这些初武者去杀苍猫,也有人会出手阻拦的。

    可现在……没了!

    这些初武强者,也是知道他们走了,这才敢肆无忌惮地行动。

    “苍猫……快跑!”

    女子心中一遍遍地念叨着,有些无奈,她在这蹲守了很多年了,已经帮苍猫拦下了多次危机,此刻,她已经无力再阻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