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1139章 我道唯一!(万更求订阅)
    禁忌海上,战斗还在继续。

    李长生哪怕战斗经验丰富,可差距就是差距,被镇压住了,难以动弹的他,此刻反击有限,伤势不断累积。

    血液在流淌,从金色变成了淡金色。

    他还在坚持!

    战斗没有放弃的时候,除非战死,哪怕有一线希望,那绝不会任由敌人击杀自己。

    当然,并非所有人都这样。

    一些观战的圣人,此刻已经面露唏嘘之色,坚持下去,也是死路,倒是现在认输……也许还有一线生机。

    持续下去,殒灭明显已经极为暴躁,有些不耐烦了。

    这是在消磨殒灭的耐心。

    而且李长生不断反击,也伤到了殒灭,几次下来,殒灭也是伤势不少,愈发暴躁了。

    ……

    距离此地千里的外域之地。

    同样也有一张巨大的屏幕显示出了战斗场景。

    人族的一些九品强者,都在此地观战,方平担心他们被波及,没带他们前去。

    此刻,人群中,不少人握紧了拳头。

    沉闷。

    李德勇,苏云飞,蒋元华,郭圣泉,谢依梵,钟清欢……

    一位位九品强者,被聚集到了此地,没有去外域参战。

    他们在等待结果!

    然而……结果不太好。

    李长生强大吗?

    很强大!

    杀的一位帝尊不得不动用种种压轴手段,圣人级的精神力,三件圣兵,封源之法……

    可强大没用,毕竟只是初证绝巅。

    差距太大了!

    再这么下去,他会死的。

    负责维持画面的猫树,化身猥琐老人,毒舌道:“这家伙要被人打死了!真的可惜了,也是一位人杰,活着的话,以后大有前途,可惜了!”

    “你们呢,看看就行,别去想太多,你们看看其他那些九品,余波都给震死了,你们也就隔着千里看看戏了,放心,人王会收尸的,用不着你们。”

    众人脸色铁青!

    北宫鋆看着它,脸色难看,若不是对方和他们算是一伙的,他现在有心想联合其他人斩杀它!

    猫树好像也不在意,懒洋洋道:“真的要被打死了……哎呀,九锻金身顶不住了,被斩断了左手,这下完了!”

    “干的不错,居然又打伤了这殒灭,这家伙厉害啊,再活几年,证道帝级,也许可以和圣人一战了。”

    “完了完了……”

    猫树不断的絮叨。

    身后,诸人的眼神血红,有人怒视它,愤怒的无以复加。

    不用你来解说!

    他们看到了!

    看到了长生剑在浴血厮杀,哪怕伤势越来越重,还在坚持反击,不管有没有胜利的机会,也要给敌人制造伤害,这就是人族强者的宗旨。

    不可无战功而死,死,不如对方也得咬他一口!

    苏云飞,这位即将证道的强者,这一刻心情复杂的无以复加。

    他是镇星城的人,是剑王的嫡子。

    他在委羽山外,坐镇了数百年。

    有时候,人族的一些事,其实他做不到感同身受。

    可今日……看到长生剑鏖战帝尊,死战不休,他真的有些感触。

    韧劲!

    他迟迟无法证道,排名在他之后的一些人都证道了,恐怕就是差了这一点。

    父亲战死,他也想迅速证道成功。

    可一直不能,今日……感触良多。

    身边众人,气血爆发,压抑,愤怒,悲哀,种种情绪汇合,让此地愈发的压抑起来。

    苏云飞没闭眼,一直盯着画面看。

    气机,也渐渐有些波动起来。

    其他人没管他,众人都在看画面,看长生剑,有人握紧了拳头,憋屈的要爆炸,咬碎了牙齿,血液横流,憋着口气低沉道:“我们为什么这么弱?”

    “八十年了,为何还不能证道!”

    “为什么!”

    “……”

    猫树这位猥琐老头,疯狂翻白眼。

    八十年为何不能证道……你在问我?

    你在嘲讽谁?

    谁他么八十年不能证道成了丢人的事了?

    这些人类都疯了吧!

