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谪芳 > 第二百五十五章 王蛾
    老是这样被压着打怎能行?

    抓准她害臊,怕撩拨,拿他没办法。

    颜娧咬着唇办,努力在薄唇,数次故意轻触耳畔、颈间的撩人旖旎中寻求解套。

    脑中灵光一闪,菱唇倏地覆上使坏的薄唇,丁香舌轻缓滑过薄唇细细轻吮,葇荑轻触厚实胸膛那刻,她听清了倏然沉重喘息声。

    藕臂环上从撩拨转为克制的宽阔肩背,终于也有轮到她扬起坏笑的一刻!

    没吃过猪肉还没看过猪走路?撩久了也能无师自通吶!

    何况面前这位老师,动辄不遗余力教学!

    下一瞬,一阵天旋地转,晕头转向后,她已被扑倒在床榻上,撩拨人的葇荑被高压手腕强压过头动弹不得,护甲浸水后还没来得及晾干,大气不敢喘地任他熨帖柔软身躯上。

    承昀没有贴着熟悉的冷硬,理智瞬间崩溃瓦解,薄唇如烈火般袭上菱唇,灼烧冥顽不灵的丁香舌。

    她没忘记该做什么,极尽可能地大胆回吻,纤细长腿轻触着他。

    倏地她上身一阵清冷,藕臂也恢复自由,跃起身子与承昀恨毒的眼神对上了眼。

    接着怒不可遏地啐着之乎者也,关上船室大门离去,没多久便又传来重物落水之声。

    颜娧抱着薄被再也忍不住地笑出声,这是赌赢了?她的男人因曾许下承诺而落荒而逃!

    她清楚这方法不好施行太多次,次数多了难免也擦枪走火,等他冷静下来势必又会回来询问。

    也不管护甲仍滴着水赶忙穿上身,随意披上衣裳褙子追出探查。

    到外头还没站订位置,他便又是浑身湿透地跃上船板,又恨恨地瞄了她,不想理会地走入船室。

    颜娧嘴角抽了抽,这是生气?

    她过分了?

    对吃瓜群众扬着歉笑,几人全搔搔头回身视而不见走回船舱里。

    弱弱地微启舱门,瞄了房内正打点着自身的男人,她默默走回花梨木桌前静静坐着。

    “妳不够信任无法启齿,是我的错,不该勉强妳。”

    承昀一声轻叹,嗓音清冷淡然地回荡在船室里。

    思量了许久,没想伤他心呐!

    颜娧抿抿唇,忿恨说道:“我只是讨厌天谕的内容,王铭烨会发了疯缠着颜姒,正是因为天谕里说了,颜姒是他的妻。”

    这点倒是极为真确,本就打算与那本破书对着杠,怎可能折服于一本写着不幸过去的书?

    他不止一次问这个问题,也觉着每次的回答都算详实。

    难道有哪儿不小心透露了进度?

    “到这个年结束颜娧没有了,与那本书抗衡,只能改变,往好的改变,能往好的改变怎么也该去试,这是也急着想把颜姒嫁掉的主因,单纯不想重蹈覆辙。

    如果没嫁掉,按照颜姒的学识,这个花朝节她不该又是女夷?那么今天被单珩掳走的又会是谁?”

    颜娧靠近他身边,从他身后环着腰际,偎在宽阔肩背上轻语道:“我没有瞒你什么,只是不愿意输,输给一本破书不甘心。”

    况且,轨迹已改变那么多,过去之事会不会发生,连她也不清楚,大多都伴随着变异,说了又有何意?

    “爹娘们此次会突然潜行到东越,大抵也是为了恫吓奕王,一次歼灭至少能叫他们安静些时日,也叫奕王知道,承裴两家惹不得。

    除了我们所知之事,神使所作所为对外都称神国而非奕王,真要拿他定罪也无确切证据,爹娘们才会选择这种方法,没有人要承认的势力,那便灭了。

    如果我们为人父母了,难道会愿意看着女儿在别人觊觎下成长?”

    承昀抓过身后娇躯,再认真不过地望进剔透眼眸里,勾起浅笑说道:“我相信,妳会有比爹娘们更为激烈的手段。”

    这点颜娧也不否认,哪个父母不是挣开最温暖宽敞的羽翼照应孩子成长?

    “你在替颜笙讲话。”颜娧是肯定句,不是疑问句,总归放下了心中畸零。

    她的确时常忘了自个儿是个十五岁的小姑娘,此刻依然不愿承认!

    他拧了琼鼻打趣说道:“即使我不说,妳也会放下。”

    依她的性子,只稍一句为妳好,虽然会记仇,什么深仇也都会暂时放下。

    “说得像是我没脾气了。”颜娧撇头冷哼了声,葇荑倒是没放人。

    “谁说没脾气?一言不和就跳水啊!”他啧啧作响,摇头说道,“怕是父王给的窈匀丹不太够啊!”

    “你就没脾气?方才那恶狠狠的是谁呢?”

    “也不想想谁害我得冰镇?”思及此,承昀凝起剑眉慎重地警告道,“别再考验我的兽性。”

    “呃——”她听得愣了愣,这是被警告了?。

    他一丝不苟的慎重说道:“什么气宇轩昂,温文儒雅,一表人才,脱了外衣都是一个样,我也不清楚还能有几次理智去浸冰水。”

    噗哧——

    真的抱歉地笑了,还好她有自知,这不寻常套路不能常用。

    ......

    谷雨之日,戴胜降于桑

    提醒播种的布谷鸟,啼鸣播种后,戴胜鸟亦开始频频落足于桑榆,提醒着该采桑养蚕了。

    颜娧带着酵液与果渣来到桑园施肥后,便随着农妇们踩上桑几,几个人说说笑笑也度过了大半日。

    男人们带着桑斧、桑钩、桑笼等工具,游走在桑榆间,整理着桑树枝条,以确保每颗桑树都能结出最好的桑榆喂食蚕虫。

    这前几年颜娧托人,从南楚深山里找回栗色王蛾培育,原先众人不知那又大又丑的王蛾能有什么稀奇。

    未曾想第二年幼虫成虫后,竟结出了金黄蚕丝,这叫庄上所有人又惊又奇,只差没将那些金蚕给予最高规格供养。

    今年幼蚕数量增加不少,若能量产金蚕丝顺利缂丝制锦,光是那天然金黄纯色愈洗涤成色愈为鲜亮,如此能吸引多少目光?

    少有的王蛾已备专们老人照料托管,几年准备终于稍有曙光,期待来年能在布市里拔得头筹。

    刚整理好蚕桑没多久,春分便急步而来,着急禀报着:

    “姑娘!人都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