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能进入洪荒世界 > 第158章 反应,啊,这……(4000字章节)求订阅!
    “一人屠灭了32尊王血金丹妖兽,180尊将血金丹妖兽。”

    大殿之中,一身妩媚红衣的【合欢派】宗主妙韵,这个绝美的妇人听了【五行宗】掌门五行云的话后大皱着眉头。

    心中却是情不自禁的有些怀疑。

    这等战绩,怕是整个乾元国最顶级的天骄都不一定能达到吧?

    那个【鬼面修士】虽有些门道,但当真有这么大的本事?

    “我们确定过了,那【南方域】【清元仙宗】的传承并不是必须要什么特定命格,特定条件的人才能开启,此前的猜测是错的。”

    【御兽门】宗主御承天摇着脑袋:“唔,也许并没有全错,这个确实是需要特定的条件,但是这个条件却是精气神三者绝巅!”

    御承天神色复杂,自那【清元仙宗】的元神天骄【九元道人】布下修行阵法之后,整个东南小隅无数修士曾蜂蛹不绝的疯狂闯荡,试炼了数万年之久。

    可是,哪怕至今,也无任何一个修士能够完成试炼,而他御承天、乃至在座的妙韵、五行云,都是曾经闯阵大军的一员。

    依旧曾经记得,当年三大上宗的玄青宗出了个练气,筑基,金丹皆入九十步的旷世天骄,是多么的震撼人心。

    整个【东南小隅】都为之动荡,最后其更是破入天仙,踏入南方域为玄青宗立基,留下无尽的传奇。

    也正是那一位如此天骄的人物都未能夺得传承,使得整个【东南小隅】都传【南方域】【清元仙宗】之劫唯有特定命格,或者其它因素的人才可以破开。

    此前,他们三人也是这么想的。

    可是现在看来,真是讽刺。

    有些你觉得不可能的事,只是因为你!太!弱!

    “我们三宗同气连枝,但是宗门气运法宝都已经破损,实在是无能为力,依我看极有可能是和这位【鬼面尊】有关。”

    “我【五行宗】和那【鬼面尊】算是有一道小小因果在,这一次他一个人斩杀32尊王血金丹妖兽,180尊将血金丹妖兽的事情我等也没有告知那些上宗天骄算是结了个善缘。”

    “我会为你我师门情义出而游说,尽力解了你们之间的矛盾,只是【合欢派】该怎么做,妙师妹还是好生打算才是,这宗门气运可不等人啊。”

    五行宗宗主五行云摇头感叹,紧跟着看着眼前为了修为始终保持完璧之身的【合欢派】宗主,补上一句:

    “乾元国王室六王子已经承认其可为尊者,现在似乎正在等他,并因此拖住了那四个顶级宗门天骄的传信,现在那些守在其传送洞府外的人还怀有轻视之心,此子说不得便要一举腾空啊。”

    【合欢派】这个门派其实是个很奇妙的门派。

    这个宗门中不受看重的弟子,便会任由其胡乱交合,以纳阴阳之气修行,但,每一个圣子,圣女却都要保持完璧之身。

    并且,若要为宗主,就必须始终是完璧之身。

    最为最为关键的是,这些完璧之身的【合欢派】修士,在元蒂被破之时,一身修为与破元蒂者交汇,将会大大反哺与其结合的异性。

    ————无论双方的实力差距。

    当然,这些修士自身也会因为阴阳交汇而实力大进。

    这也是无数【合欢派】修士人嫌狗憎,却始终屹立不倒的一个重要原因。

    当然,和修为到筑基后的两宗弟子结合,也是一个重大原因。

    现在,终究是轮到这个宗门体验灭门之危的感觉了。

    气运法宝破碎,这个事情,太大了!