    八百年不能证道都正常,这算炫耀吗?

    不过想起方平交给自己的任务,猫树还是懒洋洋道:“证道有什么用,是圣人的对手吗?是天王的对手吗?不过九品……是真的弱。”

    “五位真神好歹可以挡住帝级,五十位真神,围杀圣人都不难,当然,到了天王又是一个关卡了……”

    “人族真要出个百位真神,围杀几位弱圣难度不大。”

    “抗衡的话,人数还要少一点,20位左右就够了,地窟九位圣人,180位真神绝对可以挡住他们!”

    “挡住了九圣,方平放开了手脚,带着那些圣人直接围杀天王……”

    “可惜了!”

    猫树感慨道:“可惜啊,人族真神太少了!就那么几位,没什么用的。人王也被限制住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别人击杀了长生剑,真的太可惜了。”

    “九圣在,他不敢放手一搏,你们啊,拖累,拖累了这些人族强者,要不然,无牵无挂的人族强者,在任何地方都是一方霸主了……”

    众人愈发的憋屈,自责,愤怒。

    猫树还在继续,越说越畅快,爽!

    刺激这些人挺爽的。

    人王威胁自己,要自己给他们猫果,自己容易吗?

    现在刺激他们,不要太爽。

    这还是奉旨办事!

    看到这些人脸色通红,一个个好像要爆炸了,猫树恶趣味升起,会不会气炸几个……希望不要,人王不好惹的。

    对了,人王怎么知道自己能刺激死他们?

    猫树有些奇怪,老夫看起来猥琐而已,实际上不猥琐的。

    ……

    “混蛋!”

    一声怒骂,响彻云霄。

    殒灭快要气炸了!

    在他的镇压下,长生剑频频抓住机会,创伤他!

    他的手腕,连续被长生剑斩中了三次,直接斩断了手腕,哪怕迅速恢复,殒灭也觉得脸上无光,今日丢人真的丢大了。

    他没能迅速斩杀长生剑不说,还被对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多次击伤。

    “去死!”

    殒灭精神力再次爆发,再度镇压的李长生眼神黯然,一枪杀出,这次没有扎出,而是横扫而去!

    砰!

    哪怕李老头在挣扎避退,还是被一枪扫的腰骨炸开,血流如注。

    李老头却是眼神清明了一些,迸射的血肉,瞬间化为一柄长剑,嗡地一声破空而出,噗嗤一声再次击穿了殒灭的手骨!

    这时候的李老头,脸色发白,却是淡定无比,看向殒灭,忽然笑了一声,声音沙哑道:“废物,精神力消耗了六成,10分钟内杀不死老子,一剑斩你!”

    殒灭脸色铁青!

    是的,他精神力也有消耗的。

    消耗很大!

    镇压李长生,也不是说镇压就镇压,他又不能无限恢复精神力,消耗还难以补充。

    这还是对付李长生一人,此刻身边再有一位和李长生一样的强者,他恐怕能被对方活活耗死!

    而他可是自信可战圣人的!

    结果被俩绝巅给耗死了!

    非但如此,他也感受到了,李长生在借用他的压制,打磨他自己!

    刚晋级的李长生,力量不够稳固,气息都不太稳定。

    可此刻,虽然重伤,可愈发的力量圆润起来。

    和强者生死搏杀,在生死边缘游走,也许难以提升境界,可对自身力量的打磨,帮助极大。

    人族武者,很少会去闭关打磨境界,都选择了最危险的战斗中打磨,这种情况有利有弊,危险无比,却也是速度最快的方法。

    他们没时间!

    所以只能用危险的手段来争取时间!

    今日,李长生也是如此,他在巩固他的一切。

    迟迟杀不死李长生,殒灭的耐心也被彻底磨灭了。

    “原本准备让你多活一段时间,现在还是快点去……”

    他话都没说完,李老头一口鲜血喷出,再次洞穿了他的脸颊,笑道:“什么?”

    “你该死!”

    殒灭暴怒!

    轰隆一声,本源气爆发!

