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八十八章 破局之战 II
    市政厅内游荡的零星死骸行刑人并没给一行人带来太多麻烦。

    先不说参与任务的塔波利斯橡木骑士团的选召者们本身等级不低,指挥官回忆更是四阶夜鹰,死骸行刑人对于他来说就和一般的骷髅战士对于方鸻等人来说一样,没有任何威胁性。

    于是众人摧枯拉朽地杀出一条通路,没多久便进入一层的大厅之中。

    但一进入大厅,所有人便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

    由于市政厅的结界效果是由外向内逐渐消散的,因此这里的场景简直出乎所有人的想象。只见外面的亡灵正如潮水一般涌进市政厅,简直像是一条狂暴散发荧光的洪流,发狂的幽灵在半空之中尖啸徘徊,间杂着数不清的骨头架子。

    它们甚至撞碎了大厅的落地拱窗的玻璃,手持生锈的武器的亡骸从那里的高台上面跳下来,当它们发现方鸻一行人时,那条洪流如同打了一个旋儿般调过头,向这个方向席卷而来。

    “天哪!”天蓝都惊呆了。

    帕帕拉尔人掉头就想跑,但士迪克特在后面一把抓住他,将这小矮子丢了回去,同时低声提醒道:“别自乱阵脚。”

    回忆下达了命令:“骑士上前!”

    前方人头攒动,骑士长缨如雪之间,方鸻已经看到了那高出众人半个身位的骨头架子。它有十尺高,头摩天花板,手持巨镰,身披一件漆黑如夜的斗篷,风帽阴影之下白骨森森、嶙峋的眼眶深处一点荧火萦绕。

    那是精英阶的死骸行刑人,而且还不止一头,在它后面不远处,亡灵大军之中明显还隐藏着几个同样手持巨镰的大家伙。

    回忆眼睛眯成一条线,张弓搭箭,弓弦一松,一道银华洞穿那骷髅的头颅。最前面的死骸行刑人向后一仰,轰然坍了下去。

    但这点战果相对于亡灵的数量来说根本无济于事。

    “怎么办,要不要换个方向突围?”红叶也没想到大厅中会是这个样子,她毕竟经验尚浅,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

    方鸻摇了摇头,皱着眉头盯着前方的战斗说道:“多里芬有几万亡灵为龙之金曈所控制,从任何一个方向突围都是一样的。”

    他回过头来:“这正是我不建议困守市政厅的原因,高级亡灵毕竟是少数,而在开阔地带我们可以用范围技能与法术来对付它们,突围相对要简单得多。”

    “可现在我们连市政厅都未必出得去。”红叶有点焦急地说道。

    “未必。”方鸻一边说,一边向塔波利斯此行的指挥官看去。

    而回忆也正在看他,见他看过来,眼中不由流露出惊讶的神色,但还是向他点了点头。

    显然两人都想到了一起去。

    回忆马上向前面的骑士下达命令:“举盾。”

    而方鸻则返身去把畏首畏尾的帕帕拉尔人弩手揪了出来,大声对后者说道:“准备爆破射击,延迟调到最小。”

    骑士们这时齐刷刷走上前一步,举起手中方盾并列成墙,塔波利斯的骑士多是皇家禁卫这一流派,拥有皇家方阵战术专长,这一战术让皇家禁卫在结成方阵时,可以从每一个方阵内的同僚身上获得一定防御加成——这是一个典型的团体能力,人数越多,愈加坚不可摧。

    因此皇家方阵共进同退,坚韧犹如橡木之墙,事实上塔波利斯橡木骑士团正因此得名。

    前排的死骸行刑人已经此刻冲到了近前,手中巨斧斜斩而下,与层层叠叠的盾墙相接时发出一声闷响,斧刃上黑光一闪,穿甲与死疽效果发动。但无济于事,橡木之墙纹丝不动。

    而当它们攻势将尽未尽之刻,盾墙才分开一条裂隙,后面帕克与另一名弩手半蹲着射出两支弩矢。

    弩矢飞入大厅之中——

    然后是两团闪光,爆炸的火焰像是先向内坍塌,片刻之后金红焰球猛然向四面八方扩张来,一片耀眼的火光,爆炸声震耳欲聋。

    接下来才是扑面而至的冲击波,由于起爆点是如此之近,加之又在封闭的室内,纵使是有方阵减轻冲击力,但前排的骑士还是被掀飞出去。

    “治愈者。”回忆高喊道。

    狂风呼啸中,塔波利斯的治疗者们立刻冲了出去。

    有方阵御敌的塔波利斯骑士尚且如此,更不用说位于爆点中心的亡灵们,幽灵们当场灰飞烟灭了一片,剩下的骨头架子也被冲击波吹飞出去,或者飞出窗外,或者东倒西歪在大厅角落散落一地。

