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1099章 天帝
    魔都。

    方平发表了一番言论,神清气爽。

    有些事,那不能憋着,憋着会导致念头不通达。

    比如他毁了邪教,这么大的功绩不说出来,那跟做贼有何区别。

    “我也是为了激励全人类才说的,要不然……”

    方平见吴奎山看着自己,恢复了正常大小,解释了一句。

    吴奎山点头,一脸了然,笑道:“理解!为了激励人心才做的,要不然,当初你破境也不会选择去校史馆天台,五品破六品更不会从海中跑回学校……”

    方平翻白眼,一旁,苍猫,狡,力无奇,天木,都是有些呆滞。

    还有这历史?

    苍猫认识方平的时候,方平都八品七锻了,自然没见识到这些。

    现在才知道,这家伙无耻不是现在才有的,而是早就有了。

    方平瞥了老吴一眼,这是想单挑的节奏?

    都何年何月的事了,提那些干嘛?

    没接话茬,方平开口道:“吴部长,那你劳烦您送木老先去天岛那边了,让木老先在天岛休憩。”

    他没敢把天木放在魔都,放到天岛正合适。

    吴奎山这次倒是没说什么,他比方平要客气多了,急忙和天木开始搭讪起来,介绍地球的风土人情。

    一位圣人级强者,如今还是帮人类的,他当然要客气。

    一人一树,很快离去。

    方平又看向力无奇和狡,笑道:“你们二位,也去天岛那边……”

    两只妖兽,装聋作哑,好像没听见。

    力无奇牛眼茫然,瞪大了眼睛,看着狡身上的毛发,好像是想捉虱子。

    狡低着头,蹄子蹭蹭苍猫的尾巴,好像是想抓起尾巴玩一玩。

    走?

    不走!

    方平和苍猫绝对要去开吃了,它们打死也不走!

    狡一边蹭着苍猫的尾巴,一边转移话题道:“猫……叔,我家老祖怎么刚出现就走了?”

    苍猫大尾巴啪地一声抽的它蹄子发肿,这小狗胆子变大了啊!

    居然敢蹭自己的尾巴了!

    狡也不在意,皮糙肉厚的,这算什么,转移话题,跟着混吃的,这几天,它缠定苍猫了。

    “猫叔,我家老祖给我留了一门功法,就是你说的那个‘大吃八方’神功,厉害吗?”

    苍猫人立而起,啪地一声,一爪子拍的它差点晕倒。

    “小狗,谁让你喊猫叔的?”

    苍猫一脸的不乐意!

    你喊大狗老祖宗,喊本猫什么来着?

    “猫祖!”

    狡改口起来,那也是毫无难度,套近乎就行。

    它胆子大,一旁,力无奇那是一动不动,总觉得自己是在作死。

    这些人要去吃好吃的,自己居然上了心,它现在特害怕最后连它都给当牛肉给烤了,虽然它本来就是牛。

    见这俩妖兽不走,方平也是无语。

    也不再说这个,方平很快道:“大猫,那你先回去,我去其他地方看看。”

    “骗子……”

    苍猫一脸不舍,你去哪啊!

    本猫的大餐等了很久了!

    看它这副不舍的样子,方平无奈叹息,这猫,为了吃,那是真的什么脸面都不要了。

    平日里也不见你对我这么不舍,问点事,巴不得我马上滚蛋。

    “很快回来!”

    方平也不管它,丢下这话,身影闪烁,消失在了原地。

    他一走,苍猫顿时有些无力起来,看着两头妖兽,有气无力道:“把本猫抬回去,小狗,变大一点,本猫要睡觉了!”

    狡大眼睛闪烁了一下,很快,乖乖地变大了起来,等苍猫落上去,狡被压的舌头都快吐出来了!

    这猫真肥!

    它好歹也是接近绝巅境的妖兽了,居然被这猫差点压死。

    “死肥猫!”

