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异世界之中二病也要当剑圣 > 第318章 爱与火的交缠
    积雪与尘土交织的烟幕之内,不断有一道道的炼狱烈焰喷出,也有各种各样不同属性的魔法射出。

    如此看起来,李维和兰斯显然正在烟幕里激战。

    莫里亚蒂只想看李维死时的模样,可对什么激战没有兴趣,随即用命令的口吻说道:“弗拉基米尔,你快去把那些烟雾消除。”

    可谓口说无凭,兰斯不会愚蠢到轻易相信莫里亚蒂的承诺,而莫里亚蒂也是个狠人,为了取信兰斯,他以自己的生命作为抵押。

    弗拉基米尔,便是悬在莫里亚蒂头上的尖刀,要是莫里亚蒂耍花样,他会立刻将其杀死。

    弗拉基米尔听到莫里亚蒂对他呼呼喝喝,十分不满地说道:“卑贱的人类,我可不是你的仆人,不要命令我做任何事情!我们只是暂时的合作而已。”然后心有余悸地看了一眼那些乱飞的烈焰和魔法,又喃喃道:“有本事你自己去。”

    正在此时,一个人影从烟幕中飞了出来,莫里亚蒂用望远镜一看,飞出那人正是李维。

    此时李维的头和四肢都低垂着,似乎是遭受重击昏迷了过去。

    紧随其后,一道特别巨大的炼狱烈焰喷涌而出,彻底吞噬了李维,等到烈焰消退,李维已经被烧成灰烬,被寒风一吹,当即随风飘散。

    莫里亚蒂用评论的口吻说道:“没有鲜血四溅脑浆迸裂的场景,实在有点可惜,不过嘛,我也没看过人被活活烧成灰烬,感觉也挺新鲜的。”

    兰斯从烟幕中走出,冷冷道:“你的要求,我已经达成,我希望你能够老老实实兑现承诺。要是我稍微有不满意,你将死无葬身之地。”

    “没问题!我莫里亚蒂-莱纳是一名绅士,信守承诺是应有的品质。我们这便返回罗兰,让两位看看我的秘密。”

    莫里亚蒂掌握了兰斯不希望伊莎贝拉知道的秘密,假若兰斯也掌握了莫里亚蒂的秘密,双方就能够达到恐怖平衡,谁也不敢轻易违反协议。

    三者乘坐马车返回罗兰,莫里亚蒂负责驾车,兰斯和弗拉基米尔则坐在车厢里。

    各大势力寻找追击李维的人,不断在空中或者旁边经过。

    等一队人马过去之后,弗拉基米尔探出头,有些担忧地问莫里亚蒂:“这样大喇喇地回去,怕不怕出事啊?”

    莫里亚蒂宽慰道:“这是天辉共和国大使馆的车辆,还挂上了光明教团的标识,我手里甚至还有大主教大人的信物和亲笔信,只要两位不暴露身份,没人会强行检查我们的车辆。”

    弗拉基米尔听到这里,赶紧把脑袋缩了回去。

    不久之后,一队圣殿骑士从马车旁边走过,莫里亚蒂摘下帽子,向骑士们点头致意。

    别说谎,莫里亚蒂就连眼皮都不眨一下,他确实是一个天生的说谎大师。

    三者回到罗兰,就算大冬天天亮得晚,此时也快要天亮了。‘诛邪之战’的消息已传了回来,整个城市都乱作一团。

    莫里亚蒂靠着外交豁免权,成功地进入了罗兰。

    莫里亚蒂把兰斯和弗拉基米尔带回家中,来到了他的秘密收藏馆。

    “你这家伙,怎么能……这么变态!”弗拉基米尔就算是一名以鲜血为食的血族,看到如此场面,依然感到不寒而栗。

    太恐怖了,世上怎么能有如此变态的家伙。

    “这就是你的秘密吗?”兰斯倒是表现得非常淡定,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叼起一根,打了一个响指,随即一朵小火苗凭空出现,点燃了香烟。

    莫里亚蒂骤然瞳孔一缩,惊诧无比地说道:“这个默发的火系小魔法……”

    “没错,我不是兰斯,而是李维!”

    ‘兰斯’说着这话的时候,脸上的皮肤像蜡一样融化,然后化作点点蓝色光芒,随之消散。

    李维露出了本来面目。

    莫里亚蒂确实聪明绝顶,却聪明反被聪明误。他以己度人,以为世上没有人会愚蠢到为他人而牺牲自己,也没有人会愚蠢到放弃求生。

    但世界上,就是有如此‘愚蠢’的人。

    李维本来是决意战斗到最后,要不是莫里亚蒂自作聪明,把兰斯找来,现在李维很可能已经战死在屠魔深谷。

    弗拉基米尔比莫里亚蒂还要震惊,惊愕地问:“你还活着,那刚才被炼狱烈焰烧成灰烬的是……”

    “是兰斯,他跟我假装交战,然后交换了衣服,再用伪装魔法,伪装成我的模样。他是替我死的,我欠他两条命,恐怕这辈子都还不了了。”李维悲伤地说道,说完长长地叹息一口气。

