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仙丹给你毒药归我 > 第二十二章 好问题
    陆景现在纯粹是死马当作活马医,用真气做下最后的尝试。

    但是具体会有什么后果他也拿不准,反正看阿尤布现在这样子,应该也不可能更糟糕了。

    随着真气在任督二脉中缓慢完成了一个循环,户籍官的眼神虽然依旧呆滞,但是脸上的皱纹似乎舒展开了一些。

    陆景见状,也再接再厉,又将真气送入到他的十二正经中,小心翼翼的在他的经脉中循环往复。

    也不知道是不是小金刚劲中正平和的特性再次发挥了作用,阿尤布的脸色也开始逐渐红润了起来。

    这一点在一旁的娜达看的格外的清楚。

    不由也是在心中大呼惊奇。

    这便是玄妙的东方气功吗?

    明明陆景没有使用任何药石,也没有通过按摩或是其他手段来为阿尤布进行放松治疗,只是将一只手掌搭在了阿尤布的身上。

    后者的健康状况就能立刻得到改善,这或许已经可以称得上巫术了。

    不过这么逆天的手段,对于使用者的消耗想必也不会小。

    娜达心想着,又心疼的望向陆景,结果发现后者的头上连滴汗水都没有。

    实际上,陆景现在主要是在控制度入真气的数量和在经脉间游走的速度,担心一不小心把老头给冲了。

    至于消耗……这点内力对他来说完全可以忽略不计,远赶上任督二脉之中内力生成的速度。

    不过陆景这时候也注意到了户籍官的变化,尤其是看到阿尤布那浑浊的老眼中,隐隐开始泛起清明之色。

    于是陆景也稍微加快了一些内力的运转速度。

    又过了片刻,却是终于见到户籍官张开了嘴。

    用颤抖的声音,从喉咙里艰难的挤出了一个有些含糊不清的词汇来。

    “他在说什么?”陆景问娜达。

    女掌柜有些迟疑,直到户籍官又喊了一遍,她才终于听清了老人的话。

    “他在喊他妻子的名字。”

    “他的妻子吗?”陆景神色一动,道“问问他为什么要喊他妻子。”

    于是之后娜达将这个问题翻译给了阿尤布,而这一次就见户籍官梗着脖子,涨红了脸,皮肤下的血管凸起,似乎在用全身的力气又吐出了一个词来。

    随后便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同时身体也在不断颤抖着,还伸出一只手,指向了屋门。

    陆景问一脸尴尬的娜达,“他这次又说了什么?”

    “他说……滚。”

    陆景闻言却是也没太意外,只是道,“你跟他说只要他能回答我们一个问题,我们就立马从他家里滚出去。”

    结果这一次阿尤布,却是再不搭理娜达了,只是一个劲儿的高喊着自己妻子的名字。

    而很快,房门就被推开了,户籍官的妻子从外面急急忙忙的冲了进来,一把抱住了自己的男人。

    神色激动的阿尤布在她的不断安抚下又逐渐平缓了下来,同时在妻子的怀中还流出了泪水。

    而户籍官的妻子也跟着一起哭了出来,不过很快她就止住了泪水,擦掉了眼角的眼泪,对陆景和娜达道,“很感谢二位来我的家中做客,但是现在你们也差不多该离开了。”

    虽然相对于她的丈夫,她的说法更委婉一些,但本质依旧是让陆景和娜达滚出这所房子。

    娜达望向陆景,就见后者已经收回了抵在阿尤布后心的手掌。

    站起了身来,同时对娜达道,“你跟她说一声,她丈夫的恢复只是暂时的,在这之后还是要尽量避免情绪波动,颅内压升高,否则情况还又可能变得更严重。”

    女掌柜虽然不太明白最后半句话是什么意思,但还是老老实实将陆景的话翻译给了一旁的户籍官夫妇。

    随后两人就离开了阿尤布的住处。

    出门后,娜达似乎还有些不太甘心,快步追上了前面的陆景,又开口道,“我们真的就这么走了?看阿尤布的样子,我敢肯定他听到过这个姓氏。我只是不明白他为什么不愿意告诉我们,明明我们现在是在拯救玛拉撒尔汗,也是在拯救他和他的家人。”

    “你自己也说了,就算他知道些什么,他连自己和家人,还有城中所有人的性命都不在乎,你打算怎么让他开口?”陆景反问道。

    娜达不由哑然。

    片刻后她才又道,“这怎么可能,阿尤布做了四十多年的户籍官,他对这座城市,还有城中居民的感情比谁都深,是绝对不会眼睁睁看着玛拉撒尔汗毁灭的……我知道了。”

    说到这里娜达的眼睛又亮了起来,“他的妻子……他的妻子一定有问题,我听说他们成婚也就不到五年,而且年龄相差了三十岁,她的妻子八成是为了他的家产才嫁给他的,说不定阿尤布的身体出现问题,也是她妻子搞的鬼。

    “那女人在我们和阿尤布说话的时候一直在门外站着,也许阿尤布叫她的名字并不是让她进来,而是想告诉我们他的妻子有问题,最后那句滚,也不是跟我们说的。”

    陆景闻言终于停下了脚步,转过头来对娜达道,“我检查过阿尤布全身的经脉,他的确是因为脑溢血……哦,就是颅内出血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所以你说他的妻子害他,恕我难以赞同。

    “至于他的妻子站在门外的事情,这也是人之常情,毕竟她的男人当时的样子,几乎毫无防备,如果我们起了歹心,也没法反抗,身为妻子会担心再正常不过了。

    “而阿尤布清醒过来后第一反应是叫他妻子的名字,也足以说明他对妻子的信任,所以最后那句滚……是给谁的也就不言而喻了。”

    娜达闻言不由一阵泄气,“那阿尤布为什么不愿意帮我们,是因为秃鹰派人来威胁过他吗?”

    “好问题。”陆景道,但是并没有回答,而是指着不远处一家卖葡萄酒的酒坊道,“我们去那里坐一会儿吧。”

    “你想要喝酒了吗?”娜达见陆景一直随身带着一个酒葫芦,也就自然而然的以为他是嗜酒如命的人,于是顿了顿又道。

    “其实我的铺子里也藏的有好酒,而且应该比这店里的酒还要好,你要想喝不如我们回去喝?”

    “不,就在这里吧,一边喝酒,一边还能等人。”陆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