    他也不是白痴,战斗到现在,哪还感受不到,此人本源无法封印,并非是本源太强,而是太弱,封印了好像没太大作用。

    既然如此,那就在本源中击杀对方!

    这一次,李老头脸色凝重了不少。

    好像知道方平想出手了,李老头深吸一口气,虚空都被吸的颤抖,破碎。

    “本源……老子想试试!意志强大之辈,本源也强大!谁说精神力弱,本源就弱!”

    他要搏一次!

    靠意志力呈现本源,在本源中战此人!

    外围,方平脸色一变再变。

    有些事,不是说你意志强大就可以改变的,李老头这么执着,恐怕是想冒险一搏,看看能否本源大道再走一段距离。

    本源大道强大了,他自身也会得到反馈,气血变强,战力变强。

    可这……真的太危险了。

    谁能笃定自己的本源大道一定可以下一刻走的更远?

    方平眼神变幻,面不改色,几次犹豫之下,最终还是没有选择出手,却是做好了随时出手,斩殒灭本源大道的准备!

    ……

    “可敬,也可悲!”

    这一刻,神皇一脉的圣人忽然叹息,好一位铁骨铮铮的强者!

    可惜生错了时代,生错了地方。

    若是人族强大一些,何至于如此。

    当然,真要人族强大到无所畏惧,也许也不会诞生这样的强者。

    为了人族,不得不绝巅战帝尊,还是精神力强大无比的帝尊,殒灭若是经验丰富,和圣人交手也未必会输。

    这位神皇一脉的圣人,此刻不由看向方平,也有些同情。

    生在这个时代,真的有些让人绝望。

    ……

    方平身边,彩蝶也叹道:“入他本源,长生剑危险了!”

    恐怕要陨落了。

    没人提殒灭多强大,此刻,哪怕是敌人,也只是觉得长生剑可惜了,被封天一脉当成了磨刀石。

    至于殒灭……强归强,还是有些让人不齿。

    这时候,李长生眼神瞬间黯淡,殒灭也是如此。

    双方进入本源世界了!

    众人心都提了起来,有些焦躁,李长生能撑多久?

    一旁,吴奎山传音道:“方平……”

    方平不动声色,传音回道:“再等等!李老头想借机刺激自己,本源再进一步,不到最后关头,我不会出手的!”

    “可是……”

    “他憋着一口气,我现在出手,这口气就散了,我相信他!他能人所不能,六品斩八品,九品斩绝巅,战绩比老张都辉煌,他可以的!”

    方平坚信他可以的!

    这是长生剑客!

    一位受伤十年,蛰伏十年,只为磨一剑的强者!

    那一剑的风华,至今难忘!

    六品斩八品,千古第一人!

    哪怕方平,同境界一战,也只是在八品七锻之后,才渐渐超越了李老头。

    没有方平,从古至今,有几人敢说能在同阶和李长生一战的!

    一位废了的六品,磨了一剑,斩杀了八品,这是不可能做到的事。

    而他做到了!

    方平闭目,好像不忍看到李长生陨落。

    这一刻,四方皆寂。

    一时间,不少人心生悲戚,有时候,明明是敌人,却也值得让人敬重。

    方平,李长生,所有的人族强者,都很难。

    然而没人放弃,没人诉苦,都在努力前行,希望改变这一切。

    龙宇这些上古圣人,此刻也是各自陷入沉思。

    这个时代的人族,比任何时代的族群都难。

    然而,这个时代的人族,也催生了一位位值得大书特书的强者,不管实力如何,都值得说道。

    砰!

    一声轰鸣响起,李长生颅骨炸裂开,露出了脑袋中的器官,格外恐怖。

    吴奎山脚步一动,下一刻,收回了脚,面露愤色。

    双拳握紧,吴奎山白发根根竖起!

    哪怕知道方平的计划,这一刻的他也感受到了无力,人族还是不够强,否则何须如此!

    当初以为到了绝巅,就可以扭转一切。

    而今,他已经绝巅,却是依旧无法改变什么。

    余光瞥过几人,天剑、海虞……

    这些人,都是敌人,都是罪魁祸首!

    若是没有他们牵制,这一战也不会发生!