    尘埃落定之后,大厅之中尚能立足的,也不过只剩下一些高等级亡灵而已。

    首当其冲的便是那几头死骸行刑人精英。

    骑士们站稳脚步,回忆一声令下,盾墙便层层分开,露出后面的攻击者来。

    首先发难的是红叶,她指挥两具歼灭者QV700,两发魔力长矛连射,一发击中一头死骸行刑人的左腿胫骨,一发洞穿其胸腔。

    但受伤的死骸行刑人倾倒在地,仍用手拖着庞大的躯体,狰狞地向着这个方向扑过来,双手弯曲如钩,似乎就要洞穿红叶的脖子。

    而后者似乎很少有与高阶亡灵交手的经验,完全没料到这一节,吓得狼狈不堪地向后一滚,才避开这致命的一击。

    所幸一旁的帕帕拉尔人弩手举起十字弓,一矢命中那怪物的下巴,箭矢卡在喉咙上击碎了颈骨。亡灵眼眶之中的磷火一闪,才头一歪垂了下去,彻底失去了行动能力。

    红叶心有余悸地从地上爬起来。

    帕帕拉尔人大度地伸手拉了她一把,得意地提醒道:“别走神,高个子小姐。亡灵由负能量驱动,有些看起来很严重的伤势对它们来说可能并不致命,和它们作对手一定要确保让它们彻底失去行动能力。”

    “你怎么知道这些?”天蓝一时间大为惊讶。

    “哈,我可是亡灵问题专家。”

    “亡灵问题专家?”

    “桑夏克臭名昭著的盗墓贼。”艾缇拉帮他回答道。

    另一边,谢丝塔同样迎上了一头死骸行刑人,而在她一旁,抱着自己‘魔导书’的姬塔看样子显得紧张与担心极了。

    她当然知道,前者的等级是远不如这些亡灵的。

    但事实证明这种担忧是毫无必要的。

    女仆小姐举起左右手,左右开弓连续两发风弹扫过大厅,让死骸行刑人不得不停顿下来抵挡。而她借机一个箭步向前,举起右手,臂铠上金属腮片张开喷出一道气旋,一记右钩拳打在死骸行刑人的镰刀上面。

    巨大的冲击力打得亡灵一个趔趄,重心也随之后仰——

    而谢丝塔在那之前便一步越过对方,伸脚在其身后一卡位,死骸行刑人被她一绊向后倒去。然后女仆小姐以卡位的脚为支点,转身就是一记迅猛至极的旋踢,正中死骸行刑人的头颅。

    咔嚓一声将之踹飞了出去,骨碌碌滚出好远。

    她这才潇洒至极地转身,收腿,身后长裙飞舞,死骸行刑人的躯体重重摔在地上。

    不过那负能量驱使的黑暗怪物还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但黑暗中传来一声枪响,一道金光已经洞穿它的脊柱,让它彻底瘫倒在地上。

    希尔薇德观察了一下攻击的效果之后才收起魔导铳,一主一仆这样的配合显然早已不是头一次。

    不过塔波利斯的骑士们却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一幕,纷纷忍不住吹起口哨来,美丽的女士天然就能获得男士们的好感,何况本身还实力非凡,更加引人倾慕。

    事实上连方鸻都有些惊讶。

    直到现在他才搞清楚了谢丝塔的职业——格斗家。这类职业因为需要贴身短打,在近战职业之中也算是最为凶险的那一类,除了对自身极为自信的,就算是选召者之中也很少有见到这个职业的。

    更不用说还是一个看起来娇娇弱弱的女性。

    红叶也有些意外地看了主仆二人一眼,在旅者之憩时,对方可没表现出过这样的实力。不过她还是有些恼火地看了看其他人,怒道:“你们是不是很闲,继续向前推进,外面的亡灵又要冲进来了!”

