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芸昭修仙传 > 第168章村內禁忌
    第二日卯时一到,所有的稻草人身上灵光一闪,仿佛被注入了灵魂一般,全部都活动了起来。

    叶芸昭坐在稻草村最高的山坡上那棵最粗壮的树木上,神识朝村庄延展而去,只见昨夜她走进观察的那个路边的小孩和那只小狗,一有了意识就扑在了一起。

    小狗亲昵的贴近小男孩,不断的用狗头去蹭小男海的脸,小男孩被蹭得发痒哈哈大笑起来,欢快的笑声传得极远。

    远处的村庄也传来了动静,有男人女人在自家的房子周围走动,熟人的交谈声,小孩的喧闹声,鸡鸭的喊叫声……

    一切都是那么自然,就恍若这个村庄里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

    叶芸昭看着瞬间变得热闹的村庄,并没有要动身进去的意思。

    站在一旁的幻灵儿不解了,“芸昭,你怎么不走啊?”

    本来幻灵儿是不打算现身的,因为她觉得这个稻草人村庄到了晚上后,没有动静太过死寂,实在是阴沉。

    但是转念一想,传送到这个区域还不知多久才能离开,她一个人呆在空间里实在太过无聊,最终还是选择了出来。

    而且她长像这么可爱,说不定自己跟在芸昭身边,还能给她帮上忙呢。

    叶芸昭摇头,从空间里拿出两个碧朱果,将其中一个递给了幻灵儿,然后举高了手中的另一个果子。

    唉,没有江慕白在身边,果子送到嘴里都不是果汁的形态了,想想自己已经很久没有直接啃灵果了。

    叶芸昭突然一顿,怎么又想起江慕白了?说起来分别不过三日而已,自己想起他的次数是不是多了些?

    她摇摇头,朱唇用力咬了一口碧朱果,方口齿模糊道:“急什么?此处是这稻草人村庄最高之处,是视野最好的地方,我们就留在此处先看看究竟都有哪些修士被传送进入此处。”

    幻灵儿低头看叶芸昭悠哉悠哉并不着急,便也坐了下来,两只小脚垂下树干来回晃荡,把碧朱果往衣服那里擦了擦,然后举高,用力咬了一口。

    “芸昭,这稻草人村只有一个方法离开吗?除了传送阵以外,是不是还有完成任务什么的?”

    叶芸昭摇头,“不清楚,目前已知的能主动离开稻草人村的方式就是传送阵,任务的话……”

    她歪头想了一下,又走咬了一口碧朱果,“可能也有,不过并不清楚任务具体是什么,因为根据典籍记载,并没有修士是通过完成任务离开的。”

    典籍里记载仙宫秘境里所有区域的传送阵并不是固定的,每次开启位置都会移动,上一次可能在哪个山洞,下一次可能就在哪个山谷。

    而稻草村的传送阵跟别的区域不同,这个传送阵是固定的,位于稻草人村的祠堂,祠堂里设有极为厉害的禁制,只有稻草人村的村长领着你才能顺利进去。

    所以修士但凡进了稻草人村,若是想要离开,必须得得到稻草人村长的认同,成为他们中的一员,让他领着你进入祠堂祭拜,你才可以进入祠堂离开。

    如何获得村长的认同,这里面可是有很大的学问的,叶芸昭听说并不是所有的修士都能得到村长的认同,大部分的修士都是在这个村落呆够两个月后,在最后一个月才被传送到仙宫秘境的中心。

    所以要说仙宫秘境哪个区域修士最不想被传送过来,其中必然有稻草人村。

    一来此处并没有什么宝物,二来需要耗费的时间太长。

    叶芸昭三两下吃完手里的碧朱果,然后看看手里干净的果核,盯着不远处的空地,双眼一眯,手里巧劲一使,果核就顺利没入了空地里。

    她嘴角一勾,拍拍双手,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这个碧朱果的果核就能顺利长成一个参天大树,五百年后说不定这个秘境再次开启后,会有修士能吃到她种下的碧朱果。

    她从储物袋里有拿出两个灵隐寺的馒头,将其中一个递给幻灵儿,“灵儿,吃灵面馒头吗?灵隐寺的的悟觉大师送的。”