    狡心中暗骂一句,控制着自己不去想苍猫,和苍猫厮混过一段时间,它也知道这猫的一些能耐。

    此刻,狡也变聪明了,骂苍猫行,别想它就好。

    身旁,力无奇也乖乖地跟着,护卫着,当起了马仔。

    苍猫趴在狡的后背上,懒洋洋道:“有毛了耶,睡着真舒服!小狗,以后就这样子,不许变成没毛的!”

    狡很无语,也不敢拒绝。

    苍猫又看了看力无奇,看的力无奇四蹄都僵硬了。

    看了一阵,苍猫才嘟哝道:“小牛,这么久了,你还没找到南皇宫吗?”

    力无奇颤颤巍巍道:“苍帝,水力神岛,真的没南皇宫!”

    上次苍猫说,力无奇的老祖,水力当年带走了南皇宫。

    可力无奇回去是真的找了,什么也没找到,哪来的南皇宫。

    “没有吗?”

    苍猫有些奇怪,也不在意,咕哝道:“大水牛当年抢走了南皇宫呀,怎么没了?那么多好吃的,难道都被它偷偷吃了?”

    力无奇见它没想象的那么可怕,也渐渐松了口气,此刻传音声音微弱道:“苍帝,您老人家是不是记错了?真要有好东西,我家老祖这么多年,怎么还是帝级?”

    以前吧,力无奇觉得帝级太厉害了!

    霸主!

    可现在,圣人都复苏了,天王也出来了,它忽然觉得自家老祖帝级实力,有些给南皇丢人了。

    你看看!

    人家地皇的儿子,天王!

    媳妇,天王。

    二王,合力可战天王。

    三护教,合力可战天王。

    这都不算它还不知道的鸿宇了。

    人皇,现在只有一位露面了,人皇麾下的界门元帅,袁刚,圣人。

    西皇之子,天极,天王。

    北皇女儿,月灵,虽然和地皇家关系匪浅,可那也是北皇的后人,还有刚冒头的雨薇仙子,圣人。

    这些皇者,家里人多强啊!

    自家老祖怎么着也是南皇门下……南皇坐骑也是门下,而且更亲近才对,为何才帝级?

    “大水牛太笨了呗!”

    苍猫无所谓道:“再说帝级怎么了呀,挺好的,本猫连帝级都不是呢!”

    力无奇差点忘了这位!

    苍猫什么实力?

    严格说起来,没人知道。

    因为没人真的和苍猫打过,苍猫好像也没真的和人打过架,反正有事了别人去打架,它去睡觉。

    之所以称它苍帝,那也是因为天狗强大,苍猫自己也曾经常钓绝巅大鱼,别人判断它有帝级实力。

    此刻,狡也来了兴趣,这些时日,它学会了说话,也是话很多,连忙道:“猫祖,您老到底什么实力?”

    “本猫……九品呀!”

    苍猫话一落,两头妖兽瞬间呆滞,接着就是无语,谁信啊!

    苍猫见状,尾巴拍打着它们,有些郁闷。

    怎么了?

    看不起九品吗?

    九品很好啊!

    初武者最强的,不也就是九品吗?

    按照初武时代的划分,九品都不明确,什么实力,全看结果,管你几品。

    有些家伙,精神力强大的肉身都支持不住,彻底放弃了,没了肉身,这算几品?

    有些家伙,纯粹的肉身之力,精神力弱小的可怜,这又算几品?

    和这些无知的妖兽聊天,真累。

    苍猫懒洋洋的,失去了兴趣,懒得理会它们了。

    本猫九品怎么了?

    九品和九品也不一样的!

    再说了,一只猫,要那么强实力干嘛……也不对,强大了,可以吃的更好一点。

    苍猫想着想着,瞌睡来了,趴着睡着了,好像梦到了什么,吞咽着口水。

    ……

    同一时间。

    一片黑暗之中。

    两道人影闪烁,不,一道狗影,一道人影!

