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1111章 无法沟通
    “苍猫入南七域了!”

    “方平还没现身吗?”

    “方圆到哪了?”

    “要不要现在动手……不如先击杀方圆,引诱方平出来?”

    “不可!一旦方圆身死,方平未必会出现,他又不蠢,很难被愤怒冲昏头脑!”

    “该死的家伙,现在拖一天,他就越有可能证帝……不如屠杀人间,逼迫他现身?”

    “很难!”

    “……”

    暗中,几道声音起伏。

    很快,有人道:“武王和方平,走的恐怕都是人王之道,人间武者强大,他们好像就愈加强大,诸位,若是击杀了大量人间强者,他们的进步速度是否会被拖延?”

    “有可能,但是也未必……”

    这时候,有沧桑声响起:“他们的道,王者之道!人间实力越强,他们的确会受到影响,也会愈强!可只要人间不灭,越是绝境,愈能爆发出势……”

    “那就彻底覆灭人间……”

    “如何覆灭?”

    有人冷哼道:“人间真的可彻底覆灭吗?不说流落在外的人族,武王没灭,人王没灭,彼此互为支撑,那就是人族不灭!何况,现在灭了人间,大道真的还会呈现吗?”

    “……”

    众人为难,有人怒道:“这么一直等下去,如何是好?他们也许是在故意转移我们的视线,方平未必会在南七域!”

    这话一出,有人轻声道:“也有可能!让槐王泄密,有弊有利,利在可以打草惊蛇,弊在对方提前会有准备……”

    “提前准备倒是无所谓,如今方平还能让谁去帮忙?天帝?守泉人?这二位……已经走了!本源大星已经远离,以他们的实力,不会故意隐瞒的!”

    “这倒也是。”

    “雨薇,袁刚他们怎么说?”

    “没动静,静观其变!”

    “其他皇者门人是何态度?”

    “乐见其成!”

    “极道门人有何动静?”

    “闭关中,灭天帝门人损失殆尽,就算他出手,一人之力,也无法扭转大局!姚成军已经消失,不知是否去了禁忌海……就算去了,极道门人也未必会认可他!”

    “姚成军,王金洋,李寒松……这三人盯紧了,他们有神器在身,找到机会,也许可以击杀他们!”

    “小心一些,贪多嚼不烂,这三人也许真是极道天帝转世,一旦生死关头极道回归,那才是真的危险,诸位最好不要打他们神器的主意!”

    ……

    黑暗中,一群老古董,你一言我一语,知晓的东西却是不少。

    天贵圣人听了一会,忽然道:“再等一天,方平踪迹要是还是无法发现,让伪朝大军逼近人间,让人围杀蛇王吴奎山,南六域让几大王庭增兵,围剿魔武军团!

    制造紧张局势,逼迫人类召唤方平出山!

    他为人王,此刻不出山,如何统领人族?

    步步紧逼,方平一露踪迹,迅速斩杀他!”

    “天贵,那天坟那边……”

    “无妨!镇天王、武王再强,自有人应对!斩杀人王和武王,势在必行,无人可挡!此乃大势,哪怕天帝和守泉人都现身,也无法阻挡!苍猫……尽量困而不杀……真要杀的话……”

    天贵顿了顿,开口道:“杀苍猫之人,自己离开,藏身禁忌海,等天帝几位陨落,再出山!”

    众人默然,说的简单,哪有那么容易。

    苍猫,最好还是困而不杀,否则还是大麻烦。

    “天木呢?”

    “杀!”

    天贵冷声道:“天木欲要和人族亲近,想要依靠人族再进一步,有得必有失,有机会杀它,那就斩杀它!”

    众人没再问。

    ……

    这一日,地窟增兵!

    之前不曾参战的各大皇朝,神宗,这一日纷纷有大军进入外域。

    一时间,人族风声鹤唳!

    大战瞬间爆发!

    南六域,南十二域,南十三域……包括国外东、西、北三大域,纷纷爆发大战,战火绵延!

    蛇王吴奎山入地窟,坐镇南六域。

    新晋绝巅狡,进入地窟,坐镇南十二域。

    力无奇,刚从禁忌海赶来,海中有紧急消息传来,水力神岛上栖息的南皇门人,召它回归!