    封天一脉再霸道,没有人牵制人族,他们也不敢贸然选择人类当磨刀石。

    愤怒,不甘,充斥在每个人族的心中。

    ……

    本源世界中。

    殒灭冷笑连连,对面,李老头的身影显得有些虚幻,不够真实。

    “欢迎来到此界!”

    殒灭恢复了从容,这是他的世界,他是主宰。

    本源世界很明亮,也很大,也融合了一些东西。

    精神力强大的强者,都会将具现物融入本源世界中。

    此刻,他的本源世界中,融合了一杆通天彻地的长枪!

    “知道这是什么吗?”

    殒灭很淡定,笑道:“灭神枪!你应该知道。”

    李老头也不急着战斗,看向他,面露漠然之色。

    “师尊曾说过,这个时代,人人都有希望!每个人,都该有个目标,而我……目标不是你,不是方平,不是张涛,而是灭!”

    殒灭拿起通天彻地的长枪,笑道:“这是灭神枪,灭的神器,从小到大,师尊都在说四帝,上古时代比九皇还要出色的人杰!

    师尊说,我们这些人,生来就是为了打破禁忌,超越前贤的!

    每个人都该有个目标……而我,选择了灭!”

    “我通神之时,具现了灭神枪!师尊大为欣慰,我从诸多师兄弟中脱颖而出,成为了师尊的关门弟子,最后一位入室弟子!”

    殒灭笑道:“你可知道,我为何叫殒灭?通神境之前,我并非此名,后来才改的名……”

    李老头这次说话了,笑,笑的有些无奈。

    “你?”

    “灭?”

    李老头笑的有些颤抖,“你……能不能别开玩笑!你要知道,我的本源身很弱小的,会笑散的……你这是准备笑死我,不用战斗了?”

    李老头不复之前的冷酷,这时候笑的发颤,“就你还以灭天帝为目标……还要超越他,击杀他?做人是该有梦想,有目标……可你能不能照照镜子?你家没有,我送你一些如何?”

    “很好笑吗?”

    殒灭脸色冷厉,陡然一枪扫出,枪还未至,李老头虚影已经有些溃散。

    这一刻,李老头身后,一方世界呈现。

    很小!

    一片黑暗,黑暗之中,唯有一条不知通向何方的道路,道路当中,没有人,没有物,唯有剑!

    数不清的长剑在漂浮,每一柄长剑之上,都是杀气震天!

    “本源强大就了不起吗?”

    李老头低喝一声,“我有一剑足矣!”

    话落,大道化为长剑,瞬间融入了诛天剑中,“你在本源世界和我交战,谁生谁死……肯定是你死!”

    轰隆!

    剑芒通天,这一剑斩出,杀的殒灭强大的本源世界都在颤动,不过一剑斩出,李老头也是气息滑落,对面的殒灭被击飞,却是一枪将他头颅贯穿,钉在了地上。

    李老头低吼一声,震飞了长枪,再次爆发,手持诛天剑再次杀出,大笑道:“还不够,杀我这么难,你也配和天骄交锋!”

    话落,长剑破空,一剑斩开了世界,剑芒破碎了一切。

    殒灭青筋毕露,愈发的愤怒!

    在自己的世界,李长生还如此嚣张,着实可恨!

    两道人影,瞬间纠缠到了一起。

    李老头低吼声不断,身影极快,眼神坚定,哪怕身影不断在溃散,也不在意这些。

    大道?

    大道很重要吗?

    本源很重要吗?

    谁说万道合一,走的就是本源道!

    万道都合一了,哪来的本源道,我之所在,就是大道所在!

    本源也只是外物,我强才是强!

    这一刻,他融入诛天剑中的大道,居然有些溃散的趋势,在崩塌!

    ……

    与此同时,外界,方平众人也看到了有些奇怪的一幕。

    李老头的肉身好像有些虚幻起来。

    方平身边,肥胖的大猫原本都在打瞌睡了,这时候忽然睁大了眼睛,大大的眼睛眨巴了几下,接着继续眨,还眨!

    眨了一次又一次!