    一人一狗,此刻都有些狼狈,前方,好像更加黑暗了。

    天狗停下了步伐。

    守泉人也凝重地止步。

    “狗子……”

    “你再敢喊一声?”天狗眼神凶狠,你再喊一声狗子试试?

    守泉人嗤笑,却是不再喊,“天狗,那家伙真的在这?”

    “你不信本王的嗅觉?”

    “信,不过……其他人都在一重天中,这家伙……这算七重天外了吧?”

    一人一狗,居然到了七重天外!

    而七重天,也不和外人想象的那样,到处都是危机,都是空间裂缝,而是如同一片黑暗的宇宙,广袤无边。

    “他死的早,当年坠落到了八重天,应该就在这附近。”

    天狗看着前方的黑暗,陡然吼道:“喂猫的,还活着吗?猫被人砍死了,活着就吱个声!”

    轰隆隆!

    黑暗空间,一阵震动。

    许久,黑暗中有人声传来:

    “你……狗子?”

    “你才是狗子!”

    天狗眼神凶神恶煞,恼火道:“真活着?”

    “未……还需等待几日。”

    黑暗空间中,凭空裂开了一道缝隙,通往八重天的缝隙!

    声音正是来自八重天。

    “狗子,你刚刚说什么?”

    “没说什么!”

    天狗否认了之前的说法,这家伙,它小时候就认识,强的可怕,打小就有些怕他。

    虽然后来自己也破八了,可这老家伙巅峰期可是干死初武领袖的存在,它巅峰期未必真的能和他对敌。

    “喂猫的,这些年,有意识吗?”

    “有一些。”

    “天界毁了,知道吗?”

    “详细说说。”

    天狗闻言也不耽搁,精神力波动,迅速传递着自己知道的一切。

    许久,黑暗中,苍老声叹息道:“没想到……哎!可惜老朽早已陨灭,否则……”

    “你活着也没用!当年那13个家伙死的死,残的残,你活着也不是他们对手。”

    天狗说着,也不废话,迅速道:“本王喊你去天坟的,你恢复了真身,能有多少实力?”

    “毕竟陨落多年,恐怕……最多破七。”

    “破七?”

    天狗有些郁闷,“你也才破七吗?本王也刚恢复到了破七的战力,这守澡堂子的,现在才破六,巅峰撑死了也就破七……咱们不够啊!”

    守泉人脸色不善,老子破七的战力,好像不怎么样似的?

    哪怕在上古,那也是顶级强者,三界少有的存在了吧。

    这狗膨胀的很!

    “喂猫的,当年猫队的那些人,还有人活着吗?”

    “哎,差不多都死了……就算有活着的,也是极少吧……”

    天狗愈加郁闷了,“这可不好办了!算了,不管了,天坟那边机会更多,我们去了天坟,也许很快可以恢复巅峰战力,咱俩破八,联手之下,也未必怕了谁!”

    “不行,老夫得去找苍猫……”

    “行了行了!”

    天狗恼怒道:“那肥猫,吃的好,睡的香,找它干嘛!本王就不明白了,本王和苍猫同时降世,你凭什么护猫不护狗,看不起狗还是怎么着?”

    黑暗中,声音消失了一会。

    半晌,开口道:“狗……看门的!猫,养着的。”

    “……”

    天狗眼睛都瞪爆了!

    什么意思?

    守泉人嘿嘿直笑,“多正常!看门狗看门狗,你就是看门的,还想当主子?”

    说着,又嘿嘿直笑道:“当年老子和灵皇没成,要不然,现在也是在家玩猫,谁会玩你这条色狗!别说,还真不能对苍猫太凶,搞不好最后成了一家人……”

    天狗眼神凶戾,它想咬死这家伙。

    黑暗中,老者笑道:“也是为你好,都护着,你也不会有如今的破八实力……”

    天狗哼了一声,也有道理。

    不过还是不忿道:“那肥猫,好几件神器,本王凭什么没有?”

