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1113章 三界因我而颤抖!(万更求订阅)
    铸神使不愿意和方平多说什么,给了方平三个圆球,就打发走了方平。

    很快,方平出现在了雕像外。

    看着手中的三个圆球,方平一度怀疑,这是不是那老头子的泥垢组成的。

    “前辈,能说话吗?”

    方平对着圆球喊了一声,没反应。

    方平喃喃道:“这玩意靠谱吗?要不现在砸一个出去试试?”

    “……”

    顿了半晌,方平看向圆球,笑道:“前辈,要不我丢茅坑试试?”

    “你敢!”

    方平嗤笑一声,就知道不可能没意识!

    到了这地步,会没意识?

    坤王分身都能自主思考了,这老头子的也不会差。

    方平也不说什么,打开三焦之门,打开战天宫,直接将三颗圆球丢了进去。

    他可不会让这些分身成为监控自己的监视器!

    ……

    小世界内。

    铸神使手中捧着一本书,等感受到分身断了联系,微微摇头,淡笑道:“倒是警惕。”

    说着,微微凝眉。

    他第一次见方平,却是感受到了很多不寻常。

    有些事,一般人看不出来,哪怕天狗这样的强者,也未必看出来什么。

    可铸神使对这些人,那是极为鄙夷的。

    他很自傲!

    因为他是天才,真正的天才!

    要不是当年专注于铸器之道,他觉得自己也能在那个时代证道成皇。

    天狗这些武夫懂什么?

    哪怕九皇四帝,他都觉得没啥了不起的。

    方平……

    方平到底什么情况?

    “仙源吗?”

    铸神使抬头看天,哪怕天上什么都没,一片黑暗,他还是在看天。

    “仙源的力量被盗取了吗?”

    “是仙源的力量,还是来自别的地方的力量?”

    “有人在他和仙源之间,搭建了桥梁吗?”

    “谁做的?”

    “还是说,并非仙源的力量……”

    作为仙源的制造者,他对仙源很了解,可有些事,后期已经超出了他的掌控,打造完仙源,他就跑路了,九皇四帝后面干了什么,他也不想去过问。

    方平的力量,来源是仙源吗?

    “谁在暗中布局?扭转了时空……感觉不太可能!难道是伴生世界?”

    铸神使陷入了沉思,喃喃道:“难道是当年老夫的老巢被人抄了,有人盗窃了我的构思?真的打造了伴生世界,模拟三界发展……谁这么牛?”

    想着这些,铸神使很快摇头,嘀咕道:“管他呢!老子总算要脱困了!出去了,先干死李宣泄这老东西,再去收回仙源,然后……”

    正说着,前方虚空波动了一下。

    下一刻,一道人影浮现。

    铸神使瞥了一眼,淡淡道:“你来做什么?卖了老夫,来炫耀的?”

    “前辈误会了!”

    这一次,蒋昊露出了面容,轻声道:“晚辈不说,方平也知道前辈在此!”

    铸神使也是第一次看清楚他的样子,扫了一眼,不是太在意,淡淡道:“没事就滚,真当老夫这是动物园了,想来就来?”

    “不敢!”

    蒋昊平静道:“我只是想问,方平既然来了,前辈应该看出了点什么,他是斗天帝吗?”

    “我怎么知道!”

    “前辈对九皇四帝应该都很了解,尤其是他们的兵器!我其实比较好奇,斗天帝用什么兵器?”

    “呵呵!”

    铸神使一脸嘲讽,很快笑道:“告诉你也不是不行,甚至帮你打造神器也不是不行!”

    “前辈有何条件?”

    “简单,把三十六枚圣人令收集回来,交给老夫!至于天王印,用不着你。”

    “前辈想聚齐九皇印所有部件?”

    “用得着你来管?”

    “晚辈听说,所有的神器,都有前辈的参与……唯独九皇印,前辈不曾参与,此印是不是有其特殊之处?”

    铸神使看了他一眼,玩味道:“你知道的倒是不少!”

    “侥幸得知。”

    “和你有关系吗?”

    “晚辈只是问问。”

    铸神使笑了笑,慢悠悠道:“是,三界大部分的神器,哪怕不是老夫亲手锻造的,他们打造神器之前,多少也会问老夫一些打造手法之类的。

    当然,有些神器,其实也不是老夫打造的,也没过问过。

    比如苍猫天狗自带的神器,其实和老夫无关。

    初武时代的一些神器,也和老夫无关。

    至于九皇印……应该算是天庭时期,唯一和老夫无关的神器了。”

    铸神使笑道:“那是九皇和四帝联手打造的神器!那是三界皇道之气打造的,是整个人族的领袖一起打造的,老夫插不上手。”

    “所以九皇印可以破开九重天,是真的?”

