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灵异之太子爷 >第1章 女生宿舍吊死鬼
    榕城一中死人了。

    距离高考仅剩三个月的时间,百日誓师大会刚刚结束,一名女生便在宿舍当中上吊自杀。

    舍友们整晚熟睡,直到第二天醒来睁开眼,才看到平日里朝夕相处的舍友吊死在吊顶电风扇上。

    她的尸体还被电风扇带得在半空中吱呀呀地摆动。

    “箐箐死的时候,她的双眼正对着小婉,你们说她的死会不会和小碗有关系……”

    夜里近十一点,榕城一中出事的这间女生宿舍里,四名女生穿着睡衣裹着棉被,正窃窃私语着。

    “箐箐生前和小婉关系最好,不可能一声不吭就自杀啊!”

    “我前几天听说,小婉和箐箐都对隔壁班的那个班草有意思呢……嘶,有没有可能……”

    宿舍外忽然传来脚步声,几名女生连忙闭上嘴巴。

    不一会儿,一名长发女生走进了宿舍。

    她看了一眼脑袋上的电扇,默默地回到了自己的床上。

    宿舍里再无半点动静。

    按道理宿舍里死了人,学校本应该让学生们换宿舍才是,但因为榕城一中的宿舍条件紧张,再加上高考迫在眉睫,才没有让几位女生搬宿舍。

    不一会儿,宿舍里响起了轻轻的鼾声。

    几名女生入睡得很快,只有周小婉还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无法入眠。

    她是那天宿舍第一个醒过来的人,也是第一个发现赵箐箐自尽的人。

    赵箐箐死的时候,电扇左右摇摆,可她那突出的双眼,却始终盯着周小婉。

    “箐箐……”周小婉忍不住抱着枕头,低声呜咽起来:“冤有头债有主,你的死和我没有半点关系,要怪就怪……”

    忽然,宿舍里刮进了一道冷风,凄凄凉凉,隔着厚厚的棉被钻进周小婉的骨头里。

    “红盖头……花棉袄……”

    一道空灵凄惨的声音,冷不防地在宿舍里响起!

    周小婉双眼圆瞪,死死地抱住枕头!

    “我许郎君一言,却得相思万千……”

    这声音仿佛就贴在周小婉耳根旁,她很想尖叫,可喉咙却如同被一双无形的手扼住了似的,怎么也发不出半点声音!

    “若非相思太苦……怎知人心多毒?”

    这声音念罢,不再言语,只留下轻轻的哭泣声。

    舍友们没有半点反应,周小婉吓得面无血色。

    这世界上是没有鬼的,一定是有人在装鬼吓我!周小婉忽然这样想到。

    她壮着胆子,探出脑袋,想到看看究竟是谁在装神弄鬼,却不想——

    在那吊扇之上,坐着一名身穿白衣的长发女生!

    长发盖住了她的脸,让周小婉看不清楚长相,可她可以肯定,坐在吊扇上的女生就是她死去的好友赵箐箐!

    白衣女生的手里多了一把木梳,她缓缓地将头发梳到两边,露出一张狰狞无比、惨白如纸的脸!

    那张无法闭合的嘴,扬起了一个诡异无比的微笑!

    “小婉……你终于肯见我了……嘻嘻嘻,嘻嘻嘻嘻!”

    ……

    ……

    “江滨路135号,是这栋别墅吗?”

    阎羽的脚步停在了一栋豪华别墅外,他探头看去,只见别墅的院子里停着一辆保时捷卡宴。

    “嘶……原来柳姨家这么有钱!我终于可以摆脱在山里吃斋练功的日子,进入花花世界了!”

    阎羽忍不住露出笑容,正要上前按响门铃,却又眉头一皱,双眼盯着别墅二楼的一间房间,自言自语道:“好重的阴气……”

    这时,阎羽的身后忽然传来一道温柔的声音:“你是?”

    回头看去,一对中年夫妇正站在阎羽的身后,其中女的长相温柔贤淑,皮肤保养得很好,看起来不过三十岁模样。

    男的则是有些油腻,有着一个需要超大码的裤子才能围住的啤酒肚,抬头纹很深很深,此时他正眉头紧锁,似乎有什么烦心事。

    阎羽一眼就将这名美妇人认了出来:美妇人名叫夏柳,正是他这次到榕城要投靠的柳姨!

    “柳姨,我是小羽啊。”

    夏柳微微一愣,随后想到了什么,忍不住上前抓住阎羽的肩膀,上下打量着说道:“你是小羽?阎羽?欣怡的儿子?!”

    阎羽笑着点点头。

    “你果然还活着!”夏柳一瞬间红了眼:“苦命的孩子,这些年你都上哪儿去了?”

    阎羽疑惑道:“柳姨,你没收到大妈妈给你寄的信吗?”

    “信?什么信?”夏柳不解。

    “我大妈妈给你写了信,说我会来榕城市上学,需要你帮忙关照关照……”阎羽也有些迷糊了。

    夏柳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中年男子,不由得说道:“老周,是不是你把信给丢了?”

    中年男子沉着脸说道:“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写信吗?可能是我把信混在广告传单里一起丢了吧。”

    夏柳闻言,有些责怪,中年男子哼了一声:“自己女儿都照顾不过来,你还有心思照顾别人家的孩子?”