    老者再次顿了顿,缓缓道:“你倒也有,不过那时你还小,老夫收起来了。一条狗链子,现在也不知道被谁夺走了……”

    “狗链子!”

    天狗眼神越来越不善了,守泉人哼哧哼哧直笑,“也不错了,狗链子不是挺好的?”

    说罢,看向黑暗,笑道:“前辈,苍猫天狗到底来自何方?这狗难道以前还是别人养的?”

    “你才是人养的!”

    天狗一尾巴扫了过去,守泉人避开,笑道:“本座本来就是人养的,可惜你不是。”

    “你找死!”

    “找死怎么了?”

    “……”

    一人一狗,眼看着就要爆发大战,黑暗中,老者轻笑道:“勿闹!老夫也不知这些,当年也只是受人之托罢了……这些事,不提也罢。”

    说着,老者又道:“狗子你想去天坟,刚刚你传递给老夫的信息,天坟极其危险……”

    “喂猫的,本王现在是天帝!”

    天狗极为不满!

    老者再次顿了顿,语气忽然严肃道:“天帝……谁让你自称天帝的?”

    “嗯?”

    “胡闹!”

    护猫队长呵斥道:“天帝不可妄称!容易招惹祸端!你本可无灾无难,之前遭受此难,也许就和天帝之称有关!”

    天狗愣了一下,接着不屑道:“本王打遍三界,不曾畏惧!天帝怎么了?”

    “你……”

    护猫队长有些无奈,半晌才道:“好自为之,有些事,不可乱来!可惜当年老夫陨落太早,否则,也不会让你自称天帝……”

    “都过去了,提那些干嘛!”

    天狗不在意这些,它无所惧!

    护猫队长还需要一点时间才能恢复,天狗也不深入八重天,就站在原地,再次道:“喂猫的,你活了,当年干掉你的那家伙不会复活吧?”

    “不会。”

    护猫队长淡淡道:“老夫当年斩碎他的大道,破碎了他的肉身,粉碎了他的神识,磨灭了他的生命印记,如此还活着,那他早就破九了!”

    守泉人接话道:“前辈,恕晚辈直言,当年据说你也彻底陨落了,九皇都在观战,真要有生命印记留下,九皇也该知道,为何前辈如今还是复苏了?”

    他和护猫队长不一样,他们这些人,当年其实大多都是受到了波及,这才死亡。

    没人去查他们是否彻底死了,没人会特意去剿灭他们的一切。

    守泉人甚至算不得死,只是耗空了一切,假死沉眠罢了。

    天狗也差不多。

    至于一重天复苏的那些家伙,大多都是,本源世界还在,没破碎,那就代表生命印记还在,所以才能复苏。

    可这家伙,当年和那位初武领袖一战,可是真的彻底死亡了。

    九皇都在观战呢!

    “为何复苏……”

    苍老声轻叹道:“也许是有人不想老夫轻易死去吧,当年应该有人保留了老夫一点生命印记。”

    “九皇做的?”

    “不清楚……”

    苍老声笑道:“不是九皇,便是三帝了。”

    没说四帝,因为他战死的年代,战虽然已经展露了天赋,而且实力极强,可当时还不算极道天帝,也和老者一样,处于至强者的领域。

    当然,老者真要和战交手,未必能敌战。

    天狗哼道:“搞不好就是灵皇干的!怕你真死了,肥猫没人喂食了。”

    “哈哈哈,也有可能!”

    老者笑了起来,守泉人也一脸花痴样道:“那是,灵皇心地善良……”

    “白痴!”

    天狗骂了一声,“那女人就是个疯婆子,喜欢的就无条件喜欢,不喜欢的就恨不得一顿打死!你吃的亏还少了?本王都被打了多少次……”

    “也是。”

    守泉人有些失落道:“你的狗腿都被打断了几次,要不然也没打断狗腿的说法了……”

    一人一狗,再次撕了起来。

    护猫队长失笑,黑暗中,气机却是渐渐强大起来,七重天和八重天都在微微震颤。

    又一位强者要复苏了!