    水力神岛,前几天被一位回归的南皇门人霸占了。

    力无奇这几日一直在应对,现在听到人族有难,特来支援,哪知道这时候那位南皇门人忽然召唤它回归。

    力无奇很无奈,可水力神岛之上,还生存着水力一族。

    它没办法放弃!

    无奈之下的力无奇,哪怕到了地窟外域,此刻也不得不迅速回转,回归水力神岛。

    ……

    海中。

    问仙岛。

    之前有灵皇门人现身,召灵皇旧部来问仙岛。

    此刻,岛中一处如同仙境的仙宫之中。

    上方,一尊虚幻的人影浮现,仙影缥缈。

    下方,月无华忧心忡忡,此刻,躬身道:“彩蝶圣人,人间和地界爆发了大规模的战争……”

    “与吾等无关!”

    上方,缥缈声传来,清脆中夹杂着沧桑感。

    “可我问仙岛和人间有过协议,双方攻守同盟……”

    说罢,月无华看向自己前方一人,也是女子,之前坐镇问仙岛的那位绝巅,缓缓道:“怜月师姐,难道问仙岛答应的事,现在都作废了吗?”

    前方,一位女子转身,看向月无华,眼神略显复杂,缓缓道:“无华师妹,此次人间和地界开战,其中暗流汹涌,彩蝶圣人虽坐镇问仙岛,可而今九皇门人都已现身,三界局势复杂……”

    月无华沉声道:“可人间是大势所在!力无奇帮助人间,迅速证道真神!和人间合作,对吾等利大于弊,武王、人王这些人,都是此代骄子,绝世人杰!

    他们不死,人族不灭!

    我问仙岛一脉,源于灵皇一脉,灵皇昔年对苍帝宠爱有加,苍帝如今就在人间!

    彩蝶圣人,若是灵皇大人真的有一日回归三界,知晓吾等坐视人间被灭,苍帝被杀……”

    上方,属于灵皇一脉的女子微微蹙眉,轻声道:“苍帝……那些人不敢对苍帝如何!不过……人间之事,不可贸然参与,不过问仙岛需站出来告知三界,与三界为敌,便是与我灵皇一脉为敌!”

    她不太想参与人间和地界的大战,可苍帝不能不管。

    没有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不会明白灵皇对苍帝有多喜爱。

    若是有朝一日,灵皇真的回归,知道她们看到苍猫有难而不去相助,恐怕也是大麻烦。

    此刻,彩蝶圣人缓缓道:“月无华,你携本宫圣令,前往人间,必要之时,本宫自会出现,苍帝不可伤,其他之事,灵皇一脉而今只有本宫复苏,恐难参与其中。”

    月无华闻言也不再多说,彩蝶圣人能答应护佑苍猫,已经是极限了。

    ……

    与此同时。

    龙岛,兽皇一脉所在。

    大殿上方,一位粗犷男子坐镇龙岛,下方,出身龙岛的龙轩,此刻也是轻声道:“大人,人间暗流涌动,吾等真的不参与吗?”

    粗犷男子敲着宝座,半晌,哼道:“再等等!龙轩,你携本座圣兵,前往人间,兽皇一脉与苍帝交好,不可让其他人误杀了苍帝,否则……绝不与之罢休!”

    还是苍猫!

    这一刻,灵皇、兽皇两脉,因为苍猫,各自遣人前往人间,通告各方。

    他们如何算计人间,和这些人无关。

    可不得对苍猫如何!

    否则,两脉无论如何也不会善罢甘休。

    ……

    各方都是暗流涌动。

    地窟,短短时日,再次爆发大战。

    禁区不断增兵!

    一些绝巅强者,也纷纷展露踪影,一时间,风声鹤唳,人间风雨飘摇。

    ……

    就在这一刻,方平抵达了镇星城。

    这一次,他没大张旗鼓地抵达镇星城。

    方平手中出现一块令牌,气息转换了一下,瞬间和上空的界壁融合到了一起,界壁缓缓开启了一个小口子。

    在镇星城几乎没有任何察觉的情况下,方平进入了镇星城中。

    当年的镇星城十三老祖,后来证道的陈耀祖,足足14尊雕像立在了议事大殿前。

    而此刻,却是只剩下了9尊。

    刘家、苏家、周家、杨家四家老祖,先前已经陨落。

    而今日,却是又少了一尊。

    方平看了一眼,面露哀色。

    有人死了!