    “妾身在此多谢五行师兄的帮助了。”

    听到五行云说的,妙韵脸上展露出一抹笑容,起身对其盈盈一拜。

    一旁的御承天叹了口气:“我【御兽门】也会全力相助。”

    “谢御师兄。”

    妙韵又躬身相拜,五行云御承天都是摇了摇头,转身走出大殿,看着悬浮在半空中的一混沌色五方鼎与一黑色宝镜。

    “宗门气运法宝不可久留,我等至多在此停留一年,届时就不得不将各自法宝带回宗门,镇压本宗气运,还望妙韵师妹早做打算。”

    五行云和御承天互视了一眼,凝重的开口。

    “师妹知晓,多谢两位师兄了。”

    妙韵叹了一口气,也不知心中再想些什么。

    ………………

    青铜门户之外,一群来自各方宗门的天骄,凌空而立。

    无人察觉的角落里,一团影子无声无息。

    “我现在是应该返回修行呢,还是冒一把险,冲出来斩杀几个,来一个杀鸡儆猴,再回去?”

    李定扫视着全场,心中沉思一二。

    随后默默的运转法术将影人往回收。

    他忽然反应过来,山洞内的传送阵法一个月恢复一次,此次回来他倒是想回去,那也要等一个月以后来。

    而这一个月的时间……

    心中颇为沉重的李定更加的小心翼翼控制着影人在影子中穿梭。

    路过那群安安静静待在角落里的魔门修士时,多瞅了一圈,在行到青铜门户之前时,又听到了那些天骄的对话。

    “为何还没出来?莫非感应到我等了?”

    “宝灵珠没有反应,应该不是感应到了,再说我等都有藏身避息法,哪有那么容易被感知到。”

    “莫要多言,那人出来后宰杀了将其所获传承拿了便是,南方域仙宗的传承绝对不能落入除我等大宗之外的人手里。”

    “言兄此言有理……”

    一个个修士以神念彼此交谈,全然没有隐藏之意,被李定听了个完全。

    他不由得轻想:“看来自己的藏身法也得好好修行,加以精通才是,否则怕是气息难以完全隐匿。”

    他最终所获得的三门法术中,《芥子藏身法》便是可以隐匿自身气息的藏身法。

    只是李定初得法术,修行并不精深,一身气机并不能完全隐藏。

    金丹宗师虽能做到一身气息不外留于天地,但是自身本身的气机却是难以遮掩,还是能够被人感知到的,除非有产藏身法。

    所以,这些修士之所以在青铜门户门口埋伏偷袭,就是因为提前感知到了他的气机?

    李定默默沉思,心中却是在叹息,看来还是太大意了。

    “竟然发生了这种事,以后要多注意了。”

    心中想着,李定看着立于四方的修士,心中闪过一抹杀机。

    “既然想杀我,那就别怪我杀你了。”

    心中默念,李定再度看了一眼四周的修士,随后控制影人穿过青铜门户,回到了山洞之中。

    外界遍布杀机,山洞之中却还是一片沉静。

    将影人散去,心神收回体内,李定眼中精光一闪,心神恢复如一。

    他思索一二,默默的开始修行《芥子藏身法》。

    心中回忆其中内容,一点点的加深着自己的理解,周身气机悄无声息的开始慢慢的变得圆润。

    如果将此法修行圆满,那么无异于将自己的一举一动都暴露在对方眼皮子底下。

    所以李定自然是要先将《芥子藏身法》给修炼完整。

    如此,时间渐渐流逝。

    很快,外界的修士忽然感觉不对。

    “他的气息在渐渐消失!”

    一个天骄猛然眉头大跳,下一刻所有的修士都互视了一眼,其中一个修士大步而出。

    “看来还是有两下子,竟然发现我等的存在了,不能让他修成藏身法,否则我等突袭的难度岂不加大。”

    “攻击青铜门,影响他修炼!”

    一道道声音从其口中发出,下一刻这个修士便手掐拳印,恐怖的威视在其掌中顷刻形成,虽未达到因体内有世界是故可影响世界,破碎穿梭空间的世界元神强者的地步。

    但是,却也远超过无世界的元神修士,恐怖异常,一个拳印,平平无奇的轰在了青铜门户之上。

    “轰……”

    刹那间,恐怖的波动,轰然爆发!

    “好主意,修行需平心静气,在这般大音之下,我看他怎么修炼!”

    “此子既能夺得传承,必有独到之处,我等本就不可小觑,若让他再修成藏身法,岂不更难了,此事不能发生,轰击青铜门,扰他修行!”

    “妙妙妙,巨响如雷,天地修士谁能在雷声中修行?”