    至强者!

    不过此刻还没彻底复苏,也没点燃大星,黑暗中,老者忽然道:“李镇前些年,好像来过此地,此次你们复苏,看到他了吗?”

    “李镇?”

    守泉人好像有些印象,却是不太熟悉,天狗倒是见多识广,加上之前在方平身上还感应到了气息,此刻闻言哼道:“看到了,之前本王复苏,那老东西在本源世界挑拨本王去杀坤王!”

    说着,又大骂道:“你死了之后,那老东西打劫过本王和肥猫!”

    守泉人目瞪口呆,接着哈哈大笑道:“你被人打劫过?”

    “少废话!”

    天狗不满道:“你知道什么!那老东西,和喂猫的差不多一个时代的强者,当年大概就破七了,现在搞不好也破八了……”

    老者笑道:“他算起来,是和老夫一个时代,不过稍小一些,他师父倒是和老夫差不多。他师父,也是最后一代的初武者,真正的初武者……”

    最后一代,也是本源大道开辟的前后时间点,等到本源大道成为主流,这世间就没了真正的初武者。

    所谓初武,那是完全走自己的路。

    从一无所知的走!

    没有前人指点,没有前路可寻,只有独自摸索,与未知中开创武道,这才是初武。

    “他破八应该是肯定的,前些年他来的时候,老夫虽然还没彻底清醒,也有些意识,能抵达此地,轻松自若,破八必然,就看走了多远。”

    破八,算下来2000万到4000万之间都算破八。

    这之间的差距,也很大。

    镇天王能抵达此地,代表有破八实力,天狗和守泉人现在还在七重天,当初镇天王可是真正走入了八重天。

    老者问起这个,倒不是为了研究镇天王的实力,而是略显疑惑道:“李镇来此,应该也感受到了一些,知道老夫还活着,却是一言不发,站立片刻就离去,他来此地做什么?”

    天狗无所谓道:“那谁知道!这家伙别被我遇上了,等本王恢复了实力,咬死这老东西!不过这老东西大星暗淡,是不是受伤了?”

    “那就不清楚了。”

    护猫队长沉寂了下来,没再开口。

    ……

    而就在他们议论起镇天王的时候。

    镇天王吐了口气,微微挑眉,那个喂猫的,要彻底复苏了?

    这几天,复苏的家伙倒是一个接一个。

    看来,这三界真要彻底乱了。

    此刻,众人面前,大阵已经成了透明状的,只差最后一道大阵了。

    看着里面的阁楼,众人都是有些激动,耗费了不少时间了,总算到了最后关头了,里面到底有什么?

    “都小心些,别最后关头,让大阵摧毁了一切!”

    镇天王提醒了一句,又骂道:“鸿坤,小心点!你在干什么?就差最后一步了,你再走神,那就是公敌,大家一起干掉他!”

    坤王脸色难看,神庭灭了,分身灭了,武王成了天王。

    现在的他,心情很不好。

    镇天王这老家伙再敢招惹他,他真要爆发了,八千年来,他觉得自己定力已经达到了一个巅峰,可这时候,真的有心想和镇天王死战到底拉倒!

    镇天王见他鼻子都在喷气,轻咳一声道:“火气真大,你可别乱来!天狗和石破活了,这俩家伙都不是好货色,指定了要对付你,你别逼老夫去找他们联手干掉你!”

    “哼!”

    坤王冷哼,冷冷道:“他们敢来再说!”

    两个没恢复全盛实力的家伙,真的是他对手吗?

    镇天王嗤笑,也不接话,心里暗骂,猖狂什么,等着吧,老头子才不和你火拼,这种事还是交给年轻人去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