    “也许吧!”

    蒋昊若有所思,又道:“方平是斗吗?”

    “跟你有关系吗?”

    “我只是想确定,斗到底还活着没活着?”

    “活着……活着一拳打死你,你上心有用吗?”

    铸神使打着哈欠道:“走吧,你的今世身,实力好像也刚到真神境罢了,虽然附着了一些前世身的印记,寻常人看不出来,却是瞒不过老夫!撑死了发挥帝级的实力,之前那小子说你要出手,你对付的了圣人?”

    蒋昊轻声道:“人王逼迫,不得不为。”

    “逼迫?”

    铸神使嗤笑道:“你会怕他?我看你别有目的,说说,老夫也许感兴趣,会帮你一把。”

    蒋昊笑了笑,却是不愿多说,想了想又道:“方平真的证道帝级了?”

    “那我怎么知道,老夫又看不穿他。”

    “前辈也看不穿?”

    “很奇怪吗?”铸神使懒洋洋道:“三界无奇不有,谁知道他怎么做到的!你找皇者问问看,也许对方知道呢。”

    蒋昊轻叹道:“前辈对晚辈好像有很多误解,我只是在想,哪怕我和前辈出手,方平真的可以躲过这一劫吗?他行事张扬,而今三界强者复苏,他也毫无收敛之心!

    张涛在时,其实帮他挡下了很多大难!

    命王这些人早就想杀他,甚至黎渚都动了杀机,张涛几次出面威慑四方,甚至连镇天王都出面了。

    如此下来,才压制住了四方。

    这时候的他,就该隐忍蛰伏,偏偏还是如此张扬……如此下去,人族会再次成为众矢之的。”

    铸神使想了想笑问道:“换成你,这时候该如何办?”

    蒋昊轻声道:“蛰伏!隐忍!实力不如人,此刻就该合纵连横,比如和人族合作的三大界域之地,六大天外天,完全可以借用他们的力量!

    他们想在人间开宗立派,可以,让他们进入人间,有了切身利益,他们不会让其他势力进入人间界的!

    我知道,这时候人族也许会受到一些压迫,受到一些不公,可这一切是为了更长久的未来!

    而今的人族,反抗,反击,稍有过火,马上就是大战爆发!

    前辈,这样真的合适吗?

    人族成为了所有势力忌惮的对象,不断的打压,不断的压制,不断的伏杀……

    这几年,人族进步的速度快,却也死伤惨重!

    绝巅境已经陨落了21人!

    若不是南云月、张卫雨、孔令圆、吴川、陈耀祖、赵兴武、吴奎山接连晋级,人族绝巅,现在已经少于30人!

    而这一切,其实也是方平造成的!”

    蒋昊沉声道:“若不是他多次进入地窟,杀戮太多,让各方注意到了人类的威胁,大战不会这么快爆发,哪怕爆发,也未必会和之前那样,各方全部敌视人族!

    镇天王打下的底子,被他一人几乎败了一半!”

    21位绝巅境!

    如今假天坟还有35位,其中6位是新晋的绝巅,29位老牌绝巅。

    这21位绝巅之死,和方平关系极大。

    大战爆发的速度,超过了预期的速度,人类的敌人,也超过了预期的数量。

    若不是方平,武王也未必会在那时候暴露实力!

    原本的大战爆发,可能是在一两年之后的事了。

    方平催化了这个过程!

    而也因为这一两年,打乱了他的一些部署,让他不得不提前让魔帝真身现世。

    铸神使笑道:“你难道不懂,装孙子装的太久,会真的成孙子?”

    “前辈此话,晚辈不敢苟同!”

    蒋昊正色道:“一时隐忍罢了!明明不是对手,非要死拼到底,这难道就是勇猛?蛰伏一段时间,人族也许会进步的更快,也不会死那么多人!

    若是连一点点的委屈都无法承受,那这百年来的新武,到底有何意义?

    新武时代,前些年,不也在隐忍吗?

    张涛有实力灭杀外域强者,可前辈看到他出手了吗?

    镇天王有实力击杀那些真神,也不曾出手!

    唯独方平,到了他这,从不知道考虑大局,他一次次的牵连整个人类,将整个人族拖入了战争的泥潭!

    不管是张涛他们,还是现在外域爆发的大战,都是方平导致的!

    他让很多人战死在了异域他乡,他做的一切,真的是对的吗?”

    蒋昊挺直了腰杆,沉声道:“若不是他,再等两年,那时候,我也许可以证道圣人,甚至天王!融合了魔帝,我也许可以破九!

