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漫威魔法事件簿 > 第三百四十七章 男人都是抖M(第二更)
    死亡女神不断要求萨洛蒙跪下的想法被秘法师认为是幽禁产生的狂躁情绪发作,并且这种情绪随着他的置之不理越发强烈。事实上,如果没有人来向她重复过去的荣光,对她表达敬意,那就是对她天生拥有的权力的否定,越是否定,这片漆黑的骸骨之地就显得越发冰冷。

    她认为萨洛蒙的不敬是对她的无声嘲笑,这让死亡女神万分恼怒。

    在此之前,萨洛蒙对阿斯加德军功贵族的少女们已经有了深刻的了解,她们热爱刀剑胜过华服,她们崇尚武力胜过智慧。死亡女神海拉无疑是这样的一个阿斯加德人,所以在萨洛蒙拒绝下跪之后,恼羞成怒的死亡女神就径直拿起了自己的黑色宝剑“夜空之剑”朝着秘法师直刺了过来。

    她决定自己行使武力。在过去,她可是全阿斯加德少女仰慕的偶像。

    秘法师的反应很及时,他用圣剑拨开了这次攻击并且迅速进行反击。关闭了圣痕,失去了那种莫名其妙力量的萨洛蒙和失去了阿斯加德力量的死亡女神在速度与力量上的差距并没有太大,可海拉的剑技远比萨洛蒙要厉害得多,就算两人学习的都是一对多的剑术,海拉的实战经验却丰富得可怕,远远不是萨洛蒙能够企及的。

    但萨洛蒙还有维山帝的力量可以使用,一些简单的法术补足了他的技巧。他的身影如同幽灵,总是能在海拉的剑锋触及他的盔甲之前闪开,两把漂浮在空中的匕首更是阻挡了海拉对他头盔发起的致命攻击。死亡女神的眼中迸射出恶毒的目光,每一次长剑与长剑、长剑与盾牌的碰撞都发出了刺耳的巨响,她的进攻越来越猛烈,剑技也越来越狠毒,萨洛蒙不得不踩着喀啦喀啦的惨白骸骨,不断变换着位置。

    当夜空之剑的黑色剑锋在盔甲上划出一道深深的划痕之后,秘法师不得不拉开距离,因为死亡女神已经预测到了他的动作。这次只是佯攻,逼迫他走向预定的位置,下一步她就会让那那宛如毒蛇的剑尖刺入盔甲缝隙,给萨洛蒙阴险的一击。

    “疯女人!”萨洛蒙咬着牙憋出了一句话。胸腹部的伤口隐隐作痛,玛勒基斯留给他的伤口尚未包扎,服用炼金药剂之后也没有迅速愈合,在剧烈的运动中脆弱的伤口被粗暴的方式撕裂,他感觉自己的衬衣湿漉漉的沾在身上。

    死亡女神闻到这股鲜血的气味之后兴奋不已。这儿只有骸骨,没有鲜血,没有任何活物等着她来杀。她是死亡女神,要有生与死才能衬托出她的伟大,满地的枯骨不能赞颂她的荣光。

    “快点快点,凡人!”她闻着这股气味,开心得大叫,“你的剑术还不错,但是还不够!更多鲜血,更多鲜血,只有这样才能让我开心!向你的女王奉上献礼吧,米德加德的战士!”

    无数的黑色长剑从她的手中飞出,撞在萨洛蒙举着的盾牌上砰砰作响,她大笑着向秘法师逼近,不断将萨洛蒙挥来的长剑格挡开来。萨洛蒙用盾牌压住海拉刺来的黑色长剑,但下一秒,另一把黑色长剑就直刺头盔眼缝,逼得秘法师不得不侧身躲避。此刻,那支被压制的“夜空之剑”则狠毒地上撩,在侧腹甲和胸甲划出一道深深的剑痕。

    战斗对她来说是种娱乐,战斗后的死亡则是她最快乐的时刻。“你的剑术让我愉快,我现在不会杀你,因为我们还要待在一起很长时间。”她疯狂地大笑,“但是小心,我不保证你的完整,今天我会先要你的一根小指,这样才不会影响你用剑。只有疼痛才能让你知道该用什么态度面对你的女王!”

    无数黑色尖刺射向他那盾牌无法遮盖的腿部坚甲,逼迫他走向骸骨王座大厅的角落,让他退无可退。“快点,再快点!”她露出疯疯癫癫的笑容,“要不然你就会死!”

    天后弗丽嘉给了至尊法师一个白眼。萨洛蒙在死亡国度中的一举一动都没有离开至尊法师的眼睛,天后弗丽嘉把这个监视法术呈现到了一面银色水盆里,她透过水面观察萨洛蒙和海拉的情况。然而这个场面并不能让天后感到开心,她没想到自己的女儿居然疯得这么厉害。

    她原本还以为让萨洛蒙去和海拉说说话,有助于自己的女儿排解寂寞呢。

    用什么方式都行,天后弗丽嘉一点儿也不介意,一个亲王的头衔阿斯加德也给得起。

    “你难道不担心吗?”天后弗丽嘉向着正在忙着切割烟熏鲑鱼肉的至尊法师问道。至尊法师似乎一点都不在意自己弟子的安全问题,即便他差点被海拉的夜空之剑戳中眼睛,至尊法师也认为自己的弟子不会死。

    至尊法师并没有将萨洛蒙与黑暗精灵之王的战斗结果告知天后,那属于圣痕的秘密,至尊法师决定将这个秘密掩藏起来。尊者知道为什么萨洛蒙会进入那种状态,也知道圣痕第七王座的真正奥秘,阿戈摩托早已将那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告诉了她,这个世界上除了那些永恒的神明,没有多少存在知道这事。

    “不。”尊者往嘴里塞着萨洛蒙制作的烟熏鲑鱼,顺便还开了瓶甜葡萄酒。这些都是萨洛蒙的收藏,至尊法师不用问都可以拿取,萨洛蒙往酒柜加的秘法锁对至尊法师来说根本不是问题,对天后弗丽嘉也不是问题。“这孩子应付得来。”尊者看都没看水镜里展示的情况,“说不定他真的能够安抚你那狂躁症发作的女儿呢!没有下次了,奥丁的家庭教育问题不能每次都让我来解决,中庭又不是阿萨神族的托儿所,你们那些孩子加起来三岁都嫌多。”

    至尊法师所说的“应付得来”情况并不好,萨洛蒙的肩甲里正插着一根黑色短剑,龙翼推进器在他身后嗡嗡作响。萨洛蒙还是下定决心开启了圣痕,海拉虽然没有拥有以太粒子的黑暗精灵之王难对付,但也不是经历过一场战斗之后的他能够应付得来的。

    圣剑与黑剑交击,龙翼推进器推动着他和海拉撞向黑曜石大殿的墙壁。死亡女神手中出现了一把短刀,狠狠地插向秘法师的腹部。萨洛蒙也抬起盾牌,从侧面用盾牌边缘猛击海拉的头部,折断那凶狠的尖刺头盔。

    天后弗丽嘉看得清清楚楚,她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

    至尊法师懒洋洋地瞥了一眼水镜,然后继续低头吃着鱼肉。

    “这可不是你所说的‘应付得来’!”天后弗丽嘉指着水镜说道,“那孩子就要死了!”

    “别担心。”或许是因为去血战的战场上揍了几个不安分的下层位面生物,至尊法师对什么都提不起精神,“他没事,他可是我的弟子。我悄悄告诉你,萨洛蒙就喜欢这样的女人。”