    又死了一位绝巅境了!

    镇星城14位绝巅,前后已经死了5位了,这一次死的是姜家老祖。

    方平站在议事大殿前,哪怕过往有行人,也无法看到他。

    姜家老祖战死,方平还没收到消息,恐怕就在这几日战死的,这几日他在闭关,一直没去注意这些。

    “又死了一位了……”

    方平心中愤慨,不甘!

    六大圣地,这些时日,并非无人战死,恰恰相反,从进入天坟到现在,加上姜家老祖,足足战死了5人了!

    而在这之前,战死了16位绝巅。

    21位!

    短短数月,人类绝巅战死了21人。

    “进入假天坟的绝巅40人……今日只有35人了吗?”

    方平面露哀色,就剩下35位了!

    而人间,这些日子,只诞生了吴奎山一位绝巅境。

    人族斩杀了很多真神,方平是知道的,之前光是邪教的真神,就死了不少,这点他也在邪教有些了解。

    其他各方,应该都有人死亡。

    可别人死的再多,人类的绝巅也不会复生了。

    “约定的半年后10位绝巅去助战,会有吗?”

    方平不知道。

    如今,人间也再次面临危机,半年后,真的有10位绝巅能进入假天坟助战吗?

    还有,武王他们可以再撑几个月吗?

    方平心中轻叹一声,没再多想,下一刻,身影闪烁,飘进了镇天王的雕像眼中中。

    ……

    “咦?”

    一声轻咦传来。

    头发花白的铸神使,放下了手中的书籍,看向凭空闪现的方平,面露意外之色。

    有人来了!

    没有气机?

    “方平?”

    铸神使忽然想到了一人,开口问了一声。

    他没见过方平,却是和镇天王讨论过此人。

    方平也在看这位,看着看着,笑道:“见过前辈!”

    眼前这人,头发花白,不修边幅,此刻被铁链锁住,铁链贯穿了四方,不知尽头在何处。

    这……就是镇天王镇压的罪人?

    “晚辈方平,冒昧来访……”

    “哼!”

    铸神使忽然冷笑道:“什么冒昧不冒昧的,这就是个囚笼!老子是囚徒,你们这些人还不是想来就来,算得上拜访吗?”

    说罢,嗤笑道:“遇到麻烦了,想让我帮忙?镇压了老夫八千年,你觉得可能吗?滚蛋!现在滚开,要不然,老夫脾气来了,一口吞了你!”

    方平微微蹙眉,很快恢复笑容道:“前辈何必这么暴躁。”

    “暴躁?”

    铸神使嗤笑道:“那是你没见过老夫更暴躁的样子!”

    方平轻叹一声,也不多说什么,打量了一眼小世界,又看了看铸神使身边摆满了的书籍,什么书都有。

    非但如此,方平还看到了电脑……笔记本的,当然,肯定没网络。

    方平笑了一声,有点意思。

    镇天王关押了对方,不过看样子还让对方了解外界的讯息,这八千年来,此人恐怕也不是与世隔绝。

    方平走了几步,没靠近老人,而是走到一旁,蹲下身体,顺手拿起了锁住对方的铁链。

    看了一会,方平意外道:“这是什么材质打造的?”

    “不知道!”

    方平轻笑道:“那便算了。”

    说着,方平又道:“前辈见过武王吗?”

    “没有!”

    方平意外道:“没有?不会吧,武王走之前,告诉我,有事可以来找前辈的。”

    铸神使想了想,嗤笑道:“他不敢来!”

    方平沉思片刻,大概有些明白了,老张……恐怕也知道一些东西。

    所谓不敢来,大概是纠结要不要放了此人。

    人王……可以赦免此人吗?

    方平其实也只是猜测罢了!

    可老张走之前,告诉他,有麻烦可以来找此人,语气还是很复杂的,恐怕他不来,也是担心他自己忍不住放了此人。

    此人有罪!

    大罪!

    老张是人王,却不敢代表人族原谅此人。

    可见,此人对人族的确有愧。

    “敢问前辈名号?”