    到了那时候,我和镇天王联手,加上武王,再拉拢一些势力,如何会让人类陷入而今的危局?”

    铸神使笑道:“那也未必!再过两年,你如何知道中途不会发生别的变故?你只是按照你预料的最好的情况去发展……可若是两年后,皇者复苏了呢?”

    “那他两年,就可以证道成皇?”

    “谁知道呢!”

    铸神使笑呵呵道:“你是不忿?还是不甘心?”

    蒋昊语气深沉道:“我只是讨厌他的这种张扬,他会害死很多人的!他嘴上说着为人族,实际上……他的私心之重,比谁都深!

    我敬重武王,却不曾敬重他方平,他也没这个资格!”

    铸神使笑道:“那你问过其他人,是愿意跪着求生,还是站着战死吗?”

    “前辈!”

    蒋昊低喝道:“这不是跪着求生!你的话和他们如出一辙,可只是隐忍,没有跪下去!哪怕真的跪下去,也会再次站起来!而不是梗着脖子去送死!

    他方平一次次的求人,死到临头了,知道求助于外人,却从不想想,难道谁欠他的?

    凭什么要帮他!

    张涛帮他,镇天王帮他,连我师叔战王都在帮他,现在前辈也愿意出力……

    就因为他是新武的天骄?

    就因为他可能是强者转世,人类的希望?

    就能纵容他一直胡闹下去,让人类过的越来越艰辛!”

    铸神使这次倒是想了一会,半晌才道:“这么说吧,我记得看过人类的一本书,看过这么一句话,跪的久了,那就站不起来了!

    新武跪的太久了!

    久到绝巅不敢出手,久到哪怕张涛这些人战力无双,也只能隐忍,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亲人好友战死沙场。

    他们没能力去救吗?

    有的!

    可他们不敢,因为要忍,因为不敌对方,因为人族不强!

    人族在地窟征战,往往是有力而不敢发,对方三位九品,你只敢来一位,哪怕战死,那也只是一位!

    方平呢……出现的时间点很巧合。”

    铸神使笑道:“他呢,在人族怨气最深的时候出现了!他也许不够强大,不够智慧,缺乏一些大局观,可他敢!

    他做了别人想做却不敢做的事,他在变强,他在提升士气,他其实是当今人类所有人的一个化身,一个代表!

    他南征北战,是让许多人死了,可活着的人,却是出了那口气!

    战死了也爽快!

    于是,他得到了更多人的认可。

    老夫不是说你的理念不对,可跪了这么久,人族需要一位能带着他们站起来的人,哪怕损失惨重,哪怕人族可能会覆灭!

    你呢,错过了这个机会而已。”

    蒋昊深沉道:“也许前辈说的是对的,可这次这一关,我看他未必能过去!若是过不去……那从今以后,人族蛰伏,也顺理成章,沉默……只是为了更大的爆发!”

    铸神使笑道:“你是知道了什么?对付他的人,很多?”

    “很多!”

    蒋昊平静道:“我并非不愿出力,看他送死!可魔帝真身在灵皇道场,这是他方平自己的布局,怨不得人!我蒋昊,只是初入绝巅,哪怕本源和魔帝共振,我能缠住一位圣人,已经是我的极限!

    前辈呢?

    除非前辈愿意走出去,否则……前辈让他带走的分身,能对付几人?

    天木对付一人,苍猫会出手吗?

    哪怕出手……你我联手,缠住五位圣人,也是极限!

    圣人不出手……可帝级,真神,也不会少。

    他方平能对付多少?”

    “你又怎知他没有后手?”

    “后手?除非他打开灵皇道场,要不然,这三界谁还是他的后手?”

    铸神使笑着点头,“随缘吧!这些就轮不到我来管了,他现在是人王,他答应老夫的事,哪怕他死了,人族也要去办!滚吧,莫要在骚扰老夫!”

    蒋昊也不再说,皱眉离去。

    看着他离去,铸神使继续看自己的书。

    ……

    同一时间。

    魔都。

    方家。

    方平身影一闪而逝,拿走了苍猫留下的玉佩,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

    “花齐道是老子的儿子!别他么再喊什么黎齐道……他本名张复!三十年前,老子担任部长,就送他去了地窟,混入了地窟。”

    “那小子也不容易……说句大实话,人类真要赢了……他也不会被人类所容!因为他亲手对人类武者出过手,死在他手上的武者……还是有的!”

