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谪芳 > 第二百五十七章 殓馨
    一见颜娧带着小娃儿离开,一群僵在大堂的爹娘们终于松了口气。

    从头到尾不吭半声的裴绚在看到女儿走出厅堂,瞬地伏在桌上呕出了口鲜血;于缨也摊在太师椅上腹脥上的伤口渗出了劲装;承澈长臂揽过妻子咽下又差点溢出唇际的鲜血。

    宁娆强撑的泪水终于在握住夫婿手掌时溃堤。

    四人察觉暮春城外兵营有异时为时已晚,初初的快速作战,到最后几乎是一命换一命,虽最终歼灭了整营军旅,仍是牺牲诸多暗卫换来的。

    四人为保得她一人不伤,又是拼尽全力相护,到最后几人想到的,都是女儿甜人的浅笑,不想女儿为几个人担心而选择保下伤最少的等着应付女儿。

    承昀:......

    这群方才还意气风发的爹娘们,女儿一出去全孬了。

    这群老人家不晓得颜娧宅子里到处挑高,想看哪儿都没问题?

    他轻轻撇头暗示爹娘们看看身后的水榭檐廊,不正是颜娧抱着承熙瞧着正堂默默抹泪。

    爹娘们:......

    白装了方才那些功夫了。

    承昀诧异至极而纳闷问道:“何物能伤了你们?”

    自他有记忆以来,从没看过能伤得双亲的事物,双亲的风刃剑法早已炉火纯青,都不记得上一次受伤何时,更别说有幸见着裴家家主负伤坐在面前。

    难不成是年纪大武艺生疏?

    宁娆自桌下的麻袋里倒出几把折损的武器,他们熟悉的玄铁剑刃,不停传来徐徐异香。

    回程路上已过了将近一个月,刀刃香气竟如同冶炼入陨铁般持久不散,也似乎在这异香影响下,这们身上的伤口都如同新伤般,丝毫无愈合迹象。

    本以为放慢返家速度,总能拖到伤口愈合,未曾众人一个口子都没好过。

    无观大师被香气吸引,拾起刀刃细细仔细观察也未发现任何异常。

    承昀拾起剑柄,刀刃上的光华晶透,竟在瞬间转为灰暗如墨,异香也在瞬间消逝无踪。

    “你们不想给娧儿知道还真有些难度。”

    承昀扬起苦笑瞧着堂内瞒得辛苦的爹娘们,想着不叫颜娧担心,到头来仍是事与愿违,被回春多咬了几回,对于蛊虫变得更为敏感。

    伤了爹娘们的武器被萃了蛊虫,可惜他不懂得蛊虫来由。

    只能找初心湖里,爹娘口中的糟老头来。

    “为何?”宁娆发现异样靠了过来。

    承昀失笑地道:“被回春咬了几回,寻常蛊虫着我自然惧怕三分。”

    “那糟老头肯让你也叫回春咬几口?”承澈听得有几分不悦。

    那怪脾气臭老头,当初古朔城拜托他咬承昀几口都不肯,如今还多啃了几次?

    “媳妇得师父疼,我赚到被回春咬几口。”他尴尬苦笑调侃着自个儿。

    “那还不赶紧把那糟老头请来看看。”承澈瞧着面无血色的于缨,唇际又涌上心急的鲜血。

    “开口闭口糟老头,我是哪儿糟了,老头?”方琛负手于后风姿优雅的踩着愉快脚步踏入大堂。

    谁是糟老头?高下立显。

    爹娘们:......

    “你这是啃了多少人?又回春成这年纪?”承澈瞧着宛若初初加冠的少年郎只能无言以对。

    这是妥妥的被洗了把脸啊!

    方琛毫无悬念地夸奖说道:“徒儿帮我找了不少好东西,徒儿好吃,徒婿也好吃。”

    “不请自来又是几个意思?想轮着啃一圈?”承澈没好气怼着方琛。

    原本勾着爽朗笑容的方琛,望着众人哭笑不得地说道:“怕是你们得求我啃。”

    方琛藏在古朔城近五十年,从不轻易离开剪忧山,如今收了徒没回剪忧山已出乎意料之外。

    “浩浩荡荡带了脏东西回我徒儿宅子里,能不管?”方琛不悦地瞄了桌上的武器与一室沾染了殓气的人们,苦笑说道,

    “这东西是专门用来对付你们的,专门划破清风之气,殓化玄铁之息,如此看来他们根本无惧西尧与裴家势力。”

    “灭了。”承澈居傲抬起下巴,证实自个儿仍老当益壮。

    虽然灭得辛苦了些,终究还是灭了。

    “没错,四位也快油尽灯灭了。”方琛认真地凝视着承澈。

    那眼神真实得叫承澈心惊不已,惊恐望向虚软无力请靠在长臂里的于缨。

    “估计再几个时辰,伤得最重的王妃得先我一步应天命了。”方琛再看向承澈,淡淡说道,“放心,不会太久,你最迟也不过明天。”

    承昀凝眉惊愕问道:“这些究竟何物?”

    “百烈蛊母养出的殓馨蛊,早已失传数百年,你们说说为何会在此地?”

    归武山周围早在第一天到来时便布下了驭虫蛊,只稍有恶意的蛊虫侵犯,回春即刻能知晓,这也是为何方琛能他们回到此处便赶来。

    “除了你们在客栈遇上的,仍有一批人在暮春城等着接应,我们几个去灭了那群人。”承澈对这避世的老头儿没什么好印象。

    “殓馨蛊炼化入玄铁,至少也得十来年功夫,这麻烦惹得大了些,人家铁了心要灭了你们,还好这殓馨蛊尚未成熟,否则诸位应当是回不来了。”

    方琛一面解释一面以回春血轻轻画过每一把剑刃,引出所有蛊虫入皿後,抬起手臂与回春对望,苦笑问道:“老朋友不断来访,还吃不吃?”

    见回春迟迟不回应,承昀在旁哀戚地说道:“这里全是娧儿亲人,万一有什么事儿,娧儿定伤心死了。”

    回春大眼晶亮地看着承昀,探寻着真假,方琛接着轻笑哄道:“娧儿那性子,能随便有人进宅子里?定是至关重要才带回来。”

    只见回春默默跃上于缨手腕上钻进体内周游了几番,待蛊虫啃蚀殆尽餍足地探出头,往下个人咬。

    待咬完所有人,方琛推拒了回春要回来体内的动作。

    “等等。”方琛垂首望着回春说道,“我应当受不住了。”

    回春一次吃了内息浑厚的四人,年迈如他能受得住这猛烈内息?再回春一回不得穿开裆裤了?

    “把丫头喊来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