    “无名氏!”

    方平笑道:“是吗?前不久,苦海有座无名山,无名山上有位无名氏帝尊,也是和前辈一样的回复,结果前辈猜怎么着了?”

    铸神使嘴角微抽。

    “死了!”方平笑道:“死的好惨,月灵出现了,三二一劈死了对方,也是当日战死的第一位帝尊,实力真的很垃圾,前辈和他同门?”

    铸神使哼了一声,有些不爽,你才和他同门!

    老子是帝尊可比的吗?

    “前辈什么实力?”

    “你猜!”

    方平再次笑道:“不猜!前辈自己说,这么说吧,前辈没有顶级圣人或者天王的实力,那就在这老死吧,帝级都是废物,没啥用,我不需要!

    没有相对应的价值,那就不需要我付出任何代价,这种垃圾,死了也白死。

    前辈是帝级吗?

    是的话,直言便是,我马上离开,我不喜欢和废物浪费太多时间。”

    “……”

    铸神使眼神不善,淡淡道:“帝级是废物?哪怕在上古时期,帝尊也是三界霸主……”

    方平笑道:“是吗?那代表上古也不怎么样!帝级也能当霸主?那上古真的很烂!”

    “……”

    “口舌之利!”

    方平笑呵呵道:“那倒不是,你们活了这么久,才帝级,我不该鄙视你们吗?看看我,看看老张,看看李司令,南部长,吴校长……

    真的,我不想鄙视你们,可你们活到了这地步,还是帝级,我不该鄙视吗?

    别说什么大势在现在,当年三界风云起荡,别人证道皇者,证道极道。

    你们没能如此,那就是失败者,是废物,还不允许我们后人点评几句了?”

    铸神使嘴角再次抽搐,你说的挺有道理的。

    “那又如何?失败者?真要是无敌,你何必来求老夫?”

    方平笑道:“错了,不是求!是合作,各有所需!前辈这么多年了,还在这待着,是没办法出去,还是说……需要一个契机才愿意出去?

    而这个契机,需要我来给前辈吗?

    前辈,开门见山,也别打马虎眼了,愿意出去吗?

    愿意合作吗?

    愿意为人类出点力吗?

    愿意的话,咱们好好谈,不愿意的话,那我也没兴趣陪一个老家伙闲聊,你继续在这待着,我看看你哪天老死,回头让人来收尸。”

    “混账!”

    铸神使眼神冰寒,寒光覆盖整个小世界,“你不怕死?你以为老夫被困在这,就无法对你出手?你高估你自己了!”

    方平笑道:“无妨,这只是我化身而已,前辈要杀吗?要杀的话,我送上门给前辈杀就是了,不够的话,我再送点进来。”

    说着,方平上前一步,直接走到了老者面前,笑道:“前辈,来,杀了我,这样我就不纠缠了,直接离开此地换一个地方,我还很忙,也不喜欢和脾气暴躁的人合作。”

    “你……”

    铸神使有些气恼,向来只有自己气别人的份,今天倒是被这小子给气到了!

    铸神使吐了口气,不耐烦道:“说,你想做什么!”

    “简单,前辈帮我宰三个天王……”

    “滚!”

    铸神使脸色铁青,骂道:“马上滚蛋!离开此地,否则老夫现在就出去宰了你!”

    方平凝眉,“三个天王都不行?莫问剑说你实力极强,我还以为起码是天狗那个级别的,没想到……该死的,这家伙糊弄我!”

    “……”

    铸神使脸都绿了,什么意思?

    什么叫三个天王都不行?

    你以为天王是什么?

    真以为天王是你想杀就能杀的?

    “两个吧……”

    “滚蛋!”

    “一个!”

    “你走不走?”

    方平皱眉,二话不说,掉头就走,骂骂咧咧道:“该死的莫问剑,一个天王都杀不了,告诉我是强者?这种人还想得到人族特赦!没点能力,嚣张的倒是跟二五八万似的,特赦,那也是针对人才的!

    老家伙,你在里面老死了事!”

    方平走的飞快,铸神使欲言又止,心里都快骂开了!

    什么意思?

    杀不了天王,那就是废物了?