    好像眼睛进沙子了,苍猫疯狂眨眼,猫爪子掏了掏方平,方平没反应。

    继续掏!

    掏了一会,方平有些恼火,转头看着它,苍猫也无辜地看着他。

    它觉得……自己出现幻觉了!

    “骗子……”

    苍猫难得没开口,而是传音道:“好奇怪,真的好奇怪!这个……李长生,嗯,李长生好奇怪!”

    “什么?”

    “他的本源……不,所有人的本源,本猫其实都可以感应到一些的,他的本源……好像要消失了!”

    方平脸色凝重,要死了吗?

    “不是那种消失……好奇怪呀!他好像……要合道!嗯,就是这样!”

    苍猫都迷糊了,有些焦躁,爪子挠头,抓的胖脑袋都快掉毛了。

    这和自己不一样啊!

    自己合道本源,这个李长生好像是要走另外一条不一样的道。

    走了本源道之后,不是不能走别的道了吗?

    也不是啊,他没三焦之门啊,算本源道吗?

    这一刻,苍猫都茫然了,这一届的人类出了好多幺蛾子啊!

    苍猫糊涂了,也迷茫了,下一刻,趴在了虚空中,尾巴拍打着方平的小腿,迷茫道:“算了,不管了,反正这老头好奇怪……本猫觉得,下次可以分他一点吃的,以后会有好处的。”

    “……”

    方平瞥了它一眼,你是要投资了?

    此刻,他也忍不住看向李老头,这是怎么了?

    肉身怎么有点虚幻的迹象!

    至于苍猫喊着“老头”他都懒得说什么了,也没时间去管,这猫好像从来不觉得自己老一样。

    ……

    这一刻,封天岛上,钓鱼青年也面露疑色,距离太远,只是观战,而非就在身边,一时间他也没看出什么来。

    而镇星城的小世界中。

    铸神使也在抓脑袋,抓了一会,忽然跑到一旁拿起一本书看了起来。

    “万道合一……万道合一只是一种猜想的功法,猜想的是霸天帝的战法,可霸天帝又不是万道合一,那家伙也有精神力存在的……”

    “万道合一,真正出现的时期是宗派崛起期间,一群人为了南北之争,推导的一种极致功法……”

    “那个时期的万道合一,大部分都没到绝巅,几乎九品前都死了,唯一一位踏入绝巅的家伙……肉身没到九锻,算是假的万道合一,后来也被精神力强大的家伙干掉了……”

    “李长生什么情况……”

    铸神使都快抓破脑袋了,他隐约看到了一点东西,看到了那家伙的肉身变的有些虚幻起来,介于虚实之间。

    这算什么?

    哪有人的肉身可以这样的!

    这家伙到底走了什么奇怪的道出来?

    ……

    这些强者都有些疑惑。

    在场观战的一些圣人,也是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感觉最明显的,却是殒灭。

    这一刻,殒灭越是战斗下去,越是震撼。

    怎么可能!

    李长生越战越强,身体越来越凝实了!

    而李老头这次真的有些感悟了,眼神雪亮,他好像体悟到了什么叫万道合一,什么才是自己的道!

    我道既唯一!

    我在哪,哪就是我!

    什么本源体,什么真实**,没必要,我就是我,唯一我!

    他隐约间有种感觉……也许我能将肉身彻底具现到本源世界中战斗!

    我就是唯一的存在!

    不过现在只是初步感悟,李老头觉得,这一步也许要很久很久,可他却是摸索到了一些线索,此刻眼神雪亮的吓人,看向对面的殒灭,他想亲他一口!

    谢谢!

    他想谢谢他,你是我的指路明灯,我李长生好像直到现在才找到了自己的道,知道了未来的方向!

    我不用去强化什么本源世界,因为我强,我可以出现在本源世界斩你!

    万道皆为我!

    李老头愈加喜悦起来,我总算看到了希望了!

    ……

    这一刻,九重天外。

    巨大的仙源之上。

    一条血管似的脉络,渐渐地崩碎,渐渐地消散。

    下一刻,一股强大的精神力席卷而来,扫视了一番,眨眼间消散,不知是否发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