    方平脸色微变。

    “我也没指望他能活到那时候,他自己也没想过。”

    此刻,方平正在看玉佩的内容,老张的样子呈现,难得露出了一些愧疚和落寞。

    “原本送他去地窟,就是让他当死间!死了就死了,活着那是运气好,显然,他运气不算差,活到了现在。”

    “你遇到了,也不用刻意手下留情,该杀就杀……也让你后悔愧疚一些年。好歹死了,也能落个好名声,不至于白白死了。”

    “当你看到这些的时候,代表他给你传递消息了……我先说明,我不保证他说的是不是真的!在地窟待了三十年,哪怕是我儿子,我也不确定他有没有变化。”

    “不过他给你传递消息,显然是很重要的事,自己小心点吧!”

    “还有,槐王的话,九假一真,别以为他是我的人,这家伙比谁都阴险!这些年,我和他合作很多次了,从我七品境就一直和他合作……没听错,就是七品境!

    我七品境,他都绝巅了,这家伙从那时候就和我合作了。

    这些年来,他的敌人,我帮他干掉了不少,镇天王也出手干掉了一些,要不然你以为他会这么快成为天植王庭的一方霸主?

    当然,我的敌人,他也帮我干掉了一些,比如左神将……”

    “总之,槐王是个小人,小人其实比伪君子好一些,你知道他是敌人就够了,找个机会干掉他,这家伙对我很警惕,我几次想杀他,都失败了。”

    “另外,你遇到了危机,也许会去镇星城找那人,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见过他,记住了,别轻易相信他,他不是什么好东西,当年的大难,也许和他有关,我人类现在的危机,也许也和他有关。”

    “我没太多的东西交给你,只是提醒你,该服怂的时候服怂,真要遇到了大难,就如李长生当年教你的那句话一样……你是强者,我是弱者,我认怂,我服输!

    保住命,可以给人当马仔,给人当孙子,当个带路党都行……

    别轻易死了,死了……那就真的什么都没了!”

    “但是……别对人类出手,出手了,你就很难回头了!”

    这一刻,方平想到了花齐道……也许是张复!

    他对人类出手了!

    老张说这话的时候,想的恐怕是他儿子。

    还能回头吗?

    也许……不能了!

    这是张复的错吗?

    方平心情极度复杂,不是的,他冒充地窟左帅的儿子,如何能保证三十年中,不对人类出手?

    真要如此,早就暴露了!

    出手的那一刻,张涛明白,张复也明白,很难回头了!

    人类可以容忍一些东西,有时候却也很难容忍一些东西。

    有人也许可以理解他,可有人却不会去站在他的角度去理解他的。

    他们只知道,花齐道手中沾染了人类的鲜血!

    张涛留下的话不多,玉佩碎了。

    方平却是心情格外的复杂。

    也许,当日留下这番话的老张,也很复杂。

    此时此刻,方平站在一望无际的大海上,轻轻吐了口气,不要去想这些!

    我不会败的!

    每一次难关,都是我的机会,都是我削弱敌人,壮大自己的机会!

    一次次在危机中爬起,成长,迟早有一天,我不会再依靠任何人!

    我要用实力去碾压一切!

    让这三界,因我而颤抖!

    此刻,方平再次看向自己的系统数据,眼神格外的锐利,该去地窟了!

    再不去……有些家伙等不及了,也许会干出点什么事来呢!

    财富:740亿点

    气血:650000卡(650000卡)

    精神:16000赫(16000赫-可切割)

    本源:纵向990米(增99%),横向7500米(增幅75%)

    战法:斩神刀法(+9%)

    战法组合推演:100万点/次

    力量掌控:85%

    极限爆发:1563575卡/1839500卡

    看着数据,方平脸色平静。

    绝巅,一步之遥罢了!

    极限已经达到184万卡的他,比预期的更强一些。

    “突破到了绝巅,基础气血别人增加5万卡,我增加10万卡那是最少的……75万卡的基础气血,哪怕只是1000米,纵向增幅100%……那时候便是213万卡的极限爆发……绝巅……气血会质变吗?”

    方平心中自问,会的!

    一定会的!

    质变之后,自己最弱,极限也有400万卡以上了,达到了圣人级别!

    这比他自己预期的更强大,主要是横向增幅超出了他的预期。

    圣人级战力!

    自己一入绝巅,哪怕力量掌控下跌一些,他也不弱于其他圣人了。

    “这三界……迟早会在我的魔掌下颤抖的!”

    方平咬牙,发出了大反派的宣言!

    这一次,他要战斗中证道!

    人族都是在战斗中证道,他也不例外,不战斗,就这10米,他也许要走几个月,因为这是大关卡。

    “老张……你们等着瞪爆眼珠吧!”

    方平深吸一口气,在这之前,自己还得多干点事,这一次,绝对要成功,没有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