    阎羽面色有些尴尬,夏柳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这是你周叔叔,也是我的丈夫,他这人说话就这样,你别放在心上,这一路上奔波累了吧,快先进去喝口水,把你这些年的经历好好说给柳姨听!”

    夏柳领着阎羽,不由分说地将他推进别墅里。

    中年男子表情不悦,但还是主动开门。

    进了屋子以后,中年男子自顾自地坐在沙发上看起报纸,夏柳给阎羽倒了水,便急着问道:“你快说说,这些年你都上哪儿去了?”

    “我啊……在峨眉山的一座尼姑庵里。”

    “尼姑庵?”夏柳不解,“你一个男孩子,怎么会在尼姑庵?”

    “我是在尼姑庵长大的,”阎羽说道,“当年是大妈妈领养的我……对了,大妈妈就是那个尼姑庵的师太,除了大妈妈以外,我还有二妈妈、三妈妈、四妈妈和五妈妈。”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夏柳听得一头雾水。

    事实上,夏柳和阎羽的母亲曾经是关系最好的闺蜜。

    当年阎羽的母亲去世的时候,阎羽才两岁,夏柳曾经想要领养阎羽,可却晚了一步,阎羽已经被其他人领走了,这一走就是十六年。

    闺蜜的儿子下落不明,一直是夏柳心里的一根刺,多年内心难安。

    刚才阎羽虽然出现的突然,但夏柳瞬间就反应过来了。

    可这消失了十六年的阎羽,回来以后却告诉夏柳,他这些年是在尼姑庵里长大的,还有五个妈妈,夏柳就有些无法理解了。

    阎羽正要解释,却听到楼上传来了脚步声,抬头看去,一名长发女生正走下楼。

    女生长得颇为精致,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身材初有雏形,高领毛衣搭配牛仔长裤让她更加凹凸有致,手里提着一个粉红色的手提包,看模样似乎要出门。

    “这妹子应该就是柳姨的女儿周小婉了吧?长得可比尼姑庵周围的村姑漂亮多了,不过……”阎羽微微皱眉,“二目无神,印堂发黑,似乎是被什么东西缠上了。”

    “小婉!”夏柳说道,“这位是阎羽,妈妈常和你提起过的,快过来喊一声哥哥吧。”

    “阎羽?就是那个私生子吗……”周小婉疑惑道。

    听到私生子三个字,阎羽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寻常的神色。

    夏柳将脸一板:“你别瞎说……小羽刚来榕城市,我打算让他在我们家先住着。”

    “什么?不行!”周小婉面色一变。

    “你这孩子,最近越来越古怪了,你羽哥哥在你身边,说不定还能帮上你什么呢。”夏柳却是不容置疑。

    周小婉低下头,算是默认了。

    “对了,阎羽,你要去哪个学校上学呢?”夏柳问道。

    “我三妈妈已经安排好了,明天去榕城一中办理入学手续。”

    夏柳心中一惊,这榕城一中乃是全榕城最好的高中,号称只要考上了一中,就等于考上了重点大学,就算是榕城里的一些小官员,想托关系让子女进一中借读,那都是难如登天,怎么阎羽居然可以转学进一中?

    难道阎羽口中的那个三妈妈,在榕城有什么特殊的关系?

    夏柳越来越觉得阎羽神秘了,但毕竟是自己闺蜜的儿子,她也没准备多问,直接说道:

    “要不这样吧,阎羽你先把行李放一下,正巧今天周末,小婉,你要出门对吗?不如你带阎羽熟悉熟悉咱们榕城吧。”

    “不行,我和朋友约好了……”周小婉极不情愿地说道。

    “有什么不行,你羽哥哥刚来榕城,谁也不认识,你也可以把你的朋友介绍给他呀!”

    周小婉不敢忤逆夏柳,只能干瞪着阎羽,阎羽在一旁苦笑不已。

    阎羽带来的东西很少,不过一个破背包罢了,他心中对周小婉没兴趣,倒是对她身上的事情感到好奇,否则这一路奔波劳累,他恨不得直接找个大床闷头就睡呢。

    放下行李以后,阎羽跟着周小婉走出了别墅,夏柳刚刚关上门,周小婉便沉下脸来,冷冷地说道:“你别跟着我。”

    “柳姨让我跟着你的。”阎羽耸耸肩。

    “自从我爸生意有起色以后,各种各样的亲戚就冒出来了,阎羽,我是不会喜欢你的,劝你还是哪儿来回哪去吧。”

    “啥??”阎羽一脸懵逼,“你以为我是来追你的?”

    “难道不是吗?”周小婉不屑道。

    阎羽哑然失笑:“你想太多了,我有老婆的。”

    “你才十八岁。”周小婉提醒道。

    “指腹为婚算不算?”阎羽笑道,“行吧,你不想让我跟着你,那我向你问个人,你告诉我她在哪,我去找她去。”

    周小婉狐疑地看着阎羽。

    阎羽缓缓说道:“听我大妈妈说,那个女生也在你们榕城一中,名叫赵箐箐,她是我老婆。”

    此言一出,周小婉顿时吓得花容失色,甚至忍不住后退了好几步,看着阎羽的表情也带着几分恐惧之色:“你……你到底是谁?”

    “嗯?我说错什么了吗?”阎羽觉得周小婉怪怪的。

    只听周小婉声音颤抖地说道:“赵箐箐……在上周上吊自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