    幻灵儿摇头,将嘴里香甜的果肉咽进去后才道:“不要,之前我在空间里吃过了,我要吃小鱼干。”

    “你不要的话,那我自己吃吧!”见她不要,叶芸昭收了回来,“唉,悟觉大师送了这么多的灵面馒头,也不知道吃到什么时候去,那天在钟灵山忘记给一些四哥他们了。”

    “等在秘境里见到再给也不迟啊,在秘境里你总能遇到他们的。”幻灵儿将最后一口果肉吃完,然后也把果核用力朝山下一扔,落到了山下的落叶堆里。

    她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舔了舔沾染了果汁的指腹,待其变得干净后,才从自己的空间里摸出一些小鱼干细嚼慢咽起来。

    “嘶……这个麻辣味的小鱼干真辣!不过好好吃!”幻灵儿双眼发亮,“芸昭,下次你再给我做小鱼干时,多做一些麻辣口味的,不过不用做这么辣了。”

    这些年来跟在叶芸昭的身边,她得以尝到了无数的灵食,但是吃来吃去,幻灵儿还是最喜欢小鱼干,觉得小鱼干怎么都吃不腻!

    叶芸昭斜睨了她一眼,然后用食指用力点了点幻灵儿的脑袋。

    “好痛!”幻灵儿吃痛的轻呼了一声,赶紧坐得离叶芸昭远一些,委屈道:“芸昭,你干嘛打我?”

    叶芸昭轻声数落道:“你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有得吃还敢提要求,这小鱼干你以为很好弄呢!”

    小鱼干的工序繁多,想要入味和足够鲜香,花费的时间和精力可不少呢。

    “那你也别这么用力啊,明知道人家最怕痛了!”幻灵儿嘟着小嘴道,“我不管,你答应了九道爷爷说要好好照顾我的,而且你欠我的小鱼干还没有做完呢,你不给我做小鱼干,将来见了他我……我……我就告你的状。”

    叶芸昭闻言一顿,每次她让幻灵儿做什么,或者是让她受了委屈时确实答应了要给她做小鱼干,加起来的确也有不少次了。

    而自己时间紧凑,加上有江慕白在,她已经是很少下厨了,所以欠幻灵儿的小鱼干的确是拖了许久,想来她心里积怨已久,这不连九道前辈都给搬了出来。

    说起来九道她现在并不惧怕了,毕竟自己后台现在够硬,可是叶芸昭看幻灵儿这委屈巴巴眼眶含泪的样子着实有些可怜,便赶紧坐过去,摸摸她的头温柔哄道:“好好好,等出了秘境我就给你做,什么口味随便你指定,让你实现小鱼干的自由,好不好?”

    “你说话算话!”幻灵儿立即大声应承道,“你可别又像上次那样出尔反尔,说这个要忙,那个要做的,出了秘境先把欠我的小鱼干抽空做了!”

    她空间里的小鱼干可没剩多少了,她如今都不怎么舍得吃了。

    “一言为定!”叶芸昭用力点头,然后转身看向村庄路口那几个嬉笑打闹的孩子,“不过,灵儿,我看这村里有不少的小孩子,你看起来跟他们差不多高,长得又这么可爱,不如等下就由你去跟他们一起玩,然后帮忙打探消息怎么样?”

    幻灵儿顺着叶芸昭的视线看去,路口的孩子有大有小,最大的约摸十岁左右,而最小的看起来才刚刚会走路,顶多一岁多的样子。

    这些孩子这么小能做什么?她目光有些怀疑,低声开口道:“这些都是小屁孩罢了,知道的应该也不多吧,能有什么用?还不如直接从村长那里下手,来得更快一些。”

    叶芸昭轻笑一声,摸摸她的头解释:“既然村子里已经进了修士,那村长那边肯定有不少的修士在打主意了,我们来得晚就不上前凑了,从小孩子入手也不失为一个曲线救国的好办法!”