    你大爷的!

    天王也未必能杀天王吧?

    破七的天王,那也未必能保证杀破六的天王吧?

    就因为老夫说杀不了天王,你就走了?

    “该死的混蛋!”

    铸神使破口大骂,眼看着方平要走了,喝道:“站住!”

    方平转头,笑道:“我就知道,你肯定可以杀天王!行,那就一个,前辈有要求可以提了。”

    铸神使眼神极为不善!

    我说了我能杀天王了吗?

    “少废话,本座送你一柄神器,杀人……不是本座擅长的事!”

    方平哈哈笑道:“神器?你说这个歌?”

    方平手中出现斩神刀,随手丢到了地下,踩了几脚,吐了几口口水,鄙夷道:“真把神器当宝了?苍猫那边几十柄,天天求着要送我,我都懒得去拿!还神器,神器了不起?”

    铸神使脸色漆黑,有些恼火道:“你这些都是半残的神器,几乎快成废品了,是本座送的可比的吗?还有……你最好把西皇刀收好了!擦干净,给我捡起来!”

    这混账,侮辱他!

    西皇刀,那也是他打造的。

    结果被人如此看不起,如此糟蹋,哪怕已经残破了,他也无法接受!

    这是在羞辱自己!

    方平心中鄙夷,擦你个头,神器啊,还真能踩脏了?

    这老家伙脾气不行啊!

    方平也是故意嚣张一点,跋扈一点,试探一下这老家伙。

    这可是被镇压的人,贸然接触,贸然放出来,那是很危险的!

    一旦反水,方平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现在这老头子,看起来脾气不算好,不过倒也没什么杀气之类的,不太像罪大恶极的恶人。

    不过人不可貌相,也难说。

    想了想,方平再次道:“前辈,报个家门,说说自己犯了什么罪,咱们再商量。”

    “哼!”

    “前辈这是不说了?”

    方平想了想,点头道:“行,不为我用,那就是敌人!敌人在我覆地,那就是寝食难安了!我去找天木,莫问剑,苍猫……一起过来,不知道能不能联手把你给炼化了!

    这样不行的话……那我去找三界那些复苏的强者来……对!”

    方平眼神一亮,“我在这出现,想杀我的人很多,引诱他们来,看到前辈在这,我再说几句前辈身上有神器,有皇者功法……

    未必没人认识前辈的,会不会联手先干掉前辈?”

    方平脸色大喜,“未必不行!我去,我还要什么帮助,等你们同归于尽啊!前辈张口就是神器,我是不在乎,在乎的人多了,到时候哪怕没有,我丢几柄来,那也是有了!

    皇者功法……我去问问苍猫,能不能伪造一份过来,也丢进来!

    这下简单了,前辈,你在这好好休养,我有办法了!”

    方平自言自语,大喜过望,临走的时候还要让铸神使好好休养。

    铸神使脸都紫了!

    真要是引诱一群人来了,总有人认识自己的,铸神使……打造神器的专家!

    神器,说他有,没人不信。

    尤其是涉及到了仙源计划,不少人知道是他主导的,也许……真会对他下黑手!

    尤其是现在还被困的情况下!

    这小子……心真黑啊!

    这一眨眼间,就开始给他下套了,还要污蔑他有皇者功法,这个连天王都心动,何况其他人。

    到时候,那都没处说理去!

    他铸神使,有皇者功法很稀奇吗?

    何况……他真的有!

    当年打造神器,那些皇者为了让他打造,有些人直接给出了功法当劳务费的!

    “站住!”

    “前辈,需要能量恢复吗?我可以给前辈出售一些能源液,当然,价格不菲,一柄神器换一些,前辈好好疗养,这次我大概带十几个圣人过来,前辈应该可以应付吧?”

    “……”

    铸神使没憋住,骂道:“你黑了心吧!神器换能量,你怎么不去抢?”

    方平笑道:“事实和经验告诉我,抢是无法致富的,我打劫了很多地方,界域之地,天外天,地窟,海外仙岛,邪教……结果抢劫是发不了大财的,好东西也不是抢来的,交易才是致富的唯一途径!”

    “……”

    铸神使发现自己无法和这小子沟通了!

    这小子比魔帝难缠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