    兰斯知道,莫里亚蒂一定还有另外的布置,预防他中途反悔。

    如果兰斯不牺牲自己骗过莫里亚蒂,莫里亚蒂布置在某处的手下,便会立刻招来追击李维的众多势力。

    此前烟幕里的那些魔法,其实是兰斯利用储藏在储物戒指里的魔法卷轴制造出来的。

    恶魔族虽然只能修习黑暗系、火系两种属性的魔法,但天生就拥有庞大的魔力量,可以轻松使用大量魔法卷轴。

    李维实际上已经身负重伤,魔力和精神都几近油尽灯枯,无法发挥出之前的恐怖战力,而兰斯大概能够应付亨利加两名同等级的强者,弗拉基米尔则是最多应付尼尔。

    所以很显然,他们根本不可能逃脱。

    李维唯有回到罗兰,接受黛丽和珊娜的庇护,才可能得救。

    兰斯因为身份认同问题,既不愿意背叛黑暗,也不愿意屠戮光明,他已经不想继续活下去了,便决定牺牲他自己,救出李维。

    弗拉基米尔根本无法相信事实,他不信兰斯会为了一名人类,不仅置魔君交代的任务于不顾,还甘愿牺牲自己。

    弗拉基米尔怒不可遏地道:“你在说谎!一定是你杀了兰斯诺特!”

    “你没看到,兰斯最后怎么死的吗?”李维反问弗拉基米尔。

    “兰斯诺特……

    他是被炼狱烈焰杀死的!

    可那是黑暗系、火系双重属性的魔法,还是恶魔族的不传之秘……

    你区区一个人类,怎么可能……”

    弗拉基米尔还是不愿接受现实。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魔法天赋那么高,但有一个叫仙帝的家伙,应该很快就会知道了。”李维顿了顿,又道:“兰斯让我放你一马,我答应了他,但我限你一个小时内从罗兰消失,否则就不要怪我了。我虽然受了伤实力大减,但杀你一个,还是很轻松的。”

    弗拉基米尔想起了屠魔深谷的恐怖景象,内心挣扎了一下,随即夺门而去。

    地下密室里,只剩下李维和莫里亚蒂。

    “相关证据我可是有很多份备份,而且布置了许多不同的渠道,伊莎贝拉一定能够收到我为她准备的礼物。”莫里亚蒂心有不甘地说道。

    “你说的那件事嘛……”李维晃了晃手中的剑冢,说道:“这是一对情侣款戒指,伊莎贝拉手上戴着另外一只,我们随时可以进行通讯,兰斯选择向伊莎贝拉坦白事实,那个丫头现在大概已经哭晕了。

    她是因为心理的自我防御机制,自行篡改了记忆,说不定哪天就会想起来,或许这种处理方法,才是对她最好的。”

    密室里的‘不求人之火’越来越多,莫里亚蒂的收藏品不断地被念力毁坏,随之燃烧起来。

    李维一看就知道,莫里亚蒂所用的防腐剂是甲醛水溶液,亦即是福尔马林,而甲醛是可燃的。

    “有人说死宅真恶心,但我一直都认为,死宅平时追追番买买手办,不招谁惹谁,还能为国家增加GDP,实在没什么可恶心的。但你所收藏的‘手办’太邪恶了,你是真的恶心透顶。”

    剑冢里的一万零八十六把剑,全都落在了屠魔深谷里,但李维还有一把剑,守护约誓之剑。

    李维没有直接杀死莫里亚蒂,而是将其手脚全部斩断,莫里亚蒂知道反抗不了,也没有作任何挣扎,甚至连惨叫都没有发出。

    他真是个彻头彻尾的变态。

    莫里亚蒂脸上依然挂着温暖而亲切的微笑,说道:“李维阁下,永别之前,我愿意告诉你一个秘密……”

    李维不打算听莫里亚蒂,转身离开。

    “弥撒亚要亵渎圣女冕下!”

    李维听到莫里亚蒂提及珊娜,而且是如此惊悚的话,急忙回头揪住莫里亚蒂的衣襟,质问道:“你是怎么样知道的?那怎么可能?光明教团的那些神棍,可是把珊娜当成女神一般崇拜。”

    莫里亚蒂笑道:“外交大使馆其实就是一个间谍情报中心,各国都一样,也没有谁比谁干净。

    我可以自由出入大使馆,而我的父亲又比较愚蠢,所以我能够看到很多珍贵的情报,而且看一次就能完全记住。

    我要跟弥撒亚合作,自然会先行搜集他的情报,便从其中的一些蛛丝马迹中发现,弥撒亚的生命大概快要走到尽头了,而他正打算在临死之前,干一件非常疯狂的事情。

    弥撒亚搞出这么多事情,真正的目的其实不是想要杀你,而是趁机会把教团的所有高层支走,我思来想去,也只有亵渎圣女需要这么做。

    他今天晚上不是始终都没有出现吗?因为他已经回了教团中枢。”

    莫里亚蒂说到这里,李维忽然想到一件事。

    在国会听证会的时候,李维曾经揶揄过弥撒亚的麻风病,是亵渎神灵所遭受的神罚,当时弥撒亚当场勃然大怒,甚至还跟他在国会殿堂里对干起来。

    如今想来,以堂堂光明大主教的身份和修养,不至于如此轻易地因为一点言语挑衅而暴怒。

    弥撒亚之所以暴怒,是因为李维无意中戳中了他最大的痛点。

    李维丢下莫里亚蒂,向着神圣大教堂飞驰而去,随后一件收藏品因为基台被火烧毁,砸到了莫里亚蒂身上。

    那正是莫里亚蒂的第一件收藏品,他的高中女同学,又或者说,是他某种意义上的初恋情人。

    收藏品掉下来的时候,刚好摔成了抱住莫里亚蒂的姿势,随之泄露出来的甲醛被点燃,二人相拥在大火中化为灰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