    可别小看了小孩子,小孩子知道的,能做的事往往别你想象的要多得多。

    “既然如此,那我就听你的。”幻灵儿点头道,不就是几个小屁孩嘛,自己身为堂堂上古大妖**兽肯定能搞得定。

    她的身上好吃的好玩的可是不少的,总有能打动这些小屁孩的东西的,到时候想探听什么东西还不是轻而易举。

    做归做幻灵儿有一点还是十分不解,所以她便侧头直接开口问:“芸昭,一定要成为他们的一员才能进祠堂吗?没有别的方法进入吗?比如在别人进入祠堂的时候暗中隐身潜入,或者是用傀儡术控制村长之类的更为简单快速的方法?”

    叶芸昭摇头,叹了一口气道:“这仙宫秘境也不是第一次开启了,前面开启了六次,有不少修士都跟你有同样的想法,尝试之后,最终不是妥协了就是被灭杀了!”

    曾有修士质疑,不就几个稻草人嘛,比凡人都不如,修士法力无边,用法术制服他们,胁迫他们不就可以了嘛?

    原因无他,在这村庄里住的虽然全都是没有任何法力的稻草人,但是修士却不能轻易动他们。

    稻草村最重要内最大的一点或者说最大的禁忌便是不能伤害这些稻草人,也不能在这些稻草人面前使用法术。

    典籍里有记载秘境最初开启时,修士进到稻草村后,几乎找遍了村庄却一直都没有找到传送阵,只有村里的祠堂他们还未进入,可是这个祠堂设有强大的禁制,他们无法破解,合力强攻都攻不进去,还引来了村民的反感,将他们驱赶离开,不让他们再接近祠堂半步。

    然后就有不少没有眼色的倒霉金丹修士以身试法,想要冒犯这些稻草村民,结果才刚聚起灵力便立刻被强大的禁制给反噬,轻则吐血重则直接抹杀。

    就算是这样仍旧有修士不信邪,欲用武器之类的伤害这里的稻草人,结过他们施加在稻草人身上的伤害,会莫名其妙的转移到自己身上,而且是伤害加倍。

    而那些村名反抗时,施加到修士身上的伤害明明不具备灵力和法术,但是却能令修士受伤吐血,即使有灵丹妙药在身也无济于事,受的内伤不修养一个月根本不能治愈。

    一来二去的那些修士吃了不少的苦头才逐渐学乖,也知晓这个稻草人村的禁制是秘境主人设的保护机制,修士绝不能违反规则,也不敢再对村民们轻举妄动。

    如今这已经是明月界早已是众所周知的铁则,后来进入的修士若是不幸进入了稻草人村的秘境,再无人会傻得去冒犯这些稻草人,因为无人敢面对违反规则后接下来将出现的事。

    幻灵儿微微咋舌,看着上空呢喃:“这里的禁制如此厉害的吗?”

    “那是自然!”叶芸昭轻笑,把手里两个灵面馒头全部吃完,然后接着补充:“所以投机取巧,运用修士的手段什么的就别想了,在这里灵力并没有多大的用处,只能老老实实的用凡人的方法。”

    幻灵儿若有所思的点头,又十分好奇的侧身过来,“芸昭,那以前的修士都是如何取得村长的信任的?”

    叶芸昭闻言忍禁不禁的笑出声来,她玉手一指,指向田地里正在劳作的村民,“看见了吗?”

    幻灵儿看过去,不由惊呼出声,“不是吧!!!”

    叶芸昭赶紧用玉手放朱唇轻“嘘”一声,失笑道:“小声些,至于这么大惊小怪吗?”

    幻灵儿小手捂住了唇,眼睛瞪得像铜铃一样大,半响后她才放下,然后小声道:“要帮村民们种田?至于要做到这个地步吗?”

    “这算是一种比较实用的办法,而且你看这不是已经有修士尝试了嘛。”叶芸昭点头,朝某个方向努努嘴,“你看那几人当中,那个身着长袍,扎着裤脚的就是修士。”

    幻灵儿看过去,果然有一个长相儒雅的男修在那里帮村民下田去犁地,那身子骨虽然看起来很瘦弱,但是那架势却还挺熟练。

    “究竟是谁首先想到的?”

    叶芸昭轻笑,“听说一开始修士用近了手段都没法得到村长的信任,然后有一个从凡界被带到修真界的修士,突发奇想就陪着村民们下地劳作走亲民路线,结果还真的获得了村长的信任,被带进了村里的祠堂,虽然不知道祠堂里是怎样的光景,但是那个修士当日就不见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