    骑士们这才嘻嘻哈哈地重新结阵。

    而这个时候回忆已经一箭一个将剩下的死骸行刑人点名。

    于是,加上之前市政厅内的那一部分,多里芬最后一任执政长官德克伦-格罗斯尔的刽子手们就此宣告除名。

    这时候大厅四周那些还没有散架的骨头架子才开始摇摇晃晃地从地上爬起来,而大门处也零零星星又出现了一些亡灵的身影。

    众人看到这一幕便心知时间不等人,这才加快步伐冲过大厅,只是刚刚一出门,迎面就是一片弹雨扑来。

    子弹犹如雨点一般落在四周,骑士们赶忙举起手中的方盾,叮叮当当一阵乱响,但仍有不少人受伤倒地。第一时间方鸻自己也中了一枪,伤在左臂上,一片殷红的鲜血立刻涌了出来。

    由于肾上腺素加速分泌,他几乎没有感受道疼痛,用手一压,大概就察觉出只是擦伤。但看了一眼自己的状态,竟然损失了三分之一生命还多,方鸻眉尖就不由一跳——看起来对方的等级也不低。

    方鸻一看林子里面的人,就明白这是遇上了龙火公会的选召者。

    他首先便看到了那个不可一世的大姐头,然后便是那个上次与他在旅者之憩交过手,最后被他骗去给沼泽鮟鱇鱼当了点心的刺客。

    在两人身边,两排铳士一排半蹲一排站立在树林中,大约有二三十人的样子,枪口火光一闪,第二轮弹雨便扑面而至。

    受到攻击的塔波利斯骑士纷纷后退,慌乱之中方鸻听到一声闷哼,似乎是有熟悉的人中了枪,他心中一紧,但脑子里反而愈发冷静,一边四下寻找中枪的人,一边大声对其他人说道:“别退,停下来!”

    几乎同一刻,回忆也喊了出来:“别退,结阵!”

    后者马上有些意外地看了方鸻一眼,这已经是第二次了。之前讨论战术的时候,回忆其实就发现这个少年或许在操纵灵活构装上有些天赋,但在战术分析上则要欠缺许多。

    而一个优秀的战斗工匠不仅仅需要是一个构装体操纵者,同时也一定要是一个优秀的战术家,因为多控的能力,让这一职业在排兵布阵上有天然的优势。

    如果仅仅只是操控者的水平,虽然也能做到极致,但作为顶尖的战斗工匠谁又不是顶尖的操控者?在战术上不如人,就天生逊色一筹。

    事实上公会之所以对红叶如此看重,就是因为她在这上面很有天赋。而他知道红叶对这个少年的评价极高,只是他隐隐觉得红叶可能在这一点上看走了眼。

    这个少年在他看来更像是一个顶尖的任务与剧情探索者,这种人才对于各大公会来说也是凤毛麟角,但还不比上一线顶尖的战斗工匠与妖精使那么罕见,

    不过这一刻,对方在临场指挥上的表现,却让他有些迷惑了。

    就是红叶,显然表现也没这个少年来得好。以至于回忆一时也分不清,这家伙究竟是装出来的,还是说他这份临场应变能力其实是一种天赋?

    但方鸻接下来的表现,就更让他大吃一惊了。

    只见方鸻在短时间内就找到了那个中枪的人,他也顾不得去看那是谁,一把将后者从地上扶了起来,然后伸手从腰包中拿出一张手弩来。

    他举起手弩,瞄向远处龙火公会的那些家伙。

    而这时候那个大姐头似乎也终于在人群之中看到了他脸上这张很有特色的面具,脸上的神色先是不可思议——然后也不知道是愤怒还是惊喜,或者兼而有之。

    接着她马上冲这个方向大喊起来,一片杂乱的交火声当中方鸻虽然听不清这个女人喊了一些什么,但看她口型他也大致能分辨出那是什么意思。

    果然,那些铳士纷纷将枪口瞄向了他这个方向。

    方鸻想也不想,便扣动了手弩的扳机。

    砰一声轻响,一发柱状的弩矢便向那个方向飞了过去,划过一条弧线落在龙火公会的铳士面前。

    那女人见状还正想嘲笑一番方鸻这准头有多不靠谱,但话还没说出口,就感到自己被人一推,她身边的那个刺客已经将她扑倒在地上。

    “闭上眼睛!”方鸻大喊一声。

    明亮的闪光一闪即逝,方鸻也不知道究竟有多少自己人中了招,不过龙火公会的铳士那边肯定是重灾区,他向那边看了一眼,只有少数人看样子没受影响。

    方鸻再回过头,一旁回忆自然也早早就闭上眼睛别过头,后者在方鸻拿出手弩的时候就明白那是什么东西——强效照明弹。

    这东西就是炼金术士们经常使用的那些小玩意儿之一,在各大公会战之中是经常能见到,但为这东西在夜晚太容易暴露自身,所以一般选召者们在通常的冒险之中一般会选择更次一级的荧光标记,而不会选择带这个玩意儿。

    但回忆没想到的是,方鸻不但带了,而且还用在了这种地方。

    并且产生了奇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