    “哈哈哈……”

    一声声或是交谈之音,或是大笑之声在这一刻不约而同的都不在选择以神魂波动,而是神力缭绕咽喉,以巨音在四周回荡!

    …………

    “唰……”

    山洞之中,正在潜修《芥子藏身法》的李定猛的睁开了眼睛,睁着眼睛看着前方瞬间绽放的阵法光辉,感受着透过来的恐怖巨响。

    “轰……”

    “轰轰轰……”

    玉柄感应,山洞外的青铜门户正在遭受一股股堪比普通元神修士的攻击!

    “好主意,修行需平心静气,在这般大音之下,我看他怎么修炼!”

    “此子既能夺得传承,必有独到之处,我等本就不可小觑,若让他再修成藏身法,岂不更难了,此事不能发生,轰击青铜门,扰他修行!”

    “妙妙妙,巨响如雷,天地修士谁能在雷声中修行?”

    “哈哈哈……”

    一道道声音紧随着巨响传来,李定惊愕。

    “这是要影响我修炼?”

    声音一**袭来,李定片刻的愕然,随后瞬间就明白了其中的意图,不由得眯了眯眼睛。

    他仔细点感受了一下阵法,确定山洞中的守护阵法非常强大,其与天地为阵基,便是地仙、天仙都难以攻破,随后便放下心来。

    随后看了一眼洞口的方向,默默的闭上眼睛,心神归于沉静。

    丝毫不受轰隆巨响的影响,继续参悟,修行着《芥子藏身法》。

    “轰轰……”

    一声声巨响从青铜门户上传到耳中,然在李定这里却如沐微风,丝毫不动。

    先天之机从脊梁骨中散发,弥漫全身。

    道道仙肌玉体的仙气笼罩周身,将所有的驳杂,排斥在外。

    更何况,李定金丹外衣之强悍远超常人之想象,早在结丹之前就已经化作了实质,岂是区区声音所能影响。

    “轰轰!!”

    一声声巨响,犹如闷雷。

    而李定,就坐于闷雷之中,巍然不动。

    ………………

    “轰轰……”

    青铜门户之外,一声声轰隆巨响不断的回荡,立于四周的天骄,脸上都不自禁的流露出了笑容。

    远处,九个超然势力的天骄负手而立,三三成群,各站一方。

    此番见得这些顶级宗门的天骄子弟弄出的动静,便是他们也不由得笑了起来。

    这般动静,别说是金丹修士,便是一般的元神修士也无法在这种情况下修炼啊!

    “除非其已修成元神,且神内修出世界,否则,怕是此关难过啊。”

    玄青宗的龙种敖玄脸上笑意昂然,他自衬便是血脉高贵于祂,在这种动静下也难以修行。

    更何况一区区小地方出身的贱民?

    心中想过这个想法的时候,祂有些不太自然的看了身旁的张青木一眼。

    在这些时日里,对方与人争锋的凶悍战绩便是祂也骇然,处丹霞宗那妖孽刘擎山外,竟把其它所有天骄都压在下风!

    最让敖玄有些别扭的是,对方更是找借口将祂和身旁的仙根灵骨玄灵妙一同宣战切磋,竟以一人之力将他们两人压在下风打!

    想想此前对此人的轻视,嘲讽,宛若尽皆化作苛责之音弥漫于耳。

    想起这一事,祂就忍不住嘀咕,清河镇到底有什么玄妙,这等潜水,竟然能接连走出来张青木、刘擎山这等天龙,不可思议。

    “得让族中长辈去看看才是……”

    敖玄心中想着的时候,一旁的玄灵妙亦是一脸赞同的点头。

    “如此爆音之下,一般修士怕是连心神都难以稳固,何谈修行法术呢?”

    听得两人的交谈,一旁的张青木不屑的撇了撇嘴角,并不以为意。

    转而扭头看向一侧,正好丹霞宗的刘擎山亦是回望过来,两人对视一眼,随后张青木主动的移开了目光。

    他曾在彼此的征伐,战斗之中落败于刘擎山,此番却是难以自如应对。

    不过等他将目光落在青铜门户之上时,却也是有些诧异的挑了挑眉头。

    此子的气息竟然还在消失。

    敖玄、玄灵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